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蚌壳里痛含的珍珠

蚌壳里痛含的珍珠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7-01-25 字数:1936字 阅读: 298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说这本书是「少见的将宋词解读、文人生活、历史故事相结合的文化随笔」,是完全正确的,不用说,写这样的书,是费工夫和考验作者功底的。诗词虽是彫虫小技,甚至大有消磨天下英雄的功用,难能可贵的是,宋人把词运
 



说这本书是「少见的将宋词解读、文人生活、历史故事相结合的文化随笔」,是完全正确的,不用说,写这样的书,是费工夫和考验作者功底的。诗词虽是彫虫小技,甚至大有消磨天下英雄的功用,难能可贵的是,宋人把词运作到可以与社会的权势、富贵之类俗世的企羡分庭抗礼,让许多人可以从中寄托向往,找到一片安顿灵魂的优雅空间。宋太祖鼓励臣下,「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天年」,于是,官妓、营妓、家妓,歌场遍天下,为宋词创造了传播、繁荣的重要条件。而专制一放松,文学就繁荣,所谓「中国之美在宋朝」,就是因为宋朝虽然有「乌台诗案」等文字狱,但多数情况下,并不是什么领域都要嫉妒他人抢了风头,布衣、闺秀、僧人的作品,都可以在词坛一展风骚。作者要告诉人们,在中国历史上,「我们并不是一直沉陷于急功近利的粗糙,我们真切曾有过从容、风流、精緻仁爱的社会生活--虽然它也存在许多历史局限,政治缺陷,人性灰暗。」更进一层是,那些「美好干淨的词句,能够帮助我们抵挡黑暗与肮葬,保有希望与梦想」。


幽默有趣的特点,不仅在于将读者熟悉的诗词与文人的生活串联历史事件,以传奇特点的生动故事讲述出来,还在于结合当今现实,冷不防幽上一默。比如讲到词人惯常爱在寺院道观、酒楼茶馆、邮亭驿站,人来人往的地方「题壁」时,突然插入一段自己下班路过的写字楼外牆上,「永远摆着一行红色大字『办证,134××××××××』。一千米外清晰可见,夕阳下熠熠生辉,一种意料之外的诗意。」还有他分析古代社会的深刻性,说到狄青必须离开朝廷时说,在宋朝「重文抑武」的历史条件下,「『文武相能』,从根本上就是个伪命题。作为高高在上孤家寡人的帝国君主,最怕的就是文武相能,臣子们一条心,事情都办妥了,那么把皇帝放在哪裡!没有矛盾,皇帝也必须在朝臣们中间製造矛盾,使各派斗争以互相牵制......」所以文彦博说:「无他,朝廷疑耳。」欧阳修也要将他外放!反正「会被严禁的事,就说明永远不会禁得住」,而「信仰才是人类所有情感中最崇高、也是最可怕的东西」,皇帝是古代社会最需要拥戴的,也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政治肮葬,因为人们总是把政治搞成私欲」,所以辛弃疾在地方上的能干,「换来的是短短两年裡被调动四五次,江浙两湖,跑了个遍,......不使久留其位,也就防止了他们积累实力,做出不利朝廷的事......自古多少豪杰,都在这泥坑酱缸般的现实裡,失去耐心,涣散力气,只有少数人坚持到底,触南牆而不回,虽九死而不悔,这样的人,就算失败得悲惨,他的人生也已经辉煌」。


一个正人君子,用了数十年的精力,考中了功名,等待他的却是一生的坎坷,常常令后人觉得不值。然而作者说:「想做忠臣吗?OK,先学做奸臣,才有机会把你的忠义贯彻下去,想救苍生?很好,先做视苍生如草芥的权臣吧,不然你拿什么救人?」君主们的皇位也是逆取而得,可惜逆取之后很难改弦更张去正治,于是积弊越积越多,直至弄到不可收拾。「许多有理想有才华的人,都栽在这裡了,这很弔诡,如果你做了,你就违背了自己的初衷,如果你不做,不仅什么都干不成,而且可能自身难保。」反正这种事不能骑马直衝,得骑在驴背上慢慢想透了才行,「现实总难免千疮百孔,理想又经不起仔细推敲」,「体制那么无情,那么险恶,为什么非要去掺和一脚呢?因为除了参与,你没有其他办法去实现一生的抱负。只能去一赌,就像现代旅游的低价拉客,不赌一把就连机会也没有了,还怕什么『得了蝇头利,坏了江湖名』?这时理想也很容易成为离想,不妨且去浅愁低唱,演出一些没了相思病,就会生出更多病的两情相悦故事,来表示不甘消磨无聊而压抑的人生,但看似举重若轻,却是举起来了放不下负重的难堪,令人更揪心不已。因此,不少平常熟悉不过的词句,也会令人体会到,如蚌壳裡含有的珍珠,美丽,但还有强忍的痛感。
原载香港文汇报2016年10月10日


编辑点评:
对《蚌壳里痛含的珍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