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惊扰了桃花,掠去了芳华

惊扰了桃花,掠去了芳华  作者:王福光

发表时间: 2017-03-11 字数:6092字 阅读: 15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桃花落尽,芳华满地,是谁惊扰了桃花,掠去了芳华?  清幽一曲,清茶半盏。窗前睡梦人,秀发几缕,清香几许。粉面桃花,笑颜如花,与君和。花开又几支,良辰有几许,君问妾答。良晨美景,浓情蜜意,羡煞鸳鸯,美
 

    桃花落尽,芳华满地,是谁惊扰了桃花,掠去了芳华?

春意.jpeg

  清幽一曲,清茶半盏。窗前睡梦人,秀发几缕,清香几许。粉面桃花,笑颜如花,与君和。花开又几支,良辰有几许,君问妾答。良晨美景,浓情蜜意,羡煞鸳鸯,美煞桃花。君为妾梳妆,妾为君着衣。郎情妾意,只羡鸳鸯不羡仙。笛音幽幽,与君和,恩爱又有几许……空欢喜,不愿长相思,空等睡梦人。千年的眷恋,时间的轮回。茫然的等待,隔空的凝视。痴情的人儿,空了少年头,白了英雄梦。又怎如珍惜眼前缘,抱紧睡梦人呢?趁东风犹在,趁光阴青涩。相识是缘,相知是分。纵无良辰美景,美人在侧,朴实无华,恬淡亦安然。纵无高楼大厦,珍馐百味,但有桃花源,也亦落得宁静悠然,清闲自在。纵无好酒在侧,羽扇在手,但仍可鹤发童颜,道风仙骨,笛音袅袅,静候佳音。
   憨情的汉子,疯疯癫癫,痴痴傻傻。或许清灯一盏,可心儿一个,便是温暖。剑眉一蹙,长吼一声,便是侠骨;浊泪一行,珍珠两颗,便是柔情;浊酒半杯,风尘一碗,便是豪情;清酒一行,黄土半坯,便是宿命。自古红尘岁月催人老,那堪无花空折枝?红尘缘,未了情。是是非非的爱恋,恩恩怨怨的纠缠,生生死死的牵绊。或许,才有了“醉卧嵩山不愿醒,一惹红颜几时休.木鱼青灯声声催,大师为何迟迟归”这样的自嘲和冷讽。英雄气短,红颜易老.一入红尘,宁静又能增加几许,柔情又能增添几缕?
   将军梦,红颜泪。喜怒哀乐尽在笑谈中,故事成歌,相思成河,又有谁能分清悟清赏清呢?侠骨柔情,红颜薄命,人面桃花,也许转眼便是永恒,瞬间便是天涯。于是便有了:一怒红颜惹君怜,积了惆怅,断了琴弦,抚平了记忆;二怒红颜惹君牵,积了情感,断了呜咽,风干了思绪;三怒红颜惹君怨,断了回忆,积了往昔,看淡了风景;四怒红颜惹君盼,磨平了回忆,增添了忧郁,泪眼已迷离;五怒红颜惹君狂,积了痴傻,挂了疯癫,黄昏已憔悴;六怒红颜惹君缘,积了豪情,断了念想,狂笑不逍遥:七怒红颜惹君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人去楼空,我已不是我.
   穿上千年的战甲,跨越万年的轮回。长吼一曲,大叹一声。天下英雄出我辈,一路江湖岁月催,王途霸业笑谈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豪情万丈,惊天地,泣鬼神。侠骨柔情,道风仙骨,潇洒自在,一世逍遥。但又有谁能真正的做到“虎啸九天震天威,人笑百年乐逍遥”呢?
   于是,不得不采下一缕朝阳,写下一段传奇,画下一幅不知名的佛像.守着佛香,端着虔诚,燃下希望。不过,不为别的,只为那千年的眷恋,不枉做自己的男儿。但也许木鱼声声,便不再东西.
   蝴蝶为花醉,只为花儿美;花儿随风飞,只为花儿醉;花舞花落泪,只为花儿悴;花哭花瓣飞,只为花儿随。佛说,五百次的回眸,才有了今生的擦肩而过,才有了今天的纠缠,才有了这蝶恋花的动容,惊鸿一瞥的相遇,蝶恋花的戏谑.生生死死,世世不休。人生处处皆相遇,也许转瞬即逝,也许瞬间便筑永恒。“有缘千里来相逢,无缘对面不相识”。郎情妾意,美煞鸳鸯,羡煞桃花。如若妾与君无缘,纵若醉生梦死,肝肠寸断,也框有暗自啜泣之忧伤罢了;如若与君有缘,纵使千山万水,海角天涯,也仿佛在咫尺之间。
   试问天下苍生,缘为何,何为缘?情为何,何为情?难道只是一种释然,一种逃避,一种借口,一种妥协吗?当我们用尽力气与命运抗衡,与命运搏击,却依然不能摆脱命运摆布的时候;当我们一次次擦肩而过的时候;当我们朝朝暮暮,日日夜夜,寻寻觅觅,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时候;也许我们会问我们自己,这是什么?这又是为什么?难道这就是缘吗?但这缘,却为何来的这样缥缈虚无,这样的令人难以琢磨。难道那又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朋友也好,喜欢的人也罢,如果无缘,纵若千万般的乞求,也只会象水蒸气一样,挥发而去,自此了无痕迹。有些人,注定只是过客,有缘相识,却无缘成为知心的朋友或永久的爱人;有些人,注定是你克星,无论你怎样躲闪,他都如影随形,让你欲罢不能。一段孽缘成河,便注定了悲与忧。从此你是长工,他是债主,无论海角天崖,化身犹存。前世今生,已驻你心。繁华凋落,万物萧瑟,花开花落几世清秋,情殇缘定,情劫莫推。花开花落自风去,缘起缘灭天注定。笃信缘,随缘,因缘释缘,孽缘了无涯。天空候鸟飞过,阶下落英缤纷,所有的倦恋与疼痛,都只是在说明人世间的缘。而你我呢,那又何必那么执着,那么认真?那么耿耿于心呢?手掌摊开,风过,了无痕。缘分,就象一溜风,它想怎样让人琢磨,它想发出怎样的轰鸣,我们都无从把握。那么,既然如此,那到不如顺其自然,落得个潇潇洒洒,一世逍遥。
