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卷一

●卷一  作者:(清)朱彭寿

发表时间: 2016-12-22 字数:11952字 阅读: 29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余旧撰《寿鑫斋丛记》四十卷,分门隶事,大致以征录文献及考证经史词章为主;此外随时纪载者,或谈近事,或溯旧闻,或述家风,或抒己见,兴之所至,信笔即书。虽雅俗兼陈,漫无体例,顾其间零星考订,稍有发明,且于生平身世所经,时亦志其雪泥鸿迹。凡所缀辑,似与渔洋山人诸笔记意趣略同,特素不工文,固远逊其名章俊语耳。爰命儿孙辈别录为卷,而以随笔名之。安乐康平者,为光绪丁未岁除日,蒙恩颁赐春条中语,谨奉以名室,因即取冠简端云。己卯秋日,彭寿自识,时年七十有一。

  吾邑僻处海滨,壤地褊小,乃人文崛起,往往词坛角艺,有独出冠时者。康熙己未词科,彭羡门少宰(孙)则为一等一名。道光丙戌殿试,族父朵山给谏(昌颐)则为一甲一名;而道光甲申、咸丰己未,两次大考翰詹,则族祖虹舫阁学(方增)与颜雪庐学士(宗仪)亦均以一等一名,不次超擢。说者谓每科新进士三四百人,凡擢大魁者,或擅文名,或工书法,夺标之望,尚不难推测而知。

  若鸿博特征,词林大考,则高才硕学,盛集一堂,乃竟于名作如林中,辄荷九重鉴赏,褒然举首,众论翕然,不可谓非一乡之盛事矣。

  先曾祖司勋公,乾隆己亥举人、辛丑进士,选授江西铅山县知县,历调彭泽、瑞昌,迁湖口督捕同知,内擢吏部稽勋司员外郎,掌验封司印。嘉庆十九年,卒于京邸。所著《松乔诗钞》,见郡邑志及家谱中。余尝访求是集,里中故老,无一见者。殆当时未经付梓,仅具原稿,遭咸丰庚辛间寇乱,遂付劫灰矣。偶读法梧门祭酒《存素堂诗集》,载有《嘉庆辛未岁题朱松乔同年饮酒图诗》(按公与祭酒为乾隆己亥乡试同年),乃知公寄情杯酌,饮量素豪,所绘之图,度当时题咏者必多名宿。惜原图久佚,无可物色,为之怅然。今录梧门先生诗于此,以存梗概。诗云:“我生不饮酒,而好交酒人。饮酒苟近道,作诗能守真。久病笔墨废,末由卷轴亲。夷宕天地间,颓然鸥鸟伦。回忆三十年,未了平生因。东篱野色足,南亩农事新。君肯携美酒,访我河之滨。六月荷花开,柳阴坐垂纶。苇间伴老渔,不溷车马尘。”

  本朝承明代旧制,凡授大学士者,必兼一某部尚书,然当时任尚书者,实别有其人,此特兼衔而已。至乾隆中叶,始有管理某部事务名目。迨嘉庆间,遂垂为定例,自觉名实相副,官职分明(自军机处设立后,大学士即不参预机务。内阁承办事件,以逐日票拟各部各省所进题本之批旨,及承发明谕、发钞奏折为大宗,然皆中书分任之,侍读管理之,大学士特受成而已。如无大典礼或大会议,大学士可终年不至内阁,故必兼一管部,方有趋公之地耳。其有兼差甚多者,则以位高望重,别予管领,于阁务无与也)。又国初大学士,分为三院(弘文、秘书、国史)。顺治十六年,改四殿(中和、保和、文华、武英)、二阁(文渊、东阁)。十八年,仍为三院。康熙十年复改四殿。三十八年,又改三殿(保和、文华、武英)、二阁(文渊、东阁)至乾隆十四年,始定为三殿(保和、文华、武英)、三阁,(文渊、东阁、体仁),设大学士四员(以前则自五六员至十一二员不等)。然自三十五年傅文忠恒卒后,保和殿不复置员,故今惟二殿、三阁。

