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卷六

●卷六  作者:(清)朱彭寿

发表时间: 2016-12-22 字数:15253字 阅读: 29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我家朱氏,系出婺源茶院公之后。元成宗元贞间,迁祖勉轩公(自茶院公起,至公凡十三世)。官嘉兴路主簿,既卒,即卜葬于澉浦之陈湾山。子若孙遂占籍海盐,居邑之尚胥里,数传而后,支分派列,生齿日繁,今世次已衍至二十五六代矣(余行辈为二十一世)。自明及清,科第相属,其驰声艺苑者,代不乏人。

  余少壮时颇蓄奢愿,窃冀生计粗裕,当举合族人之所著述未经刊布者,仿丛睦汪氏、会稽董氏例,悉数付梓,汇为一编。京国浮沈,遭时多难,年华迟暮,夙愿难偿,殊滋愧也。然诸家稿本,屡经兵燹,强半无存,每向族人中访问遗书,竟罔有应者(即咸丰以前已刻板本者,今皆亡矣)。兹参考县志、宗谱及《文会堂诗钞》所载,与后来续出各书名目,具录于此,用备物色;且愿后之子孙,或族人中有同志者,终成此举,以期不负初心,所深望焉(凡已有刻本,及未刻之稿确知为现存某处者,即于书名下分别注明。生存人著述,兹不录入)。

  六世祖:阅耕公(讳琼,字钦礼。朱崇荫填讳),著有《尚胥里朱氏支谱》

  (按吾族之辑有宗谱,自公始。又按修谱虽非著作,然此事实于全族关系至重,故篇中于历次修谱,特详记之)。

  八世祖:南野公(讳汉,字天章,官江西布政使司都事。朱崇荫填讳),著有《南野集》。

  九世族祖:南谷公(讳松,字乔年),著有《乔年诗存》。西洲公(讳┉,字良器),著有《幽兰集》。

  十世族祖:可六公(南谷公子,讳常,字朝玉,附生),著有《清溪吟集》

  (按吾族分支,始于十世祖之兄弟行,其相传至今者,共十一支:曰东溪,曰北溪,曰后山,曰可六,曰可三,曰三峰,曰廷瑞,曰龙沙,曰鹤溪,曰龙溪,曰廷珍。谨记于此)。

  十一世族祖:海涯公(可六公子,讳帘,字期辨,附生),著有《海上闲散叟集》。梅泉公(南谷公孙,三峰公子,讳),著有《性理旨要》。

  十二世族祖:逊斋公(北溪公支,讳士迁,字季长,监生,官武英殿中书舍人),著有《闽游集》六卷(有明刻本)、《全城志》、《重游草》。励南公(可六公支,海涯公子,讳学经,字子正),著有《小隐吟草》四卷,官宇公(三峰公支,讳正学,字中甫,明万历丁巳岁贡生),著有《礼经蠡测》、《礼记小见》。思梅公(三峰公支,梅泉公子,讳正谊,字仁仲,明天启壬戌拔贡生,官太平县教谕),著有《历代塘志》。元之公(三峰公支,讳学淳,字文寰,明万历丙子副贡生),著有《元之诗稿》。稚公(廷瑞公支,讳学章,附生),著有《读书堂集》、《中心醉词》。鹿岩公(龙沙公支,讳{常心},字常伯,廪生),著有《鹿岩老人集》。乾如公(鹿岩公弟,讳学聚,附生),著有《花事董狐》、《游屐诗草》。

  十三世族祖:循默公(可六公支,励南公子,讳茂明,字伯远,廪生),著有《四书心解》、《尚书微》、《修身要言》、《存心录》、《自怡悦诗草》五卷、《怒翼草》。白岳公(三峰公支,官宇公子,讳泰祯,字道子,明万历丙辰进士,由福建龙岩县知县,官至福建道监察御史,巡按南,终兵部主事),著有《礼记意评》四卷(天启乙丑刻本)、《公谷合编》、《拄笏斋经疑》、《爱君勤政历》、《雄文汇辨》、《济世选要良方》、《巡滇纪行集》、《远人楼集》、《亻玄对轩集》、《皆山阁集》、《舆讴录》、《赓歌录》。令回公(三峰公支,讳祖昌,附生)所选辑者,有《盐邑艺文编》、《李诗系》,著有《玉蝶庵稿》。

  迦陵公(廷瑞公支,讳宗文,顺治戊子举人,官余杭县教谕)著有《草圣汇辩》、附《草诀百韵》(顺治壬辰刻本)。秋岚公(廷瑞公支,稚公子,讳观宾,字道庵,顺治己丑纂修贡生)著有《及阙编》、《客星龛集》、《长思草》、《秋蛩音集》、《和陶集》、《竹隐集》、《疏放亭集》、《泽畔吟》、《蓬庐集》、《泪声残集》、《江淮纪游集》、《江山幻梦集》。

  十四世族祖:大彰公(可六公支,厉南公孙,讳廷,字孟彝,廪生)著有《正气集》、《梅痴集》、《檗亭集》。长白公(可六公支,循默公子,讳廷璋,字如日,明崇祯丙子举人)著有《长白闲吟草》五卷。子长公(三峰公支,白岳公子,讳尔邺,增贡生)著有《曲台约旨》、《笔读斋初问》、《重纶阁集》。

  子于公(白岳公次子,讳景肃,字竹声,附贡生,官常山县教谕),重修《朱氏宗谱》(按此为康熙庚申刻本),著有《子于诗文集》。

  十五世族祖:佩芳公(东溪公支,讳舜,附生)著有《传心录》四卷。树庵公(北溪公支,讳挟钅候,字四如,顺治己丑进士,官湖广临湘县知县)著有《礼经诠解》、《蓬壶轩稿》。剑光公(可六公支,长白公子,讳龙锷,附生)著有《纪瑞略编》、《守拙诗草》三卷。佩湘公(三峰公支,子长公子,讳与兰,附贡生,考授州同)著有《笔读斋诗草》。素安公(三峰公支,子于公子,讳毓,附生)著有《石笋山房集》。鳞庵公(子于公次子,讳攀龙,附贡生,考授州同)著有《鳞庵诗文集》。汪千公(三峰公支,讳士容,字惕庵,康熙丙辰岁贡生,由鄞县训导官至安吉州学正)著有《汪千诗集》。

