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剧本 > 舞台剧本> 闽剧《浴火记》连载中

闽剧《浴火记》连载中  作者:噜噜鹿

发表时间: 2017-02-12 字数:10496字 阅读: 27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帝后分别十年,一个在胡地思念,一个在天朝算计;一个心中只有真情,一个在情爱与权力间挣扎······
 

第一场  御宴

羽林列阵,文武列班,山呼万岁。皇帝缓缓走上金殿。

皇帝:众爱卿,今日开国庆典,你我君臣当一醉方休,来啊,赐坐!

大臣:谢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唱)

十年来偏安江南

日夜遥望旧河山

目眦裂钢牙咬碎

誓将胡血祭皇天

勤练兵马尝苦胆

今日铁拳终得展

打得胡儿纷逃窜

复国之日当欢庆

摆上御酒宴朝班

皇帝(捧起酒杯):诸位爱卿,请!

众大臣举杯同饮。

皇帝(唱)

酒沾唇

耳听得声声万岁震山河

眼见得群臣济济满朝堂

喜欲狂

真个是十年辛苦不寻常

皇帝:诸位爱卿,今日开国大庆,偏偏后位空虚,朕想,立丞相之女······

话音未落,一只大雁鸣叫着飞进宫殿。

武将甲:什么畜生,今天开国大庆,还敢来搅扰!

侍从送上弓箭。

大雁被武将甲一箭射落。武将甲拾起大雁,送到皇帝跟前。

武将甲:皇上,好一只大胡雁!

皇帝:哈哈哈哈哈。今日我天朝复国,那胡儿个个含恨,连这胡地大雁也来搅扰

岂料我天朝虎将勇猛!来人,将这雁拿去烹了······这是什么?

宫女上前,取下大雁脚上绑着的布条。

群臣议论纷纷。

文官乙:皇上,这带血布条,乃不吉之物,莫不是那胡地巫术?

丞相:皇上,千万莫碰那布条!

丫环平安突然放声大哭。

皇帝:平安,你哭什么?

平安:皇上,你难道不记得了吗?这是皇后娘娘那日离船时穿的衣服啊!

皇帝顿时瘫在龙椅上。

皇帝(唱)

一条翠袖

血痕斑斑

往日之事

浮现眼前

原以为她硝烟中把身丧

却不料天庇佑她人世间

她为我受尽人世千般苦

胡地风霜吹满面

我却坐身龙庭手续琴弦

锦衣玉食享安然

我不该江边一别将她忘

从此音信两渺茫

应是上苍双目睁

引她一片痴心寻到此

我岂能

坐视不理装聋哑

忘了恩情负了她

皇上;快快去查,这胡雁来自何方!

武将甲:皇上,看这雁毛色形状,倒像是那单于宫中独有的“一阵风”。

皇帝:“一阵风”?好个“一阵风”,既然是皇后在胡宫中,那朕就将那胡营一阵风地扫干净!来啊,罢宴,商量发兵事宜!

丞相:哎呀皇上,不可啊!

丞相(唱)

如今天下才才定

百姓个个厌征伐

况且粮草与兵马

都是困倦又缺乏

此时出兵万万不可

望皇上三思三思

三思三思做决断

皇帝:这······

(唱)

虽是百姓厌征伐

即便人困马又乏

这夺妻的耻辱怎忍下

这思妻的愁怨怎打发

丞相(唱)

越王忍耻成大业

范蠡舍妻救国家

不如此时将新后立

安家安民安天下

皇帝:她既还活着,朕怎忍心另立新后?

丞相:皇上!皇后既在胡宫中,难保那些胡儿不会借皇后以要挟皇上,若立了新后,前后就成了废后,自然胡儿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皇帝自思自忖。

皇帝(唱)

看丞相言辞行径

急权急势真好笑

本不该将他言听

却奈何事事尽如他所言

南北征战十数载

兵困马乏待整顿

胡儿生性素狡猾

难免借后将我诈

思来想去无他法

罢罢罢

只能暂且依了他

放下了如花美眷忍受风沙

 

梓童啊

待等时机到

朕要香车御马接你回家

(待续)


编辑点评:
对《闽剧《浴火记》连载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