  至授职名称,则自康熙以来,向无一定。是以某殿某阁,有时竟无其人;而一殿一阁中,转有同时数人并授此衔名者。嘉庆四年以后,始于每殿阁各设一员(第大学士止四缺,故或二殿、二阁,或一殿、三阁,均出自圣裁),其名位亦依次递推,至今遂相承弗替矣。

  本朝满洲、蒙古、汉军诸人,皆分隶八旗,而旗籍亦分次序:首镶黄,次正黄,次正白(此为上三旗),次正红,次镶白,次镶红,次正蓝,次镶蓝(此为下五旗)。凡功臣贵戚,多有由下五旗抬入上三旗者。至入侍宫廷之领侍卫内大臣(为武职正一品),亦惟上三旗有之(每旗二员),他旗则无。

  本朝未入关以前,凡官员世职,其名称多与今时不同:曰固山额真(即今之都统),曰梅勒额真(又名梅勒章京,即副都统),曰承政(即尚书)、曰参政(即侍郎),曰总兵官,曰昂邦章京,曰精奇尼哈番(即子爵),曰副将,曰梅勒章京,曰哈思哈尼哈番(即男爵),曰参将,曰游击,曰甲喇章京,曰阿达哈哈番(即轻车都尉),曰备御,曰牛录章京,曰拜他喇布勒哈番(即骑都尉),曰拖沙喇哈番(即云骑尉)。今多有不知其名者。

  文字遇合,各有因缘。余昔从事举业时,窗下所作课艺,每篇无不为六比者。

  戊子乡试,题为《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余遵文公集注,以诗书、礼乐、易象春秋,劈分三比;乙未会试,题为《主忠信》,复以主忠、主信、主忠信,劈分三比,皆获中式。盖同中见异,阅者较易刮目耳,然实非正格。凡抡元之作,例不取偏锋也。

  命之理微,故为圣人所罕言,然五行生克,似有定理。余命中八字五行缺木,每值考试,遇姓名有木旁者,辄蒙赏识。如癸未岁试时,学使为祁子禾夫子世长,禾字从木。戊子乡试时,房师为杨映村夫子毓俊,座师为钱星伯夫子桂森、吴勰丞夫子树梅。杨字、村字、桂字、森宇、树字、梅字,均从木。乙未会试时,房师为周少璞夫子树模,座师为徐荫轩夫子桐、启颖之夫子秀、李芍农夫子文田、唐春卿夫子景崇。树字、模字、桐字、颖字、秀字、李字,均从木,而春之盛德亦为木,亦奇事也。岂五行缺木者,必遇木以玉成之耶?度星学家必有一说矣。

  文人为士大夫撰墓志传状,于生卒年岁最宜详考,稍不经意,即易传讹。犹忆光绪壬辰八月间,寿阳祁文恪师世长,卒于工部尚书任内,时年六十有九,实生于道光甲申。然旧时所刻乡会试朱卷,则皆作乙酉生,盖循俗例,应试时少填一岁耳(少填岁数,南宋《登科录》中即已如是)。迨接讣告,乃云生乙酉、卒壬辰,享寿六十有九。以生卒干支与年岁计之,殊不相应。余心知其误,然以无甚关系,故往吊时亦未与文恪后裔言及也。后读王益吾祭酒《虚受堂文集》,其所撰《文恪神道碑》,则云生乙酉、卒壬辰,年六十有八,殆仍据讣告所载,而以年岁推算不合,遂减去一岁,俾与生卒干支相符。然文恪实年,则竟遭改削矣。

  恐他人文集中似此者正复不少。且所叙生卒干支,与年岁不相应者,亦往往有之。

  偶阅疑年正续诸录,有因年岁不合,辄多方引证,加以说明者。爰举文恪事以破其疑,并为当代文人操觚率尔者勖(又按:吾盐徐忠愍用仪,生于道光丙戌,至光绪庚子七月,以拳匪事遇祸,时年七十有五。乃当时有撰挽诗者,其起句云:

