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过 年

过 年  作者:山水石豆

发表时间: 2017-01-08 字数:1474字 阅读: 14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过年山水石豆小时候,最大的盼头就是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八十年代的嵩县农村还很落后,农民还相当贫穷,我家更不例外,甚至有时温饱就成了问题。无论日子过得多苦,父母还是要把年过得
 


 

       小时候,最大的盼头就是过年,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

        八十年代的嵩县农村还很落后,农民还相当贫穷,我家更不例外,甚至有时温饱就成了问题。无论日子过得多苦,父母还是要把年过得红红火火,热热闹闹。

       进入腊月,父母早早就准备年货了,他们从早到晚忙活着:母亲白天淘麦子磨面、捡豆子做豆腐,晚上还要赶着织布,做衣服等;父亲白天擦红薯下粉、炒芝麻打香油,晚上还要做花灯、收拾房屋等;我也不甘示弱,早早地把寒假作业写完,加入到备年的大会战中,通常就是干些打柴,挑水之类的活儿。

     做豆腐时,我特别卖力,坐在烧豆腐的锅台前,帮助母亲烧火,俗话说:“性急吃不了热豆腐。”火不能烧得太大,不能太烈,要文火慢烧,一大锅豆浆要烧大半天,经过漫长的等待,雪白鲜嫩、香气四溢的热豆腐做成了,父亲用刀子切上一大块递给我说:“尝尝今年的豆腐怎么样!”我大口地吃着那热气腾腾的豆腐,边吃边说:“好吃,好吃!”。父亲听了我的话,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从腊月二十三到年三十是最繁忙的,也是最热闹的。在外打工的哥哥回来了,上学的姐姐也回来了,家里人多了起来。姐姐帮助母亲蒸馍、炸油糕、包饺子等;哥哥帮助父亲贴对联、插柏枝、摆贡香等。虽然大家都很忙,但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

        最热闹的要数大年三十了。尽管年夜饭就是吃饺子和喝粉汤,但全家人围在堂屋的火盆边,看着17英寸的黑白电视,电视上雪花点闪烁不断,但丝毫不影响大家看央视春晚的心情。我们几个孩子最高兴的事就是给老人拜年了。爷爷奶奶坐在堂屋中间,我们按照年龄大小排队给爷爷奶奶磕头问好,爷爷奶奶也会乐呵呵地把事先准备好的崭新的五毛钱红包,一一分发给孙子孙女们。 过了晚上十一点钟,人们都进入梦乡了,为的是初一早点起床。

    初一凌晨三四点钟,我们都起床了。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放个炮,图个吉利。一家鞭炮响,挨家鞭炮鸣,整个山村接二连三噼噼啪啪地响个不停。在鞭炮声中,人们都纷纷起床,谁也不愿意睡懒觉,大家认为初一起床越早,新年福气越大,这大概也是抢年的习俗吧!

        初一海吃海玩。所谓海吃,早上无非是吃饺子,中午炒上五六个菜,其中有两道硬菜,一道是瘦肉,另一道是肥肉,其实都是猪肉,只是做法不同而已(虽然这些如今看似平常的饭菜,在当时只有过年才能吃上)。全家人围在一起相互夹个菜,吃个团圆饭。所谓海玩,那绝对名不虚实,大家都很投入,也很专注的。看!村头打谷场上热闹极了!大人们有抹古牌的、有泼圆的、有拉家常的;小孩子们有踢毽子的、有玩链条枪的,甚至摔螺丝炮的,还有一部分大龄孩子们在荡“竹竿秋”和坐“狗撵兔秋”……。大家沉醉在新年的幸福中,把所有的烦恼和不快丢在了往年。

       转眼间,三十多年过去了!如今老家条件比以前好了,我也不再为吃穿发愁了,可每到腊月,那浓浓的家乡年味就泛起我的层层涟漪,它轻轻地引导着我回家过年!

编辑点评:
对《过 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