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任重道远 10

任重道远 10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03-09 字数:45576字 阅读: 8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0

 

江青说的话,我难以辩驳。

在美国用于学术研究的图书馆一般只为学者提供基本参考书,而不会提供工具书。

我的话虽让江青感到有些不解和困惑,但她却爽快地答应送我一套《二十四史》。并对我说:

“只有了解了完整的中国历史,当有人在你面前刻意歪曲历史的时候,你才有辨别能力分清是非。”

一套完整的历史书,能帮我打消心中的疑惑吗?

江青不能确定何时能帮我找到一套完整的《二十四史》。

“如果我的助手不能及时地帮你找到,我会将自己收藏的一套转送给你。”

这话让我很感动。

她让我感受到了主席和其他领导人对我的真心实意。

几天后,江青领着我走进了她的书房。

江青指着堆满线装书的书桌说:

“主席的稿费,我俩可劲花都花不完。主席同意用他的稿费为你购买一套《二十四史》。”

我听出了江青的话里有些无奈和半开玩笑的成份。

就算她贵为“第一夫人”,手头仍没有几个多余的钱。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别说美国人不信,就连中国人也不会相信的。

我俩一起走到了书桌前。

书桌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堆书,是光绪十年(1884年)的版本,还有江青特意为我找到的《清史稿》。

这是一套完整的“官史”。

江青对我说,她准备将这些书直接寄到美国去。(我回美国后不久就收到了这份弥足珍贵的史书。)

江青说:

“这些历史书,虽然是封建的,但还是有必要仔细阅读。研究过去对每个人(美国人和中国人)都是必要的。这些书虽然不是孤本,却也弥足珍贵。在美国的图书馆你也许能找到,那是周总理赠送给美国国务院的一套。远去的历史关系着现在。比如,后汉李固写给黄琼的信,主席曾在1966年引用过。”

江青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了一大堆子,我只记住了后面的几句话。

 

李固(94年—147年),字子坚。汉中城固(今属陕西) 人。

东汉中期名臣,司徒李郃之子。

年轻时便博览古今、学识渊博,屡次不受辟命。

后被大将军梁冀任命为从事中郎,后任荆州刺史、太山太守,成功平息两地的叛乱,之后对朝廷屡有谏言。

历任将作大匠、大司农、太尉,顺帝驾崩后为梁皇后所倚重,但受到梁冀的忌恨。质帝驾崩后,与梁冀争辩,不肯立刘志(即汉桓帝)为帝,最后遭梁冀诬告杀害。

李固是司徒李郃的儿子,他的相貌奇特,头骨突出像鼎足,向上入发际隐起,脚板上有龟文

李固年少时好学,常改变姓名,不远千里步行寻师。他学《五经》共十多年。

博览古今书籍,通晓于风角星算、《河图》、谶纬之术。

每次到太学,偷偷到公府看望父母,不想让一同学习的诸生知道自己是李郃的儿子。

四方有志之士大多都羡慕他的风采而来向他学习,京师人都赞叹说:

这又是第二个李公了。”

司隶校尉益州刺史都命令汉中太守推举李固为孝廉,司空也征辟他为掾属,都不去就职。

公元133年(阳嘉二年)六月初八,京师雒阳宣德亭发生地裂,长八十五丈。

顺帝于是召集三公九卿荐举的淳真朴实之士(李固受卫尉贾建举荐),让他们对策,并特别向他们询问当代的弊病和应该如何为政。

李固在对答中弹劾受宠的乳母以及宦官,顺帝看了众人的对策,以李固为第一名,并立即命乳母宋娥搬出皇宫,回到她自己的私舍。

各位中常侍都向皇帝叩头,请求恕罪,朝廷一片肃然,于是任命李固为议郎

然而,乳母宋娥和宦官都非常痛恨李固,于是伪造匿名黑信,罗织罪状诬谄李固。

顺帝下令查办李固,诏书没有经过尚书台而直接下达。

大司农黄尚等请求执金吾梁商营救,尚书仆射黄琼也进行挽救,重新辩明事实真相。

过了很久,李固才被释放,调离朝廷担任广汉郡雒县令。

李固到了白水关,解下印绶,回到家乡汉中,关起门来不与人交往。

公元135(阳嘉四年)四月十九日,梁商被任命为大将军,他就任后,便延聘李固为自己的从事中郎

梁商以皇后父亲的身份辅政,但为人柔弱温和,能守住自己,但没有能力整顿法纪。

李固想让梁商先整治风化,退辞高满之位,于是向梁商上书说:

