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大街上遇见嵩县文化名人

大街上遇见嵩县文化名人  作者:白云山高度

发表时间: 2017-03-20 字数:1513字 阅读: 165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4星

文学与现实
 

  前几天下班回家途中,就要走过的当儿,忽见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哦,是嵩县有名的文化人罗飞。我停住步子,扭身给他打招呼。想想也就寒暄几句告辞,谁知他又问我“这一段又写没有?”,“还得写呀。”。我仍旧是那句话,“忙,顾不上。”虽然不是假话,但自己也觉得再无甚可说了。

  想来,同样的话,不是罗飞一次问起了。也不是我一次这样答了。罗飞作为一个搞文学并且在文学领域颇有成就的人,能这样三番五次地问咱,那是人家看得起咱。想咱自己有何能何才,让人家一见面就问“写作”状况?

  想想自己以前,也弄些片断文字,不过是爱好而已,于是被认识或熟悉的人“誉”以“文人”称号。虽并不曾沾沾自喜,但也算是“特长”?但处社会久了,便觉得做“文人”的不是。总而言之,以为文人在任何社会,都不如“武人”来得实用,来得现实。单位里不兴这个,社会上也无甚优势,倒是“文人气质”,远不如“武人作风”得心应手,潇洒自如。文弱书生,文和弱连在一起;说话办事优柔拘小节,是“假斯文”;如果在社会现实中经济上无地位,便可能是穷书生,但从古至今从未听说过穷武夫的;要是光会耍笔杆子并且玩嘴皮子,在常人眼里便是“酸秀才”了。要武的学文的,是张飞拿起绣花针——粗中有细,这是难得的少有的褒奖。可如果要文人学武的,则最可能让他手脚无处放了。总而言之,不论何朝何代,都是武人统治的世界。文,虽为经国之大事,但终究是为政治服务。

  少有的纯净文学,是物欲横流社会中心灵净土的执著笃守。

  现在还有这样的人群吗?执著地在文学家园中厮守?嬉笑怒骂,风花雪月,不管世风何变,都以文学为载土,理自己的枝,开自己的花。佩服,实在是佩服。虽然文风各异,文采参差,但共有一颗执著的文学之心,弥足珍贵。实在愧不能及。不过,虽很少参与其中,但不管隔再长时间,也总是打开她看看。说来巧合,那天大街上遇见罗飞,其实是上午刚刚看了扫花网的。虽说没有仔细欣赏文章,但总是又久违了一回。只是毕竟年纪大了,不象年轻时那样随心所欲。在电脑前坐一会儿,便觉头浑脑胀,腰酸背疼。想想也是,人到中年,忙得跟陀螺似的。早上五点半起床,把孩子送学,回来还想睡个回笼觉。八点多了,有时是惺忪的睡眼去上班。如果家里再有个瘫痪卧床的老人呢?整天心不闲。单位里事先别说忙闲对错,关紧是一个字,熬。不管你熬得成熬不成,反正就是文火煎药,须耐着性子,捏着鼻子。家里,虽是上有老下有小、紫米油盐酱醋茶的常态,也足以让人应付。最不可挽回的,是心死,如一潭死水。回首人生,已到中年。有时想来,真如《红楼梦》里所言,半生潦倒,一事无成。这倒不怕你笑话,曹雪芹的泪和辛酸,我是可以斗胆体会的。更何况,如果你读《红楼梦》,宝玉挨打你不难受,黛玉命逝你不难过,雪芹泪尽你不心酸,那,还算读了《红楼梦》吗?“半生潦倒,一事无成”,该努力学习的年龄不知道学,过了那个年龄已没有精力和时间了。落得个在哪个方面都一知半解。曾经以舞文弄墨出“豆腐块”为己长的年代早已过去,现在想来,实在拿不出手。

  当然,没有写作的本事,总有喜好的权利。捧着大书写读后感,在别人眼里是不切实际,不过日子,甚至附庸风雅。高中刚毕业时,就有长辈提醒,你赖好学个开车,拿个驾照,也能养家糊口,指望给人写一篇挣钱过活?入得社会以来,也感受到常人对文人的轻视、蔑视。但现实也好,物质也罢,不管是别人的笑话,还是自己的丢弃,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文化追求的乐土。扫花网的大家们,都在耕耘,我虽不才,胸无点墨,培育不出繁枝茂叶,就,让我作一个文学守园人吧。

编辑点评:
对《大街上遇见嵩县文化名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