  十六世族祖:怡丰公(东溪公支,佩芳公子,讳鼎年,监生)著有《传心录续编》。兹迈公(北溪公支,讳德培,附生)著有《西园刻竹吟》。公似公(北溪公支,讳浒彦,字东明)著有《闲吟集》。澹庵公(可六公支,讳,字价维,廪生)著有《性理管见》、《小学便蒙》。存斋公(可六公支,讳世标,字勉庵,附生)著有《勉存诗草》一卷。松州公(可六公支,讳永嘉,字元眉,康熙丁卯举人,官河南新乡县知县)著有《朱亚魁文稿》。人英公(三峰公支,讳世际,监生)重修《朱氏宗谱》(按此为乾隆己未刻本)。笠亭公(廷瑞公支,讳琰,字桐川,乾隆丙戌进士,官直隶阜平县知县)所选辑者,有《明人诗钞》正集十四卷、续集十四卷(乾隆庚辰刻本)、《金华诗录》六十卷、《外集》六卷、《别集》四卷(乾隆癸巳刻本)、《学诗津逮》□□卷、《唐诗律笺》□□卷(均乾隆中刻本)、《古文清英》、《全唐诗钞》,著有《陶说》六卷(乾隆甲午刻本)、《笠亭诗钞》十二卷(乾隆□□刻本)、《毛诗说》、《说文翼》、《韵谱叙录》、《笠亭文集》。

  十七世族祖:琢庵公(北溪公支,讳宏或,康熙丙子岁贡生,候选训导)著有《史辨》三十卷、《藕塘诗存》八卷、《夜雨对床集》二卷。枚臣公(北溪公支,讳宸枚,廪贡生,官嵊县教谕)著有《历试草》一卷、《北游草》一卷、《诗馀》一卷。水臣公(北溪公支,兹迈公子,讳廷锡,附生)著有《景山楼诗集》。子端公(可六公支,存斋公子,讳楷)著有《草木鸟兽典要》、《昆虫鳞介典要》、《杂物摘要》、《附草》四卷。可与公(三峰公支,讳权,字仲谋,监生)著有《可与诗选》一卷(乾隆庚辰刻本)。省庵公(廷瑞公支,讳鸿绪,字学闽,乾隆乙未进士,官台州府教授)著有《小沧州诗集》一卷(今逖先族孙希祖处藏有钞本)、《金台集》、《鸳湖集》、《章安集》。省如公(龙沙公支,讳以发,字学颜,乾隆庚寅岁贡生,候选训导)著有《四书补讲》、《集秀轩文稿》。诤可公(龙沙公支,讳思谏,字槐英,附生)重修《朱氏宗谱》(按此为乾隆庚子刻本)。

  十八世族祖:江峰公(东溪公支,讳崧,字膏春,廪生)著有《江峰诗文集》。

  洒亭公(北溪公支,水臣公子,讳谟烈,字丕光,雍正癸卯举人)著有《洒亭诗选》一卷(乾隆庚辰刻本)、《季子小品》、《翰沙诗钞》。怀白公(三峰公支,讳世{火},字士可)著有《怀白诗草》。小山公(廷瑞公支,讳桂生,原名清藻,字文翰,又号芗林,附生)著有《小山诗钞》。春山公(廷瑞公支,省庵公子,讳瑞椿,字春伯,乾隆癸丑进士,官福建永安县知县,以养亲乞归,服阕,改就严州府教授)著有《春山诗存》四卷、《外编》一卷(嘉庆庚辰刻本)、《春山古文钞》。荫山公(省庵公三子,讳瑞榕,字容叔,乾隆乙卯举人,大挑知县,改就江山县训导)著有《倚云轩诗草》一卷。眉洲公(廷瑞公支,讳维鱼,字牧人,附监生)著有《河汾旅话》一卷(嘉庆中刻本)、《诗绪辑雅》六卷(原稿今藏逖先处)、《易水村集》一卷(同上)、《驴背集》、《南集》、《鼓缶集》、《眉州诗钞》。怡谷公(龙沙公支,省如公子,讳佩兰,字曲台,监生)著有《怡谷诗钞》。晴岚公(龙沙公支,讳光暄,字蓉湖,乾隆甲辰岁贡生,官於潜县训导)著有《健初诗钞》四卷、《文钞》一卷(光绪丙申刻本)、《真珠船》四卷、《复惠堂稿》二卷。醉庐公(龙沙公支,讳承修,字文趾,监生)著有《小窗闲笔》一卷。升岩公(龙沙公支,讳春ピ,字华初,监生)著有《韵玉轩诗稿》一卷(原稿今藏逖先处)。莪亭公(龙沙公支,讳锡嘏,字敬斋,监生)著有《莪亭小草》十六卷,《忘忧草》一卷。玉溪公(廷珍公支,讳兰枝,字以三,附生)著有《玉溪文集》一卷、《诗集》一卷。先曾祖松乔公(玉溪公弟,讳兰馨,字芬若,乾隆辛丑进士,由江西铅山县知县,官至吏部稽勋司员外郎。朱崇荫填讳)著有《松乔诗钞》。秦溪公(廷珍公支,讳兰珍,字聘贤,廪生)著有《经训》、《秦溪山人诗稿》。

