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产科医生2》第二十一章

《产科医生2》第二十一章  作者:小猪笨笨

发表时间: 2017-03-05 字数:49905字 阅读: 36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第二十一章

 

星期天,林娜、赵新与双方父母办理买房手续。赵母坚持把购房人写成林娜,而苏虹坚持写成赵新。双方争执半天,最终写成赵新、林娜两人共同所有。

在附属医院,林娜走出手术室,向家属报了平安。做完手术后,林娜看到手机微信,袁院长让她去办公室一趟。

林娜来到袁丽颖办公室。魏丽丽和周慧英也在。袁院长让林娜坐下,看着林娜的肚子,问道:“现在几个月了?”

“三个多个月。”

“男孩儿女孩儿?”

“男孩儿。”

“B超?”

“不是B超,没怀孕的时候,王阿姨看了我和赵新的生辰八字。说第一胎是男孩儿,第二胎是女孩儿。”

“准不准?”

“我家的亲戚,让她看了二十多个,没一个错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没怀孕的时候。人家就已经知道男孩儿女孩了。”

魏丽丽也问道:“让她也给我看看,这辈子会不会有孩子。我真想和郑伟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我今天下班就联系她,约个时间给你看看。”

然后,袁丽颖问林娜:“娜娜,问你点私事儿。”

“私事?”

“就是私人问题,当然,你有权拒绝回答。”

林娜微微一笑,说道:“阿姨问我,我咋会拒绝呐。”

“你爸妈有希望复婚吗?”

“不可能复婚。”

“这么肯定?”

“我父母在一起不合适。”

“不合适?”

“是性格不合适。”

袁丽颖给魏丽丽使了一个眼色,魏丽丽问道:“如果你妈妈再嫁,你反对吗?”

“我不反对,但我的继父必须是一个可靠的人。”

袁丽颖说:“就是这个人必须得到你的认可,你妈妈才可以再嫁。”

“恩。”

周慧英接着问:“那如果你父亲再娶,你反对吗?”

“我当然不反对。但继母必须通过我的认可。”

魏丽丽又问:“我和你袁姐,还有周护士长。在我们三个人中,你愿意让谁做你的继母?”

“啊?你们三个?”林娜有些诧异。

袁丽颖说:“轻松一点,随便问问。”

周慧英道:“是假如,别当真。”

林娜说:“你们三个,周护士长和袁院长都可以,我不接受魏主任做我继母?”

“啊?我就那么差?”魏丽丽反问。

“你只适合做我的领导,但不适合做我妈妈。”

“为什么?”魏丽丽打破砂锅问到底。

“反正我觉得不合适,很别扭。”

周护士长继续问:“在我和袁院长中选一个你的未来妈妈。你会选谁。”

“袁姐。”

“为什么选我?”

“因为阿姨最疼我。”

“那如果你爸爸和你未来的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弟弟或妹妹,你不反对吧?”

“当然不反对,不过我的弟弟妹妹,必须漂亮,如果长的丑,我可不答应。”

几人乐的笑了起来。

林娜走后,周护士长对袁院长说:“林娜这一关过了,看来有戏。”

魏丽丽问:“你女儿不反对吧?”

“我女儿很支持我再嫁,前提是必须找一个可靠的丈夫。”

“那就好。”

“好什么好?我这是单相思。还不知道人家林院长能否看上我。”

魏丽丽居然有些醋意:“这个林娜,居然看不上我。林院长还没表态,她居然先把我给否了。”

周护士长问:“你都有郑伟了,就别想着作林娜的继母了。”

“不是想作她继母。是这个孩子居然看不上我,我入不了她的法眼。”魏丽丽居然较起真来。

袁院长说:“林娜不是说了。作为领导,她是很认可你的。”

周护士长补充道:“是呀,人家说的很明白:认可你这个领导,但不认可你作她妈妈。”

“反正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被她第一个PASS了。”魏丽丽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小女生。

袁院长和周护士长都忍俊不禁。

 

林娜悄悄推开们,溜进了林守礼的办公室,林守礼说:“门都不敲。娜娜,有啥事儿?”

“爸,我向你透漏一件国家机密。”

“哦?什么国家机密?”

“有人暗恋你。”

“这么八卦?”

