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穿越八百年的月色

穿越八百年的月色  作者:郭军平

发表时间: 2017-03-20 字数:3236字 阅读: 41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5星

穿越八百年的月色
 

1.jpg  

  春夜,碧空中有了一轮皎皎的明月便似乎有了无限的诗意。近处明朗,远处凄迷的意境常常令人产生无限的爱恋或者惆怅的情感。

  

  这样的夜晚,适合赏月,那唯美的诗句一出口便似乎有了无穷的意味。这样的夜晚,适合于怀人、念友、思亲。仰望晴空一轮明月,把四野照的清亮,那天宇似乎也近在咫尺,似乎触手可及。远处的树、近处的树都笼罩在一片月光的清辉之中,或朦胧,或清晰,四野的寂静、清旷,构成了一片凉爽怡人的意境。烦恼、疲惫此时竟无影无踪。心头只有那一片美丽的月光。月光啊!多少诗人把你赞颂,多少诗人把你怀恋!你是诗经里的月,你是唐诗里的月,你是宋词里的月。

  

  最牵人心肠挂肚的莫过于那一首千百年来让人们传颂的《春江花月夜》了。你看!月亮升起来了,是在一个春江涌动、潮水澎湃的夜晚。月亮冉冉升起,远看,似乎是随风涌动的潮水把她从海底轻轻托起。那刚刚出水的明月啊,仿佛处子一样的皎洁、柔和、美丽。难怪啊!所有美丽、纯洁的象征就如希腊女神海伦从海里诞生出来的一样。

  月光啊,你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风光迷人,广袤的天地仿佛都被你笼罩了,波光荡漾的水面上,无处不是你那高贵的身影,无处不是你那皎洁的面容。月神啊!江流婉转、飘逸的身姿是不是也拖曳着你的长裙在曲曲湾湾的江流婉转、飘逸,多么美丽的一幅动态图啊!而江边盛开的各种各样的知名的不知名的花儿怎么仿佛都像可爱的孩子扬起了她们圆圆的笑脸,在月光女神的轻抚下要作一个甜蜜的梦。

  

  柔柔的月光啊!升起来了,升起来了,从波涛汹涌的海水里升起来了。你看,她张开了她无边的翅膀,透射下了她广袤无边美丽的光环。于是,所有隐晦的、模糊的似乎都一下子变得银白、雪白,如同月光女神一样清朗皎洁,又如白璧那般的灿烂夺目。“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瞧,大起来了,亮起来了,在灿烂的夜空,你像一位孤独女神用温柔的目光照亮了一切忧伤、惆怅、悲伤、徘徊的心灵。

  

  你的温柔的目光和忧伤的心灵竟然被一位心有灵犀的诗人忽然发现了。他发现了你的美丽、你的忧伤、还有你的孤独。他在为你哀叹、为你悲伤,孤独的月光女神啊!人类代代在更迭不息,而你为何总是那样彷徨、那样迷惘、那么凄恻,令人伤心,令人悲叹呢?你是在等待着什么?还是执著着守望着这黑黢黢的夜晚,要为这不眠的人一吐相思之情呢?

  长江流水啊!夜夜无休无止,浩浩荡荡向东流去,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时间无情,可你有情,你多么像一位温柔的母亲,在守候着那些和你一样,忍受着孤独、漂泊之苦的游子和离人。浩茫茫江面上一叶扁舟,你洒满一缕缕清辉,让那不眠的游子,守望长安的一片月色;有时你又把还那一缕缕清辉洒在那彻夜不眠守着妆镜台的离人身上,让她想起昔日的美好的生活,守望着她卷起的珠帘,依偎在那捣衣板上,而你迟迟不肯离开,仿佛游子的眼睛,痴迷着心中的伊人。你多么像温柔的母亲以无限的慈爱托起了那忧伤的人儿一个甜甜的美梦。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夜半不还家。漂泊的诗人啊,今夜你还在守望,你可是还流落在异地,四处辗转不安。看到这皎洁的月光了吧!她是离人的眼睛,望眼欲穿,等着你的归来,等你的归来。趁那月光还没有落下,快驾驶你的扁舟,归回幸福的家园。可是啊!人生就像那海雾一样凄恻迷茫,人生就像那遥遥无期的潇湘路一样,漫长遥远,在这灿烂的月夜里又有几人能够如愿以偿呢?鸿雁啊,你能载衔着我的书信背负月光飞到那游子的身旁吗?那江水里跳跃的鱼儿,可能为我带去点点的思念,让那漂泊的游子幸福安康吗?江水流逝啊!春光恨短啊!今夜的明月落下了,什么时候升起呢?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我的思念啊,就像这长江水一样绵绵不尽。