  “尚书授命时,年已七十六。”使此诗刻集流传,后之阅者以为诗中用六字入韵,其见闻必确,鲜不据为典要矣。因记祁文恪事,附识其误于此)。

  历代官撰诸书,今行于世者,以宋之《太平御览》、《册府元龟》、《太平广记》、《文苑英华》为最著,然亦不过数种而已(唐之《文馆词林》,明之《永乐大典》均遗佚久矣)。我朝稽古右文,特命儒臣时勤编纂,除平定各地方略专纪一时武功,又《天禄琳琅》、《石渠宝笈》、《西清古鉴》之类,专记内府储藏书籍、字画、金石诸品,兹不胪列外,其最称精要者,如于经义,则有《周易折中》二十二卷、《书经传说汇纂》二十四卷、《诗经传说汇纂》二十二卷、《春秋传说汇纂》三十八卷、《周官义疏》四十八卷、《仪礼义疏》四十八卷、《礼记义疏》八十二卷;于乐律,则有《律吕正义》五卷;(又后编一百二十卷)。于字书,则有《康熙字典》四十二卷、《西域同文志》二十四卷、《清文鉴》三十三卷;于音韵,则有《音韵阐微》十八卷;于正史,则有《明史》三百三十六卷;于编年,则有《御批通鉴辑览》一百十九卷;于史事提要,则有《历代纪事年表》一百卷;于历代通制,则有《续通典》一百四十四卷、《续通志》五百二十七卷、《续文献通考》二百五十二卷;于地理总志,则有《大清一统志》五百卷;于地理分志,则有各省通志(志名及卷数不备录)、《西域图志》五十二卷、《日下旧闻考》一百六十卷;于本朝制度,则有《皇朝通典》一百卷、《皇朝通志》二百卷、《皇朝文献通考》二百六十六卷、《大清会典图说事例》若干卷(按此书历经增修,以光绪中修成者为最备)、《大清通礼》五十四卷、《皇朝礼器图式》二十八卷;于经籍目录,则有《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二百卷;(又《四库简明目录》二十卷)。于名物谱录,则有《广群芳谱》一百卷;于理学,则有《性理精义》十二卷;于农政,则有《授时通考》七十八卷;于医学,则有《医宗金鉴》九十卷;于算学,则有《数理精蕴》五十三卷、《历象考成》四十二卷(又后编十卷)、《仪象考成》三十二卷;于术数,则有《协纪辨方书》三十六卷(按天时之说见于《孟子》,此书为择日而作,利于民用,故特著之);于艺术,则有《佩文斋书画谱》一百卷;于类书,则有《渊鉴类函》四百五十卷、《分类字锦》六十四卷、《子史精华》一百六十卷、《佩文韵府》四百四十四卷(又拾遗一百十二卷)、《骈字类编》二百四十卷;于编辑总集,文则有《历代赋汇》一百八十四卷、《皇清文颖》一百二十四卷、《全唐文》一千卷;诗则有《全唐诗》九百卷、《全金诗》七十卷、《佩文斋咏物诗选》四百八十六卷、《题画诗类》一百二十卷;词则有《历代诗余》一百二十卷;于诗文选本,则有《古文渊鉴》六十四卷、御选《唐诗》三十五卷、《宋诗》七十八卷、《金诗》二十五卷、《元诗》八十一卷、《明诗》一百二十八卷、《唐宋文醇》五十八卷、《唐宋诗醇》四十七卷。皆经诸名手,上秉圣裁,精心撰述,不独嘉惠多士,且将昭示方来,钜制鸿篇,洵为前代所未有者矣(又四部外,尚别有《古今图书集成》一万卷)。