  十九世族祖:春树公(东溪公支,讳恒,字得天,附贡生,候选主簿)著有《武原竹枝词》一卷(嘉庆中刻本)、《答闲吟稿》、《集唐诗》、《春树诗存》。

  燕庭公(东溪公支,讳光昭,字丕承,监生,官四川广安州吏目)著有《蛩吟小草》二卷(道光戊戌刻本)。玉堂公(北溪公支,讳履中,字在青,嘉庆丙辰恩贡生,历署福建平和、屏南等县知县)所选辑者有《应制元音》十六卷(乾隆中刻本)、《拣金录》四卷(乾隆壬子刻本),著有《叶韵考正》十六卷(嘉庆甲子刻本)、《淡巴菰百咏》二卷(嘉庆中刻本)、《玉堂诗钞》八卷(同上)、《玉堂存草》诗十六卷、文八卷(原稿今藏逖先处)。标谢公(北溪公支,琢庵公孙,讳丕基,字受之,乾隆丁卯举人)著有《标榭诗选》一卷(乾隆庚辰刻本)。

  鹤墅公(北溪公支,讳绍堂,字济之,监生)著有《海上竹枝词》。秋岳公(北溪公支,讳泰,字声韶,附生)著有《达客人随感录》、《医腋》、《秋岳诗钞》。

  镇澜公(北溪公支,讳鲲,字静之)著有《台江诗钞》一卷、《东宁竹枝词》。

  桂岩公(北溪公支,洒亭公子,讳圣基,字恒斯,附生)著有《桂岩诗卷》。梅移}公(洒亭公三子,讳邦垣,字树屏,附生)著有《梅{移}诗稿》。乐山公(可六公支,子端公孙,讳谦受,字光尊,附生)所选辑者,有《朱氏艺文钞》、《朱氏科名录》、《纪朱诗存》,著有《乐山诗集》。沁园公(可六公支,讳宗城,字翼君,嘉庆辛酉举人)著有《沁园诗草》。素珩公(三峰公支,谱名振,讳汉,字乐真,为栖真观道士)著有《水月轩吟稿》。芝冈公(廷瑞公支,眉洲公子,讳芳衡,字祖香,监生)著有《过眼录》五卷。丹香公(龙沙公支,讳程奎,字匡六,监生)著有《吟香馆诗钞》一卷。迟农公(丹香公弟,讳文佩,字婴玉,又号小珊,嘉庆戊午举人,官余杭县教谕)著有《春华秋实之斋集》诗五卷、词一卷(原稿今藏逖先处)。椒雨公(龙沙公支,升岩公子,讳埏之,字彝上,附生),所选辑者有《瀛海探骊集》八卷(嘉庆甲戌刻本),著有《鄂怡山馆诗文集》。虹舫公(升岩公次子,讳方增,字寿川,嘉庆辛酉进士,由翰林院编修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重修《朱氏宗谱》(按此为嘉庆丁卯刻本),著有《从政观法录》三十卷(道光庚寅刻本)、《求闻过斋文集》四卷(光绪甲午刻本)、《求闻过斋诗集》六卷(光绪癸巳刻本)、《识大录》、《识小录》。

  花墅公(廷珍公支,玉溪公子,讳凤冈,字寿堂,增生)著有诗文集三十余卷。

  未梅公(玉溪公次子,讳葵之,字乐甫,又号粟珊,嘉庆癸酉拔贡生,戊寅副贡生,官景宁县教谕)著有《妙吉祥室诗钞》十三卷、《诗余》一卷、《杂文》一卷(光绪甲申刻本)、《寿闲斋吟草》八卷(同上)。大伯祖尚斋公(廷珍公支,松乔公子,讳锦琮,字瑞方,监生,由安徽庐江县知县,官至山东东昌府知府)著有《信疑随笔》十二卷(道光戊戌刻本)、《治经堂集》诗十四卷、文六卷、外集四卷(同上)、《日次诗》二卷(同上)。

  二十世族父:春士公(东溪公支,讳深,字绠修,道光壬寅岁贡生)著有《稽古日钞》、《春士小草》。吟泉公(春士公弟,讳治,字声洪,附生)著有《镜湖珠宿山房骈体文稿》。筠巢公(北溪公支,秋岳公子,讳昌运,字荣怀,监生)著有《小隐轩诗存》。蓉台公(北溪公支,讳锡钧)著有《稻香轩吟稿》。

  晴岚公(北溪公支,镇澜公子,讳陈钟)著有《留云阁诗存》。池庵公(北溪公支,梅{移}公子,讳竹,字筠庐,附生)著有《纳凉草》三卷。爱庐公(可六公支,讳敦元,字善长,监生,由甘肃镇源县典史,官至吐鲁番巡检)著有《仕甘纪略》。朵山公(龙沙公支,丹香公子,讳昌颐,字吉求,道光丙戌一甲一名进士,由翰林院修撰,官至吏科给事中)著有《鹤天鲸海焚余稿》六卷(同治乙丑刻本)。念珊公(龙沙公支,迟农公次子,讳美Α,字具甫,廪贡生,由永嘉县训导,官至福建漳浦县知县)所选辑者有《胥溪文会堂诗钞》八卷(咸丰辛亥刻本)、《朱氏书画录》,著有《文字辨正汇钞》四卷(道光乙酉刻本)、《雪泥鸿爪录》、《念珊诗钞》、《念珊词钞》。屏山公(迟农公三子,讳美銮,字云,监生,官江西抚州府经历)著有《屏山诗钞》一卷(原稿今藏逖先处)。

  崇山公(迟农公四子,讳钟贵,字元衡,附生)著有《长乐长生居稿》一卷。余山公(迟农公五子,讳钟庆,字誉章,监生)著有《存心斋稿》一卷。秀珊公(龙沙公支,椒雨公子,讳承钅式,字保甫,咸丰乙卯优贡生,官遂昌县训导)所选辑者有《文会堂诗钞补遗》二卷、《文会堂诗续钞》二卷(此二书原稿,光绪中余托友人于松江郡城觅得之),著有《听秋馆呤稿》六卷(光绪庚寅刻本)、《虞初续新志》二卷(原稿今藏逖先处)、《佩韦斋外集》一卷(今逖先处藏有钞本)、《山居杂志》、《小幽兰室诗话》、《佩韦斋吟稿》、《怀璞斋词稿》。