数年以来,灾变怪异不断出现。孔子说:‘聪明的人见到灾变,考虑它形成的原因;愚蠢的人见到怪异,却假装没有看见。’天道不论亲疏,所以可敬可畏。如果能够整顿朝廷纲纪,推行正道,选立忠良,则您就能继伯成之后,建立崇高的功业,成全不朽的荣誉,那些沉湎于荣华富贵,追求高位的一般外戚,怎能与你同日而语?”

梁商没有听从。

公元136永和元年),当时的太尉王龚痛恨宦官专权,上书极力陈述他们的罪状。

黄门常侍们指使门客,向朝廷诬告王龚有罪,顺帝命王龚及早亲自讲明真实情况。

李固向梁商上书请求他出面营救,梁商便立即向顺帝进言,事情才告平息。

公元138年(永和三年),侍御史贾昌和州郡官府合力讨伐叛乱的象林郡蛮族首领区怜,但没有取胜,反而受到区怜的围攻,过了一年多,援兵和粮草都无法接济。

顺帝召集朝廷百官以及四府(大将军、太尉、司徒、司空)的掾属询问对策。众人都主张派遣大将,征发荆、扬、兖、豫等四州的四万军队前往交趾增援。

李固先举七点理由反驳:

1. 如果荆州和扬州太平无事,便可以征发二州的士兵。而今,二州的盗贼,犹如磐石一样结合在一起,不肯离散;武陵郡和南郡的蛮族反叛,还没有安定。而长沙郡和桂阳郡的士兵,已被征发多次,如果再次征发,骚扰百姓,必然发生新的变乱。

2. 再者,兖州和豫州的人民,突然被征入伍,远征万里之外,没有归期,而诏书逼迫和催促急如星火,必然导致叛乱和逃亡。

3. 南方州郡,水土潮湿,气候炎热,再加上瘴气,以致死亡的人必占十分之四五。

4. 长途跋涉,行军万里,士卒疲劳不堪,等军队到达岭南,士卒已经没有战斗能力。

5. 按照规定的正常速度,每天行军三十里,而离日南郡有九千余里,需要行军三百天才可到达,按每人每天口粮五升计算,需要用米六十万斛,还不包括将领、军吏的口粮和驴、马的饲料,仅士兵自己携带,费用就如此巨大。

6. 军队战斗的地方,死亡的人一定很多,即然抵御不了敌人的进攻,就将再次征调援兵,这就犹如挖割心腹去补四肢。

7. 九真和日南,两郡相隔仅一千里,征发当地的吏民,尚且不堪忍受,更何况征发四州的士兵,让他们忍受万里远征的痛苦?