“说不定,真的有戏。”林娜的表情古灵精怪。

林院长轻松的笑了一下:“是谁呀?能看上我?”

“保密。”

“居然跟老爸卖关子。”

“以后你慢慢就知道了。”林娜说完,哼着歌走出院长办公室。

 

附属医院三十二床产妇是林娜的病人。在术前,林娜告诉产妇和家属,由于羊水过少,必然导致胎儿缺氧。分娩后,会导致胎儿死亡或脑瘫。

孕妇和丈夫决定,如果孩子出生后,情况不严重,就积极抢救。若比较严重,就放弃抢救。

手术由林娜主刀,何晶做助手,新生儿内科的大夫也到场,随时准备抢救新生儿。

胎儿分娩后,缺氧导致脸色发紫,产妇问孩子情况,新生儿科大夫称,即使抢救过来,也很可能是重度脑瘫。

孕妇按照和丈夫之前的约定,决定放弃抢救。

何晶要求新生儿科的医生和她一起抢救新生儿。新生儿科医生表示,没有产妇许可。她无权私自抢救。

何晶劝说产妇:“这是你的骨肉,是一条生命。你是她的母亲呀。”

产妇一时没了主意。

何晶继续道:“前几天我看了一则新闻,一个母亲供重度脑瘫孩子考上清华。并且,你的孩子也不一定是重度脑瘫。也有可能轻度的,甚至是健康的。”

产妇已禁不住泪水,赶忙说:“你们赶快抢救,一定要把孩子救过来!”

林娜,何晶,以及新生儿科的医生一同抢救。孩子救活了,保住了性命。

然后就是等待新生儿科的医生给孩子评分。

新生儿科医生拿来评分,她告诉产妇:“孩子的阿普加得分很低,很可能患有重度脑瘫。一个月后,再来医院复查。”

产妇无法面对以后的负担。她趁人不注意,抱着孩子在医院跳楼自杀。

 

事后,死者丈夫严大军找医院讨一个说法。

医院召开质询会会,林院长,以及几位副院长,医务处董主任,魏主任,何晶、林娜以及参与抢救的新生儿科医生都参加。接受死者丈夫张大军和律师的质询。

律师问道:“死者手术前,林医生告诉家属羊水过少,必然导致胎儿缺氧,可能造成死亡和脑瘫。对不对,林医生?”

林娜应道:“是的。”

大军接着说:“我有一个同事,家庭条件比我家还好一点。因一个脑瘫儿,拖累的倾家荡产。所以,我和媳妇决定,如果孩子出生后,情况比较好,一定要积极抢救。如果情况不好,就放弃抢救。这一情况,你们知道吗?”

林娜应道:“我们知道。”

律师接着问:“孩子出生之后,情况怎么样?”

新生儿科的医生说:“由于缺氧,导致面色发紫,情况很不好。”

 “请问会有什么结果?”

“或者死亡,即使抢救过来,也可能是脑瘫。”

“请问重度脑瘫的概率是多高?”

“她这种情况,根据以往的病例数据,如果抢救成功,重度脑瘫的概率约70-80%,还有概率是中度和轻度脑瘫。”

“请问,死者知道孩子的情况很差后,她最初的决定是什么?”

“是放弃抢救。”

“是不是何晶医生苦口婆心,劝她改变主意,抢救孩子?”

何晶道:“是的。”

律师又道:“何医生,你道德绑架了患者和家属。你承认吗?”

“我承认。”

“人与人是不同的,有些母亲十分坚强,有些母亲没那么坚强。你赞同吗?”

“我赞同。”

“请问,对于死者,你有责任吗?”

“我有责任,我是绑架了她。是我把她逼死的。”

何晶的回答,让附属医院的领导无法再替她说话。

律师最后亮出了底牌:“我们有两点要求,一是医院要给何晶医生给予处罚。各位领导,可以吗?”

林院长应道:“我们一定会对何医生进行处罚。给逝者和家属一个交代。”

“第二点要求是,医院和何晶医生要对我们进行赔偿。”

大军应道:“赔偿100万。”

医务处董主任问:“赔偿金能不能少一些?”