  二十一世族兄:小泉公(东溪公支,吟泉公子,讳炳清,字晓潜,附贡生)著有《碧琅馆诗钞》三卷(光绪庚寅刻本)、《晚翠楼诗钞》四卷(同上)。

  紫仙公(龙沙公支,虹舫公孙,讳冠瀛,字成蘧,附生)著有《养疴随笔》一卷、《德馨堂古文》一卷、《指马楼诗钞》三卷、《有琴楼诗钞》二卷、《苏台杂咏》

  一卷、《指马楼绮语删剩》一卷、《咏物诗》一卷、《指马楼词钞》一卷、《袭芳楼词》一卷(以上各原稿,今均藏逖先处)。子安公(龙沙公支,秀珊公子,讳澜,字景韩,附贡生,官两淮候补盐巡检)著有《小于舟诗存》一卷(光绪庚寅刻本)。镜香公(龙沙公支,讳泰修,字亦华,道光丁酉拔贡生,甲辰举人,署江苏宝应县知县)著有《竹南精舍骈俪文稿》一卷(光绪□□刻本)、《竹南精舍诗钞》四卷(光绪丙戌刻本)、《桂之树轩杂录》一卷(原稿今藏逖先处。

  按镜香兄刻有朱大令七种,除骈文诗钞外,余皆时文试帖,兹不入录)。少虞公(廷珍公支,未梅公孙,讳丙寿,字笙鹿,同治乙丑进士,由户部主事,官至广东潮州府知府、候选道)重修《朱氏宗谱》二十卷(按此为光绪辛卯刻本),著有《梦鹿庵文稿》一卷、《榆荫山房吟草》四卷(均近年排印本)。

  二十二世族子:卿侄(廷珍公支,少虞公子,讳笏廷,附生)著有《瓦鸣集》。芷青侄(廷珍公支,松乔公玄孙,余兄旭辰公子,讳联沅,附生,京师大学堂毕业,奏奖举人,官学部小京官)著有《芷诗文遗稿》。

  又按吾族闺媛中之有著述者(凡止遗诗数首,刻入他人选本者,不录):十八世族祖启咸公(北溪公支,讳奏,附生)原配吴孺人(同邑贡生化龙女,讳元善,字体仁)著有《玉轩吟稿》。元章公(可六公支,讳文煌,监生,沁园公之父)原配张孺人(同邑候选州同宏基女,讳贞,字慕洁)著有《漱香集》四卷。

  十九世族祖迟农公(见前)原配潘安人(钱塘人,监察御史庭筠女,讳佩芳)著有《画兰室遗稿》一卷(原稿今藏逖先处)。椒雨公(见前)原配李恭人(同邑贡生三才女,讳壬,字佩青)著有诗集;侧室楼孺人(讳秋畹,字佩馨)著有《兰韫楼诗稿》;侧室胡孺人(讳绣珍,字宠仙)著有《寒香室存稿》一卷。二十世:族父念珊公(见前)原配周宜人(同邑监生世英女,讳润,字漱芸)著有《胥溪朱氏阃范录》四卷。屏山公(见前)原配乔孺人(徐沟人,江西浮梁县知县某女,讳味兰,字晋亭)著有诗稿一卷、词稿一卷。蕊生族姑(族祖迟农公女,讳美英,适钱塘两淮候补监大使蒋施勤)著有《倚云楼遗草》一卷(道光戊戌刻本)。葆瑛族姑(族祖虹舫公女,讳,适曲阜内阁侍读孔宪彝)著有《小莲花室诗词》二卷(道光中刻本)。二十一世彭寿原配金夫人(嘉兴人,候选知府、两淮通州分司运判兆女,讳慧珠,字珏卿)选有《韵红轩诗钞》十六卷。今并记于此。

  湘潭叶奂彬,名德辉,先世本吴人,后入湖南籍。光绪壬辰成进士,以主事签分吏部,不久假归。才气纵横,学问渊博,性嗜典籍,收藏颇多,尝仿章逢之(宗源)例,取古人遗佚诸书,手自纂辑,其他著述亦富。所刻《观古堂丛书》

  及《丽楼丛书》三十余种,风行一时。顾里居日,以乡绅资望,随时出入抚辕及当地各官署,不免稍失检点,致乡评颇多微词。鼎革以还,屡濒危境,因剃须市隐,绝迹官场中。甲寅秋,余至长沙,独以文字之交,时相过从。尝设盛馔招余往饮,出示善本书籍、名人字画及所藏古钱,玩赏竟日。然在座者惟余同去之吴如九(天保)表弟、金敬渊(问源)侄婿,及主人与其侄,五人而已。一日索题《丽楼藏书图卷》,余为赋六绝句归之。其所编《观古堂藏书目录》原稿,曾亦举以相质,余为订正数处,时尚未付梓也。别后十余年,迄未通问,乃闻丁卯岁忽为仇家所讦,竟致杀身,所遗书亦散失殆尽。文人末路如奂彬者,可谓惨矣。

  兹将昔时题图诗录存于此(原图想亦同付劫灰),以志今昔之感。“名高南宋《石林集》,望重东吴べ竹堂;千载宗风谁继起,人间艳说选曹郎。卧雪楼中书久亡,更无旧馆说琳琅(湘人藏书,以袁氏卧雪楼、方氏碧琳琅馆为最富,今皆亡矣);君家独占江山胜,高阁巍然枕碧湘。千元百宋及时收,插架森森比邺侯;几晶帘开卷处,艺林清福几生修。十约文成绝妙辞(君著有《藏书十约》),此中甘苦少人知;藏书故实重编次,应入华宗纪事诗(君家菊裳太史有《藏书记事诗》。按张氏《书目答问》于生存人不录,然李善兰以天算绝学,特破格载之,则先例自可援引也)。海王村里日停车,我亦耽书等嗜痂;忧患余生豪气尽,百城坐拥让君夸。秋老江乡木叶摧,谪居愁听远鸿哀;客中一事聊堪慰,曾人琅福地来。”