   人生是出戏,开幕闭幕,总有想不到的相遇,料不到的相逢。桃红时节,柳绿时分。一笑成歌,一语成眠,浅笑嫣然,如痴如霞。百年的回眸,千年的等待,亦不过如此。轻轻诺下“你不来,我不去。你不走,我不老”的誓言。相遇,终成一笑;相逢,终成一歌。那午夜琉璃般的心事,纠结般的落寞,枕边犹存的青丝。抑或用同样的心境,在那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读着赏着这温情脉脉的文字,脉脉温情的情怀,也许语凝咽,调不成声。也许就是这样的午夜,这样的寂寥,这样的文字,才能听到寂寞在唱歌,心事在飘零。恍似浮萍,又若雨丝。无心,空停留;无爱,空欢喜。一风一涟漪,一心一情怀。浅浅心事,浅浅漾。淡淡思绪,淡淡眸。
   轻轻诺下:幸福万年长的奢侈,做幸福的是守护者。长相守是没有张扬的幸福,就像这场相遇,没有抑扬顿挫,亦没有谁对谁错。恰似一湾清泉,蜿蜒着岁月的长河,轻轻地,静静地流淌着,徜徉着。不起波澜,但稍有涟漪,就像那一节又一节的文字,一阙又一阙的诗行,记载着我们的点滴,描绘着是我们的枝叶。若清莲,似动兔。一如来去,一片安然。遥望,踏歌轻至,暗香袭来,在路深处;浅眸,动人心怀,一缕发香,在绿林深处。故事仄仄平平,平平仄仄,浅浅深深,深深浅浅。演绎着真实与平和。有些人,转身为念,已是天涯。有些事,只是一个转折,却已是海角。所谓的天涯海角。谁人知?谁人晓?有些情,只是一个凝眸,却已是天长;有些爱,只是一个牵绊,却已是地久。何谓天长地久?也许“许我天长,你还我地久”。亦只有你知,而无我求。可叹红尘中那些痴情的人儿,执子之手,相爱白头还。风中离歌?又是谁将心事绾结成片?缕缕丝丝,娆娆妖妖,但最终却逃不了那红尘一劫,这一世红尘。
   红尘中,我们擦肩而过,到底,谁是谁的风景?而我却只知道“当我们距离不再是距离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相遇,结成水,凝成冰,亦或,化作尘埃”,但愿你是我最美的风景,我是你等候已久的归人.嗨,那又何必如此呢?美好的心愿总抵不过现实的人生。漫漫的寒夜终将会过去,美好的人生就在眼前。“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倒不如怀揣一份轻松,心承一份坦然。该珍惜的就珍惜,该放手的就放手,不做长相思,空候睡梦人。如果将一切都看淡了,那么人世间就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们纷纷扰扰的事了。当然,万事随缘并不是看破红尘后的无所谓,更不是在无所追求中的游戏人生,而是在培养一种博大的淡薄情怀,拥有了一份可贵的平静,即使我们人生不能纯美如月,那也不妨给自己一个开阔的精神家园。缘来、缘去、缘如水!覆水难收,更何况缘分呢?生命在手的日子里,不必苛求轰轰烈烈,潇潇洒洒,但求恬静如诗,恬淡如歌。
   有时真想,斟一杯清茶,品一盏茶香。茶叶在滚烫的水中旋舞,但却仍可以是那么清澈透亮,那么的悠然洒脱,那么的潇洒自在。淡淡茶香掠过诗情,缭过画意,朦胧氤湿着一颗疲倦的心,一个疲惫的我。轻啄一口清茶,寸握一壶月光,细听一时光的清幽,掠过眉稍,划过心间。倾抖一下微风的叹息,一朵花开的潋滟,在月下吟咏,聆一阕诗行,舞一曲如茶人生,乐一篇缱绻文字。窗外,春花秋月,红尘阡陌;窗内,是思绪的纷飞,情怀的雅致,幸福的温馨。此时,不需太多,只需带几分悠闲,几分惬意,在杯盏里,在清茶里,漫过诗样,划过芳华,漫过四季如歌,划过恬淡儒雅。一杯清茶,一段心语,一颗诗心,玲珑剔透,搀扶一生,温暖左右。云淡风轻,捧茗读文,让一曲清音相伴,一生好运相随。音乐响起,娓娓而歌。动人的音律,就像那是一盏醇香的酒,在心湖上划出一波又一波的纹路。心,浮沉在水之湄,云之巅,悠远绵长,不慌不忙。任你有多少烦恼,都在这一刻悉数融化,荡尽尘埃。寻常的日日夜夜,如能有这样雅致的心境,这样的柔软的情怀,一盏香,一曲音,于诗章字句里等待,徘徊,沉醉,酣睡。品茗,赏文,听音,了悟,铺垫出岁月的呢喃与思念,以一笔凝华,尽在笑谈间。诗情画意,缠缠绵绵。人人羡慕,人人向往。但若我们拥有了一份可贵的平静,一个淡薄的情怀,一个开阔的精神家园。
   那纵使人生不能纯美如月,那又何妨?而我呢,也只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只是偶拨琴弦,荡起了心漪。

编辑点评:
对《惊扰了桃花,掠去了芳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