  又按读书一事,古难今易。本朝诸先正,最好著为后人省心省力之书。如于经学家著作,则有朱彝尊《经义考》三百卷;于经学家师承,则有毕沅《传经表》一卷、《通经表》一卷(一作洪亮吉撰),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八卷、《经师经义目录》一卷;于经部唐以前佚书,则有马国翰《玉函山房丛书》内所辑经编(按所辑较黄《汉学堂丛书》内经解、通纬二类为详);于历代礼制,则有秦蕙田《五礼通考》二百六十二卷;于古书字义,则有阮元《经籍纂诂》一百六卷(又补遗)、王引之《经传释词》十卷;于小学家著作,则有谢启昆《小学考》五十卷;于检查《说文》诸字,则有黎永椿《说文通检》十四卷;于史部唐以前佚书,则有马国翰《玉函山房丛书》内所辑史编;于史事提要,则有齐召南《历代帝王年表》三卷(按此书不及官撰《历代纪事年表》之详,而简括便览)、阮福明《年表》一卷;于宋元明史事编年,则有毕沅《续资治通鉴》二百二十卷,夏燮《明通鉴》一百卷;于本朝大事编年,则有近人王先谦十朝《东华录》六百二十四卷;于本朝名人事迹,则有钱仪吉《碑传集》一百六十四卷、李元度《先正事略》六十卷、李桓《耆献类征》七百二十卷;于检查正史诸人姓名,则有汪辉祖《史姓韵编》六十四卷;于历代庙谥世次元号讳字,则有陆费墀《帝王庙谥年讳谱》一卷;于历代所讳诸字,则有黄本骥《避讳录》五卷;于历代统系,则有段承基《历代统纪表》十三卷;于历代纪元,则有叶维庚《纪元通考》十二卷;于历代年岁甲子,则有李兆洛《纪元编》三卷;于历代每月朔闰,则有汪曰桢《长术辑要》十卷;于古今人生卒年岁,则有钱大昕《疑年录》四卷、吴修《续疑年录》四卷、钱椒《补疑年录》四卷、陆心源《三续疑年录》十卷;于正史中补撰职官诸表,则有万斯同《历代史表》五十九卷;于正史中补撰各志,则有钱仪吉《晋兵志》一卷、郝懿行《宋书刑法志》一卷、《食货志》一卷、洪亮吉《三国疆域志》二卷、《东晋疆域志》四卷、《十六国疆域志》十六卷、洪孙《梁疆域志》四卷、钱大昕《元史氏族志》三卷、侯康《后汉艺文志》四卷、《三国艺文志》四卷、倪《辽金元三史艺文志》一卷、钱大昕《元史艺文志》四卷;于历代封爵谥法,则有沈炳震《廿一史四谱》内《封爵谱》二十四卷、《谥法谱》十六卷;于历代郡邑地名,则有陈芳绩《历代地理沿革表》四十七卷、李兆洛《历代地理志韵编今释》二十卷;于本朝府厅州县地名,则有李兆洛《皇朝舆地韵编》二卷;于本朝外藩部落,则有祁韵士《皇朝藩部要略》十八卷、表四卷;于本朝舆地全图,则有胡林翼《大清中外壹统舆图》三十二卷;于考订前人伪撰各书,则有姚际恒《古今伪书考》一卷;于金石文字,则有王昶《金石萃编》一百六十卷、陆耀《金石续编》二十二卷、陆心源《金石粹编续》三百卷;于碑刻目录,则有孙星衍《寰宇访碑录》十二卷、赵之谦《补寰宇访碑录》五卷;于金石学家姓名著作,则有李遇孙《金石学录》五卷、陆心源《金石学录补》四卷;于子部唐以前佚书,则有马国翰《玉函山房丛书》内所辑子编;于理学家宗派言行,则有全祖望《宋元学案》一百卷(王梓材增补)、黄宗羲《明儒学案》六十二卷、江藩《国朝宋学渊源记》二卷、唐鉴《国朝学案小识》十五卷;于算学家姓名著作,则有阮元《畴人传》四十六卷、罗士琳《续畴人传》六卷、诸可宝《畴人传三编》七卷;于编辑诗文总集,则有严可均《全上古秦汉三国六朝先唐文》七百四十六卷、陆心源《唐文拾遗》八十卷、《唐文续拾》十六卷(按二书皆补《全唐文》之遗)、李调元《全五代诗》一百卷、吴之振《宋诗钞》一百六卷、厉鹗《宋诗纪事》一百卷、曹廷栋《宋百家诗存》二十卷、陆心源《宋诗纪事补遗》一百卷、张金吾《金文最》六十卷、顾嗣立《元诗选》一百十一卷(原刻不分卷数,此从《四库提要》)、《癸集》十卷、黄宗羲《明文海》四百八十二卷、朱彝尊《明诗综》一百卷、王昶《湖海文传》七十五卷、姚椿《国朝文录》八十二卷、沈德潜《国朝诗别裁集》三十二卷、王昶《湖海诗传》四十六卷、张维屏《诗人征略》六十卷、二编六十四卷。以上各种,皆竭累年之精力,详稽博考而后成者。南皮张孝达年丈(之洞)谓:“前人甚苦,后人甚乐;诸公作室,我辈居之;诸公制器,我辈用之,士生今日,真可不费无益之精神。”(说见《轩语》卷中)信通论也。(按:此条记于光绪戊戌己亥间,嗣近时人所续出者,如本朝大事编年,尚有朱寿朋《光绪朝东华录》二百二十卷;本朝名人事迹,尚有缪荃孙《续碑传集》八十六卷;编辑诗文总集,尚有王仁俊《全上古秦汉三国六朝诗》若干卷、《五代文荟》若干卷、缪荃孙《辽文存》六卷、王仁俊《辽文萃》七卷、《西夏文缀》二卷。宣统辛亥冬日,补录于此。)本朝人所刻之书,以康熙间最为工整,至当时钦定诸籍,其雕本尤极精良,然大都出自臣工输赀承办。如《全唐诗》则为通政使曹寅所刻,《历代赋汇》则为詹事府詹事陈元龙所刻,《佩文斋咏物诗选》则为翰林院编修高舆所刻,《历代题画诗类》则为翰林院编修陈邦彦所刻,《历代诗馀》则为司经局洗马王奕清所刻,《佩文斋书画谱》则为候补主事王世绳等数人所刻,《御批通鉴纲目》则为吏部尚书宋荦所刻(《四库提要》作吏部侍郎,似误),《佩文斋广群芳谱》则为河南道监察御史刘灏所刻,《全金诗》则为内阁中书郭元钅于所刻(此书本元钅于原编,后奉敕增补,仍由元钅于刻行),《历代纪事年表》则为翰林院检讨马豫所刻,《康熙字典》则为翰林院侍读陈世倌所刻。盖其时士大夫中,皆以校刻天府秘笈、列名简末为荣,故多有竭诚报效者(即致仕福建巡抚宫梦仁所撰之《读书纪数略》亦于刻成后将原板缴进)。自乾隆以后,凡奉敕编纂书籍,始无不由内府刊行矣(后惟嘉庆中钦定《全唐文》为两淮盐政阿克当阿于淮商中集赀承刻)。