之后李固又以从前讨伐益州叛羌的中郎将尹就和益州刺史张乔(一个失败被召还,一个一月之内就平息叛乱)对比,认为由朝廷派遣大将没有益处,州郡地方官吏足以胜任。

他建议应重新选派即勇而有谋、仁惠之余又胜任将帅的人任州刺史和郡太守,驻守在交趾郡。

并暂时放弃难守的日南郡,把官民迁徙到交趾郡,等平乱之后,再命返回。

同时可以招募和收买蛮夷,让他们互相攻杀,如果有能够离间敌人内部、斩杀蛮夷首领的,朝廷许以封侯,赐以食邑。

最后推荐祝良和张乔前往平乱。四府完全同意李固的意见。顺帝便就地任命祝良为九真太守,张乔为交趾刺史。

二人果然平定了平乱,五岭以外地区恢复和平。

永和(136年—141年)年间,荆州盗贼兴起,长年不得平定,朝廷便于永和六年(141年)任命李固为荆州刺史

李固到职后,派官吏慰劳访问境内,赦免寇盗以前的罪恶,与他们从头开始。

收编了叛贼头目夏密的党徒六百多人,让他们回去自相招集,开示威法。半年时间,所有盗贼全部投降,州内从此太平无事。

李固又上奏南阳太守高赐等人贪赃的秽行。

高赐等怕受处分,于是共同用重金贿赂当时的大将军梁冀,梁冀替他们千里移送檄文,可是李固抓得更紧。

梁冀便令调李固任太山太守,这时太山盗贼屯聚多年,郡兵常有千人,追讨不能制伏。

李固到职后,全部将郡兵罢遣回去种田,只挑选留任有战斗力的一百多人,用恩信招诱盗贼投降。

不到一年,贼人都逃散了。杜乔等八使案察天下,杜乔到兖州后,表奏李固政绩为天下第一,李固得以升任将作大匠,先上疏推荐黄琼、周举等人,又推荐臣留人杨伦、河南人尹存、东平人王恽、陈国人何临、清河人房植等。

顺帝下诏召用杨伦、杨厚等,又调升黄琼、周举,任命李固为大司农

之前,周举等八使案察天下,劾奏许多不法官吏,其中多半是宦官宾客亲属,宦官常替他们求情,朝廷便叫他们不必追究。

而旧时三府选令史,光禄署试尚书郎,到这时都靠关系特派,不再选试。

李固便与廷尉吴雄上疏,认为八使所检举的人,应该赶快诛罚,选举署置,可以让有关部门去办。

顺帝被他们的话感动,于是罢免八使所检举的刺史、二千石,又从此减少特派,并责成三公、明加考察,朝廷都大加称赞。

李固又与光禄勋刘宣上言道:

近来选举牧守,多数不称职,甚至横行无道,侵害百姓的权益。而陛下应该停止享乐游玩,专心庶政。”

顺帝采纳他们的意见,于是下诏各州劾奏太守、县令以下的官吏,为政有乖错不正、对百姓无益的,都免去官职;那些有奸秽重罪的人,一律收付诏狱

公元144年(建康元年)八月庚午,顺帝驾崩,由太子刘炳即位(即汉冲帝),由太后梁妠临朝听政。

同月丁丑,任命李固为太尉,与太傅赵峻、大将军梁冀参录尚书事

顺帝驾崩后,梁妠认为扬州、徐州盗贼盛强,害怕消息传出会造成大乱,让中常侍诏李固等商议,想等到所召的诸王侯到齐再发丧。

李固答道:

皇帝虽然年少,还是天下之父。今日崩亡,人神感动,岂有臣子反共掩匿么?古时秦始皇死在沙丘,胡亥赵高隐瞒而不发丧,最后害死扶苏,以至亡国。近来北乡侯(刘懿)薨逝,阎皇后兄弟和江京等人也一起掩秘,便有孙程杀人之事。这是天下之大忌,一定不可以做的。”

梁妠听从,当天晚上就发丧。

李固认为清河王刘蒜年长有德,想立他为帝,对梁冀说:

今当立帝,应选择年高而有德的,任亲政事的人,希望大将军审详大计,学习周勃立文帝、霍光立宣帝,而不能像邓太后、阎太后利用君主幼弱的做法。”梁冀不听,于是立了乐安王之子、八岁的刘缵(即汉质帝)。朝廷准备为冲帝选择墓地,修建陵园,李固说:“现在处处都是盗贼,军事费用浩大。如果要重新修建一个象宪陵那么大的陵园,征收赋税和调发徭役,不是一个小的数目。而且,年龄幼小,可以在顺帝宪陵之内修建一个陵园安葬,依照殇帝康陵的制度。”

梁妠听从。

这时梁妠因为连遭不幸之事,将朝廷大权交给三公等辅佐大臣,李固所提出的建议,梁妠大都予以采纳。

凡是作恶的宦官,一律被排斥和遣退。

天下人都期望政治清平,然而梁冀却对此深恶痛绝。

顺帝时所任命的官吏,多数不按常规次序。

等到李固当政时,奏准免职的有一百余人。

这批被免职的官吏,既对李固怨恨,又迎合梁冀的意旨,于是共同写匿名信诬告李固。

奏章呈上后,梁冀面见梁妠,请求将奏章下交有关官吏查办,梁妠没有听从。

质帝年幼,但聪明智慧,曾在一次早朝时,眨眼看着梁冀,说:

这是跋扈将军!”

