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新诗 > 散章> 我们身边的中草药

我们身边的中草药  作者:木子桥

发表时间: 2017-02-28 字数:14613字 阅读: 716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5星

众生皆可入诗,我们期待与一株植物亲近有加。
 


  

 

蓖麻

 

 

夏日里一定绽开片片浓大的叶子,风声水起。花穗上累累黄色,神态安祥。接着,每枝结实数十颗,着刺,攒簇如毛而软,万箭待发。子如牛蜱,有麻点。其性善走,开通八窍九络。

植物的言语,我们毕生阅读不尽,珍藏不完。我仿佛看到一株株绿蓖麻爬满墙头,硕大的叶子,像一只不断煽动翅膀的鸟。

把一些涂满了远古紫铜光泽的神秘颜色,赶往一个秘密的房间,螺蛳一样吐出空壳,它愿意这样构思:情感丰富且日益饱满,将营养不良的乡下生活,泛起点点油星儿。

如今,一如一册泛黄的村志。视线被时光剪碎,远离了青涩滑润的童年记忆。

将几粒种籽,埋于花盆,捻一点清土,植一怀深意,可否成就蓖麻一行,可否仲夏如火,阴阳平衡,树长情浓。

岁月如蓖麻之根,深深重重。一盆花草,半米清绿。再携三两知己,几本闲书,蓖麻入梦,轻描生命。

岁月花开。我的内心有一束带着矛锋的美丽。

 

草决明

 

我渴望明眸善睐,请借我一双慧眼。

我倒上一杯决明子茶,痛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日子,渴望在今夜,渴望有其他。那决明子在茶杯中翻转、跳跃、沉淀,奔流若浪花,惊涛如小舟。沉淀!沉淀!一定合乎我的口味,一定清肝明目,通便滋肠?

一些散淡的中药关联着我们的生活,又丝丝入扣,零散而坚固得如同我们的吃喝拉撒。母亲娴熟而巧妙地在我的不锈钢茶杯里投入各种秘密,然后念咒语,希望我消除一切疾病,好生快乐。

我想这秘密一定给草决明有关。

耳顺能摩按,目聪帮睡宁。感君胜絮软,谢意化诗鸣。

是的,我们该停下来,向那些不修边幅的植物深鞠一躬。

 

 

车前子

 

     车辚辚,马萧萧,时间席卷而过,而你抱紧大地,见证流走或飞过。

于山野、路旁、花圃或菜园,留着破碎的真理。车前子是一剂人间良药,功用似泽泻,但彼专去肾之邪水,兼去脾之积湿,利水渗湿,清热明目,化痰止咳。点起微弱的光,应对大地的缓慢。

草本也有放光的眼神,怕西药漏洞百出,怕圣经亵玩灵魂,一路扶起多少病人。

大地不死。车前子秋日抽穗结子,次年春深时节,草叶肥嫩,适宜食用。稍加烹制,便是清鲜的田野滋味。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素衣女子们把衣襟卷扎作兜,一边采摘,一边唱和。一张一弛,仿佛先民置身田野,清香扑面。

不怕人和动物踩踏,不怕车轮碾压,秉性顽强,坚韧自洁。

苏州有一位作家自名为“车前子”,书画诗文,十分接地气儿,兼有几分闹市隐者之意。我暗自揣测,他应是车前草的信徒。

“作药人皆道有神”,一味中药,编译祖宗遗传下来的密码,任清瘦儒雅的老中医,挥就一张悬壶济世的良方。

 

 

陈皮

 

 

落草为寇,不问家事稼穑。空。只剩下一张旧皮。

陈酒香。柑或橙之皮亦如此。我们努力使之旧,旧到心痒。用黄麻袋,用紫砂罐,用陶泥罐是最妙的贮存良方。

然后,陈皮便一改过往的焦躁,性温,恬静。要保持干爽的身姿,若软,一定吸入水分,此刻一定要再借用十两太阳,借用五钱清风,借流动的无限暖意。

七年陈皮痒,花间一壶春。百年陈皮,千年人参。一两陈皮一两金。能理气,调脾胃。陈皮不等于新鲜的桔皮,不陈放,不骨感,无药效。陈皮是真正的药之名者。

有点名词无动于衷,有些世故已经卧病,泡下八钱陈皮,一勺一勺滋补丹田,慢慢将它扶起。泡入生活,入药治病,入食添香。泡入诗句,多几分平和,疏通岁月的经脉。

生活香,总要把自己扎实地放在阳光里,象泡入自己这块陈皮。

幽微之中心里亮着一盏盏灯火。

 

枸杞子

 

花似蝶,紫里透黄透白,似心事在飞。枸杞子若狗奶子,低低地悬挂,有坚定的宿命。昔日王母娘娘为造福凡间百姓,把自己的红耳坠留在凡间,任其滋长。

秋枝上采摘,晒或烘,至暗红才是它纯正的色彩。莫贪“色”,鲜红往往是刻意着染,手指轻挫,就会让不法的商家原形毕露。

美丽的身子。

人间的一剂滋补肝肾,益精明目的良药,毕生都在实现自己的一腔热血!我们从简开始,从对待一枚枸杞子开始,时刻养护身心,让秋日低矮的枝头,承载起它的理想。

点点殷红,谁惹相思? 春吃苗、夏吃花、秋吃果、冬吃根,人类手持刀柄,张着大口。

长生不老药,人间多誉词。旧时不识君,如今多愧色。

天涯踏遍无为路,共聚神清眼亮时。

众生如浆果,也在必然的枝头之上。

 

