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十 调和

十 调和  作者:何老才

发表时间: 2016-12-21 字数:4485字 阅读: 8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杨还还对杜琪的招认并不是心满意足,因为这根本不是她最初的本意,到了最后甚至有点失望,她猜想杜琪也许只是在敷衍,即便全部是实情,但都是过去的事情,对于未来她一直寻求的保障,仍是和以前一模一样———两个人默默起誓,说着一些如今听起来毫不激动人心的话。杨还还对自己说,也许这就是生活,每天绞尽脑汁构筑现今坚实的基础,幻想来日的美好生活,至于未来究竟自己能掌握多少,谁都无法断言。渐渐萌生的灰色心情,彻底淹没了还没有从爱情理想中走出来的杨还还,或许她以前一直是坚强的,对生活也有相当成熟的看法,或者是可靠的理智。但很少经历的感情生活,在这一次,才充分完整的让她体会到人生的变幻莫测,而真正成长为成熟的女人。或许今后的人生路途中,她将很少再去幻想,而是靠积累出的点滴经验来生活,而且是两个人一起的生活。

  杜琪在杨还还熟睡之后,仍然清醒着,对于在关键时刻感情的背叛,大为恼火,同时也逐渐明了自己对杨还还的所有情感中,有多少是真实的。而他在与薛仪几年对抗般的婚姻中,寻摸出的一套经验,如今用在杨还还身上大多已经失灵,他猜测或许是由于太久没有与女人打交道的缘故,还有就是他仍然不够了解女人,特别是杨还还这种很聪明的类型。他想这是一场战争,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争斗,但无论是谁最后夺取了在家庭中的领导权,做为这个团体中唯一的男人,他仍会保留一些权力,女人永远无法触及的权力。眼前的失利虽然导致了他暂时的被动,但他自认为他并没有放弃,反而是激发了他潜在的斗志,对于生活,特别是婚姻生活,他不仅有丰富的经验,还有做为一个男人的智慧。即使退一万步讲他还有最后的筹码———是他最先吸引的对方。

  爱或不爱是成就一段感情,促成一个家庭团体的最初诱因,大多数幸福的婚姻,都是从最初的爱或不爱开始的。而正是这个纠结过无数男女的问题,也是最后破裂一段婚姻的罪魁祸首,虽然没有爱仍可以组合成家庭。如果一方已经不爱了,受伤的却是仍在爱的的那一位,有时候他(她)还爱我吗?是一个诱因,他(她)已经不爱我了,也会成为一个诱因,诱使成为猜疑矛盾的原因,虽然谁都知道有矛盾的爱情才是完整的。或者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组合体,各式各样的矛盾层出不穷,而逐一解决化解它们,才是构成整个人生的主题,不住的解决问题,不停脚的走向死亡。

  第二天的太阳出来以前,杜琪前一晚无法调和的纠结,全部被杨还还摆平了。为了他们以后的健康生活,杜琪要试着戒酒戒烟,不仅仅是以前局限在他们房间不准抽烟,而是扩大到任何场合都要尽量减少,直至杜绝。瑶瑶的事,杨还还本着从长计议的考虑,必须先放一放,主要考虑她能否在这里生活下去,而且杨还还保证,她以人格担保绝不会比薛仪做的差。为了让所有人都能接受她的提议,她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如果瑶瑶很乐意和爸爸在一起生活,那么顺便,小玉的女儿缘缘的户口,也可以落在杜家,但必须是老太太名下,若小玉嫁人另当别论。也就是说,如果一切顺利,他们也圆满的结了婚,顺理成章的他们得分家。杜琪只不过稍微考虑了一下,因为杨还还没有提到钱的问题,这倒是让他很意外的高兴,至于具体什么时候把烟酒彻底戒掉,杨还还并没有说明。而最终将会被衍生出来的结果——分家,或许杨还还并没有想到那么遥远,杜琪则以为是掩人耳目的策略,因此他全部同意了。

  当杜琪郑重宣布对瑶瑶的处置建议后,全家都很高兴,几乎所有人都称赞杨还还办事得体,小玉更是激动的泣不成声,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杨还还此时还会想着她可怜的缘缘,她对这个家的感恩之情的表达唯有眼泪了,对杨还还的感激简直难以言表。李丽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高兴之余,仍无法相信杨还还似的,因为她也是将要结婚的女人,在她看来,现在这个时期,正是把自己二十多年来一无所知,却又是今后人生的主要舞台上的陌生人,收拾服贴的最佳时机,而不是示好建立邦交之类的时候。她不明白杨还还难道丝毫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吗?同为女人的她几乎要去可怜杨还还,而不是庆幸自己的姥姥,娶到这么好的一个儿媳妇。

  看似巨大的危机,在风平浪静的过去之后,杜琪却没有一丝的兴奋,几乎没有认真的爱过没有太多期望的爱情,也许就要结束于另一场看似和爱情有关的开始中。

  瑶瑶已经五岁了,对于最近几天没有去幼儿园,表现的特别高兴,她或许遗传了太多薛仪的性格,对正统的东西一律不怎么感冒。昨晚她睡在杜老太太的床上,居然像个大孩子似的,非要搂着缘缘睡,老太太看着熟睡中的两个孩子,开始幻想着某天搂着一个大胖小子,在床上嬉闹。

