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影评> 《大明王朝》与板子下的亮臀

《大明王朝》与板子下的亮臀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7-03-21 字数:3549字 阅读: 18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有道是忍到忍无可忍之时,其实无需再忍。但那些视己为君父儿子抑或“奴仆”且有着“侍妾心理”的人臣,他们所能想到的“不忍”,也无非就是放开嗓子叫唤叫唤罢了,能从红肿想到云南白药,就已经极不容易了,若是想让他们想到推翻帝制、民主平权、走向共和,那可就是难为人家人臣了。但《大明王朝一五六六:嘉靖与海瑞》的编剧与导演,却让剧中的海瑞在评论上三代以下的明君时想到了这些。这,便是那位极会“翻案”的刘和平先生的创新了,亦是这部剧的最高妙之处了。
 

timg (3).jpg


    现如今,十年前的老剧《大明王朝一五六六:嘉靖与海瑞》,重播了。

    记得十年前在湖南卫视初看这部剧时,不光是臀让痔疮闹得不爽,足也在参加一婚礼时被碎了的玻璃酒杯扎伤了脚背,痛得苦不堪言,于是乎便只好侧身躺在沙发上忍着痛看。一连着看了差不多一个月,方才将这每晚两集连播的四十六集《大明王朝一五六六:嘉靖与海瑞》给看完了。但感觉,还是相当的不错。

    这部戏的编剧是那位极会“翻案”的刘和平先生,他拍出来的东西总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名堂。当年的《雍正王朝》,硬是给那个一直被史书所猥亵的雍正皇帝翻了案,变成了一个特勤政爱民的明君与优秀帝王;后来他又在《走向共和》中,将曾经的“卖国贼”李鸿章塑造得很是忧国忧民,把个《马关条约》签得那叫一个撕心裂肺,荡气回肠啊!这一回,他在剧中演绎的是明朝那个欲与汉文帝比肩的“无为而治”的朱厚熜与“无党无私”之直臣海瑞的生死抉择。

    关于这位史称“嘉靖皇帝”的明世宗朱厚熜,张黎在剧中没有详说他的一生,只是说了他生命最后几年的事儿。其实,这位朱厚熜先生至从当上皇帝后就一直事儿不断,因为好道,没事儿就用宫女的经血炼什么“长生丹”,常常搞得宫女血崩,逼得那些走投无路的宫女奋而起来造反,弄根绳儿差点儿勒死了他。至于香艳于后宫嬉戏“悟道”几十年不上朝听政,那是后来的事儿。不过,窃以为,这家伙做的最有“创意”的事儿,要算是爱打臣子们的屁股了。

    这个朱厚熜不是先帝明孝宗的亲生儿子,因此他刚刚登上皇位之时,当朝首辅杨廷和就上奏章说,“皇帝宜称孝宗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兴献王妃为皇叔母兴献王妃”,也就是说,朱厚熜要过继给孝宗皇帝为子,要管孝宗皇帝叫老爸,而要管自己的亲生老爸兴献王叫叔父了。但是,由于朱厚熜是兴献王唯一的儿子,杨廷和就建议把益王的二儿子再过继给兴献王。

  这样听着就乱的、把儿子换来换去的奏章,令朱厚熜感到十分的不爽,他认为父母怎么可以如此地颠倒呢?他从湖北安陆接母亲入京都,他母亲听说了朝臣们的这个决定,也是特别的生气,难道说,自己生养的儿子一下子就成了别人的了?

    这样,朱厚熜他娘就赌气留在了通州,拒不入京见“儿子”。于是,朱厚熜在朝堂之上,就坚决不批杨廷和的奏章。

    朱厚熜的态度极为强硬,可朝臣们却也是毫不相让。这些大臣们都吃够了那个不把礼仪当规矩的老皇帝的苦头儿,所以对于这个新皇帝,就一定要对他确立起礼仪的权威来。于是,朝臣们统一口径,呈献上一篇《崇祀兴献工典礼》,一定要按规矩让皇帝管自己的亲老爸叫叔父。

    但有个叫张璁的小京官,很会揣摩朱厚熜的心意,就上书一篇,他引经据典地给朱厚熜找出可以管自己的老爸叫老爸的理论根据。朱厚熜听了很是高兴,可朝臣们却一致认为张璁这家伙是大大的奸邪,把他赶出了京城。这时,宫里恰巧发生了火灾,于是首辅杨廷和便上纲上线,说这是老天爷对违反礼教之徒的惩罚,只有皇帝管老爸叫叔父,才能得到老天爷的宽恕。皇帝虽然至高无上,但毕竟只是“天子”。既然上天发了话,朱厚熜不敢不听,只先好向朝臣们妥协。