梁冀听到以后,对质帝深恶痛绝。

让质帝身边的侍从把毒药放在汤饼里,给质帝呈上。

药性发作,质帝非常难受,派人急速传召李固。

李固进宫,走到质帝榻前,询问质帝得病的来由。

质帝还能讲话,说:

朕吃过汤饼,现在觉得腹中堵闷,给朕水喝,朕还能活。”

梁冀这时也站在旁边,阻止说:

恐怕呕吐,不能喝水。”

话还没有说完,质帝已经驾崩。

李固伏到质帝的尸体上号哭并弹劾侍候质帝的御医。

梁冀担心会泄露下毒的真相,对李固非常痛恨。

在商议确定继承帝位的人选之前,李固和司徒胡广、司空赵戒,先给梁冀写信。

梁冀看到信后,召集三公、二千石官员和列侯,共同讨论继承帝位的人选。

李固、胡广、赵戒及大鸿胪杜乔都建议立清河王刘蒜

但梁冀想立蠡吾侯刘志为帝,众人不同意,梁冀愤愤不乐,可又没有别的理由可以改变众人的主意。

中常侍曹腾因为之前拜访刘蒜时,刘蒜没有向他施礼而憎恨他,听说此事后,便在夜里到梁冀那里,使他坚定立刘志为帝。

第二天再次召集公卿,梁冀意气汹汹,而言辞激动。

自胡广、赵戒以下的官吏,没有不害怕的。都说:

只有大将军发令就是。”

可是李固与杜乔仍坚持原来的意见。梁冀大声宣布“罢会”。

可是,李固仍认为刘蒜是众望所归,有被立的可能,于是再次写信劝说梁冀,梁冀更加愤怒。

便劝说梁妠,先将李固免职。最后立刘志为帝(即汉桓帝)。

宦官唐衡左悺一道向桓帝诬陷杜乔说:

陛下先前将即位时,杜乔和李固反对,认为您不能胜任侍奉汉朝宗庙的祭祀。”

因此桓帝对杜乔和李固心生怨恨。

公元147年(建和元年)十一月,甘陵人刘文、魏郡人刘鲔各打算立刘蒜做天子,梁冀因此诬蔑李固与刘文、刘鲔等散布妖言,将他们关进牢狱。

李固的门生勃海王调贯械上书,证明李固的冤枉。

河内赵承等数十人也要鈇锧到朝廷通诉,梁妠明了他们的意思,于是下诏释放李固。

等到李固出狱之时,雒阳的大街小巷都齐呼万岁。

梁冀听到消息后,大为惊骇,害怕李固的声名和品德终将伤害自己,于是重向新朝廷弹劾李固和刘文、刘鲔相勾结的旧案,李固最终还是死在狱中,时年五十四岁。

临终时命子孙以三寸素棺、帛巾束首,入殓葬于汉中的瘠薄之地,不许葬在父亲墓地周围。

他临死前,李固给胡广、赵戒写信道:

我受了国家大恩,因此竭尽股肱之力,不顾个人死亡,志在扶持王室,达到文帝、宣帝那样。哪想到一朝梁氏迷谬,你们曲从,把好事变为坏事,成功变为失败呢?汉朝衰亡,从此开始了。你们受了主上的厚禄,颠覆而不扶持,倾覆国家大事,后代的良史,难道会容你们的私心?我的身体完了,在义方面还是有所得,还有什么可说呢!”

胡广、赵戒得信后感到悲痛惭愧,都长叹流涕。

州郡将李固的两个儿子李基、李兹从郾中逮捕,都死在狱中。

小儿子李燮逃出了性命。

梁冀把李固和被害的杜乔的尸首放在雒阳城北十字路口示众,下令说:

有敢来哭泣吊丧的,予以惩治。”

李固的学生汝南人郭亮,还不到二十岁,左手拿着奏章和斧子,右手抱着铁砧,到宫门上书,乞求为李固收尸,没有得到答复。

郭亮又和南阳人董班一同去吊丧哭泣,守着尸体不走。

夏门亭长喝斥说:

你们是何等迂腐的书生!公然冒犯圣旨,想试试官府的厉害吗!”

