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春天的窗户

春天的窗户  作者:山坳蛙鸣

发表时间: 2017-03-20 字数:1660字 阅读: 16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居然不冷!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很少开窗户了。

我说的是办公室的窗户,我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坐在这里。虽然窗户的扣子几乎从没有锁过,顺手即可推开。

我不开是有客观原因的。冬天当然是因为冷,夏天是因为热,刮风时因为尘土,下雨时因为水花。

当然也有主观原因。外面是别人的毫无美感的屋顶,还有不怎么平整的砖墙,砖墙上许多年前随意顺着墙壁流下来的水泥道道,蒿草一样,蒿草还知道春夏秋冬呢。月亮没有看见过,太阳也没有。经常斜斜的在桌在上的那是阳光,如同手旁被传阅了的文件,少了些新鲜,没有田野里的水灵。宽大的玻璃窗,外面的阳光和里面的没有两样。

就如同今天开窗户,也是下意识的。

居然不冷!

我探头出去。楼底下与围墙逼仄的通道里,去冬的梧桐叶三三两两地在墙根边,象几只麻雀,有的还在微风中扬一下头。还有几片包装纸,仍然醒目的介绍着它的出处。在城市里,不管是落叶还是其他,凡是过去的都是垃圾,被埋到了垃圾场,就它们几个躲藏在这里,逃犯一样。有几只烟屁股,是让谁的灵感乍现,或者毫无意义地完成对主人近距离的毒害后,以优美的抛物线落地。街上轻柔的歌声也逾墙而入,还有电动车的喇叭,车上的人穿的不是棉衣了。街上满枝的红灯笼还在,仍然鲜艳,随风飘荡着。垂在空中的电线也轻轻的晃着,低调的神秘,不知道给了谁光明,或者是让谁对着手机对谁微笑。

房顶还有雪的痕迹,或者确切的叫冰冻的痕迹,那是被冷热了的橘皮一般的积土。太阳不声不响的、不遮不掩的,不刺眼、不狂妄。影子也是,不醒目、不斑驳,淡淡的,清晰的。民居屋顶锈迹斑斑的铁栏杆,影子居然光洁而润滑,宛如随风的竖琴,各种规规矩矩的建筑物也是,不反射、不理睬、不声响、不抢跑,过了冬天,似乎棱角都是柔软的,都是从容的,觉得和这匆匆忙忙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春天都不合拍一样,这几日,迎春花和黄色的烟火一样灿烂呢。

天也是,灰灰的但有柔和的光亮,并不怎么清澈的蓝天。一只鸟飞过去,不孤单但也不需要排队,一会儿就不见了,我都来不及看是什么颜色。有风,好像却不愿意进来,觉得谁会捉住它吗?没有花,但恍恍惚惚的,仿佛有花的味道。

我还是转过身来,有人问我话。我这样不声不响地站着,应该被称作事难办脸难看,我转过身来,我的脸应该是好看的吧,刚被春天的窗外浸润过啊!

顺手就关了窗户。窗户上光影的界限柔和而清晰,玻璃上的尘土像许多淡淡的小花。

春天的窗户是可以打开的。没有寒冷,没有酷热,没有蚊蝇,没有什么挤进来。

只是,我又信手关了。

 

                        2017年3月6日


编辑点评:
对《春天的窗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