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情思> 人生路上痛失君

人生路上痛失君  作者:天地粮人

发表时间: 2017-02-18 字数:4148字 阅读: 1234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4星

人生路上痛失君深切怀念同事兼好友吴献斌兄2017年1月18日下午4点多钟,我驾车正沿洛栾高速前往洛阳办事,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是同事、好友献斌兄的妻子冬玲嫂子的号码。我顺手接听电话,手机里传来的却是
 

  

  ——深切怀念同事兼好友吴献斌兄


吴献斌.jpg

吴献斌


  

  2017年1月18日下午4点多钟,我驾车正沿洛栾高速前往洛阳办事,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显示是同事、好友献斌兄的妻子冬玲嫂子的号码。我顺手接听电话,手机里传来的却是老领导于宏才兄的声音,他说:“献斌去世了!”

  “啊”,我惊叫一声,连忙问:“什么时间去世的?”

  电话那边说:“3点50多分”。因开车不便接听电话,我简单询问了一些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献斌兄病卧家中和几次住院治疗期间,我曾多次前往探望。前不久在县中医院,看到他多日高烧不退,医生用尽全力、反复调整用药但对他也无济于事时,对医学知识略知皮毛的我已经料到,属于他的时间不多了。但此刻闻听他去世的消息,我仍然感到十分震惊和痛心。

  因在市区办完事返回时已经很晚,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直奔献斌兄的老家----位于城关镇新一村的家中。

  献斌兄的老家坐落在紧邻县城的瑶沟自然村,院子比较破旧,三间上房和两间厦房大约都是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土墙蓝瓦,显得有些沧桑。看到这些,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一个一直从事会计工作、掌管钱财几十年的老财务,其清正廉洁的本色可见一斑!

  与献斌兄相识是二十二年前的一九九五年。那时,我从商业部门调到粮食局从事办公室工作,献斌兄则是早我一年从当时的经委系统所属机械厂财务科长调到粮食局担任财务股副股长。

  大约是情趣相投的缘故吧,虽然以前和献斌兄并不认识,但到一起工作后,我俩却有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总有说不完话题。九六年单位建起集资房,分房时他住四楼,我居五层,我们两家又成了上下楼邻居。于是,上班一起去,下班同路归。    与他熟识之后,我才真正了解了献斌兄的一切。

  献斌兄高中毕业后“跳出农们”到县机械厂当了一名临时工,在翻砂车间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干上了当时在厂里属于较好也是十分体面的工种----开车床。原因是善于动脑筋的他在翻砂车间工作之余,别人都在休息,而他却喜欢到跑到开车床师傅跟前,边与人家聊天边看人家操作。不久,在车床师傅休息时他征得师傅同意后就动手开起车床,帮助人家加工毛坯工件,而且技术很快超过了师傅,这在厂子里无疑成为爆炸性新闻。得益于老厂长慧眼识珠,献斌兄从翻砂车间被调到了毛坯加工车间,开起了他朝思暮想的车床。

  这以后,他曾数次代表嵩县参加当时的洛阳地区青工技术比武大赛,且屡屡获得奖项,为全县工业系统挣得了一个个荣誉,自然,他也由临时工转成了亦工亦农身份。

  因为当时厂里加工业务成本居高不下,在学校时各科学习成绩优秀、脑袋瓜子十分聪明的献斌兄主动给领导当起参谋,分析数据、查找原因,完善管理办法,很快,加工成本大幅度下降,厂子走上了盈利的轨道。

  厂领导再次发现献斌兄的才能,他被调到厂财务科从事会计工作,这一干便成了他终生的职业。

  初到粮食部门,尽管是财务股的副股长,但他运用在工业部门所掌握的成本管理法,帮助领导制定新规、完善制度,使粮食部门所属企业财务核算管理开始变得井井有条,企业多年存在的漏洞被堵塞,效益得到提高;作为股室领导,献斌兄不等不靠,亲力亲为,每季度都亲自执笔写出财务分析报告,有理有据、分析透彻,提出意见建议切合部门实际,每次都被上级业务主管部门评为优秀等级,深得领导信任和同事信服。担任副股长几年之后,他终于去掉“副”字,成为局财务股长。随着粮食工作改革的深化,献斌兄掌管下的系统财务管理工作,始终在顺应改革形势的前提下高效而完美的运行着。

  献斌兄兴趣广泛,爱好众多。他钻研摄影也喜欢写作。他之摄影,视觉独特,构图不凡,艺术气息浓厚。工作之余,他会把人间美景摄入镜头:乡间村子里的袅袅炊烟,陆浑湖面上艘艘渔船,冬野里挺立的棵棵大树,初春崭露头角的株株小草都成了他相机中的精品之作。

  献斌兄在文学上亦有较深的造诣。他的散文《月饼的往事》在洛阳日报副刊《洛浦》刊出。以自身经历为素材的短片小说《躯壳》被《牡丹》杂志采用并获得读者广泛好评。短篇小说《自家兄弟》在《陆浑文学》登载。在《扫花网》建立的《吴献斌文集》更是有着不低的点击量。

