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九 惶惑

九 惶惑  作者:何老才

发表时间: 2016-12-19 字数:4451字 阅读: 8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李理二人早已收拾干净找地方玩去了。李丽现在住在婆家,每天总要在这儿吃过晚饭,等着未婚夫来接,这样做可是有她的小算盘的,因为两边都不用做家务。听到杜琪回来,三个女人都不约而同的出来迎接,杜琪看见她们齐刷刷的站在门口,不惊反笑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我有多少天没回来似的。”杜老太太看到他这么晚才和小玉从外面回来,不禁也有些生气,想喝问他却又张不开口,碍着干女儿的面只好默不作声。李丽看着两个长辈大概都不会开口了,她极不情愿似的说:“你们出去了大半天,家里可出事了。”

  杜琪两人一惊互看了一眼,齐声问她说:“家里出什么事了?”李丽对小玉的反应很不以为然,心下说,这是我们家的事,你紧张什么呀!但口中自然不能这么说,当做没看见她似的,只对着杜琪说:“你去看吧,你闺女回来了。”

  “瑶瑶来了,”杜琪恍然大悟,明白了李丽所说的话,再看杨还还冷冰冰的脸色,心中急忙想着应对之策,脸上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我闺女来看我,这是好事啊,你这丫头就是不会说话。”说着不经意般拉着杨还还的手向客厅走去。杨还还没敢太用力的挣了几下,杜琪没有理会,她只好作罢任由他拉着。小玉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想着杜琪的女儿突然出现,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瑶瑶对亲生父亲,仍然是不冷不热仿佛忘却似的态度,杜琪逗了她一会没看到效果,心中不免有些气馁,站起身来问李丽说:“她妈呢。”

  “早就走了,说把瑶瑶以后交给你就走了。”

  杜琪听她说完顿时头就大了,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心中暗骂薛仪害人不浅。杨还还被杜琪放开手以后,又偷偷跑回店里去了,杜琪发觉她不在的时候,赶紧询问李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听完了李丽讲的所有经过,杜琪眉头紧锁,沉默着跑到院子里抽烟去了。小玉轻轻的走进厨房关好了门,蹑手蹑脚偷偷的做饭,生怕惊扰了外面的人。她不敢去帮什么忙,好在杨还还依然很平静,小玉知道她也是在等一个结果,等着和心中的理想做比较,而且也是对杜琪的一次考验。

  楼上楼下的租客正在陆陆续续的下班回家,看到房东站在院子里抽闷烟,一屋子的人都静悄悄的不说话,不明就里的人难免有胡思乱想的,有的老租户,往屋里张望时看到了瑶瑶,还会神秘的笑笑。偌大的院子终于不再安静,但杜琪仍没有想好,他一时也不敢直接去问杨还还对瑶瑶的态度,他以往所有的做人策略,在这件事上全部失灵,因为他考虑的不再是自己的想法,更关键的是杨还还——坐在屋里给他压力的女人。他其实也在等杨还还亲自来告诉他应该怎么做,同时也明白杨还还也在等他下的决定。在杜琪几乎要抓狂的时候,杜老太太出现了,把他叫到自己的卧室对他说:“薛仪把瑶瑶送回来,是不打算再要回去了。瑶瑶可是你的骨肉,绝不能扔下不管,我一定是要留下她的!”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怎么跟还还说呢,从一开始我们之间可没有瑶瑶啊。”

  “总不能因为她不愿意当后妈,你就得把瑶瑶再扔回去!交给那个薛仪我是一万个不放心,你没见到她现在的打扮,哪里还有当妈的样子,我不管你怎么跟还还说,瑶瑶绝不能再从我们杜家出去。”老太太当年的风范又突然间回到了她身上,说完这句话,不等杜琪表态,毅然决然的走出去,而且把门关的震天介响,仿佛是在告诉所有人,她仍是这一家之主。

  小玉从厨房里出来小心翼翼的问老太太说,饭已经做好了,什么时候开始吃。老太太恍过神来,询问她下午和杜琪干什么去了。小玉把老马和媳妇打架的事,粗略的讲了一遍,并没有提杜琪说的那些话,老太太叹了口气说,唉,乱的呦。挥挥手让小玉去叫人吃饭。杜琪还在院子里抱头沉思,没什么进展,小玉叫他吃晚饭,他叹了口气说:“不知道这个时候谁能来帮帮我。”