  泰州西门内有小香岩者,中供先贤管子塑像,为淮鹾官商燕集之所。拓地约十余亩,亭馆池榭,位置井然。光绪戊子三月间,余妻妹金氏丽珊,于归桐乡陆费颂陔(垓),外舅姑亲送之泰,命余夫妇及内弟振甫辈随往,即下榻其中。时芍药盛开,红白灿烂,而院中前后竹数百竿,皆高出檐际,绿阴蔽窗,新笋方生,遍地皆是,因与振甫手自掘取,即烹而淡食之。出门数十步,浅水平田,一望无际,声声布谷,时飞鸣田野间。岩之左则为某某禅林,古寺疏钟,频闻清响。

  园居旬日,尘念都消。庚子春,余自都寄振甫诗云:“筠绕屋绿于染,芍药当阶红欲然;一种旧游忘不得,小香岩畔暮春天。”盖犹忆及前事也。今距丽珊之卒,将四十年,即僚婿颂陔(后以道员需次安徽),及其续娶之内表姊李氏,亦已先后物故。至当时在堂诸戚友(时陆春江中丞元鼎,方权泰州牧),其存者惟余与振甫二人,然皆皤然老矣。偶遇泰州人谈近时盐业,感触陈迹,思之黯然。

  唐以前人所撰各书,今遗佚者十之八九,幸赖裴松之《三国志注》、刘孝标《世说新语注》、郦道元《水经注》、李善《文选注》及宋初《太平御览》、《太平广记》引用较多,始得存其梗概。然各书名目,记忆为难,除《御览》、《广记》二书均于卷首标列外,复得考古诸家,如汪韩门太史师韩(所著《文选理学权舆》内,有《文选注引书目》)、赵瓯北观察翼(所著《廿二史札记》内,有《三国志注引书目》)、近人汪振民明经之昌(所著《青学斋集》内,有《世说新语注引书目》)悉心探讨,汇录成篇,于后学良多裨益。惟《水经注》所引古籍,尚无有辑为一书者,余昔时尝拟为之,而人事牵率,卒卒未果,世有同志,盍亦从事于斯。

  夫妇偕老,诗人播为美谈,其有结缡至六十年者,尤为古今所罕见。乾嘉年间,南海冯潜斋吏部成修、钱塘梁山舟学士同书、韩城王伟人相国杰;近岁仁和高白叔中书云麟、嘉兴钱新甫侍读骏祥、钱塘程紫缙观察良驭,俱以白首齐眉,重行花烛之礼。家庭盛事,较重宴鹿鸣琼林者,更为难得已(按仁和金雨叔侍郎《静廉斋集》内,有乾隆戊戌三月《重逢花烛诗》,则距雍正己酉与继配胡夫人结缡时,适五十年也)。

  市肆字号,除意主典雅(此类惟文玩、书籍、服饰、药材及酒楼、茗寮之属为然)或别有取义者(如以肆主别号为记之类)不计外,若普通命名,则无论通都僻壤,彼此无不相同。余尝戏为一律以括之云:“顺裕兴隆瑞永昌,元亨万利复丰祥;泰和茂盛同乾德,谦吉公仁协鼎光。聚益中通全信义,久恒大美庆安康;新春正合生成广,润发洪源厚福长。”诗固漫无意义,而吉利字面,大抵尽此五十六字中,舍此而别立佳名,亦寥寥无几字矣。

