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历史> 民国时期嵩县特大自然灾害录

民国时期嵩县特大自然灾害录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7-02-08 字数:2417字 阅读: 43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民国时期,嵩县地区战乱频频,自然灾害屡次发生,人民饱受离乱、灾害之苦。据《嵩县通史》《嵩县志》记载,1919~1943年24年间,发生特大水涝、旱慌、疫病等自然灾害10余起,在人们抗御自然灾害能力低下、政府组织不力、社会援助不及的情况下,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了巨大损失,无数民众在自然灾害中丧失了生命。

1919年,嵩县发生大旱,夏秋无收,农民多卖地当产,逃荒乞食。此时霍乱病(俗称大家病)又起,大安头村死亡200余人。1930年7月8日,连降暴雨加冰雹,平地积水成河。邓湾、官庄一带天降冰雹,积厚2~4寸,谷稻皆被砸毁,十不存一。8月11日,连续7昼夜大雨,赵村、高都、龙驹、焦涧、德亭、蛮峪各川山洪暴发,水头高5丈余,伊河水10丈多深。城关一带田禾尽淹,东关村被冲毁,片瓦无存,死30余人。10月,暴雨,田湖被冲房数百间、地400余亩。同年,霍乱流行,桥北村总人口2400人,染病1900人,死亡500余人。1932年,高都河发洪水,不少良田被冲;6月,大雨夹冰雹,7月,霍乱流行,遍及伊河南北,尤以桥北、高村、纸房、城关、万安、北店街为甚,染病者呕吐腹泻,高烧不止,数小时即可丧命。疫情持续数月,死亡甚众。1933年霍乱蔓延全县,仅县城每天抬出灵柩10余副;后棺材不继,席卷死者,形成路断人稀凄凉景象。1935年7月1日,大雨连续8昼夜。伊河漫溢,淹毁耕地6.27万亩,塌房2697间,死亡47人,受灾11.3万多人。同年8至9月,大雨连续35天,伊水涨过南关,淹死200余人,全县有一半面积受灾。1936年,全县大旱,夏、秋两季绝收。逃荒要饭的人成群结队,有的卖儿卖女,妻离子散,有的老年人被活活饿死。众多的自然灾害中,给人们留下印象最深的当属1942~1944年的大旱及蝗灾。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河南有几十万抗日军队驻防,粮草补充全靠河南省解决。沉重的兵役和赋税数额,使河南的民力、物力、财力枯竭,许多农民破产逃亡。1941年,河南出现旱情,收成大减,有些地方绝收,农民靠吃草根、树皮度日。1942年,旱情加重,春秋旱魔肆虐,禾苗枯死,丘陵山地濒于绝收,绝大多数户粮食断绝。旱情持续一年,草根几乎被挖完、树皮被剥光,灾民开始大量死亡,许多地方出现了 “人相食”的惨状。据估计,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轧而死者无数。1943年,灾情进一步恶化。路旁、田野中尸体随处可见,到处都是野狗在啃咬死尸。在大面积受灾和饿死人的情况下,国民政府驻河南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副司令长官汤恩伯,仍强征军粮,几乎掠走了农民所有的收获。农民手中没有丁点儿余粮,大批村民饿死。活着的人们,踏上了逃荒要饭的漫漫征途。战乱、天灾、人祸,四害(水旱蝗汤)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蔓延。过去喧闹的村庄,十室九空,物价已经涨到不可理喻的程度,许多人被迫卖掉自己的年轻妻子或女儿去做娼妓,而卖一口人,还换不回四斗粮食……到了秋季,灾民们把能吃的都吃光了,把能卖的都卖光了,又迎来了蝗灾。

嵩县地处山区,有野果可采食,嵩县的旱灾在全省来说,还是比较轻的。仅伊河两岸部分水浇地,尚有收成。因而郑州、许昌等地的灾民,成群结队,扶老携幼,手推独轮车,昼夜不停拥入嵩县。他们白天逐户要饭,夜宿古庙、破巷。为了活命,年轻妇女只好嫁夫度荒。有的卖儿鬻女,哭爹叫娘,惨不忍睹。有的以身许人,救父母过荒年。是年,村村都流入有外地妇女。当时伊河两岸,成为灾民的集结地。居住户每顿饭需打发20到30个要饭的。每人只能给几口饭,仅仅顾住性命。要饭人太多时,打发不了,只好插门吃饭。当时抢人截路,司空见惯。因饥饿而死的,到处可见。大灾过后,少数妇女回到原籍,大部分留在嵩县。

1943年8月中旬,大雨滂沱而至,连绵10余日,汝河洪水暴发,沿河村庄农田严重受灾,冲毁房屋1000余间,土地1000余亩,死120人。沙岗村惨遭洪水吞没,村民学生39人无一幸免。雨后,庄稼茁壮成长,玉米很快吐缨成穗,人们看到了一点希望。恰在此时,蝗虫(俗名蚂蚱)铺天盖地从东而来,其来势之猛,可谓迅雷不及掩耳,刹那间遮天蔽日,落在树上黑压压的,胳膊粗的树枝压得上下忽闪,落在庄稼地里就是“沙沙沙”的咀嚼声,不大一会儿,玉米、谷子、高粱就会变成条条光秆。当蝗虫低空飞临时,象大风吹顶,呼呼有声,人们只要举起扫帚、竹竿向空中随意挥打一下,便能打掉十数只甚至几十只,其密度可想而知了。这股巨大的飞蝗群,从黄泛区飞越黄河,侵袭到嵩县,纵横飞翔,动向莫测。凡飞蝗所经过的原野,禾苗尽被吃光,连树叶也没有幸免。更有甚者,麦场上放的草苫子、席子以及草帽,也都被咬烂。树上落满了的飞蝗,将树的枝桠压弯。村里村外遍地皆是,墙壁上、屋顶上、窗户上也爬满了飞蝗,连灶房内锅台上也比比皆是。眼看蝗虫多得没完没了,人们害怕了,认为这是上天降下的罪责。有村民敲锣打鼓跪拜“蚂蚱爷”,祈求它们嘴下能留点最后救命的口粮。不少老太太,见此情景立即跪下,两手合拢面向苍天,嘴里不停地念叨着让老天保佑,年轻人用竹竿跑着打,竹竿所到之处,蝗虫时起时落,空中地上,上下交织,将嵩县山岭川地未收小麦和旱秋作物吃光。嵩南车村一带连续5天蝗虫落地盖满山川,犹如洪水漫地。孙店、陈楼的玉米、稻谷等秋作物尽被噬光,杂草树叶也被啃尽。1944年秋,蝗虫又起,落蝗累累,压断树枝,飞蝗声传数里,自田湖至旧县约2万亩秋禾遭灾。


编辑点评:
对《民国时期嵩县特大自然灾害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