“100万,一分也不能少。”

 

附属医院正式宣布,任命赵新为麻醉科主任。他重新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附属医院。

 

林娜跑到林院长办公室,问他对何晶是什么态度。林院长说:“100万的赔偿金,如果何晶自己支付,她就可以继续留在医院。”

“100万,何晶可没那么多钱。”

“当然,这100万也可以医院出。那何晶必须开除。”

“爸,你不会这么狠心吧。何晶可是我的闺蜜呀。”林娜抱着林院长的胳膊怀里撒娇。

“就这么定了。”

“爸,当初何晶给我们医院拉来了两千万的赞助。现在就算赔偿了家属100万。何晶对医院还有一千九百万的贡献。”

“假如一个医生拯救了一千条生命。他后来杀了一个人。你说,法院会判他无罪吗?”

“何晶毕竟对医院有重大贡献,您就不能网开一面?”

“何晶如果第一次犯错,我作为院长,肯定要护犊子。她已经是第三次犯类似的错误了。君子不二过。”

“爸。”林娜晃着父亲的胳膊:“大人不二过,中人不三过,小人不四过。何晶是小人,你应该再给她一次机会。”

“说的不错,何晶确实是小人。我对医务人员的要求是,及时做不到君子,至少是中人。”

林娜看爸爸是铁石心肠,就抱着林院长撒泼:“我不管,你一定要给何晶一条活路。”

林院长道:“娜娜,第一次是家属没有签字,何晶依然手术。结果让医院名誉受损。第二次骗捐门,害的自己差点坐牢。这一次道德绑架了产妇,把产妇逼死。对他人的道德绑架,是最缺德的。即使孔子做院长,对何晶也绝不姑息。”

林娜抱着林院长依然耍赖:“我不管,你如果不帮何晶,我让你无法工作。我就缠着你。”

“娜娜,何晶离开了附属医院,可以去妇女儿童医院,或者省二院。”

“去省二院就不用你帮忙了,郑院长一句话,就行了。”

“娜娜,何晶现在离开附属医院。将来不一定是件坏事。塞翁失马,焉知祸福。”

林娜忽然松开了林院长,站起身道:“林院长,我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何晶是我的闺蜜。她只要离开附属医院,我也辞职。她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言罢,林娜甩门而出。

林守礼轻叹一声道:“这孩子,真不像话。”

 

林娜和医务处董主任一起找死者丈夫严大军协商赔偿事宜。董主任先说了开场白:“我谨代表附属医院,对死者表示深切的哀悼,对家属表示真诚的慰问。”

林娜直接进入主题:“严师傅,您好。你当初和你媳妇的约定很理性,如果孩子状况好,就积极抢救,情况不好,就放弃抢救。长痛不如短痛。将来生个健康的,重新开始幸福的生活。”

大军没有吱声。

林娜继续道:“严师傅,何晶医生的行为,客观上是对你媳妇的绑架。可以说,是她逼死了你媳妇。”

大军虽然还没吭声,但点了点头。

“不过,你说句心里话,何晶医生主观上,有没有想过害你媳妇?”

“没有。”大军低声说。

“她不但没想过害你媳妇。还想把你孩子抢救过来,她更希望你孩子是健康的。她是在

救你孩子。”

“我说句良心话,何晶比别的医生更热心,更善良。”

虽然还没有谈拢,但林娜觉得严大军是个讲理的人。她继续说:“严师傅,我向你汇报一下医院对何晶的处罚决定。”

大军认真的听着。

“何晶如果自己拿出100万赔偿给您,她还能留在医院。”

“何晶是你们医院的医生,赔偿金医院不出吗?”

“医院也可以出赔偿金。何晶不用掏一分钱。但何晶就要被开除。”

“啊?开除。医院能不能通融一下,医院拿一多半,何晶拿一少半。”

“不行呀,我找到院长,为何晶求情。好说歹说,就快给院长跪下了,就是不行。”

此刻,大军也满脸无奈。他原本想获得赔偿金,医院再对何晶通报批评就可以了。没想到要开除她。

大军又问:“那何医生能去其他医院吗?”

“何晶把患者给逼死了,我们院长已经给其他医院打过招呼了。没有医院肯要她。”

“那何医生这一辈子就完了。”

“是呀。何晶刚买过房子,欠了一屁股债。别说100万,10万她也拿不出。”林娜长出了一口气:大军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林娜打量了一下他,接着说:“不过,我可以帮何晶。”

“你怎么帮她?”