  杨还还一大早从店里挑了一身新衣服穿在瑶瑶身上,然后带着她出去吃早饭,回来的时候,瑶瑶已经杨阿姨长杨阿姨短的,一刻也离不开。杜琪刚吃过小玉煮的面条,坐在办公室里抽今天第一支香烟,杨还还似是算准了他的行踪,在后院遛了一圈后直奔他这儿来。

  杨还还出人意料的成绩,再一次刺激了老太太敏感的神经,想起昨天下午,提起结婚的事还会害羞的杨还还,在她心目中只有刮目相看了。此时此地,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杨还还在围墙以外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几乎所有认出瑶瑶的街坊,在看到她们的一瞬间,脸上挂着的都是诧异的表情。她并不担心有人会胡思乱想,虽是必然但也无关痛痒,她担心的是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不会突然扔下瑶瑶跑回家去。见到杜琪时他正忙着掐灭烟头,杨还还关上门抚着胸口说:“还真有点紧张,带着你的孩子上街我居然会紧张,以后可怎么办?”

  杜琪想说,因为那个孩子你没有参与,但他最终只是笑了笑,杨还还鼓动瑶瑶叫爸爸,她仍是不肯合作只顾着吃糖。

  “你以前是不是不疼瑶瑶,到现在都不理你。”

  “这怎么可能呢,她以前对我也是这个样子,不是很亲,从小和她妈成天在一起,我那时也太忙了点。”

  杨还还点点头说:“以后就会好的,你自己也要注意多关心瑶瑶。”

  “我自然会的,不过,一大早把她带出去,你怎么想到的。”

  “你说呢,如果瑶瑶真的留下来,就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我必须要和她建立起良好关系,等她长大了不要欺负我才好。”

  杜琪不禁有些感动,又感到好笑,说:“我真是太好命了,有时候都觉得配不上你。”杨还还白了他一眼说:“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你稍微向着我一点,我就自足了,什么配不配的上的,这时候还说这种话!”

  “真的到了七老八十我也能这样说啊,我就喜欢这样说。”杨还还听了很高兴,但也没忘了正事,收敛起满面的桃红,说:“我刚才打听了一下这附近的幼儿园,有一家贵一点的,但据说园长跟实小那边好像有什么关系,差不多的学生通过她都可以进实小,我想让瑶瑶就去这家,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就去这家吧。”

  “星期一的时候我们一起过去,瑶瑶也去好不好,我们一起去幼儿园。”

  “可是我一点也不喜欢幼儿园,我们在家里玩好不好啊,杨阿姨。”瑶瑶进来以后,一直坐在杜琪对面的沙发上吃棒棒糖,几天不去上学的日子仿佛才是她喜欢的生活方式。

  杜琪顿时无语了,因为他小时候也不怎么喜欢幼儿园,记得那时候还是叫学前班,他不喜欢的原因是老师老让他站着,对于女儿不喜欢的原因他猜测和他是一样的。杨还还果然问她说,为什么不喜欢去幼儿园,瑶瑶的回答足足让他高兴了好几天,因为的确是和他一样的理由。

  杨还还苦笑不已,因为平时哄小孩子几乎是她业务的一部分,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讨得瑶瑶的欢心,至于如何严肃认真的把一个小孩子教育好,她不仅没有经验,反而想起来都觉得可怕,因为她领教过太多难缠的超乎想象的孩子。一时间她几乎有些后悔昨天对杜琪夸下的海口,她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几件新衣服和一堆好吃的,已经不能彻底收买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了。瑶瑶对她无意的打击,让她想起了任欣欣,几天前两人约好,今天一起去做产前的最后一次检查,想到快要生孩子的好友,她不禁替任欣欣担忧,恐惧。

  杜琪看到杨还还兀自出神,猛地大喝一声后又傻笑起来,杨还还白了他一眼却也笑出了声,说:“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永远没有正经的时候。”

  “我还想说你呢,怎么说着说着话突然就没有动静了。”

  杨还还偷偷指了指漫不经心半躺在沙发上的瑶瑶,顿了顿说:“等一下我要出去一会,陪欣欣做检查,李丽来的时候你过去帮忙看一会。”杜琪点点头还没有说话,看似漫不经心的瑶瑶立刻接口说:“杨阿姨,我也想去。”

  杨还还笑着问她说:“你要去哪儿呀。”

  “你去哪儿我也去哪儿,我喜欢和杨阿姨在一起。”

  杨还还再也笑不出来了,她可不想带着瑶瑶去医院那种地方,却又不知道怎样拒绝,杜琪看她为难只好帮忙哄着,但往往事与愿违,瑶瑶得不到杨还还的答复立即号啕大哭起来。杨还还以前倒是经常见到这种场面,刚开始的时候只觉得聒噪而已,时间久了不仅习惯,反而喜欢上了小孩子对自己喜好却得不到而采取的大哭大闹。今天这一次她无论如何是高兴不起来了,无助的看着一旁愁眉苦脸的杜琪。


编辑点评:
对《十 调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