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儿子,儿子!

儿子,儿子!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7-03-01 字数:3856字 阅读: 49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3星

儿子又逃学了。上午她在单位接到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时,不禁怔了一下。——怎么会呢?早上,她明明亲眼看着儿子背着书包走过斑马线往学校那个方向走的。原本,她还想送儿子过马路的,可随即被儿子不耐烦的口吻给
 

  儿子又逃学了。

  上午她在单位接到儿子班主任打来的电话时,不禁怔了一下。——怎么会呢?早上,她明明亲眼看着儿子背着书包走过斑马线往学校那个方向走的。原本,她还想送儿子过马路的,可随即被儿子不耐烦的口吻给止住了:“妈,算了吧,我都多大的人了!”

  是啊,儿子都快赶上一米八的个头了,还让妈妈陪着过马路,岂不让人笑话?而况学校离家也不太远,步行不过刻把钟。这两年儿子个头窜得飞快。好像低头与那个没事总喜欢粘着自己的儿子说话还只是不久前的事,可是现在,走在儿子身边,她须抬头将他来仰望了。她喜欢在儿子面前那种仰望的感觉。她时常像欣赏自己的杰作一样欣赏着站在她面前像座山一样高大的儿子。可,儿子毕竟还没满十五岁,儿子脸上的神情还时时流露着未成年人的稚气与单纯。他还不能真正像座山,他还需要母亲的庇护,母亲的担忧,母亲的牵挂。

  事实,儿子无时不在她的担忧与牵挂中。她记得两个多月前,班主任打来电话告诉她儿子旷了一下午课时,震惊之余,她还一度侥幸地希望班主任老师把学生名字给弄错了。上小学时儿子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好孩子,莫说旷课,就连偶尔迟到几分钟都要纠结上好一阵子。可是到了初中,儿子不知怎么开始变了,变得贪玩且任性。他下课后总是很晚才到家,回到家也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然后在她的视线里晃上不过两分钟,就一头扎进自己的卧室把门给关上。她有时问他在里面干嘛,他大声回答说在写作业。作为母亲与生俱来的某种敏感让她觉得儿子并非是在写作业,她怀疑他只是在用手机上网玩游戏。于是有几次她借故打扫卫生或落下东西去敲他的门。她似乎能听到那边收拾什么东西的声音,当门终于打开她能够进到卧室的时候,他的确是端端正正坐在桌前写作业的样子。后来她再想进儿子的卧室,门那边传来的是非常不乐意的声音:“你不要总在我写作业的时候打搅我好不好?”

  以前儿子回家写作业从不关卧室门的。待她把晚饭做好让他出来时,他也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来到客厅餐桌前。她只有在这个时候跟儿子说上几句话。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每次有什么新鲜事,儿子回到家总会喋喋不休地告诉给她听,然而现在,他总是问一句才答一句。有时被问烦了他一句话就撂了过去:“哪有那么多话问,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了?”儿子上小学时吃饭总是慢吞吞的,每次用餐她都一连要催上十几次甚至几十次等他把碗里的饭菜吃完。儿子现在吃起饭来倒是狼吞虎咽,可是他吃那么快的目的仿佛只是为了逃避她有事没事对他像盘诘般的叨叨。待吃完饭后他又一头扎进他的卧室。

  她心下里明白,是自己一年前与前夫的婚变才让儿子变成这样的。她觉得自己命苦,自与前夫——那个与儿子有血缘关系的男人离婚一年多来,她都未能完全弄明白,她一心操持着这个家,他为什么那么铁石心肠不顾夫妻情分非要与自己离婚。早年他们是相爱过的。恋爱时他为了见她,曾在她的住所楼下徘徊复徘徊。结婚之初他们也是同甘共苦过的。他们曾为在超市买到一支低廉的牙膏而拿着几款不同产品反复比较,曾为在商场买到一台打折的电器顺带抽了个末等奖而兴奋不已。可是,后来,一切慢慢变了。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他们的物质生活的确慢慢改善了一些,但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有钱,他怎么居然也变了?他总是对她挑剔,嫌她老土,嫌她不懂生活,不懂情调。慢慢的他们之间有了争吵,每次争吵她都像个怨妇一样尽数自己为家庭付出过的琐碎,而他永远是对她的付出一副不知感恩甚至有些不屑的神情。渐渐的,他们之间连争吵也没有了,有的只是每次都要持续上好些天的冷战。再后来,他们之间连冷战也没有了。七年之痒都熬过好些年了,他们最后还是离了。

  离婚后前夫选择了净身出户。儿子她是执意要留下自己抚养的。没有了丈夫,儿子在,这个家就还在。儿子就是家,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勇气和希望。她一直不曾意识到自己在儿子身上下的赌注太大,以致于最初听到儿子逃学时她震惊到不知所措。那次她找遍了孩子可能去的附近商场、网吧,却不料精疲力竭回到家时发现儿子正安安稳稳地躲在卧室里上网玩手机。此前,儿子因在课堂上玩手机被老师收缴过并电话通知过她几回。那时,她还是语重心长跟儿子讲道理。可事实证明,她的大道理在儿子那里根本不起作用。为了避免手机被缴,儿子居然逃课躲家里玩来了!于是她不由分说,上前就给儿子一记耳光,且一把夺过儿子的手机在地上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她放连珠炮似的追问:“为什么逃学?说,为什么?为什么?……”儿子用手捂着发疼的脸,盯着摔碎在地上的手机一言不发。她的半天未能平息的怒气渐渐转化成一种悲哀,于是她接着自悯自怜般地开始落泪,像以前许多回在前夫面前一样,她在儿子面前泣诉着:“……我一天到晚辛辛苦苦,忙完单位忙家里,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你们就这样对待我……”她不知不觉便又在儿子面前叨叨起了她的前夫:“……我在这边忙着在厨房择菜洗菜,他从来没帮忙打过下手,下班回到家就躺沙发上架个二郎腿,手里拿个遥控按来按去……就这样好生伺候着他,他还居然跟我离婚……”