“如果你同意把赔偿金降低到50万,我可以替她垫付。”

“你替何晶拿50万。”

“是的,我只有50万,再多也拿不出了。”

“让我想一会儿。”大军沉思良久。

林娜和董主任都一言不发,等着对方的答复。

大军似乎在计算着什么,计算了半天,终于开口了:“林医生,60万可以吗?”

“好,就60万。剩下的10万董主任先帮何晶垫上。”林娜给董主任使个眼色。

“恩”董主任点点头。

“严师傅,我们明天就签协议。60万赔偿金。”

“好!”

 

晚上睡觉前,林娜对赵新说:“我和严大军已经谈妥,何晶赔偿给他60万元就可以了。”

“你是不是打算借给何晶钱?”

“是呀,我跟你打个招呼。”

“没问题。”

“咦,不对呀。”

“怎么不对?”赵新不解的问。

“60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呀,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这可是你的主意呀。”

“那你想都不想,就答应了。那60万难到不是钱吗?”

“何晶是你闺蜜,我当然不用思考了。”

“你对何晶,是不是余情未了。你当时可是追求过她的。”

“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你那傻样儿,我逗你呐。”林娜轻松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下班后,林娜和赵新一起,约何晶和肖程吃饭。林娜拿出赔偿协议,递给何晶:“何晶,你看这是什么?”

何晶接过赔偿协议,大概看了看:“60万,这钱是谁出的?”

“我先替你垫上了。”

“那我给你打借条。”

林娜果决的说:“你别给我打借条。我如果不信任你。给我打借条,我也不借给你。我信任你,就不用打借条。”

赵新又道:“你们刚买了新房,还要还房贷。这60万先别急着还。什么时候房贷还完了。宽裕了,再说。”

何晶不好意思的说:“那就到猴年马月了。”

林娜接着说:“何晶,严大军都已经签字了。你也签个字,按个手印。一式四份,大军一份,你一份,医院一份,公证处一份。”

“好。”

 

在媳妇娘家,张大军问丈母娘。说道:“妈,给小宇买房子,还差多少钱?”

“还差20万,就凑够首付了。”

大军把一袋子钱递给丈夫娘:“妈,这100万,医院给的赔偿金。刚好够小宇买房子。不用贷款了。”

“100万?”丈母娘有点不相信。

“对。”

“你留50万吧,给小宇50万就足够了。”

“妈,我有房,工资也不低。我不却钱。”

丈母娘觉得医院的赔偿金大军一分不得,难为情。

大军又说:“小宇都二十七八了,谈了好几个对象都没成。人家都要求有房子。这100万给您,刚好够买房子。”

丈母娘还有些犹豫。大军把袋子硬塞进丈母娘手里:“就三江新城那套三室的房子吧。现房,入住快。”

丈母娘接过钱,泪流满面。大军扶着小宇的肩膀说:“有了房子,找媳妇就不用愁了。你姐也能瞑目了。”

小宇也禁不住泪水。

 

又是一个星期天,赵新开车带林娜到附近郊县游玩。在大槐树乡镇卫生院旁边的餐厅用餐。坐在一边的一对母子,正在讨论着媳妇的病情。妈妈说:“小丽生过孩子后,有这毛病两三天了,医生也找不到病因。咋办呀?”

“到明天再查不出病因,我们就转到县医院吧!”

“好!”

赵新低声对林娜说:“产后的问题,找不到病因,你去看看。”

林娜准备起身,忽然又坐下了,她要戏谑一下赵新:“我们是出来游玩的,不是给人看病的。”

“你还记得我们去洛阳旅游结婚吗?对伊利莎娜是个多好的宣传呀。”

“好吧,我去问问。”

林娜和赵新一起来到这对母子身边,林娜礼貌的说:“阿姨,你好,这是我的工作证。”

赵新对患者丈夫说:“大哥,你好,这是我的工作证。”

这位母亲看着工作证,边看边说:“小东,你看,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林娜,副主任医师,硕士。好厉害呀。”

小东也说:“妈,你看。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赵新,麻醉科,主任医师,博士。”

“小东,人家是博士!”