  汪龙庄先生辉祖《史姓韵编》一书,为检阅史传人名而作,因姓觅卷,最为简便,于读史者获益良多,惜诸史中附见之人,或列或否,尚未赅备。倘得承学之士,于纪传表志中诸人,逐一补遗,凡有姓名者悉数标举,毫无漏佚,俾考古者皆可依姓寻求,知其出处,岂非尽善哉(史中附见之人,固有无足重轻者,每为人所忽略,然亦有资考证。若一经标列,则举其姓氏,便可于某卷中得之,实亦有裨史学)!

  又按此书排纂经年,具见良工心苦,第卷帙既富,其中疏舛之处,自所不免。

  如《隋书》之吐万绪本属复姓,而《韵编》则列为吐姓;《明史·何孟春传》中所称慎元正,本为杨慎、王元正二人,而《韵编》以为元正姓慎,列入慎姓中;崔桐、叶桂章二人,一为姓崔名桐,一为姓叶名桂章(皆正德丁丑进士),而《韵编》则以崔桐叶为一人,桂章为一人(列入桂姓)。均属非是。又户部郎中栗登,实为粟登(四川人,正德辛未进士),今《明史》中误粟为栗,《韵编》因之,亦是失考(按《续通志·氏族略》以粟登列入粟姓,是矣。惟注作弘治进士,亦误)。

  海宁陈乾斋相国元龙(谥文简),以顺治壬辰十月二十九日生,而其子翰林院编修邦直,则生于康熙某年十月二十九日。桐城张衡臣相国廷玉(谥文和),以康熙壬子九月初九日生;而其子内阁学士若霭,则生于康熙癸巳九月初九日。

