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舞台剧本> 舞台剧:鹤鸣九皋

舞台剧:鹤鸣九皋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7-03-08 字数:11037字 阅读: 76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人物:李白岑勋元丹丘(道士)唐明皇杨贵妃高力士皇宫歌舞人员若干鸣皋山鹤服舞蹈人员若干第一场:送别李白好友岑勋要到鸣皋山隐居,李白和另一个好友元丹丘约好为其送行,李白迟迟未至。岑勋和元丹丘在台上张望,
 

1.jpg

人物:

 

李白

岑勋

元丹丘(道士)

 

唐明皇

杨贵妃

高力士

 

鹤儿(李白书僮)

皇宫歌舞人员若干

鸣皋山鹤服舞蹈人员若干

 

第一场:送别


李白好友岑勋要到鸣皋山隐居,李白和另一个好友元丹丘约好为其送行,李白迟迟未至。

岑勋和元丹丘在台上张望,等着李白。

 

元丹丘:岑弟,李太白现在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备位翰林学士,随时要听昭入宫陪皇上。可能他今天又被皇上宣召赋诗,不能来给贤弟送行了。

岑勋:(抱拳)丹丘兄,如此我就不等太白兄了,咱们就此别过,请转告太白兄,我会在陆浑鸣皋山,等着二位兄长的消息。(欲下)

李白上带着书僮上。

李白:哎,岑夫子,岑夫子,你怎么不等我送行,就要远去呀。

元丹丘:太白呀,以为你被皇上召唤,来不了了呢?

岑勋:是啊,太白兄,你现在是忙人,有正经事,不能因为送我这归隐之人,耽误你的事情。

李白:什么皇上,什么正经事!你们这是在取笑我李白。这个大唐皇帝哪有什么正经事,迷着美人杨贵妃,宠着夷人安禄山,信着太监高力士,用着佞臣李林甫,整日弦歌丝舞,纸醉金迷,我看这大唐啊,早晚要衰败下去。我在皇上眼里呢,不过是一个能写诗的木偶,皇上这线一提,我这木偶就动一动;皇上这线一放,我这木偶就要掉下去。这宫门一入深似海,岑夫子啊,丹丘生,你们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们闲云野鹤的生活,像鹤一样,长鸣九皋,那才是我李白!

元丹丘:太白,你现身在政界,前途大好,断然不要有此想法。我不想让你给岑弟送行,也是怕你触景生情,学岑弟生出归隐念头来。

李白:丹丘生,勿需多说,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现,我离宫之念已定,岑夫子,你且先到陆浑鸣皋山,一月之后,我与元丹丘即上鸣振山找你。

岑勋:那好,太白兄,丹丘兄,我在鸣皋山等你们。

元丹丘:唉,李白啊李白,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

李白笑道:要是不知道,我们三个,怎么能成为知己。岑夫子远行,我李白岂能无诗相送。(对书僮)鹤儿,拿笔墨!倒酒!

书僮鹤儿拿出笔墨,倒酒给三人。

李白:来,干了。

三人同饮。

李白提笔写字。

(画外配乐朗诵):

 

鸣皋歌送岑征君

 

  若有人兮思鸣皋,阻积雪兮心烦劳。

  洪河凌兢不可以径度,冰龙鳞兮难容舠。

  邈仙山之峻极兮,闻天籁之嘈嘈。

  霜崖缟皓以合沓兮,若长风扇海涌沧溟之波涛。

  玄猿绿罴,舔舕崟岌;

  危柯振石,骇胆栗魄,群呼而相号。

  峰峥嵘以路绝,挂星辰于崖嶅!

  送君之归兮,动鸣皋之新作。

  交鼓吹兮弹丝,觞清泠之池阁。

  君不行兮何待?若返顾之黄鹤。

  扫梁园之群英,振大雅于东洛。

  巾征轩兮历阻折,寻幽居兮越巘崿。

  盘白石兮坐素月,琴松风兮寂万壑。

  望不见兮心氛氲,萝冥冥兮霰纷纷。

  水横洞以下渌,波小声而上闻。

  虎啸谷而生风,龙藏溪而吐云。

  冥鹤清唳,饥鼯嚬呻。

  块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

  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

  蝘蜓嘲龙,鱼目混珍;

  嫫母衣锦,西施负薪。

  若使巢由桎梏于轩冕兮,亦奚异于夔龙蹩于风尘!