“阿姨,博士在我们医院一抓一大把。 ”赵新谦虚的说。

“妈,我听说过,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全省第一。”

林娜接着说:“阿姨,我是产科医生,能介绍一下你女儿的病情吗?”

“好。我女儿在乡医院做的剖腹产,产后十来天,开始胸闷,穿不过来气。医生诊断不出病情。想去县医院看看。”

“阿姨,能带我去看看你女儿吗?”

“好。”

赵新、林娜与小东母子一起来到了乡卫生院,这是一家一级医院。

几人来到病房,妇产科主任刚刚吃完饭。林娜说明来意。并做了简单介绍。主任问:“我能看一下你的工作证吗?”

林娜拿出工作证。主任看完之后,主动伸手与林娜握手,并说:“你好,我是这里的妇产科主任柳芳。我们去病房吧。”说着,就与林娜等人一起来到病房。

柳芳对林娜介绍病情:“小丽是在我们这里做的剖宫产,手术之后七天出院。回家第四天,开始有胸闷,喘不过来气。”

林娜问:“发现病情,到现在几天了。”

小东说:“两天多。”

柳芳继续说:“我查不出病因。你来看看吧。”

林娜先询问柳主任:“血压多少?”

“高压80,低压50.”

林娜又询问患者:“是不是有喘不过来其的感觉?”

“是。”

“还有什么感觉?”

“左腿感觉冷。”小丽一边说着,一边咳嗽了两声。

“还咳嗽。”

“恩。”

“还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我感觉自己会死。”

林娜又问家属:“做剖宫产手术后,几天下床活动的。”

“四天后,才下床活动。”

……

经过一番询问和检查后,林娜和柳主任、赵新、家属一起出了病房。柳主任问:“林医生,知道病因了吗?”

林娜说:“我怀疑是产后左下肢静脉栓塞。”

“产后左下肢静脉栓塞?我从来没见过。”

“我闺女的病严重吗?会不会死人?”

“产后静脉栓塞的死亡率是15-25%。”

“啊?真会死人。”患者母亲犹如晴天霹雳。

“阿姨,你不用担心。通常患者死亡,是因为误诊导致的。现在我们及时转院,赶紧确诊,只要不造成肺静脉栓塞,没有大碍的。”

“林医生,你说我闺女没有大碍,是说我闺女没事儿?”

“咱们赶紧转院吧。”

“好。”

柳主任赶紧办出院。

办理了出院手续,柳主任与患者一起坐上了救护车。主任给一位妇产科医生交代说:“小红,我把患者送到附属医院,你今天值好班。”

“好。”

林娜给魏丽丽打电话说:“大槐树乡医院有一个患者,初步怀疑是产后静脉栓塞。大约一小时后,会赶到附属医院。”

在救护车里,柳主任继续询问着患者病情:“林医生,患者为什么会得产后静脉血栓?”

“孕妇分娩后,血液的粘稠度会高于正常水平。再加上产后卧床太久。就容易出现产后静脉栓塞。当然,还有其他原因。”

“产后第二天,我让产妇下床活动。她说下床太难受。”

“这也是剖宫产的常见后遗症。如果是顺产,一天后就可以轻松下床。得产后静脉血栓的几率就会小的多。”

“产前检查,各项指标都好。就是脐绕颈。”

“脐绕颈并非手术指征,不需要做剖宫产的。”

“但是患者和家属都担心胎儿窒息。”

“患者和家属无知,但你是专业的妇产科主任呀。”

“什么主任,我才大专毕业。哪能跟你比,硕士研究生。学历高的,谁愿意来我们乡镇医院呀。我们全院,就院长一个人是本科。”

患者丈夫问道:“林医生,我媳妇真的能治好吗?”

“在病发七天内治疗,效果很好。现在还不到三天,别担心。”

 “林医生,我如果能到附属医院进修,那该多好呀。”

“欢迎你来进修。”

“不可能的,我们医院妇产科,我是顶梁柱。其他两个医生,就没接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是卫校的护理专业。”

“你们妇产科才三个医生,那两俩还没资格?”

“是呀。我们妇产科前些年招了一个本科生。后来考了研。毕业后就跳槽了。现在这三个医生,我是有资格的主治医师。她们两个原来是护士,代理医生。”

林娜没想到,乡镇医院的硬件还凑合。但人才却如此缺乏。

赵新又问:“你们医院只有一辆救护车?”