  挽联之作,须语意亲切,情文相生,若专以词藻典故为工,似失吊者本意。

  故余于寻常酬酢,向不为谀墓空言,惟遇有至戚旧交,情不能默者,始偶一为之,以志盛悼,辞之雅俗,非所计也。兹记数联于此。己未□月,挽世丈沈旭初观察玉麒云:“偕先子为总角交,忍忆吴门谈旧谊。与令兄皆公辅器,又惊鲁殿陨灵光。”(公之兄子梅观察能虎,亦以贤能名,时已先卒)□月,挽母舅吴君益先生彦升云:“有子共晨昏,是名士襟期,迥超凡辈,只愧一官匏系,推毂徒劳,橐笔困长才,空对九原呼负负(表弟如九,下榻敝庐,余为代谋位置,后复偕余历游外省。公来书每以汲引为属,故云)。别公几寒暑,闻高年丰采,不减当时,方期七秩筵开,奉觞晋祝,骑箕惊噩耗,那禁双泪落涔涔。”七月,挽金氏外姑胡夫人云:“翼卵荷深恩,久托,方幸一生蒙福,讵惊闻驾返云霄,恨频年人海羁身,竟无复开樽围坐,翦烛清谈,常侍慈闱色笑;齐眉伤旧侣,琴瑟频分,可怜三赋悼亡,空望断魂归月夜,想此后仙山聚首,请寄言夫婿平安,儿孙长大,聊纾异地悲思。”□月,挽族兄桂卿学士福诜云:“词曹推夙望,于理学儒林文苑,举足为海内楷模,青史定垂名,固应与会稽侍御(谓李莼客慈铭)、台州太常(谓王夫彦威),并世胜流成合传;京国忆同居,有鸿妻骥子龙孙,曾乐数堂前晨夕,黄垆频感逝,试重经接叶荒亭(亭在烂缦胡同旧居)、斜街旧屋,卅年陈事忍重论?”壬戌五月,挽内姊归冯氏金恭人云:“别离经廿稔,忆昨岁桂坊称祝,方幸一堂话旧,乐数晨昏,何期遽谢尘缘,竟转教八秩衰翁,顿增感恸(辛酉腊月,以外舅子羲先生八十正庆,同诣沪寓公祝);友爱笃连枝,痛当年荆室云亡,每闻千里伤怀,悲深手足,此后同归仙界,应仍侍九霄阿母,长共团圆。”甲子五月,挽钱臣亲家能训云:“经世负奇才,在我公特为余绪,惟忠以报主,孝以事亲,仁以爱物,斯足见立身大节,有儒者之风,青史定垂名,一代传人应不朽;订交方弱冠,至今日各已成翁,念览揆同庚,入官同岁,登第同年,每相与回首前尘,惜时乎不再,黄垆空叹逝,卅年往事讵堪论?”丙寅六月,挽徐博泉参议宗溥云:“于法律学信有专长,记曾戎署趋公,推毂特延名士驾;为乡国事力谋群益,讵意明湖养望,骑箕遽陨老人星。”七月,挽襟兄冯延云司马汝禧云:“气概迈群伦,综计生平驰骤文坛,翱翔仕路,经营商业,振导农功,大才,洵豪杰士也讵自弦中断,抑郁寡欢,二竖遽为灾,惊闻一夕骑箕,长辞斯世;知交逾卅载,每念畴昔金陵联句,石渚飞觞,京国看花,申江话雨,旧游历历,直旦暮间耳,方思鹿苑重寻,居停得所,千秋成永诀,为问同堂连袂,更有何人?”十月,挽子妇钱宜人云:“四德兼全,方冀偕吾儿翼燕诒谋,教诸孙成立;三旬晋一,何乃与先室骖鸾远去,竟同岁云亡。”丁卯正月,挽外舅金子羲先生云:“恩承卅载,缘证三生,只惭青眼徒垂,竟事业蹉跎,老去已无千里志;海上月圆(时值上元节),天南星陨,忍忆白头相聚(前岁见于沪上,公已八十有四矣);尚精神矍铄,临行曾约再来期。”戊辰六月,挽翁氏外伯姑恽太夫人云:“秉怀清高节,备历艰辛,余年家政亲操,争钦礼法交修,懿行允辉彤管史;怜道韫早孤,深蒙鞠育,三千里邮书遽断,忍忆晨昏团聚,旧游同侍彩衣堂。”(内子归宁时,余曾偕至虞山,小住旬日)庚午四月,挽袁年伯母薛太夫人云:“相夫成千古忠名(忠节公以庚子拳匪之乱遇祸),卅载分离,天界灵旗今接引;生子皆一时奇杰,三英继起,冈阡新表永流传。”六月,挽王聘卿总理士珍云:“为贤豪领袖,入政垣而不党,入军界而不争,方晚岁优游,胡遽丧七旬元老;具忠孝性情,事节母则尽欢,事旧君则尽礼,树群伦师表,信无惭一代完人。”九月,挽金亲母耿淑人云:“大家才行早称传,方偕老林泉,争羡三多备嘉福;故国亲姻日零散,正重阳风雪(。重九夜都门大雪),那堪千里听悲音。”十二月,挽孙慕韩总理宝琦云:“卅年勋望,弁冕时贤,始也绾疆符,继也管部政,终也秉国钧,恨遭逢屡涉艰危,至竟未酬公辅志;一代典型,渊源家学(公为文悫公子),貌严而性慈,与惠而取廉,外和而内介,为遐迩同深信仰,那堪遽丧老成人。”辛未八月,挽王书衡同年式通云:“凤池联步,雁塔齐名,痛频年同辈凋零,又弱一个;法律传家,文章鸣世,为当代万流宗仰,信足千秋。”十一月,挽翁修之内弟之循云:“四十曰强仕,方期壮志鹏搏,胡长吉修文,远道竟成千古别;再索而得男,喜听清声凤哕(君殁后月余,得遗腹子),有小同绳武,夜台应慰百年心。”丁丑十一月,挽曹理斋参议秉章云:“病骨久销磨(君患风Φ多年),况故乡烽火惊心(嘉善失陷后,君之德配及家属,迄尚未知下落),早忧此日;衰龄同落拓,方累岁文坛聚首(每一旬中,必诣君家聚谈至暮),忍别今朝。”

  辛未岁,余应东海府主之聘,分纂《清儒学案》,每遇星期五日,群集曹君理斋寓中,讨论其事。时理斋处有生日会之举,除学社诸友外,并约故都同志,共合人数为十二,得以逐月举行(有离会者,另邀他人补入)。凡值庆辰,醵赀公宴,理斋于食谱夙所深究,又时出新意,故肴馔既丰且精,樽酒联欢,极盍簪之乐事。至丁丑秋时局不靖,称觞之约,乃展转延期,未几地主云亡,此举遂废。

  然余自入会后,叨陪雅集,瞬阅七年,处此风云万变之秋,亦可谓历时较久矣。

  今记诸人生日如左,援《清尊集》例也。江阴夏闰枝孙桐,咸丰丁巳四月二十二日。金匮杨荫北寿枢,同治癸亥七月初六日。山阴王书衡式通,甲子十月二十四日(辛未秋卒)。嘉善曹理斋秉章,甲子十二月初六日(丁丑冬卒)。长洲章式之钰,乙丑五月二十一日(丁丑夏卒)。吉林徐敬一鼐霖,乙丑九月二十二日。

  长沙郑叔进沅,丙寅七月十五日。武进赵剑秋椿年,戊辰二月初五日。秀水金孙兆蕃,戊辰八月二十四日。海盐朱小汀彭寿,己巳六月二十二日。吴县汪伯云惟韶,辛未十一月初八日(丁丑春卒)。长沙章曼仙华,壬申七月二十二日(庚午秋卒)。江都闵葆之尔昌,壬申八月初三日。江安傅沅叔增湘,壬申九月初八日。赣县陈仲骞任中,甲戌九月二十六日。武进陶心如洙,光绪乙亥三月二十二日。云阳涂子厚凤书,乙亥八月二十二日。江夏傅治芗岳,丁丑九月初九日。