  归安赵竺泉侍郎炳言,以乾隆庚子十二月二十一日生,而其子福建粮道景贤(谥忠节),则生于道光壬午十二月二十一日。悬弧称庆,父子同在一朝,洵佳话也(按:华亭范太学赞,以顺治辛卯正月初四日生;而其孙工科给事中或士,则生于康熙庚寅正月初四日。新建裘文达曰修,以康熙壬辰十月二十九日生,而其孙甘肃宁夏府知府元俊,则生于乾隆丁未十月二十九日,亦奇。至《寄园寄所寄》,载明代永乐甲申状元永丰曾,以元至正乙巳九月初七日亥时生,而其孙成化戊戌探花追,则生于洪熙乙巳九月初七日亥时。祖若孙年月日时,无一不同,尤古今所仅见者)。

  京署各官,最重资格,其中若翰林、若御史,以及内阁中书、军机章京、吏部礼部司员,对于同僚之先进者,不论年齿,皆称为前辈。初谒时,必具红白柬三分,登堂拜见,执礼惟谨。至其他各署,则但以同辈相称矣(吏礼二部汉司员,除进士授主事、拔贡生授小京官者外,其由举贡生监捐纳入官者,吏部掣签时,例不得分此二部,故与户兵刑工四部不同)。

  古人行文,每工于写景。如李陵答苏武书云:“凉秋九月,塞外草衰,夜不能寐,侧耳远听,胡笳互动,牧马悲鸣,吟啸成群,边声四起。”邱迟与陈伯之书云:“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皆止寥寥数语,而塞北气象之惨,江南风物之美,使读之者便如身入境中,真写生妙手也。

  宋《司马文正集》颜太初杂文序曰:“观其后车诗,则不忘鉴戒矣。观其逸党诗,则礼义不坏矣。观其哭友人诗,则酷吏愧心矣。观其同州题名记,则守长知弊政矣。观其望仙驿记,则守长不事厨传矣。”周行己《浮集》跋秦玺文曰:

  “是尝去诗书以愚百姓者乎?是尝听赵高以立胡亥者乎?是尝杀公子扶苏与蒙恬者乎?是尝教其君严督责而安恣睢者乎?”文中皆作排偶句,章法甚新。

  汉枚乘创为《七发》,后之人仿其体者甚众,然自《文选》所载数篇外,其余唐以前人所作,率皆遗佚,故多有不知其篇名者。按后汉傅毅有《七激》(其全文载《艺文类聚》中),刘广世有《七兴》(《类聚》所载不全),崔る有《七依》,李尤有《七款》,桓麟有《七说》,崔琦有《七蠲》(均同上)。张衡有《七辩》(其全文载《类聚》中)。刘梁有《七举》(《类聚》所载不全),马融有《七厉》(其篇名见傅玄《七谟》序中,而文无考),桓彬有《七设》(仅逸句散见《北堂书钞》中),王粲有《七释》(《类聚》所载不全),徐有《七喻》(同上),魏曹植有《七启》(其全文载《文选》及《类聚》中),杨氏有《七训》(其篇名见傅玄《七谟》序中,然杨氏不知其为何名,文亦无考),刘劭有《七华》(《类聚》所载不全),傅巽有《七诲》(仅逸句散见《书钞》及《初学记》、《太平御览》中),晋陆机有《七征》(一作《七微》,其全文载《类聚》中),又有《七羡》(仅逸句散见《书钞》、《初学记》、《御览》中),张协有《七命》(其全文载《文选》及《类聚》中),傅玄有《七谟》(其自序见《类聚》,而文不载,仅逸句散见《书钞》、《初学记》、《御览》中),又有《七林》(其篇名见《类聚》所引,而文无考),湛方生有《七欢》(其全文载《类聚》中),宋颜延之有《七绎》(《类聚》所载不全),齐萧子良有《宾僚七要》(同上),梁简文帝有《七励》(其全文载《文苑英华》中),昭明太子萧统有《七契》(同上),某氏有《七召》(同上。按《文苑》未著作者姓名,而明叶绍泰刻入《昭明太子集》,又张刻入《何水部集》,未知何据),萧子范有《七诱》(其全文载《类聚》中)。今汇记于此,以备读者便于检寻焉。