郭亮回答说:

我们为他们的大义所感动,岂知顾及自己的性命?为什么要用死来威胁呢?”

梁妠听到后,将二人全都赦免,于是让董班用布包尸归葬。

两人从此出了名,三公都征召他。

董班便隐居不出,不知到哪里去了。

杜乔的属吏杨匡向朝廷请求使李固和杜乔的尸体得以归葬家乡,梁妠同意。

据《集圣贤群辅录》记载,魏文帝曹丕还是丞相、魏王时,将李固等二十四人旌表为二十四贤。

京师之人感叹:是复为李公矣。

郎顗:又处士汉中李固,年四十,通游、夏之艺,履颜、闵之仁。洁白之节,情同皎日,忠贞之操,好是正直,卓冠古人,当时莫及。元精所生,王之佐臣,天之生固,必为圣汉,宜蒙特徵,以示四方。夫有出伦之才,不应限以官次。昔颜子十八,天下归仁,子奇稚齿,化阿有声。若还琼徵固,任以时政,伊尹、传说不足为比,则可垂景光,致休祥矣。

梁妠:大司农李固,公族之苗,忠直不回,有史鱼之风。

李文姬:先公正直,为汉忠臣,而遇朝廷倾乱,梁冀肆虐,令吾宗祀血食将绝。

黄琼:故太尉李固、杜乔,忠以直言,德以辅政,念国忘身,陨殁为报,而坐陈国议,遂见残灭。贤愚切痛,海内伤惧。

窦武:如忠臣李固、杜乔,在朝必竭忠奉之节,觉其奸萌,因造妖言,陷之祸门。陛下不察,加以大戮,冤感皇天,痛入后土,贤愚悲悼,小大伤摧。

山简:是以郭泰、许劭之伦,明清议于草野;陈蕃、李固之徒,守忠节于朝廷。

常璩:炎精下颓,朱明不扬。太尉謇谔,任国救荒。濯日旸谷,将升扶桑。恶直丑正,汉道遂丧。

范晔: 顺、桓之间,国统三绝,太后称制,贼臣虎视。李固据位持重,以争大义,确乎而不可夺。岂不知守节之触祸,耻夫覆折之伤任也。观其发正辞,及所遗梁冀书,虽机失谋乖,犹恋恋而不能已。至矣哉,社稷之心乎!其顾视胡广、赵戒,犹粪土也。

李、杜司职,朋心合力。致主文、宣,抗情伊、稷。道亡时晦,终离罔极。

文同:昏雺翳紫极,横霓势光大。妖威集凶冀,忍秽实中赖。奸铓日增剡,谁汝触取害。骄根愈自固,所植利孱昧。容容彼群辅,窜伏皆鼠辈。侧视况示敢,肯复形叹慨。太尉汉中士,气引八极外。岌然处大麓,天下耸风采。自开煮饼祸,贼意已莫快。移书沥愤胆,语激益睚眦。罹冤卒用此,数与六九会。基兹被沈酷,燮免乃天贷。高忠揭万古,宇宙莫能载。垂晶耀简策,粪土视广戒。归来葬墝埆,祠冢兹俨在。宏垣敞深豁,巨木森晻暧。神灵皎如日,过者知再拜。同愚忝郡寄,公里曰境内。心期款举像,所顾官有碍。精衷托明酌,举手向东酹。

苏辙:李固立于顺、桓之间,内无愧于其心,外无负于其人,东汉名臣,如固一二人耳。然事有可恨者。冲帝之亡也,固欲立清河王蒜,梁冀不从而立质帝。质帝之亡也,固复以清河为请,与胡广、赵戒同谋。广、戒惧而中变,固独与杜乔争之。冀积怒愤发,策免固而立桓帝。其后岁余,刘文、刘鲔谋立清河,冀遂诬固与文、鲔通谋,杀之。吾窃怪固为三公,再欲立蒜而不克。冀如豺狼,疾之如仇雠。独一梁太后知其贤,欲宥之而不能。固虽贪立贤君,存汉社稷,势必无成矣。一举不中,奉身而去,得免于祸,斯已幸矣。再更大变,固守前议,迟迟不去,以陷于大戮。则固之死,仅自取也。不然,如固之贤,吾何间然哉! 