  嘉善曹君儒葆宸,壬午十二月初三日。贵阳邢冕之端,癸未七月初四日。吴江沈羹梅兆奎,乙酉十一月二十六日。

  按《学案》一书,至戊寅春纂辑粗毕(共为二百八卷),时社友皆散,终其事者仅余一人。书首序例目录,经东海命余修改数四而后定。余以全书所纂正附各案,当诸友属草时,分任撰述,彼此各不相谋,恐体例未必尽同,且或有重复及抵牾之处。复请于东海,拟俟写工缮就清稿后,暂缓付梓,先由余通检一过,以期前后贯彻,遇有上述诸点,即可随笔修正,免贻疏舛之虞。虽稍废时间,而于全书不无小补(时已刻者约十之三四,余亦拟为之覆校,盖愚意所注重者,不在衍文脱字,而在全体之画一整齐也)。东海颇韪余说,卒以年高多病,急于观成,承刻者但求早日毕工,迄未将稿本送余覆阅,嗣编纂处亦裁撤,余于社事遂不复与闻矣。今全书已于东海谢世后匆匆刻竟,流布坊间,而余先时竟未获逐卷校雠,致读者对于此书内容,不免有所指摘,此则私衷所深为负疚者耳(余偶阅卷首,如序末某月,空格未填,又全书凡遇庙讳皆缺笔,而序中玄字竟未改写,此二端其最显者。知刊板时草草从事,校理无人,已可概见。他日拟为校勘记以弥缺憾,第未知能有余力否耳)。

  余昔居宣南,宅凡数徙,厥后迁入内城总布胡同,则历时为最久。溯自光绪辛卯五月,偕元配金夫人入都,始寓烂面胡同。甲午冬,移居上斜街(此为湖州会馆公产)。乙未三月,南旋省亲。丁酉秋再至,寓兵马司后街。己亥冬,移居上斜街(此为全浙会馆公产)。庚子冬,借寓嘉兴会馆。壬寅秋,移居米市胡同。

  至丙午冬,铁宝臣尚书适置有西总布胡同一宅,以余方从事练兵处,特招余往居。

  国变后,尚书全家移津,余亦无田可归,乃集资购得之。其宅分东西两院,轩窗明爽,因于院中遍植红杏、碧桃、海棠、丁香、榆叶梅诸树,花时绚烂可爱;及丁巳春,复添建楼屋五间,益形宽敞矣。自居此宅后,计所生儿孙男女辈约十七八人,生齿颇盛,而穷通聚散之感,亦于此中阅历为最多。越三十有四年,己卯夏,以生计日艰,遂出售他姓。乌衣门巷,燕去巢空,临别依依,弥增感慨,爰口占二绝以志别云:“卜居地占凤城东,曾见承平旧日风。家国兴衰无限感,茫茫三十四年中。书拥百城忙位置,花栽三径费滋培。云烟眼底匆匆过,又见他人入室来。”

  人生七十古来稀,唐人即有此语,至八十则更少矣。余生平所见耆老,年届八十者,尚不乏人,今汇记之以志盛遇(举曾接丰采言论者,其仅闻名者不与)。

  封翰林院检讨、海宁吴仁斋外伯祖应麟,八十□(嘉庆□□生,光绪□□卒)。

  户部尚书、甘泉董р卿太夫子恂,八十六(嘉庆丁卯生,光绪壬辰卒)东阁大学士、南皮张文达之万,八十七(嘉庆辛未生,光绪丁酉卒)。浙江宁波府教授、海宁吴ウ庄外祖敦,八十三(嘉庆壬申生,光绪甲午卒)。体仁阁大学士、汉军徐荫轩夫子桐,八十二(嘉庆己卯生,光绪庚子殉难)。刑部尚书、长安薛云阶先生允升,八十二(嘉庆庚辰生,光绪辛丑卒)。两广总督、茶陵谭文勤钟麟,八十四(道光壬午生,光绪乙巳卒)。四川总督、庐江刘文庄秉璋,八十(道光丙戌生,光绪乙巳卒)。武英殿大学士、寿州孙文正家鼐,八十三(道光丁亥生,宣统己酉卒)。吉林将军、满洲铭文肃安,八十四(道光戊子生,宣统辛亥卒)。

  江西玉山县知县、嘉兴张公束先生鸣珂,八十(道光己丑生,光绪戊申卒)。翰林院检讨,湘潭王壬秋先生运,八十五(道光壬辰生,丙辰年卒)。两广总督、建德周玉山〔刘补:悫慎〕年丈馥,八十五(道光丁酉生,辛酉年卒)。弼德院院长、和硕庆〔刘补:密〕亲王奕,八十(道光戊戌生,丁巳年卒)。河南巡抚、海丰吴仲怡年丈重熹,八十一(道光戊戌生,戊午年卒)。两淮候补盐知事、平湖朱梅轩族兄之桢,八十三(道光戊戌生,庚申年卒)。都察院都御史、历城张振卿先生英麟,八十八(道光戊戌生,乙丑年卒)。江苏候补道、海宁沈旭初世丈玉麒,八十□(道光□□生,己未年卒)。外务部尚书、大兴〔刘改:掖县〕吕镜宇先生海寰,八十五(道光壬寅生,丙寅年卒)。江苏候补道、道州何诗孙前辈维朴,八十一(道光壬寅生,壬戌年卒)。候选知府、原任两淮通州盐运分司运判、嘉兴金子羲外舅兆,八十六(道光壬寅生,丁卯年卒)。安徽巡抚、金坛冯梦花先生煦,八十五(道光癸卯生,丁卯年卒)。东三省总督、汉军赵次珊先生尔巽,八十四(道光甲辰生,丁卯年卒)。内阁中书、钱塘高白叔先生云麟,八十二(道光丙午生,丁卯年卒)。江宁布政使、恩施樊云门先生增祥,八十六(道光丙午生,辛未年卒)。山西〔上二字刘改:江苏〕候补道、秀水盛苹旨姻丈沅,八十九(道光丙午生,甲戌年卒)。广东南韶连道、应山左笏卿先生绍佐,八十二(道光丁未生,戊辰年卒)。都察院副都御史,江阴陈梦陶世叔名侃,八十二(道光戊申生,己巳年卒)。安徽望江县知县、海宁查子春先生光华,八十一(道光戊申生,戊辰年卒)。翰林院侍读、嘉兴钱新甫先生骏祥,八十三(道光戊申生,庚午年卒)。弼德院顾问大臣、〔刘补:太傅〕闽县陈伯潜〔刘补:文忠〕先生宝琛,八十八(道光戊申生,乙亥年卒)。典礼院学士、胶州柯凤荪先生劭,八十四(道光庚戌生,癸酉年卒)。候选布政司理问、南海张富石先生锦,九十(道光庚戌生,己卯年卒)。湖南大挑〔上四字刘改:广西富川县〕知县、嘉兴王步云姻兄甲荣,八十一(咸丰辛亥生,辛未年卒)。新疆布政使、新城王晋卿先生树楠,八十六(咸丰辛亥生,丙子年卒)。四川龙安府教授、井研廖季平先生平,八十(咸丰壬子生,辛未年卒)。四川龙安府知府、长沙蒋□□先生德钧,八十□(咸丰壬子生,□□年卒)。浙江余姚县训导、平湖沈雪渔先生颂清,八十六(咸丰壬子生,丁丑年卒)。吏部主事、义宁陈伯严先生三立,八十五(咸丰癸丑生,丁丑年卒)。奉天奉天府知府、沪州高蔚然先生树,八十二(咸丰甲寅生,乙亥年卒)。江苏太仓直隶州知州、乌程姚本泉同年炳熊,八十四(咸丰乙卯生,戊寅年卒)。民国〔上二字刘改:体仁阁〕大总统〔上二字刘改:学士〕、天津徐菊人先生世昌,八十五(咸丰乙卯生,己卯年卒)。学部主事、侯官陈石遗先生衍,八十二(咸丰丙辰生,丁丑年卒)。安徽候补道、阳湖恽季申姻丈毓龄,八十(咸丰戊午生,丁丑年卒)。

