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社火,纸房村的民国记忆(1)

社火,纸房村的民国记忆(1)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7-01-09 字数:2420字 阅读: 20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通过故老访谈,伊南小村——纸房村民国时期的形象像画一样在我眼前铺展开来。那时纸房村还是莘乐乡下一个保,背靠七峰山,前瞰伊河水,左界吕沟河与上瑶村相邻,右界太平沟河与高村接壤,三四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除
 

  通过故老访谈,伊南小村——纸房村民国时期的形象像画一样在我眼前铺展开来。

  那时纸房村还是莘乐乡下一个保,背靠七峰山,前瞰伊河水,左界吕沟河与上窑村相邻,右界太平沟河与高村接壤,三四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除了草屋(偶有几间瓦房)、阡陌、场院,就是绿油油的稻田。在村人的称呼上,村子分为两大区,靠七峰山的为上坪,近伊河水的为下村——上坪分三小片,西为西头,东为前(门外)、后(门外)、下村也分三小片,西为西头,中为上街,东为大院。我所访谈的三位老人:王春彦,83岁;张长民78岁;李椿甲77岁——均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对于解放前纸房村的情状,他们的记忆已经模糊,对于村子的分片,也是几经讨论修改,才得出这么结果给我——毕竟时光已逝六十多年,而且他们那时候也都还是孩子——最让几位老人津津乐道的,便要属解放前纸房村的社火了。

  社火是中国古老的汉族民间艺术形式,是指在祭祀或节日里迎神赛会上的各种杂戏、杂耍的表演,“火”具有红火、热闹之意。纸房村一年起两次社,正月初八起大社,正月十五起小社。大社是全村人统一参加的社火,小社是各小片各自为战起的社火,所以正月初八的大社,是纸房村最隆重的社火;正月十五的小社,是纸房村最热闹的社火。

  正月初八的大社,主题是祭祀火神,会有热闹的戏剧、高跷、旱船等文艺活动,但当日全村人瞩目的焦点,却是一只羊。羊本是一只普通的羊,因了用于祭祀火神,便成了一只尊贵的“社羊”。社羊由“社主”饲养,社主由村里中农以上户轮流担任,一年一换。社主的主要职责是“看大社”、养“社羊”。

  正月初八大社结束后,新任社主接过上任社主的接力棒——一张大大的火神爷像,一只羊腿,便算正式成为本年的社主。社主要在家里正屋供奉传递来的火神爷像,火神爷神圣得很,所食供香的粮食必须是人力拉磨,不得使用牛驴。社主家需一年四季大门敞开,不得赌博、烤柴火,村里谁家去人要管吃管喝热情接待,冬天要备炭火。社主本人需一年不得与妻同房,与社羊一左一右睡卧火神爷像下。社羊为社主家买来的羊羔,一般除社羊外,还有一只“陪羊”,如社羊中途死了,陪羊则晋升为社羊。社羊村人敬之如神,睡卧在火神爷像下的席子上,出门吃庄稼,任何人不得驱赶。当社主是件人人怕的苦差,但轮到了就不能推辞,一是经济上的负担,一年的吃喝接待,需要不小数目的资金才能支撑,据张长民老人回忆说,他家那年为当社,当了三四亩地;第二是精神上的负担,看社、养社羊、起社火,这一年不能出丝毫差错,否则就会成亵渎神灵,成为众矢之的。

  正月初八起社火这天,对于众人是个十分热闹的日子,但对于社主一家,却是个无比胆颤的日子,当年社火的成败,就要看社主家养的这只社羊的表现了。当天一大早,全村人集合,打起大纛旗,撑起黄罗伞,敲着锣鼓铜器,放着火铳列队到社主家迎取火神爷像和社羊。迎取后社主敬捧香纸等祭品前走,身后是满身披挂红绸结花的社羊,后跟全社大小绅士,衣冠楚楚,鱼贯而行。绅士后是本社游艺队:舞狮子、踩高跷、划旱船,好不热闹。普通百姓跟着游艺队后面,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领羊队伍向村中三官庙火神庙前进。在按规定的时间进入火神庙后,社主领全队人在鞭炮及鼓乐声中在火神位前祭神:烧香、焚箔、洒酒、献祭、磕头,庄重严肃,人人心诚如明镜,如受火神教训。祭后,就是“领羊”仪式——这是社主家最提心吊胆的时刻,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羊身上的红花解了,然后将羊脊上中部的羊毛分出一道缝,浇上热酒,社羊如果被激得猛一抽搐,谓之“羊领了”,就是火神同意收下此羊,仪式成功,皆大欢喜,特别社主如释重担,如出牢狱;若是社羊不抽搐,表示火神不收此羊,那社主便惨了,不但要当众挨上一顿村管家的棍子、板子,还要在村管家的责问之下,老实交待一年之中,在火神爷面前办啥缺德事,这种场合下,社主往往跟要被枪毙一样,吓得浑身乱颤。所以人人皆视“领羊”是一场惊险的战争。

  领社仪式后,是“破社”仪式,就是把社羊杀了、煮了,留出一只羊腿,送给下家社主,其它的羊肉由全村男人分食(女人不得吃社羊)。分食社羊的时候,就没那么严肃了——在地上铺一张席,在席上分出好几张大盘,大盘里是煮熟的羊肉和红萝卜块,众男子嘻嘻哈哈围在四周,小孩子们更是垂涎欲滴地围在前列,执事人一声:“预备——起——”则众人纷起抢食,常有小孩子被按扒在席子上,惹得一旁“见多识广”的老人们哈哈大笑。严肃隆重的正月初八社火仪式,也就在这哈哈笑中拉下了帷幕。

  元宵节的社火是最热闹的,村中各片都起了社,张灯结彩,搭起各类神棚——东头关爷社,西头火神社,上街山神社,前(门外)奶奶社,后(门外)山神社……东头的关爷棚正中,绘着关爷坐虎皮、正坐像,关平、周仓侍立于旁;正像两旁,还有两幅画,一幅绘“爷观春秋”,一幅绘“单刀赴会”。棚两侧贴对联——上联:夜观春秋文夫子,下联:单刀赴会武圣人;正中的关爷像两侧也有一幅对子,上联:真乐事读书写字,下联:最怡情种竹栽花——这幅对联的字设计的十分神奇,远看是字,近看是花。上街山神棚里,正中绘着山神爷坐像,山神爷两边左黑虎、右黄狼,棚两旁还绘有当时画梅高手李二树画的梅花及二郎担山撵太阳图。火神对联多为“鞭打天下不孝子,火烧世间昧心人”。神棚中间挂宫灯,上有灯谜,灯上常有对联“东瓜灯,西瓜灯,东瓜西瓜灯对灯;南来人,北往人,人来人去人看人。”各家各户蒸枣花馍、炸供香,到棚前祭拜神灵,祁求一年五谷丰登、家和人安。供物五光十彩,技艺精湛,有的制成莲花、鱼、牡丹等,栩栩如生。儿童手持花灯在村中往来,到神棚中看灯、看人。少妇姑娘乘晚上往来看灯,看热闹。元宵节主要活动进行三天,从正月十四“安神”到正月十六正节,其间各棚点还会举行热闹的舞狮、高跷等热热闹闹的文艺活动。神棚一直供奉至正月二十“添仓”后方拆除。


编辑点评:
对《社火,纸房村的民国记忆(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