  “够了,我爸都跟你离了,你还数落他干什么!”儿子终于冷冷抛过来的一句话,让她的喋喋不休仿佛落在半空里全无着落。她骤然里从儿子身上看见了前夫的半个影子,她敏感地意识到前夫曾施于自己的某种轻慢态度不经意地在儿子身上移植,而她却无力来扭转。——是的,在离婚后的此前某段时间,她还曾希冀着前夫有一天幡然悔悟发现她的好,然后有一天找到自己来请求复婚。可是她盼到的,却是前夫与另一女子快要成婚的消息。那个女子,据见过的同事说,长得根本不如她好看,就是打扮得洋气点,不知她前夫怎会看上那女子。她听说那女子打扮得洋气,便想起前夫曾数落自己老土不懂生活的情景。她想起以往每次去商场,为前夫和孩子买衣服总要挑贵重的,总是不多还价毫不犹豫就购买回来;可是轮到自己,她总是左挑右拣踌躇再三。她一门心思装着他们,为着他们能吃好穿好,到头来反倒落得个“老土”的口实。每每想到这里,她便有些咬牙切齿。当听到前夫后来找的那女子不如自己,她心里起先掠过一种自得感,然而这种自得感旋即便被满腹的醋意、忿怒和不平给挤兑出去了,紧接着一股深重的悲哀情绪又将她的醋意、忿怒和不平给压得严严实实。

  那次逃学之后,儿子似乎乖顺了好些日子。她暗自祈祷那样的逃学于儿子是唯一的一次。可这回,儿子居然又逃学了。难道他背着书包穿过马路去学校都是做样子给自己看的?接完儿子班主任电话,她“嚯”地从办公室的座椅上立起身。对面的同事吓了大跳:“你儿子又怎么了?”

  对她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的莫过于办公室里的这几位同事姐妹。她在家里那些无从发泄的积郁——前夫的冷漠无情,孩子的顽劣乖违,经了她在办公室里细致详尽如数家珍般的喋喋倾诉,都化作了同事们办公闲暇时信手拈来的谈资。

  好在单位上的事情不算太忙,她随即向单位领导请了假,出门骑上电动车就去寻儿子。这个时候学校正在上课,儿子一人能跑哪儿去呢?她怕和前次一样儿子不过又只是待在了家里,于是急忙往家赶。经过了前次对儿子的恩威并施,她忽然不知道待会见到儿子该怎样的态度对他:打骂不管用,说道理似乎也不管用。她在心里怨着儿子,可似乎又比以往更疼着儿子。她在心里反复想着,如果没有自己不幸的婚姻,如果不是狠心的前夫抛家弃子,儿子不会变得如此乖张……

  她脑子里堆满了儿子儿子,在走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她发现儿子并不在屋里。她遂下楼,去了附近的一家网吧。网吧里光线暗淡,她的视线似乎好一会才恢复正常。白天的网吧里人比较稀少,但这个时间段来网吧更多的也无非是些打游戏的年轻人,只是他们看着比儿子年龄稍大些。她不敢想象自己的儿子长大后成天无所事事只泡在网吧里打游戏的情景。她希望在这里见着儿子,又怕在这里见着儿子。就在她掉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在网吧一个角落里她无意间瞥见了双眼正聚焦在电脑屏幕上的儿子。屏幕上反射在儿子脸上幽幽的蓝光,让她觉得儿子陌生得令人有点不寒而栗。

  她没有惊扰儿子,只是悄悄移动脚步站在儿子身后。儿子并没有打游戏,原来只是和人在聊天。她睁大了眼睛,唯恐漏掉闪现在屏幕上的每一个字:

  ……

  ——知心姐姐,不知道为什么,我好烦我的妈妈。她每天唠唠叨叨,总是觉得自己劳苦功高,为家庭付出了很多,好像我和爸爸都欠她的。爸爸就是受不了妈妈,才跟她离婚的。现在我也快受不了。

  ——首先你得认可这点,妈妈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了你好。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和妈妈好好谈谈,而不应该采取过激的方式。起码逃课是不应该的。

  ——我觉得自己没法跟妈妈谈,我一开口她马上滔滔不绝以家长的名义来训斥我,总之,错都是我的,她从来不认为自己也有过错,她永远都以好人自居……

  也许是她异样的身体语言惊动了儿子。儿子不经意回了下头,吓得“啊”了一声。旋即他就站了起来用身体半挡着电脑屏幕边关电脑。

  “儿子!”她低低地喊了声。

  儿子不理会她,拉开座椅就往网吧外逃。

  “儿子,儿子!”她在后面大叫。儿子与“知心姐姐”不经意的几句对白触碰了她心底从未思索过的另一个意识层面。她在后面追赶着儿子,她知道接下来要和儿子开诚布公地好好谈一谈,不是以母亲的身份,而是以一位平等的朋友身份。


编辑点评:
对《儿子,儿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