钱时:李固之斥逐群小,是矣。朝路肃清,公论允协,是宜天下翕然,有治平之望。然祸根不除,而但翦其枝叶,同恶相党,如捍头目,岂一太后所能主张哉。贤人君子不幸而遇,斯时欲行其志,祗以速祸。是可悲也。

刘祁:及桓、灵之世,朝政淆乱,奸臣擅权,士风激厉,以敢为敢言相尚,故争树名节,袁安、杨震、李固、杜乔、陈蕃之徒抗于朝,郭泰、范滂、岑晊、张俭之徒议于野,国势虽亡,而公议具存,犹能使乱臣贼子有所畏忌。

秦观:梁冀擅命,固与杜乔以死抗之,而天下靡然,以杀身成仁为俗矣。

曹彦约:生死忠邪未易穷,其如国脉是非中。谁知刺骨翻为福,不念捐躯有此忠。一日太阿归跋扈,百年黄钺授奸雄。不然彼亦何为者,敢肇后端起邺宫。

吕中:东汉、李唐所以有女主、宦官、外戚之祸者,以立天子之权尽出其手,虽李固、杜乔、裴度、郑覃之徒不能正之也。

王应麟:东汉三公,无出杨震、李固之右,而始进以邓、梁,君子以为疵。

程敏政:呜呼!自昔权奸将有所不利于忠勋之臣,则必内置腹心,外张羽翼,蛇盘鬼附,相与无间,而后得以逞焉。若汉太尉李固之死梁冀,宋丞相赵汝愚之死韩侂胄,与肃愍公之死石亨,一也。 

归有光:人主为之改容,奸萌为之弭息,四夷闻之而不敢窥伺,此正直之臣也。其在于古,若排闼、折槛、引裾、坏麻之类,皆可以言正直也。其大者,如汲黯、萧望之、李固、宋璟、张九龄、陆贽、李沆、范仲淹、李纲之徒是也。 

《幼学琼林》:李固不夸父爵,可称子弟之良!

王夫之: 其激焉而为已甚者,又有二焉:一则愤嫉积于中,而抑采艸野怨读之声以求快于愚贱,事本易而难之,祸未至大而张之,有闻则起,有言必诤,授中主以沾直之讥,而小人反挟大体以相难,则李固、陈球之徒是也。

固欲为天下得人,而有择焉,恶足以敌梁冀之结奄人、挟母后、以雠其邪心哉?汉法不善,而固无能自审于人臣之义;固争愈力,则桓帝之感冀愈深,而冀之恶愈稔。卒与蒜而俱毙也,哀哉!

萧、曹、房、杜之治也;刘向、朱云、李固、杜乔、张九龄、陆贽之贞也;孔融、王经、段秀实之烈也;反此而为权奸、为宦寺、为外戚、为佞幸、为掊克之恶以败亡人国家也;汉文、景、光武、唐太宗之安定天下也;其后世之骄奢淫泆自贻败亡也:汉高之兴,项羽之亡,八王之乱,李、郭之功;史已详纪之,匹夫匹妇闻而与知之。 

李光地:自古守节秉义,而才不足以济者,岂少乎,汉李固、王允,晋周顗、王导之徒是也。

蔡东藩:李固杜乔,号称忠直,而于质帝遇毒之时,既不能拚生讨贼,复不能避祸归田,得毋忠有余而智不足者耶?然无辜被害,远近呼冤,彼苍亦隐为垂怜。 

范文澜:李固是鲠直派的首领。

 

李固的小儿子李燮,在汉灵帝时任安平国相

但之前安平王刘续黄巾之乱时被张角起义军所俘虏,后来才被赎回,朝廷商议想要恢复安平国。

李燮大胆上奏,直言刘续“在国无政,为妖贼所虏,守藩不称,损辱圣朝”,反对恢复安平国,但刘续还是回到了封国。

李燮因为谤毁宗室,被罚至左校劳作。一年不到,刘续果然因为无道而被杀,当时雒阳便作谚语说:

