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废都》里主要人物的婚姻状况

《废都》里主要人物的婚姻状况  作者:刘选

发表时间: 2017-03-07 字数:3841字 阅读: 23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废都》之废,破旧、衰败、堕落,十二朝的古都,老去的城墙,行将消失的古老乐器,睡在棺材里的遗老,快节奏生活下的颓废文人,文明掩盖下的赤裸裸的性欲,历史与现实、文明与兽性、情感与欲望的激烈交织和碰撞。
 


 

《废都》之废,破旧、衰败、堕落,十二朝的古都,老去的城墙,行将消失的古老乐器,睡在棺材里的遗老,快节奏生活下的颓废文人,文明掩盖下的赤裸裸的性欲,历史与现实、文明与兽性、情感与欲望的激烈交织和碰撞。

        ——题记

小说里的庄之蝶,是一个知名作家,西京城里国宝级的人物。他出身农民,还没有脱离农民的朴实善良,穿着随意,吃的也不讲究,比如喝牛奶,不是买来煮了喝,而是让人把牛牵来,直接爬到牛的身下,吮了奶头吸。因为看不得钟维良的老实可怜,冒充钟的“情人”,坚持给他写信;在钟临终前,为了实现他的晋级愿望,庄之蝶竭力跑关系,为钟处理后事等。他的妻子牛月清,善良贤惠,是标准的贤妻良母。姿色还好,不喜打扮,在家里任劳任怨。像大多数贤妻一样,丈夫是她的太阳,为了太阳光芒万丈,她甘愿暗淡自己,默默地在背后支持他。如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波澜不惊,尽管平淡,倒也不失幸福。然而,庄之蝶是作家,骨子里不喜欢平淡,他又是名人,是那个年代女人仰慕的对象,注定了他们婚姻的不稳定。

像所有的男人一样,庄之蝶喜欢漂亮女人,喜欢女人,是一个正常男人的正常思维。庄之蝶喜欢女人,丝毫不加克制。喜欢娇媚的唐宛儿,他们第二次见面,就直奔主题,地点在唐宛儿家,时间在唐宛儿的情人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如果说不择地点,是因为荷尔蒙分泌过分,那么,随后的日子,频繁的偷情,地点也由唐宛儿家,移到了自己老婆的床上,那就过分了。经常走夜路,哪有不湿鞋?他们的偷情,被保姆柳月发现,庄之蝶居然在唐宛儿的唆使下,从唐宛儿身上爬起来,赤裸着身子,扒去保姆的衣服,在保姆的半推半就中,做起爱来,唐宛儿一丝不挂,站在一旁看。从那天起,美貌的保姆,也成了他的盘中餐。一次偶遇,他知道,自己多年的老朋友汪喜眠的老婆,多年来一直暗恋自己,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敲开了朋友老婆的门。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阿灿,一个美貌的、却生活在城市底层的女人,聊了几句,在其丈夫外出为他们买饭的时候,荷尔蒙再次分泌超常,居然在人家夫妻的床上做起那种事来。

如果说偷情,只是荷尔蒙的作用,逢场作戏,也就罢了。庄之蝶是一个文人,处处留情,也处处用情,唯独对陪伴了几十年的妻子,感情不再。当阿灿走的时候,他流泪了,心中有万分不舍;当打听到唐宛儿被其丈夫强行抓走,他悲痛万分,当着唐的情人的面流泪,又用手打自己的头。知道唐宛儿是再也回不来了,他喝得大醉,整天待在家里,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包括他一生为之追求的东西。妻子牛月清回来后,发现自己的床上一根长长的头发,三根短而卷的阴毛,墙上她的挂像被反挂着,恶心、痛苦,在挑战一个妻子的最大忍耐限度,即使如此,她也没有想到离婚,只是坐在家里等,等庄之蝶回来。等了一天又一天,她才彻底失望了,回了娘家,心里还是希望庄之蝶来给她道个歉,然后重归于好。这边翘首以盼,庄之蝶那边却丝毫没有动静,连个电话都没有。婚姻走到这儿,已经无路可走。

牛月清,是一个现实版的贤惠妻子,她们可能曾经美丽,曾经可爱,一旦嫁了人,男人和孩子,就成了她们的全部,完全忽视了自我,不打扮、不交际,没有朋友,没有事业,甚至没有独立的人格,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变成了男人眼里的黄脸婆,终至被忽视,被遗弃。相似的婚姻,还有小说里的黄厂长夫妇。

小说里的黄厂长,是农村靠卖农药发家的暴发户。曾经穷得叮当响,找媳妇都成问题,老婆不嫌他穷,跟了他,苦过、累过,省吃俭用,才有了今天。发达后的黄厂长老婆,尽管住着小洋楼,过的依然是贫贱日子,先进的厨具不用,烧着柴火,楼上每个房间都铺着地毯,她不住,说不习惯。黄厂长对她的厌恶,毫不掩饰。即使在她喝了农药后,黄厂长只是把她送到医院,不再管,好像喝农药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第二次喝农药死后,他仍没有丝毫悲伤,到处跑关系,企图摆平她的娘家人。对他来说,老婆,就像一件穿旧了的衣服,穿着难看,放在家里碍眼,恨不得早点扔出去。黄厂长老婆,是又一个活得没有了自我的可怜女人,一生都为丈夫孩子活着,一旦男人不再爱她,她的人生就失去了方向,生命也失去了意义,只能枯萎,或慢或快。

阮知非是西部乐团的团长,是西京城里的又一个名人。他原是秦腔演员,头脑灵活,在秦腔没落之后,先后组织民办歌舞团、开办歌舞厅等,生意做得很好,“钱飘雪花一样往回收”。有钱,家里装饰得非常豪华,壁纸、门窗、玻璃吊灯等都是外国进口的。即使这么豪华的家,也挡不住同床异梦,夫妻俩各玩各的,“一个担柴卖,一个买柴烧。”当阮知非带着朋友,不经意间打开妻子的卧室时,面前的席梦思床上,他的老婆跟另外的男人,睡得正香。阮知非平静地向朋友介绍“这是你嫂子”,然后,拉着朋友,回到他自己的卧室,继续向朋友炫耀自己的艳史:五层搁架的壁柜门,里面是大小不一的各种款式的女式鞋子,说每一双鞋子,都有一个故事。如果说,庄之蝶和黄厂长的婚姻,尽管由于男人的脱轨,还算是婚姻的话,那么,阮知非的婚姻,其实已经没有了婚姻的味道,纯粹是住在一起搭伙过日子的。

与庄之蝶和阮知非相比,四大名人里的汪喜眠的婚姻,还算是不错。表面上家庭和睦、风平浪静。哪知道,他的漂亮老婆,真正爱的是庄之蝶。尽管没有分道扬镳,过得也是貌合神离吧。此外,还有报社编辑钟维贤,老婆不时去单位叫骂,活着时,已与老婆形同路人,死后,老婆甩手不管,是朋友们帮他办的后事。即使生活在底层的阿灿,丈夫虽然老实,但勤快,在家洗衣做饭,什么都干,仍然收不住她的心,最后的结局,仍是离婚。

日渐开放的社会,人们面临着更多的选择和诱惑,逐年增高的离婚率,是这个问题的最好诠释。《废都》的人物的婚姻状况,也是现实生活中,饮食男女面临的共性问题。

 

          2014-7-20


编辑点评:
对《《废都》里主要人物的婚姻状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