“只有一辆救护车,一名司机。只有白班。如果是晚上有急诊,是无法出车的。”

赵新问:“你们是一级医院,按规定必须是24小时全天能够出诊的。”

“招不到司机,人家都嫌工资低。现在的司机师傅,还是个退休的。来挣点外快儿。”柳芳又说:“十年前,我刚来医院时,条件更差。后来政府拨了专款,盖了新的医院。总共九十多张床位。比以前强太多了。但还不行,大专毕业生都不愿意来乡镇医院。”

柳芳又说:“林医生,你能不能到我们医院妇产科,做指导工作。”

“这我可做不了住,你跟我们产科的领导说吧。”

这时,魏丽丽打来电话说:“已经准备好了。让患者入住六十五床。”

“好。多谢魏主任了。”

救护车来到了附属医院,小丽办理了入院手续。

 

小丽入住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后,做心电图、下肢静脉造影等各项检查。很快确诊了产后左下肢静脉栓塞。魏丽丽打电话给血管外科的万主任。血管科人满为患,万主任让小丽留在第一产科,自己过来协助。万主任、魏主任和林娜制定了治疗方案。

魏丽丽让万主任主刀,林娜做助手。万主任说:“林医生,你以前就做过这个手术吧。”

“做过两次,都是助手。这台手术,你们血管外科比我们产科医生更专业,我还做你的助手吧。”

魏丽丽又补充道:“万主任,林娜现在有孕在身。我做二助。给你们打打下手。”

“那就委屈魏院长了。”

在小丽的病房,其他病友询问她的病情。在得知是产后静脉栓塞后,这位病友说,几年前,她表姐得的也是产后静脉栓塞。小丽问她表姐的进一步情况。这位病友不吭声。

小丽继续问:“您表姐究竟治好没有?”

“嗨!”病友长叹一声,没再吱声。

“是不是人不在了?”

那位病友点点头,说道:“刚开始在乡卫生院治了好多天。查不出病因。后来又转到县医院。还是查不出病因。最后转到了市里的大医院,病因查出来了。但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病友的话使小丽及家属特别紧张。此时刚好魏丽丽带众医生查房,小东向她说了情况:病友的表姐就是死于产后静脉栓塞。

魏丽丽见六十五床和家属万分紧张。就向她们解释:“这位病人的表姐是误诊。病发后十几天都没有查出病因。使下肢静脉栓塞恶化,又造成肺静脉栓塞。肺静脉栓塞后,还是没有及时查出病因。最终导致死亡的。”魏丽丽又说:“你女儿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发病不到三天,就已经确诊是下肢静脉栓塞了。”

“对,是林医生确诊的,她救了我女儿。”

“魏院长,我老婆真的没事儿?”

“这个产后的后遗症,根治很难。但经过治疗出院后,照样可以正常的生活和工作。”

患者母亲说:“就是月子落下的毛病?”

“也可以这样理解。”

“那我就放心了。”

“你们放心吧,我们还邀请了血管外科的万主任主刀这台手术。”

“万主任?”

“这台手术由万主任作主刀,林医生作助手,我作二助。”

“魏院长,求你了。让林医生主刀吧。我媳妇的病是林医生确诊的,她是我们的管床医生,应该由她主刀呀。”

“对呀,让林医生主刀吧。”

林娜解释道:“这个病。我们第一产科可以诊断和治疗。不过,产后静脉栓塞的治疗,最专业,是血管外科。现在让血管的万主任亲自给你主刀,你们还不满意吗?”

“魏主任,求你了,就让林医生给我媳妇主刀吧,她就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魏丽丽见家属就认定了林娜,只好说道:“好,让林医生主刀,万主任作一助,我作二助。”

“好,好,好!谢谢魏院长。”

魏丽丽又说:“一个小时后,万主任会过来,与你们沟通一下。”

一个小时后,林娜和万主任一起来与六十五床沟通。

 “这位是万主任,血管外科的专家。”林娜介绍道:“万主任,您与患者沟通吧。”

万主任说:“林医生,你现在是这台手术的主刀,你沟通吧。”

“那好吧。”林娜来到床前,对小丽和家属说:“这台手术由我主刀,万主任作一助,魏主任作二助。麻醉科的赵主任担任麻醉师。”