  宋周密所编《绝妙好词》,于词选中最为精本。乾隆初,查为仁、厉鹗同为笺注,每遇词中警句,特引元人陆辅之(韶)所撰《词旨》一一标出,以示学者,用意甚善。第周氏所选,仅为南宋人词。兹于李唐五代以迄两宋,凡属词中警句,择其尤佳者,汇记于此,以资讽诵,犹诗家摘句图列也(其短调中有通首辞意双美、一气呵成者,即以全首录入)。

  唐李白词:“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入楼上愁。”(菩萨蛮)“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忆秦娥)张志和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渔歌子)温庭筠词:“月孤明,风又起,杏花稀。”(酒泉子)“八行书,千里梦,雁南飞。”(同上)“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菩萨蛮)“相忆梦难成,背窗灯半明。”(同上)“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更漏子)皇甫松词:“梦见秣陵惆怅事,桃花飞絮满江城,双髻坐吹笙。”(梦江南)吕岩词:“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梧桐影)五代唐庄宗词:“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忆仙姿)南唐嗣主词:“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山花子)“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同上)南唐后主词:“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捣练子)“子规啼月小楼西。”(临江仙)“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同上)“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浪淘沙)“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同上)“一桁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同上)“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同上)韦庄词:“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菩萨蛮)“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同上)“夜夜绿窗风雨,断肠君信否?”(应天长)毛熙震词:“正是销魂时节,东风满树花飞。”(清平乐)李词:“残日照平芜,双双飞鹧鸪。”(菩萨蛮)冯延己词:“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谒金门)“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燕子双飞去。”(蝶恋花)“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莺乱语,惊残好梦无寻处。”(同上)“砌下落花风起,罗衣特地春寒。”(清平乐)“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罗敷艳歌)“日暮疏钟,双燕归来画阁中。”(同上)“残灯和烬闭朱栊,人语隔屏风。”(喜迁莺)“石城花雨倚江楼,波上木兰舟。”(同上)宋王禹词:“水村渔市,一缕孤烟细。”(点绛唇)寇准词:“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远,斜日杏花飞。江南春尽离肠断,满汀洲人未归。”(江南春)晏殊词:“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踏莎行)“夕阳西下几时回。”(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同上)“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外离愁三月雨。”(玉楼春)范仲淹词:“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御街行)“碧云天,红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含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苏幕遮)宋祁词:“红杏枝头春意闹。”(玉楼春)欧阳修词:“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踏莎行)“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蝶恋花)“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同上)张先词:“云破月来花弄影。”(天仙子)“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同上)“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木兰花)“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青门引)柳永词:“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八声甘州)“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雨霖铃)司马光词:“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明人静。”