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圈

  作者:当年北乔峰

发表时间: 2017-01-10 字数:2422字 阅读: 30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一波三折,好故事!
 

王春才是一家水泥厂的工人,他每次领了工资都要到“秋兰羊汤馆”美美地吃一回羊汤泡饼子。

  他并不是稀罕吃羊汤泡饼子,而是为了看李秋兰的风骚样。羊汤馆的老板娘李秋兰其实长相一般,但是有股说不出来的风骚劲,就是这股风骚劲把王春才迷得一浪一浪的。

  “秋兰羊汤馆”内,没有几个人。王春才走进来,就见他常坐的位子上,坐着他的车间主任贾仁义。

  王春才象征性地打了一声招呼,贾仁义也象征性地“嗯”了一声,依旧低头,“呼呼”地吃着。王春才对这个车间主任是怀有恨意的,原因是有一回上夜班,稍微打了一下盹,就给贾仁义抓住了,非要按上班睡觉,处罚了五十元。从此,王春才就恨上了这个主任。只是,嘴上不能恨,心里能恨罢了。

  贾仁义吃完,站起,嘴一抹,就走了。王春才呸了一口,调理调理情绪,这才面露喜色,叫了声:“秋兰儿!给咱来一碗儿!”

  “哎,来喽。”一个清脆的嗓音答应着。虽然天气有些凉,李秋兰穿的还是那样少,还是那样风骚,端着一碗羊汤,像一朵浮云,就轻轻地飘到王春才面前。

  王春才心里就格外的喜欢,他也说不出来为啥就那么喜欢。

  王春才偷偷地、快速地瞟了李秋兰一眼,心里就立刻像吃了蜜糖一样甜。李秋兰嬉笑着,竟坐在了王春才对面。王春才受宠若惊,差点把羊汤灌到鼻子里,直打了几个喷嚏。

  李秋兰“咯咯”地笑起来,捋了捋头发,微笑着说:“吃那么急干啥?难不成有人跟你抢不成?”

  王春才的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根,无话可说,低头慢慢地吃。

  天擦黑了,羊汤馆别的人也走完了,就剩下王春才磨磨蹭蹭不想走。王春才就恨时间过得太快,还没好好多看几眼李秋兰就该走了。

  就在他付了钱,转身要走的时候,李秋兰叫住了他:“春才!帮我一下忙好么?”

  王春才心里是乐意的,但是,脸上是不能表现出来的。说:“啥事?”

  李秋兰又捋了捋头发,微笑着说:“我家有袋面粉,你帮我背到这里吧。我一个女人家家的,是没那么大力气的。好么?”

  “好!好!好!”王春才满口答应,心里喜欢极了,都有点飘飘然了。

  于是乎,走过水泥厂,又转了两道弯,在一家小洋楼前停下了。

  走进洋楼的屋子,李秋兰开了灯,屋子里的摆设,让王春才羡慕不已,心想:这才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

  李秋兰见王春才还痴痴地站在当地,指了指沙发,说道:“春才,坐吧。”

  “我身上脏兮兮的,怕……怕弄脏了你的沙发,面粉在哪儿?我还是帮了你,早些回去的好。”王春才说。

  “那好吧,你稍等下。”李秋兰一边说一边走向里屋。

  少顷,李秋兰出来了,居然穿了一件白裙子,在王春才看来,简直就是个仙女。

  王春才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快了,心想:难不成要勾引老子了?咋办?

  李秋兰将身子旋转了一圈,望着王春才柔声道:“春才,妹妹我美么?”

  王春才张大了嘴,也张大了眼,慌忙点头。

  李秋兰将她散下来的几缕头发捋了捋,说“那你带我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王春才挠了挠头,“为啥?你住得好,吃得好为啥?”

  李秋兰顿时泪水涟涟,说道:“吃好喝好,有啥用?我一个女人家家的独守一个空房,那种孤独的滋味你哪里晓得?我那死鬼丈夫整日迷上了赌博,没赢到一分洋,就把这个小洋楼输给了贾仁义,贾仁义有钱有势,手下的小弟个个如豺狼个个如虎豹。他让我们下个月就搬出去,死鬼丈夫我不管他,我一个女人家家的,没个依靠那怎么行?”

  王春才听罢心中甚是同情,想了想,又皱上眉头说:“秋兰儿,我确实挺喜欢你。可是我是没出息的人,到外边又挣不下多的钱,这过生活度日月,难活哩!”

  李秋兰猛地扑到王春才怀里,更加的柔声说:“吃糠咽菜,我都跟着你。”

  于是乎,屋里的灯就灭了。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门“砰”地一声,用脚踹开了。

  屋里灯亮了,屋子里多了一个满脸胡子,头发蓬乱,满嘴酒气的男人,瞪着血红的眼睛,瞅着王春才,也瞅着李秋兰。

  李秋兰慌忙把头发扒拉乱,“啪”地在王春才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趴在沙发上“呜呜”的哭起来。边哭边说:“王春才想强奸我,王春才是个王八蛋。”

  王春才不知所措,满头大汗,跪下,颤声说:“我……我……啥也没做我……”

  满脸胡子的汉子说:“王春才!我看你是活腻了吧?我老婆你也敢碰?你是想把牢底坐穿呢?还是怎么个了法?”

  王春才擦了擦汗,说:“好我的哥哩!你说咋办?我当然不想坐牢,莫要经公,我身上就这个月的工资,2500元,全给你。”说着掏出了工资,递到汉子面前,汉子借过钱,恶狠狠地说:“滚!”

  王春才就滚了出去。

  李秋兰把乱发捋好,瞟了一下汉子,绷着脸道:“把钱拿过来,明日就有钱给贾仁义交出租费了。他王春才啥东西?还想吃老娘的天鹅肉!”

  汉子笑嘻嘻地把钱递到李秋兰跟前,李秋兰亲自数了数,说:“死鬼!睡。”

  屋里灯灭。

  第二天,李秋兰拿着钱给贾仁义交出租费时,贾仁义拿起钱看了看,“啪”的一声,摔到李秋兰面前。

  贾仁义冷冷的说:“李秋兰!这是你讹王春才的钱吧?”

  李秋兰惊讶说:“你咋知道?”

  贾仁义拍了下桌子,跺了一下脚,说:“真是冤孽呀!我千方百计的给王春才找来的假钱,偏偏又让你给老子送来了!”

  李秋兰瘫软在地。

编辑点评:
对《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