家属道:“林医生主刀,我们就放心了。”

“下面,我就说一下产后静脉栓塞的手术治疗:以前曾经有手术祛除已经形成的血栓。效果虽然立竿见影,但手术造成的血管损伤,可能造成血栓的再次形成。现在最好的方法是,采取中西医内外科治疗,在溶解原发血栓的基础上,防止继发血栓的形成。不但能够很好的治疗血栓,还能有效的预防后遗症。”

“好,好。”家属虽然听不太懂,大约觉得这个方法比较好。

林娜给她们交代了术前的注意事项后,然后说:“三点半手术。我们去准备了。”

“好,谢谢林医生。”

手术开始,产科和血管外科的医生参与观摩。手术圆满成功。

林娜等人走出手术室,对家属说:“手术非常成功。”

家属鞠躬表示感谢。

林娜、魏丽丽,万主任和赵新一边走,一边闲聊。万主任说:“林医生,这次手术的表现,不像产科医生,更像是血管外科的专家。”

“全靠万主任在一旁指导。静脉栓塞的手术,您是老师,我是学生。”林院长重回附属医院之后,林娜变的谦卑了很多。

“别谦虚了。”万主任风趣的说:“魏院长,你可要小心了,下个月,我就把林医生挖到我们血管外科。”

“万主任要挖第一产科的墙角呀。”魏主任笑着应道。

“我要把林医生培养成血管外科的副主任。”

林娜悄悄对赵新作了一个鬼脸。赵新对林娜会心一笑。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魏丽丽公开表扬了林娜,她说:“这次林娜表现的不错。算半个血管科专家。也可以说,林娜救了六十五床一命。”

“是呀。如果不是遇到林娜,六十五床很可能要误诊。”

“产后静脉栓塞造成死亡,都是误诊导致的。”大家纷纷议论。

魏丽丽说:“现在大家把掌声送给林医生。”

何晶和其他医护人员都为林娜鼓掌。

下班后,林娜和何晶一起走出医院。何晶说:“娜娜,你太棒了。我还从没遇到过产后静脉栓塞的病例呐。”【关联《产科医生》第一集,何晶刚到第一产科:“这里的病例太丰富了,有很多我都没见过。”】

“我之前也只作过两次这样的手术,都是助手。这次患者非要我作主刀。”

“这说明患者对你的认可。”

“虽然我是主刀,全靠万主任在一旁指导。否则我根本拿不下来。”

“林大小姐,你不是爱俯视别人吗?今天怎么仰视万主任了。”

“本小姐虽然优秀,但产后静脉栓塞的手术,只能作万主任的学生。”

“娜娜,你和我一起住之后,你慢慢对患者多了一分耐心。但是,你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何晶端详了林娜一番,又说:“我发现最近又有些变化,谦卑了一些。”

“我原来就很谦卑的。”

“不会吧。”何晶有些不解。

“我的意思是说,几年前,我爸还在咱们医院作院长的时候,我一直很谦卑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

何晶有疑惑的目光看着林娜。

 

第二天,林娜过休。在餐厅,何晶就此事问魏丽丽和周护士长。

魏丽丽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林娜,说道:“你还别说,林娜刚来那几年,确实很谦虚。”

周护士长也说:“是呀,林娜虽然眼光高,为人还是很有礼貌的。”

何晶又问:“是不是林院长辞职后,林娜才变得有些……”

“对,何医生说得对。”魏丽丽应道。

周护士长道:“我终于明白了,就因为一个救护车,林院长承担了所有责任,他离开了医院。林娜心理有些不平衡。对附属医院有些怨气。”

魏丽丽也说:“是呀,袁院长离开附属医院的时间和林院长大体对等。所以,袁院长心中,林娜从来都是一个乖孩子。”

“以前林娜虽然有些过分,但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何晶说:“我们以前对她都不够包容。”

“还是何医生善解人意。”周护士长说。

“看来,我们这些作领导的,都不如袁院长。怪不得林娜只认可袁院长,还第一个就把我PASS了。嗨!”魏丽丽感叹道。

“魏主任,林娜怎么把你PASS了?”何晶不解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


编辑点评:
对《《产科医生2》第二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