  此外现时生存诸人(其年龄系以今岁己卯计之),则有直隶候补道、嘉兴周少逸先生冕,现年九十四(道光丙午生)。邮传部侍郎、元和吴蔚若〔刘补:文安〕先生郁生,现年八十六〔刘补:庚辰九月故〕(咸丰甲寅生)。江苏候补知府、平湖沈逋梅先生翊清,现年八十五(咸丰乙卯生)。湖北〔上二字刘改:江西〕提学使、元和王胜之先生同愈,现年八十五〔刘补:辛巳三月故〕(同上)。

  直隶总督,开州陈小石先生夔龙,现年八十三(咸丰丁巳生)。候选道原任浙江湖州府知府、江阴夏闰枝先生孙桐,现年八十三〔刘补:辛巳十二月故〕(同上)。

  翰林院编修、黄严喻志韶同年长霖,现年八十三〔刘补:庚辰八月故〕(同上)。

  山西提学使、长沙汪仲楞同年诒书,现年八十二〔刘补:庚辰□月故〕(咸丰戊午生)。四川候补道,丹徒吴养臣先生兆元,现年八十二(同上)。江苏上海县知县、上虞田春庭先生宝荣,现年八十一(咸丰己未生)。学部员外郎、元和胡绥之先生玉缙,现年八十一〔刘补:庚辰 月故〕(同上)。直隶按察使、崇明王丹揆同年清穆,现年八十〔刘补:辛巳五月故〕(咸丰庚申生)。候选知府、奉节张伯翔先生朝墉,现年八十(同上。按平政院评事、保山吴子和同年煦,翰林院检讨、宁海章一山先生┪,迪威将军、旌德江宇澄先生朝宗,均咸丰辛酉生,开岁庚辰,年皆八十。今附记于此)。〔刘补:浙江宁波府知府、无锡杨小荔太守志濂,现年八十八(咸丰壬子生)。江西大挑知县、归安蔡原青大令蒙,现年八十五(乙卯生)。江苏阳湖县知县、宁化伊峻斋大令立勋,现年八十四(丙辰生)。江西候补道、侯官沈鲁青观察庆;江苏松江府知府、山阴戚升淮太守杨,现均八十三(丁巳生)。安徽候补道、东莞张豫泉观察其淦,现年八十一(己未生)。按此书于己卯年撰成,上年庚辰之冬排印成书,故上列诸公年龄皆以己卯年为准,庶与本书吻合也。辛巳花朝承谨识〕。

  都门为人物荟萃之地,官僚筵宴,五日无之。然酒肆如林,尘嚣殊甚,故士大夫中性耽风雅者,往往假精庐古刹,流连觞咏,畅叙终朝。余自己丑入京后,每遇文人雅集,大都在南下洼之陶然亭、龙树寺,炸子桥之嵩云草堂、松筠庵,下斜街之云山别墅、畿辅先哲祠,白纸坊之崇效寺,积水潭之高庙,广安门外之南河泊等处(亦有假各省向为公会,并无住客之省会诸馆者)。凡作主人者,均须于旬日前预定座位,方可折柬延宾。世变风移,别趋时尚,凡旧称名胜诸地,当时之应接不暇、冠盖如云者,今皆阒寂荒凉、车马绝迹矣。岂地气果有衰旺,亦随人事为转移耶!

  余自弱冠通籍后,浮沈人海,殆无日不与书籍相亲,涉猎既久,遂随时皆有辑述。今年逾七十,笔砚已荒,然料检陈编,皆数十年来耗思殚神,未忍弃置,爰仿梁ぇ林中丞《归田琐记》例,姑录存其目,付后人知之,俾无散失云。《旧典备徵》五卷、《丹铅巢录》十卷、《经籍属辞纂例》六卷、《诗学骈枝》九卷、《常谈讨原》五卷、《广四八目》五卷(以上诸书,原名《寿鑫斋丛记》,今分为六种)、《国朝人物考略》三十二卷、《国朝宰辅小传》二卷、《国朝百将图传》二卷、《皇清纪年五表》三十二卷、附《通检》二十四卷、《三国人生卒年月表》二卷、《三国志氏族表》四卷、《三国志校勘记》四卷、《历代朔闰甲子考》四卷、《古今人生日考》十二卷、《古今人书室诸名考》四卷、《古今钱范》八卷、《寿鑫斋钱话》五卷、《钱目》四卷、《寿鑫斋纪事稿》二卷、《述诗草》六卷。


编辑点评:
对《●卷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