  哭何苦而救楚,笑何夸而却秦?

  吾诚不能学二子沽名矫节以耀世兮,固将弃天地而遗身!

  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

 

李白:白鸥兮飞来,长与君兮相亲!(扔笔,再狂饮一杯酒,扔杯)

李白拱手道:岑夫子,咱们就此别过,你就静等咱们的一月之约。

岑勋:好,那弟就告辞了!一个月后,我在鸣皋山等着二位兄长!

元丹丘笑着点点头。

岑勋拱手:告辞!

李白、元丹丘拱手与其作别。

 

第二场:皇宫


唐玄宗李隆基、贵妃杨玉环正在端坐品着美酒果味,听丝弦,看歌舞。高力士侍立于旁。李白侍坐于侧。

歌舞毕,众舞者撤出。

李隆基笑道:李白,今日中秋佳节,浩月当空,如此良辰美景,良夜之欢,你何不赋诗,以助美事啊?

李白装作未闻。

高力士:李白,皇上问你话呢?

李白:启奏皇上,臣有诗。

李隆基:噢,快快吟来!

李白:还请皇上赐酒。

杨玉环笑道:听说李白斗酒诗百篇,可见不虚。

李隆基笑道:那就赐酒,高力士,给他大盅。

高力士:是。

高力士捧着个大盅过来给李白,嘲弄道:李白,酒来了!

高力士欲返,被李白一把拉住:高公公,如此美酒,不如咱们同饮?

高力士一把甩开,弹弹胳脯上的灰,道:这是皇上赐你之酒,岂可同饮啊。

李白:那我一个人喝不完怎么办?

高力士靠近李白,低声道:李白,皇上的酒,你要不干了,你就出不了这宫门!

李白大笑。

李隆基:这李白,大笑个什么?

高力士:回秉皇上,李白这是笑酒杯太小。

李隆基:那就再赐他一杯。

高力士:是。(转到舞台一边,瞧着李白,自语道:李白这个狂傲的家伙,不整服他,我就不叫高力士。)

李白举起杯一饮而尽,又举起高力士新捧来的杯再饮而尽。

高力士靠近揶揄道:李白,还喝吗?

李白显露醉态:高公公,我的靴子需要脱了。

高力士:什么?

李白指指脚。喝了酒要发散,我得光着脚才能作诗。

高力士:那你就脱了。

李白:我要你给我脱了?

高力士:你说什么?

李白大声道:高公公,我请你把我的靴子脱了。

高力士气愤地嚷道:李白!

李隆基:高力士,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李白怎么还不作诗?

李白:启秉皇上,臣作诗有个僻好,要光着脚才能作。臣因为肚中装满了酒,弯不下脚,需要高公公帮忙,把臣的靴子脱了。

李隆基:这有何难。高力士,去,把李白的靴子脱了。

高力士急道:哎,这,皇上……

李隆基:eng?

高力士忙道:是。

李白跷着脚,让高力士脱靴。高力士撇着脸,好像忍着很大臭味的样子,为李白脱靴。

李白笑着故意把脚往高力士脸上凑。

高力士发现了,打了一把李白的脚。

高力士压低声道:李白,你不要太得意忘形。

李白:高公公,我这靴子的味道还可以吧。

高力士一把将靴子拽掉,扔之于旁,捂着鼻子道:李白,这满朝堂的大臣见了我高力士,哪个不是点头哈腰,敢欺我高力士,你李白是第一人!

李白指着另一只脚:公公,这还有一只脚呢?

高力士:抬腿。

李白腿抬起,高力士又把另一只靴子拽下,扔之一旁。

高力士回身:禀皇上,李白的靴子已脱下,他该献诗了。

李白:启奏皇上,要想臣的诗好,臣有个大胆的请求。

李隆基:哦?你且说来。

李白:贵妃倾国倾城,才貌无双,宛如仙子,可以助臣之诗兴,臣不敢奢望别的,希望贵妃能为臣研墨。则臣之诗作,粘染了贵妃之灵秀,必然焕发光彩!

高力士:大胆李白,酒后竟敢出此调戏圣尊之言。臣请割断李白舌头,将他杖毙于午门之外!