(西江月)王安石词:“六朝旧事如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桂枝香)苏轼词:“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有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卜算子)“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同上)“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水龙吟)“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水调歌头)王诜词:“海棠开后,燕子来时,黄昏庭院。”(忆故人)晏几道词:“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临江仙)秦观词:“杜鹃声里斜阳暮。”(踏莎行)“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满庭芳)“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同上)“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江城子)“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忆王孙)“试问海棠花,昨夜开多少?”(海棠春)“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间挂小银钩。”(浣溪沙)“回首回首,绕岸夕阳疏柳。”(如梦令)“无绪无绪,帘外五更风雨。”(同上)“依旧依旧,人与绿杨俱瘦。”(同上)黄庭坚词:“杏花零落燕泥香。”(画堂春)贺铸词:“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青玉案)“楼角红绡一缕霞,淡黄杨柳带栖鸦,玉人和月折梅花。”(浣溪沙)赵令词:“残杏枝头花几许,啼红止恨清明雨。”(蝶恋花)张耒词:“芳草有情,夕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楼。”(风流子)张舜民词:“不是渭城西去客,休唱《阳关》。”(卖花声)“回首夕阳红尽处,应是长安。”(同上)王词:“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眼儿媚)刘泾词:“莫把珠帘垂下,妨他双燕归来。”(清平乐)周邦彦词:“雁背夕阳红欲暮。”(玉楼春)“兔葵燕麦,向斜阳影与人齐。”(夜飞鹊)曹组词:“人静人静,风弄一枝花影。”(如梦令)徐伸词:“雁足不来,马蹄难去,门掩一庭芳景。”(二郎神)陈克词:“蝴蝶上阶飞,风帘自在垂。”(菩萨蛮)“几处簸钱声,绿窗春梦醒。”(同上)“帘外落花飞不得,东风无气力。”(谒金门)陈与义词:“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临江仙)赵长卿词:“怀家寒食夜,中酒落花天。”(临江仙)辛弃疾词:“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摸鱼儿)张孝祥词:“寒光亭下水如天,飞起沙鸥一片。”(西江月)范成大词:“花影吹笙,满地淡黄月。”(醉落魄)韩元吉词:“东风著意,先上小桃枝。”(六州歌头)刘过词:“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疏雨秋风颤。”(贺新郎)赵彦端词:“波底夕阳红湿。”(谒金门)杨炎词:“门外马嘶人去后,乱红不管花消瘦。”(蝶恋花)谢懋词:“东风杨柳碧毵毵,燕子不归花有恨,小院春寒。”(浪淘沙)“归梦已随芳草绿,先到江南。”(同上)洪咨夔词:“海棠影下,子规声里,立尽黄昏。”(眼儿媚)刘翰词:“惊起半帘幽梦,小窗淡月啼鸦。”(清平乐)姜夔词:“千树压西湖寒碧。”(暗香)“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扬州慢)“日暮,望高城不见,只见乱山无数。”(长亭怨慢)刘仙伦词:“一般离思两销魂,马上黄昏,楼上黄昏。”(一翦梅)孙惟信词:“絮飞春尽,天远书沈,日长人瘦。”(烛影摇红)史达祖词:“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去。记当日门掩梨花,翦灯深夜语。”(绮罗香)“红楼归晚,看足柳昏花暝。”(双双燕)王词:“春在卖花声里。”(夜行船)韩词:“试花霏雨湿春晴。”(浪淘沙)李石词:“烟柳疏疏人悄悄,画楼风外吹笙,倚阑闻唤小红声。薰香临欲睡,玉漏已三更。”(临江仙)“坐待不来来又去,一方明月中庭,粉墙东畔小桥横。起来花影下,扇子扑流萤。”(同上)罗椅词:“何处销魂,初三夜月,第四桥春。”(柳梢青)周晋词:“一砚梨花雨。”(点绛唇)“薄幸东风,薄情游子,薄命佳人。”(柳梢青)李肩吾词:“叮咛记取儿家,碧云隐映红霞。直下小桥流水,门前一树桃花。”(清平乐)黄升词:“又是羊车过也,月明花落黄昏。”(清平乐)吴文英词:“帘半卷,带黄花人在小楼。”(声声慢)“玉奴最晚嫁东风,来结梨花幽梦。”(西江月)赵闻礼词:“珠帘卷上还重下,怕东风吹散歌声。”(风入松)丁宥词:“小楼一线斜阳影。”(水龙吟)杨恢词:“都将千里芳心,十年幽梦,分付与一声啼。”(祝英台近)赵淇词:“春在阑干咫尺。”(谒金门)李彭老词:“明年今夜,玉尊知醉何处?”(壶中天)李莱老词:“归醉夜堂歌舞月,拚却春眠。”(浪淘沙)张炎词:“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解连环)“老柳官河,斜阳古道,风定波犹直。”(壶中天)周密词:“花深深处,柳阴阴处,一片笙歌。”(少年游)王沂孙词:“一掬春情,斜月杏花屋。”(醉落魄)“一室秋灯,一庭秋雨,更一声秋雁。”(醉蓬莱)赵与仁词:“昨宵风雨,凉到木樨屏。”(琴调相思引)李清照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醉花阴)朱淑真词:“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谒金门)郦文妻孙氏词:“花深深,一钩罗袜行花阴。行花阴,闲将柳带,试结同心。”(忆秦娥)“日边消息空沈沈,画眉楼上愁登临。愁登临,海棠开后,望到如今。”(同上)


编辑点评:
对《●卷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