  多情的诗人啊!与月相守相望,在这么一个孤独的夜晚,没有笙歌、没有管弦的夜晚,为月饮泣,相约这一场千古以来的人月相恋。风轻轻吹起了你的衣襟,露水悄悄地打湿了你的长袍,你的消瘦的脸庞可是为伊消得人憔悴。在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我愿跨越时空的隧道,与你把盏言欢,与你一醉方休。就因为我钦慕你卓越的才华,就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是曾经人。

  

  在这么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在这么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夜晚,就让我们痛饮一番,借着醇香的清冽之酒,高歌一曲《春江花月夜》吧!让这绵绵春风带走我们的思念,就让这朦胧月光带走我们的痴情怀恋。月光啊,月光!你能把我们彼此的心意如期传达吗?“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惆怅啊惆怅!难以遣散的惆怅!姑且就让你我一醉方休,带着《春江花月夜》的一曲挽歌,赎回所有的罪孽。

  

  是啊!诗歌的传承从来不在于数量的多与寡。有的人,勤勤勉勉,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写了无数的诗章,可是能被代代学子咏唱下来的又有几首?据说被称为风流天子的乾隆皇帝一生写了四万多首诗歌,可惜竟然无一句流传。在文学的天地上,它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它不以你写的多与寡来评价你,它也不以你是什么样的身份来确定你的文学地位。它是公正的王,它是冷血的王,它是热情的王。只要你写出的是精品,是绝品,它就会把你捧得高高,可要是你写的是劣品,它也会毫不客气地无情地淘汰,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写了多少篇目!

  

  够了,够了,一篇《春江花月夜》就足够了!这一长歌被誉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的诗,就如同皇冠上的明珠!孤篇压倒全唐的千古绝唱啊!就这篇足以让你登上诗坛大家的地位。自古英雄多磨难,谁知像这样的一首绝唱,还曾经被淹没了八百年。莫怪时运不济,命途多舛,莫怨人心不古,世风浮华,是金子总要发光。

  

  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多亏八百年后的李攀龙,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他孜孜不倦,埋首典籍,爬罗剔抉,刮垢磨光,拔去凶邪,登崇畯良,硬是把抛弃在烂泥塘的你打捞出来。人们惊呼:孤篇横绝!《春江花月夜》压倒全唐!你和《春江花月夜》是一样澄澈空明,就像永恒的月亮,照亮千古诗坛,照亮茫茫尘埃。

  

  谁知竟有好事者编出离奇古怪的爱情戏剧,让你在上元节,明月桥边,邂逅名门闺秀辛夷姑娘。她像桃花一般美丽。“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是人们对她的祝福。可惜,你们终是姻缘难成,一见钟情,却未及倾诉衷肠,被鬼卒错拘而亡。在仙姑曹娥的帮助下,27岁的你死而复生,与66岁的她,在明月桥下相见,于是,一首千古绝唱《春江花月夜》横空而出。多情之诗必是多情之人所做,看尽了人间浮沉动荡的人,上帝终会给予他一个哲人的头脑,也许这是上帝最真诚的回报。

  

  一首辗转流离的诗,竟然会和人遭受一样的命运。一波三折,到遇上王闿运这个知音,一句“《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从此“盛唐第一诗”、“春风第一花”、“孤篇盖全唐”或“以孤篇压倒全唐”的美誉便传遍天下。

  

  至今,代代学子,文人墨客,诗赋雅客,酒肆竹楼,曲艺欣赏,丹青临摹,翰墨之间,无不把你歌唱,那是振聩发聋的千古绝唱啊!那是写尽宇宙真理写尽人间月色的浩荡之笔啊!它像一颗明珠闪烁着永不褪色的光芒,穿越一千年的云烟,带着大唐盛世的高歌,浩荡而来!


编辑点评:
对《穿越八百年的月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