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诗经》之风

《诗经》之风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7-01-25 字数:4142字 阅读: 18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詩經:越古老,越美好》作者:曲黎敏 出版: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唐人孔颖达解释「风马牛不相及」,是「马牛牝牡相诱也不相及。」古人所谓「风骚」是《离骚》的「骚」中有令马不得安宁的蚤;风字中也有具有神秘力
 

《詩經:越古老,越美好》作者:曲黎敏 出版: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詩經:越古老,越美好》作者:曲黎敏 出版: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唐人孔颖达解释「风马牛不相及」,是「马牛牝牡相诱也不相及。」古人所谓「风骚」是《离骚》的「骚」中有令马不得安宁的蚤;风字中也有具有神秘力量的「虫」,这是风具有无形感召之力的原因。「天一生水,水生万物」,水尚有形,风之妙更在于其无形,《诗经》有《国风》,风行大地无孔不入,所以作者认为孔子删定《诗经》的作用是「风化」,比用于「教化」的《论语》更有用,更重要。因为「生存之道的要点,不在于下政令,严管教,而最好是『美教化,移风俗』。美教化;移风俗,是在潜移默化中改良人性」,教化服务于风俗。所以《诗经》对于当今社会,则有「唤醒现代人沉睡的诗性和情感」的作用,可以让「我们失去的一切在这里寻找」。当我们觉得生命的方向有所偏离而迷茫的时候,也许就应该回到源头去汲取营养,重新获取新的力量了,而《诗经》正是开放于我们民族文化初创期最绚丽的精神花朵,对于今天和未来也都必定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国自古就是诗教,诗教是美育,远比德育重要。因为美育源于天性。」把天性放在首位的作者,作为中医大学的教授,从社会日常生活中的为人处世,以及医学养生的角度,用女性特有的细腻分析,时时出现格言警句般的文学语言来诠释《诗经》是有所创新的,加之深入浅出,旁徵博引的行文,对于这样一部被历代解说者说了无数次的古典来说,确实也是很不容易的。虽然有些地方不能同意作者的说法,还有「心灵鸡汤」类文章的影子,比如孔子说:「诗可以怨」,又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作者的解释道:「『君子』是孔子认为的一个相对比较高的标准,但大多数人是普通百姓」,好像说普通百姓可以怨,君子就不能怨,也不管怨和愠的不同。「我们想佔有的,都未曾佔有;我们想放弃的,也未能放弃。我们拥有的,不过是,受挫的生活。」受挫的生活中自然要怨,君子也难免。还有如「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作者将「殆」解释为「迨」,伤悲,是因为伤春。因为「那时是孔子都仰慕的大同社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民心醇厚,估计还很少有欺男霸女的恶霸。」卫道的朱熹都解释说是:「预计将及公子同归,而远其父母为悲也。」将女子的屈辱的伤悲只解释为被抢后离父母远了,现在把伤悲解释为伤春,也太为权贵们的恶行开脱了。但毕竟「诗无达诂」,也无法过于苟求。


以《诗经》第一篇的《关雎》而言,就产生过不少不同的理解。《汉书.杜钦传》说:周道衰微是《关雎》产生的时代背景,这首诗是为讽谏周康王耽于女色、不能早朝而作的。昌邑王刘贺做了二十七天皇帝,又被霍光废黜后,追究刘贺身边大臣没有劝谏的责任时,不见有为刘贺讲书的王式有谏书,王式的回答是:「诗三百篇,篇篇是谏书。」《毛诗》又说是「后妃之德」;到了宋朝在朱熹那里则变为:「盖指文王之妃大似未处子时而言也。君子,则指文王也。」现代则有人认为只是民间的爱情诗。《关雎》属于国风,是从民间采风而来的,民间日常虽然不能像王公那样享受「钟鼓乐之」的待遇,但也不能排除有一定地位者婚礼上用一下的可能性。所以可以推测,那是一首婚礼上唱的诗歌。你爱唱歌我爱诗,诗歌的磁场裡有许多不宜直言,没有把握是否真能给对方带来幸福,也不知道能否包容对方的一切,于是祝福的诗歌裡充满了韵外之意的含蓄之美。「把这一篇弄懂了,也许我们才能真正读懂《诗经》,也才能真正地找到《诗经》的脉络,才能慢慢徜徉在诗的最古老的河床裡。」如此说来,这个河床岂不是已经淹死了无数人?不过,「在无常的世界里,能有一段时间把情感固定在某人身上,真是一件值得庆幸和讚美的事情。」而有一段时间,从《诗经》的「风」中得到某些美感与领悟,也是一件值得庆幸和讚美的事情。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6年9月19日


编辑点评:
对《《诗经》之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