  献斌兄不但文学知识丰富文笔优美,而且在辅导帮助他人写作上也是不遗余力。我初触《扫花网》,便是他的介绍。每当我利用业余时间写出一篇文章,献斌兄必是第一个读者和指导老师。《陆浑文学》发表我的几篇散文,也大都是他热心帮助修改的结果。九八年我的父亲去世三周年前夕,为纪念父母一生对家庭、对子女和父亲对社会的功献,我们姊妹几个决定给父母刻树碑立传。为使在极其有限的篇幅里把父母一生的功绩给反映出来,我邀献斌兄一起进行交流探讨。我俩绞尽脑汁,字斟句酌,唯恐多一字拉杂,少一字缺憾,几个晚上的努力,终于写出了涵盖父母生平事迹的碑文。这篇碑文,至今读起来我们全家人仍深感完美无缺。

  献斌兄性格随和,诙谐幽默,为此他在工作和生活中结交了不少好友知己。前些年,粮食部门业务量大,晚上、星期天加班记账、赶制报表成为家常便饭。在工作劳累时,他偶尔一个笑话会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既融合了同事关系,也让人们在笑声中缓解了工作压力。

  在献斌兄的朋友圈中,没有年龄之分,没有职业贵贱之分。县城街头摆摊修理自行车的一个中年人是他的老乡。这位老乡几天见不到献斌兄,就要打听他是否出差了。在与献斌兄幽默风趣的闲聊中,他枯燥而辛苦的修车工作会变得轻松起来。献斌兄对待年幼的孩子有着特别的耐心,月明星稀的夏季晚上,献斌兄家门前那座楼房的屋顶上,是孩子们都期盼的场所----晚饭之后,大家会不约而同的围坐在这里,边乘凉边听他讲述一个个有趣的故事。献斌兄讲的故事涵盖天文、地理、文学、数学、历史等方面的内容,孩子们在愉快的笑声中增加了不少的知识。我家的孩子就是听着他们的“老吴伯伯”讲的故事长大的。

  与献斌兄闲聊唠嗑,不必担心无话题可谈或中间的冷场。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充满智慧的大脑、敏捷的思维、与生俱来的幽默总是让每一个话题都会变得十分有趣。因工作变动我曾下乡到乡镇政府工作过近五年时间,每到星期天或节假日回来,我俩总要聊到夜里十一二点钟,话题从城市到到农村,从工作到生活,从家庭管理到子女教育,从文学创作到公文应用,无拘无束,信马由缰。如今,每当回忆起来,我都会无限留恋那些年我们做邻居时的美好时光。

  献斌兄教育孩子有其独特的方法,在两个女儿面前他是父亲更是朋友。走在街上,一边一个女儿挽着他的胳膊让许多人感到羡慕,而女儿们有什么话也更愿意和他交流。许是继承了父亲博学多才遗传基因的缘故,他的大女儿在写作方面表现出了特别的天赋,多年前小小年纪就过五斩六将,成功应聘为省会郑州某著名报纸的一名记者,二女儿大学毕业也成为了一名肩负教书育人使命的人民教师。

  六年前,献斌兄在征得单位领导同意的情况下,主动辞去财务股长职务,让贤于年轻同事,妻子也到龄办理了退休手续,一家人各有归宿其乐融融。就在美好生活向他们全家刚刚绽放出灿烂笑容之时,一场意想不到的灾难从天而降:献斌兄得上了罕见的主动脉夹层重疾,该病发病比例全国统计仅为二十万分之一,而他在两个月时间内就连续发病两次,其中一次还实施了开腹手术,医生高超的医术终于使他逃出疾病的魔掌,死而复生。然而,屋漏偏遭连阴雨,船破又遇顶头风,身体虚弱、尚在康复之中的献斌兄再一次遭受灭顶之灾---二零一四年元宵佳节之后的正月十七,他在家中煤气中毒!尽管妻子女儿竭尽全力给他医治、精心伺候,但是三年来,他始终是一名植物人。时间刚刚跨入2017年,他便永远告别了关心着他的亲人、朋友、同学和同事,驾鹤西去,享年62岁。

  1月19日是献斌兄遗体告别仪式,同事、好友、同学失声痛哭,为他的早逝,为他的人品,为他旅程坎坷、灾难深重的一生,为他......泪水,也模糊着我的双眼:

  献斌兄,人间大路你掉队,黄泉小道须慎行,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再无痛苦,快乐常在!

  你曾经的同事、好友们会永远地记住你,怀念你!

  

  

  吴献斌的文集  http://www.saohua.com/wenji/u_12657.html

       吴献斌文集手机版  http://m.saohua.com/wenji/u_12657.html


  

  

编辑点评:
对《人生路上痛失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