  小玉微微一笑说:“还还姐的为人你还了解吗,不能只顾着发愁,先去吃饭吧。”杜琪点点头似是明白了小玉的意思,说:“我去叫她们,你先去吃吧,午饭的时候你也没吃好。” 小玉便又回到厨房,摆好了碗筷。

  此时正是晚间的营业高峰期,店里有不少的人在买东西,杨还还两人正忙着照料生意。杜琪从后门进去斜靠着一排货架,看着在前门旁收钱的杨还还,现在已看不到她脸上冷冰冰的表情,几乎和平时的神情一样,跟街坊邻居们谈天说地,不时的开着玩笑。有人看到了杜琪远远地躲在后面,故意大声向他打招呼。

  杜琪的老家也并不在这儿,在二十几年前这里只有百十户人家,当年杜老爷子买下现在住的地方的时候,周围几十米都空荡荡的没有人住,杜琪仍记得小时候半夜起床上厕所,四周黑漆漆的吓人,后背瘆的直冒冷汗,所以养成了一个直到现在晚上睡觉前不喝水的习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样孤独的过了几年,政府规划改造,扩大城市规模加快城市建设,第一件事便要修路,而第一条路便贴着杜琪家的门口,整整齐齐的铺展开来。于是杜琪半夜不再瘆的慌,而是吵的难过。他有时想起这些往事常常会傻笑不已,一次,在杨还还搬来后不久,他在书桌旁看书,莫名其妙想到了自己的命运,果然又嘿嘿的笑出了声,躺在床上的杨还还不解的问他怎么回事。于是,他合上书本爬上床和杨还还躺在一起,向她讲述了令他每次想起都觉得好笑的往事。杨还还听他讲完仍不太明白,问他说,虽然你的命真的挺好,比我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但也不至于笑到现在吧。杜琪解释说,他当然不是兴奋的笑出声来,而是觉得命运有时也爱和人开开玩笑。当年百十户的小村落,十几年间已经迁过来几倍于以前的人家,但杜琪家是唯一在村里分有责任田的外来户。如今,当初的庄稼地上面全部盖满了商业房,杜琪娘俩每年的分红就已经足够吃喝无忧的生活,所以严格来讲,在这座小城,杜老板早已是标准的中产阶级。

  向杜琪打招呼的熟人,基本都是最近几年在这儿买地盖房的,虽然当年的杜老太爷已经过世,但他传奇般的经历,在这一带却广为流传,杜琪承其荫泽但凡叫得出来的,见了面都热情招呼,同时也是他的生意能够绵延维系的关键。平时杜琪几乎不在这儿露面,一来怕有些人没轻没重的乱说话,二则是怕来占便宜的人太多,殊不知千万个理由都不如一个————他敬畏杨还还。杜琪的贱嘴在杨还还搬来以后收敛了许多,即使是和她开玩笑,分寸也会把握的很准,倒不是怕杨还还生气,相反的两人在一起后还真没有红过脸,用相敬如宾来形容其实是最恰当不过了。即便是在今天,当杜琪不好意思似的站在杨还还面前,她笑容满面的看了杜琪一眼,从货架上拿了一包香烟过来,要他分给认识的熟人。

  等到打发走了那些人,时间已过了好大一会,杜琪轻轻的咳嗽一声,正想开口请她回去吃饭时,却听杨还还说道:“你叫李丽先去吃饭,其他的事晚上再说。”她仍是那个坚强的女孩,懂事,不失体面。

  杜琪没敢再开口,叫上了李丽去吃饭。李丽刚才正在整理被翻乱的货架,杨还还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等走出了后门悄悄的对杜琪说:“小舅妈在里面出了一下午的神,不过这会看起来好多了,你和小玉出去干什么去了,我估计这才是她关心的事,瑶瑶怎么说也是你女儿,她如果反对瑶瑶回来只能是和你分手,但是据我分析她绝不会这么做的,所以小舅,你可以放心了。”

  “这些事不用你操心,以后也不准乱说。”

