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故乡,那些永远的消逝

故乡,那些永远的消逝  作者:心荷

发表时间: 2017-01-24 字数:2980字 阅读: 36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过滤了一下,这些年

有好多的好多

成了我眼中看得见的永远的消逝……



N年前,村前有大大小小的四条旱河

雨季来了水来,雨季走了水也跟着走了

还有两条常流河,四季没有断过,

宽宽阔阔的水面清澈,大大小小的石头堆垛

挽起裤腿趟河,鱼虾蝌蚪很多的很多

抓螃蟹垒石锅,小勺子里煎着蘸盐巴吃

长长的水草在冬季绿绿的水里慢悠悠的飘摇

浮萍也是翠生生的一大片一大片,整条河整条河的……



那个四面环山的大盆地里,七八个村落

四五个水磨房,不宽的公路上糖葫芦串串似的

大大的木水车在哗啦啦的水里吱呀吱呀地转

母亲一萝一萝的筛出白生生甜丝丝的生活

苇园三两个,东一个西一个,稻田十几亩围着

竹园子菜园子里生长出了绿油油喜滋滋的日子……



槐花飘香的村口,一伸手就摘掉一兜噜一兜噜的甜

满村庄的香在空气里挥散,日子啊就那样的浸泡在槐花的香里

数九寒天的滩头大冒热气的泉眼,远远的飘着女人的笑声棒槌声

还有家长里短的怨声骂声除气声,呵呵一并全都随水流走随风飘走……



蛇样蜿蜒的山路,挑仨俩串亲戚的篮子

盛一些白面馍馍,装一些麻花辫子

走在看望远房近亲的土路上,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

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便是到了

再远的路也是快乐也有情分

喝碗茶吃个饭  彼此问候问候 唠叨一些日常 

带着回了一些人家东东的篮子串完亲戚了回自个儿的家…….



老家院里的那几棵大桐树没了

那棵始终长不大长不粗结不了几个枣的枣树没了

村后边那一排几十棵的柿子树所剩无几了

姨家房后的大鸭梨树没了,在房顶上长成红色的那棵灰子树也没了

核桃树也不见了,菜地边的野水芹菜绝迹了

河里的小虾米以及冰凉冰凉的溅水河也早丢了好些年了



姥爷家的一大家子走了一些了

姥姥走了 大舅大妗子三妗子走了  

父亲走了姨去了  表嫂子走了 

两个表哥走了,那个表姐和另一个表姐夫走了 

还有左邻居的婆婆走了,右邻居的侄女去了,

前邻居的奶奶走了,村子后面也有四五个去了……

想起来怎么就会有这些多的让人伤悲呢…..



物不是,人亦非

有时候,会念想姥姥 父亲 村庄 树林 满月的夜  温热的石

会想起村子后山上春天满山的棠梨花蔷薇花

会念想跟妈妈一起种花生栽红薯苗割麦子收豆子……

这些都是消逝了的模糊,模糊了的清晰……

可是,你说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心老是在故乡流浪

而且一直在心底的童年故乡徘徊徘徊复徘徊? ……



                                       2017年1月24日


编辑点评:
对《故乡,那些永远的消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