 

蒺藜

 

一株野蒺藜总把自己压得一低再低。一棵又一棵,一簇又一簇。矮着身子,抱紧大地,是我低处的姐妹。

当然要开花。春来,默默擎起一朵朵米黄,在阳光里沐浴,在清风里俯仰,在月光下低回,小妖娆,小迷醉。还要结果。即使是有刺的果,小小的果,沉默的果。那些坚硬的刺,锐利的刺,是对生命的捍卫,对子嗣的捍卫,对尊严的捍卫。

七月、八月采实,曝或蒸,干。倘取数两,火熬,捣烂,或洗或敷或饮。补肾,散风,益精,明目,也解相思意。破恶血积聚,以苦能泄,温能宣,辛能润。蒺藜子韧,耐压耐磨,耐腐耐蚀,本质如初。

北山有松柏,南山种蒺藜。同生山间,各有所宜。蒺藜,也做春兰敷。

有韧性的蒺藜子,张弛限量,不卑不亢。喜怒不溢于表,忧患常系于心。

看谁敢任意地践踏?

然比不得众人的眼光,它弱势,它闲它野。被歧视、被伤害,浸淫着大多数的恶俗,甚于强盗们的劫掠。

思念蒺藜的刺痛。它必是一枝独大。哼起一首儿歌:“蒺藜狗,蒺藜花,土里生,土里爬, 爬过春夏与秋冬,心儿在天涯。梗而带刺不伤你,走过去,莫犹豫。”

我还说什么呢?词穷,不抒情。

 

木瓜

 

木讷,温和。不言语,只默默地克制孤独和冷漠。

木实如小瓜,酢而可食。其味酸,以正气。春来凝氛紫艳,千般婉娜。秋来像一坨金锭悬于枝头,置于案几、枕边,芳香清雅。

解剖一枚,象是解剖体内隐藏的地形。

打开丰满的橙黄,犹如刻入民族魂的版画,可食可药可心,为尘世疗伤。

我,或可投以木瓜,唤来爱情,你报之以琼琚,为爱致谢。情怀天然,希望在心田,点燃爱的篝火,照亮一树树木瓜的前程。

木瓜有自己的态度。

木瓜象秋风中悬挂的疼,内心的苦胆,正适合回忆,医治浮躁。

写诗于木瓜,从澎湃的激情取圣洁的神果;留爱于木瓜,枕边两朵泪花。

 

女贞子

 

你不是我的岁寒三友,是我坚贞的小妹。

无论冬夏,枝繁叶茂,多像年轻的士兵,为尘世守候。绿色的情绪以史诗之庄重循环在四季,齿轮于苍翠灌木的履带里旋转。

花开在枝尖上,五月即有,白而小,簇而众,但芳香四溢。其香如桂如兰,似稍浓。平平淡淡不张扬亦不吝啬,开放在自由的世界里,任过往行人闻香下马。

至冬,女贞子由青果变成黑实,令雀鸟们竞相跳跃,鸟语欢悦,天籁有音。冬来,黑实染雪,一树冬青人未归,只有一幅幅油画在树丫间摇动。

采摘女贞子,炮制,便是一剂抗癌中药。主补中,安五脏,养精神,除百疾。

有树必有花,有花就会有故事,女贞子四季讲故事,年年说心境。

益冬的女贞子,犹如门楣上的一道帘,悬挂在生活的空间。从秋房入冬门,它展示一种诱惑,提供一片温馨。像风。重视生命的每一天,不择角度,不存缝隙,所有时间、空间、逻辑皆朝觐于你的四季。

于树似女贞,做人亦常青。

 

夏枯草

 

所谓夏枯,不是枯萎,世俗一点就是成熟于夏。一株草也有自己的信仰,也有自己的风光。

既会头戴晏紫盖头,翩翩起舞,又会静坐台下,专看各色花娘。痴心从未改,对死亡无惧。

万物皆老,阡陌移裳。在荒凉的地方静静地等,春天抬起,夏天放下。李时珍取之入册,味苦甘,清肝火,散郁结。中药阵地,有多一歌者舞者,在鼓在呼。

我抒情或者叙述,甚至选择失语,为一叶期许。

东风恣意好,不识晚来秋。会走下去吗?半个月亮。尘世总不说什么,只有那一滴滴岁月滚出荣枯。

但有草香,润泽人间,不苦;但有根在,紧咬牙关,不枯。

理解一株草的荣枯,一株草的流传。

 

罂粟

 

 

江山如血。人间万事汹涌。

选取其中一株,能否揭开尘世的秘密?譬如罂粟。艳丽、妖娆的花经不得一夜春雨,片片丹红,美丽到心尖。

灰色的云层下,张扬着血色温柔,心旌摇荡,被蛊惑,似又欲罢不能。

美丽总在幻化,我选择拼命地抵御。我不想说你的毒。

心在哪?你是谁?

我想说你是上天赐给人类的一种神草。多少人用血管痛饮你的美丽。我仅仅满足于倾诉,那些随风而逝的心与罪象草一样生长。

我们用各自的孤独,撩拨对方的伤口。

从你的汁液,你的果实,你的空壳,攫取生命的丰腴。迷醉一把,陶然无物,可否?取你入药,爱你如花,但请你不要用罂粟的毒去戕害善良的人们!

请节制,不贪婪。

惧怕,不喜欢,都在深刻着思悟。

仔细聆听,万事万物皆有回声。


编辑点评:
对《我们身边的中草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