  “我保证不会乱说的,但是你必须得告诉我下午你们干什么去了。”

  “说了不用你操心,怎么回事啊你,大人之间的事不懂就不要问。”

  “不懂也不问我岂不成白痴了,你不告诉我,我就去问小玉,让姥姥去问。”

  杜琪实在没心情继续和她纠缠,只好不再搭理。餐桌上杜琪和三个女人聊着一些不相干的事,草草的吃了一顿饭。晚饭后他倒了一杯浓茶搬出他的躺椅,在院子里乘凉,刚坐下李丽的未婚夫王小果已经来接她回去了,李丽正要去和杨还还换班,看到了他拉过来让他叫小舅。李丽来了这么多天,杜琪和王小果一直还没有正式见过面,王小果看着杜琪还很年轻的脸倒也很爽快的叫了声小舅,掏出香烟来递给杜琪一支。杜琪知道他虽然是独生子,家里却并不富裕,但没有想到他抽烟的品味却如此之高,第一次见面已经对他心存芥蒂,应付了事一般问了一些工作上的事,一支香烟没有抽完便急忙结束,找了借口说再见了。杜琪回到卧室整理了当天的账目,想打开电脑上网玩一会,又觉得不合时宜,而且杨还还已禁止他在房间里抽烟,无聊的来回绕了两圈之后,估计李丽应该已经走了,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又回到院子中。

  也许三十岁的男人对同性朋友的要求,和交朋友时的防线已越来越高了,如果生活已经稳定,心中也没有什么理想的时候,更愿意呆在以往的圈子里和老朋友谈谈往事。对于新朋友,除非有什么重大用途,往往是浅交辄止,几乎没有什么动力去推动他们,认真和刚认识的人向更深层次发展。杜琪即使刚才没有对王小果产生厌恶,他也不愿意去结交,而宁肯把时间用在对他的生意和生活更有利的地方。虽然他已不再经常感情用事,但是已经把感情埋藏的很深了。

  杜琪的心思自然没有一丁点在书本上面,不论什么样的书,此时只是他手中的道具,用来表演给杨还还以外的人看,以衬托他心不在焉似的洒脱。所以当杨还还关好了店门,出现在庭院中时,他迅速的扔掉了烟头,藏起来拙劣的道具,却没有注意到杨还还嘴角扬起的微笑。他的一系列抓耳挠腮般的做作,在杨还还看来只不过滑稽可笑而已,但她的心底已涌出丝丝的甜蜜,因为她感觉到了杜琪对她刻意的在乎,这种微不足道甚至可笑的情感,使她在心存危机的同时,也感到了温暖光明。她已放弃了也许应该用以捍卫自己利益的武器,只是在心存侥幸的赌着她未来的幸福。

  杨还还只是在黑暗中昙花一现般的笑了一下而已,正因为她的恐惧心理,促使她收敛起暂时的放松。她打算运用一切以前不曾熟悉的,却是所有女人都会使用的伎俩,来对付杜琪,借着这个机会彻底收服杜琪,使他不敢再胡作非为。曾经任欣欣传授给她的所谓秘术,今天要派上用场了,虽然理智警告她没有必要,或者根本不能这样去做,但她的恐惧立刻便击碎了理智,她几乎要不择手段想去控制住杜琪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想法和爱不爱杜琪没有丝毫的关系,而杨还还蜕变的契机更是毫无道理。恋爱最后将要结婚的女人的心理,就像围成一圈的多米诺骨牌,动哪一个其实根本无所谓,关键在于它最终会倒向哪个方向,但无论是左是右,最后全部都会倾在也许是你最不愿看到的那一边。

在此本人虽有必要详细叙述,杨还还对杜琪所使用的招数,因为即使精明似杜琪,他还是全部都招了,从小玉进入他家背后不为人知的那一晚谈话,到在马大嫂面前和小玉冒充是情侣,一直到下午借给连月一万块钱,事无巨细包括内心思想波动,无一遗漏。当然杨还还也表扬了他,比如记性挺好,但也总在批评他不够诚实,思想根源挖的不够深等等。但我不愿说,有些事情说出来对大家都不好。


编辑点评:
对《九 惶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