李隆基:李白的请求之言,倒也在理。我家贵妃确实才貌如仙,她研之磨,当有仙气。今夜本来就是个君臣诗酒之宴,我倒想看看,我大唐第一美女和第一才子联合能作出怎样惊世骇俗的诗出来!贵妃,你看呢?

杨玉环:回皇上,臣乐意为大唐才子李白研磨,为皇上助兴。

李隆基:好好好。高力士,备墨。

高力士:是!

侍者抬上一桌子上来。贵妃走到桌前研磨。

李白提笔铺纸。

李白运笔开写。李隆基也走下来看。

李白:窗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李隆基:好好好,真是好诗!虽然字句简单,但也足以流传千古了。只是这诗中颇有些思乡之意,李白,诗酒美乐相伴,难道你还思乡吗?

李白:回皇上,周易有言,亢龙有悔,越是热闹,便越让人寂寥。皇上一代明君,开创了开元盛世,我大唐歌舞昇平,一派繁华,皇上沉溺宴乐不理朝政,君荒臣嬉,将士忘战,大臣忘治,人民忘忧,不知危之将至!还望皇上居安思危,莫忘亢龙之悔,筑建大唐千年万年牢固基业!

高力士:李白,你这大胆狂徒,刚刚借酒戏凌贵妃,今又出如此悖逆责辱皇上之言,皇上,对李白这样的狂徒,就应该割舌杖毙于午门之外!

李隆基:高力士,你不知道,这李白啊,是借诗给朕上课呢。朕老啦,这眼睛一闭啊,再美的江山,也不属于朕喽。李白啊,你不是也一心要当隐士吗?你作臣子的拍拍屁股就能归隐山林做闲云野鹤,我这做皇帝的,难道就不能随心如意,在这宫里过过逍遥快乐日子吗?

李白:臣子草民都可以,但您是皇上,一国之主,一国之魂,众人皆能逍遥,独皇上您不能;众人皆能醉,独皇上您要常醒!

李隆基:这公平吗,这公平吗,这公平吗,我为什么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背走大嘛)我是皇帝,我是皇帝,我是皇帝!

 

 

第三场:鸣皋山


仙鹤起舞(仙鹤服舞者),鹤鸣声声。

童儿摆上酒桌。

岑勋、元丹丘上。

元丹丘:岑弟这鸣皋山,风光不错,确是个极乐道场。

岑勋:那是,诗经有云,鹤鸣九皋,声闻于天,说的就是这里。当然,丹丘兄隐居的嵩山,也是个好地方。

元丹丘:鹤鸣九皋,好好好啊,我看这里真是仙鹤云集啊。一月之期已到,也不只李太白这只仙鹤,能不能飞来啊!

岑勋:他肯定要来赴约的。

李白上。

李白:岑夫子,丹丘生,李白来也!

元丹丘:这叫说曹操曹操就到。

李白:岑夫子,你找了个好地方啊。伊陆名山名闻天下,鸣皋山的鹤鸣九皋更是声闻于天,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岑勋:那太白兄此来,便要多住几日。

元丹丘:宫庭的工作,辞了?

李白:辞了!

元丹丘:辞了也好,天下有道则隐,无道则显。此时天下太平,也不缺我们这些野鹤。

岑勋:来来来,两位兄长,咱们喝酒赋诗,今日定要一醉方休!

音乐起,鹤舞翩翩,三人喝酒痛饮。

舞下。

李白举杯摇摇晃晃至舞台中。吟诗:

胎化呈仙质,长鸣在九皋。
    排空散清唳,映日委霜毛。
     万里思寥廓,千山望郁陶。
     香凝光不见,风积韵弥高。
     凤侣攀何及,鸡群思忽劳。
     升天如有应,飞舞出蓬蒿。

岑勋、元丹丘:好!

李白:岑夫子,丹丘生,今晚喝得痛快,听我再为你们吟一首《将进酒》。

岑勋、元丹丘:好!洗耳恭听!

李白: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岑勋、元丹丘:好,与尔同销万古愁!

举杯同饮,看鹤鸣阵阵,仙鹤飞舞台上。

 

画外音:李白离开长安数年之后,安史之乱爆发,社会遭到空前浩劫,大唐盛世毁于烟尘。唐玄宗李隆基被逼退位,并在将士逼迫下,用一条白绫,将杨贵妃赐死在马嵬坡下,最终丢了江山,也失去了美人……


编辑点评:
对《舞台剧:鹤鸣九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