父不肯立帝,子不肯立王。”

李固所著的章、表、奏、议、教令、对策、记、铭共十一篇。

弟子赵承等悲叹不止,于是共同记录李固的言论事迹,写成《德行》一篇。

全后汉文》收录有《举敦朴士对策》、《对策后复对》、《发丧对》、《上疏陈事》、《与吴雄上疏》、《理种暠应承疏》、《与刘宣上言》、《荐杨淮》、《驳发荆杨兖豫卒赴日南议》、《冲帝山陵议》、《临荆州辟文学教》、《助展允婚教》、《奏记梁商》、《奏记梁商理王龚》、《议立嗣先与梁冀书》、《遗黄琼书》、《与宾卿书》、《临终与胡广赵戒书》、《临终敕子孙》。

李固墓在城固县柳林镇李固庙村北的一个高坡上。

墓前有南宋乾道六年(公元1170年)当时城固县令阎苍舒立的石碑,高120厘米,宽六十四厘米,上书:“汉忠臣太尉,李公神道碑”。

另有一通墓碑,高180厘米,宽80厘米。上刻隶书:“汉太尉李公固墓”,系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陕西巡抚毕沅书立墓前。

还有汉代石刻“石狮”一尊(原系二尊,已佚其一),姿态雄壮而雕工粗犷。

墓顶右后侧有大药树一株,墓周有柏树多株,系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栽。

 

回美国后,我断断续续地读了几本江青推荐给我的关于毛泽东的书。

读书得知,这位传人在生前的讲话和书信中,竟然多次提到汉代忠臣李固。

毛泽东酷爱读史,他在读到《后汉书》的《黄琼传》和《李固传》时,曾多次批注评点,并在政治局会议上引用李固语言。

1966年7月8日,毛泽东在给江青的信中写道:

“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嶢嶢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

这是毛泽东罕见的自我观察的“政治镜像”?

毛泽东真是具有“未卜先知”能力的神圣?

1974年11月20日,正值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毛泽东在给江青的信中再次提到李固。

毛泽东写道:

“可读李固给黄琼书。就思想文章而论,都是一篇好文章。”

毛泽东生前为什么念念不忘已故一千多年的李固?

无可置疑,是因为毛泽东深为李固公正直言的致仕精神所感染。毛泽东最为欣赏的是《黄琼传》所记载的李固给黄琼的信。

他不仅欣赏李固的文章,而且也很看重李固的为人。

毛泽东赞誉李固为:“北斗喉舌”。

毛泽东多次引用李固给黄琼书,意在告诫干部们要谦虚谨慎,正确认识自己,正确对待自己。

殊不知,汉代忠臣李固也是一位汉水风流人物呢。

李固与西汉伟大的外交家张骞、东汉的造纸术发明家蔡伦同为汉水上游的城固人。

李固谦虚谨慎,低调做人。

他出身官宦世家,小时候每到太学(高干子弟学校)读书或回家看望父母,都穿得和普通学生一样,悄悄地从后门而入。

他从不在人前夸耀父亲的官爵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当朝位列三公的司徒李都之子。

《幼学琼林.师生类》曾称赞他:

“李固不夸父爵,可称子弟之良。”

殊不知,李固的后人中还是出了个比他更出名的人,曾在人前大胆狂言:

“我爸是李刚!”

一语震撼整个华夏中国。

李固心系百姓,当官为民。

永和三年,他出任荆州刺史,正值荆州南阳一带民变蜂起。李固初到任,本该发兵征剿,却按兵不动,微服私访。原来南阳太守高赐苛政暴敛,贪得无厌,激起民变。于是,他一而抚慰百姓,一面发出“红色通辑令”,向高赐追赃。很快平息了民怨。民变首领自缚来降,从此州内安定。

李固冤死,暴尸通衢。却为后人树起了一座令人仰慕的丰碑。

东汉时期,朝野动荡,百姓不安,各种丑恶现象横行城乡。如此黑暗无比的时代却出了个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好官——李固。

实则幸事。

真心希望毛泽东时代之后的中国官场,多几个李固,少几个李刚。


编辑点评:
对《任重道远 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