    但是,朱厚熜的妥协只是暂时的,火灾一过,他又旧事儿重提,还是坚持要管自己的亲老爸叫老爸。由于那个小京官张璁献计得宠的榜样力量,朝臣们的统一战线也维持不下去了,根据朱厚熜是否该管他亲老爸叫老爸,出现了两大派别,一派反对,以首辅杨廷和为代表;一派拥护,以张璁为代表。这时,这个小官张璁由于迎合了朱厚熜的心意,已经被擢升为翰林院大学士了。

    这两派一天天是争得热火朝天,个个引经据典,理论充足。朱厚熜于是乎也听得晕头转向了。不过,按他的心意,肯定还是要叫自己的亲老爸为老爸的!所以,朱厚熜就把反对的最厉害的首辅杨廷和罢官夺爵了。一时间众多朝臣纷纷辞职不干了,但朱厚熜铁了心要管亲老爸叫老爸,对此也听之任之。由于各不相让,君臣争执于是不断升级,最终酿成了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儿。

    在朱厚熜当皇帝第三个年头的七月,坚持皇帝应该管亲老爸叫叔父的朝臣,一起聚在“左顺门”外,匐伏跪下,不停地大喊着“太祖皇帝啊,孝宗皇帝啊”地放声大哭,声势之大,似乎震得连金銮殿上的瓦片儿都摇晃起来。他们宣称,要是皇帝不管亲爹叫叔父,就一直跪着哭下去。

    文武百官们如此大哭,自然就惊动了紫禁城里的朱厚熜。

    他看到这些做臣子的如此闹法,很是心烦。就叫了个太监出去,劝那些大臣散去。但那些大臣们抱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一定要朱厚熜叫自己的亲老爸为叔父。一来二去,终于把个给朱厚熜惹恼了,他下令,让锦衣卫把哭儿声最大的一百三十四个官员统统抓起来投入诏狱。第二天,又把剩下的八十八个人也抓了进去。

    就在这时,朱厚熜那极有创意的决定出炉了,他让锦衣卫将这些大臣们的裤子统统扒掉,打屁股!

    在当时,“扒掉裤子打屁股”是有明代刑罚的一大特色,但是这种刑罚只是针对那些平民百姓的,仅限于此。但是朱厚熜创新的认为,既然老百姓的屁股可以被打于公堂之上,那么大臣安得不能被打屁股于朝堂之上呢?于是,在皇宫“左顺门”哭谏大臣一百三十四人统统被拔掉了裤子打屁股。

    一时间,放眼望去,只见阳光下一片白花花的屁股,倒也景象壮观。行刑官一声令下,打屁股开始,顿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之声。那些挨打的大臣们,起初还要坚持一下,后来也就忍不住疼痛而大声呻吟起来。一时间,血肉横飞与此起彼伏的呻吟之声和打屁股的“噼啪”之声音像相汇集,弄得紫禁城好像屠宰场似的。

    可这朱厚熜竟然还不解恨,第二天又命令把那哭得最凶的带头七人再重打一遍。两次廷杖,不仅是鲜血横流,且还死了人,共打死十七人。这场“扒掉大臣裤子打屁股”的事件,后来被史家称作明朝的“大礼仪”。

    嘉靖七年六月,已经编纂成书的《明伦大典》对这场扒掉裤子打屁股的“大礼议”作了权威性的总结,并给那些反对朱厚熜管自己亲老爸叫老爸的大臣们统统治了罪,开始上奏章的当朝首辅杨廷和被革职为民。嘉靖十七年,朝廷追认兴献王的庙号为“睿宗”,供奉于太庙,地位在明孝宗之下、明武宗之上。

    至此,朱厚熜的亲老爸完全等同于先代正式皇帝,这场惊心动魄的“大礼议”,以朱厚熜与其全家的全面胜利而告终。

    好在《大明王朝一五六六:嘉靖与海瑞》这部戏的导演张黎先生在剧中没有表现嘉靖初年的事儿。若是要在屏幕上重现这打一百多人屁股的场景,想来场面那是极其宏大壮观的。或许,这样的场面儿,又会让那些有皇权思想的家伙们开怀畅饮,弹冠相庆了。

    此刻,想着那些挨板子的白屁股,我的后庭都疼了。想来那些官员们养尊处优的臀肤如凝脂的白,后来都红肿得艳若桃花了吧。

    有道是忍到忍无可忍之时,其实无需再忍。但那些视己为君父儿子抑或“奴仆”且有着“侍妾心理”的人臣,他们所能想到的“不忍”,也无非就是放开嗓子叫唤叫唤罢了,能从红肿想到云南白药,就已经极不容易了,若是想让他们想到推翻帝制、民主平权、走向共和,那可就是难为人家人臣了。

    但《大明王朝一五六六:嘉靖与海瑞》的编剧与导演,却让剧中的海瑞在评论上三代以下的“明君”时想到了这些。这,便是那位极会“翻案”历史的刘和平先生的创新了,亦是这部在现如今的重播中被诸如“八0后”、“九0后”乃至“00后”众多年轻人热捧的旧剧的最高妙之处了。

编辑点评:
对《《大明王朝》与板子下的亮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