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情思> 我相信有个地方叫天堂

我相信有个地方叫天堂  作者:雁影沙丘

发表时间: 2017-03-20 字数:1243字 阅读: 149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母亲走了,父亲也走了,他们就像有一个默契和承诺,在短短的九十二天,先后都平静地闭上眼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尽管村里街坊劝慰说,人老了又病了这许多年,不论是谁都会有这一天,可我总觉得母亲父亲没有走远,他们
 

  母亲走了,父亲也走了,他们就像有一个默契和承诺,在短短的九十二天,先后都平静地闭上眼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尽管村里街坊劝慰说,人老了又病了这许多年,不论是谁都会有这一天,可我总觉得母亲父亲没有走远,他们一直都在!

  母亲最后闭眼的时候,我作为唯一的儿子没有守在身边,家里人一直等,一直等啊!那夜,当我得知消息哭喊着跑进家门,跑进堂屋的里间寻找病卧在炕的母亲,我哪知道,我白发苍苍紧闭双眼的母亲已在冷冷的冰棺里等了我整整四天。隔着透明的棺盖,我嘶哑的一声声唤她,她听见了吗?她听见了吗?当时我是多么想去拥抱她温暖她醒过来,抚摸她消瘦的脸颊,看见她慈祥的微笑。想不到两个月前我回家那次,竟是与母亲永远的分别,而今回忆起来,她当时看我的那双浑浊流泪的眼啊,满满都是不舍、留恋和牵挂!

  在母亲走后 父亲的发烧时好时坏,但常常是一针下去体温会降下来,过不了几天又烧;他的背部也一层层往下掉黑色的皮,医生说父亲的免疫力太弱了,血液循环的慢,不是什么好兆头。可父亲吃东西一如往常,他知道张嘴和吞咽,姐姐把一小勺一小勺的食物流质灌到他嘴里,每一勺他都要吞咽四五次,喉咙反复发出艰难“咕咚”声。长期患脑萎缩的父亲应该不知道母亲的离去,他早已失去了辨识和语言能力,这或许对他来说便没了太多的痛苦。父亲最后这次是高烧,输了两天液,烧退下来,他不知道吃东西,只是沉沉的睡,我原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慢慢恢复过来,不料到了晚上,他的呼吸猝然加速,我和家人预感到不好,我呼喊他甚至去轻轻摇晃他,他迷离的眼睛时不时看我一下,直到慢慢在我的视线里停止了呼吸。

  患病十多年的母亲父亲就这样走了,他们走的无声无息,就像一粒尘土,一滴朝露,一场梦幻,走了!患病十余年的母亲父亲就这样走了,没有什么言语,没有什么嘱托,更没有什么悲切和不舍,走了!患病十余年的母亲父亲就这样走了,丢下他的村庄,丢下他的老屋,也丢下我和姐姐及他们一手带大的孩子,走了!

  几天后的傍晚,小外甥女来家,望着空荡荡的炕问:“老舅,婆婆头头去哪了?”

  我悲从中来,指指墙壁上被烟熏黄的圣经图画。

  “婆婆头头去画上了?”小外甥女天真的问。

  “嗯,那地方叫天堂,婆婆头头都变成了长翅膀的天使。”我说。

  “是不是婆婆不用轮椅,头头也不用躺着了吗?”

  “对!”我扭着脸任凭泪珠流落到嘴角。

  “他俩看得见我们吗?”

  “看得见,看得见。”我一把抱起小外甥女,想不到这么丁点的一个孩子也在惦记着他们!

  父亲不在的那天恰是冬至,三天上坟时,漫天飞舞起大片大片的雪花,长跪在追念母亲父亲的炮竹声里,我相信,这白皑皑寂寥的天地之外,一定会有一个地方叫做天堂,那里开满了永不凋谢的鲜花,那里有我家的老屋,有开满黄花的老枣树,有我的母亲父亲在相依相伴……


编辑点评:
对《我相信有个地方叫天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