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游记> 伊川行【2】

伊川行【2】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16-12-18 字数:2618字 阅读: 1038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辞别万安山,一路向西,过了伊河,来到伊川县城,归路旁边就是二程坟,作为二程故里的人,当然要看看著名理学家的享地。这个地方32年前曾经来过,那是参加河大中文面授学习,闲暇偶然间转到这里,当时没有这许多楼
 

  辞别万安山,一路向西,过了伊河,来到伊川县城,归路旁边就是二程坟,作为二程故里的人,当然要看看著名理学家的享地。

  这个地方32年前曾经来过,那是参加河大中文面授学习,闲暇偶然间转到这里,当时没有这许多楼房,眼前有点荒凉,一座小院后边就是三通石碣,分别为程珦、程颢、程颐墓碑。那时对二程的印象,首先是位于陆浑和毛庄之间的那座石牌楼,然后就是批林批孔中所说的学术分类——属于儒家,至于理学概念基本没有,故里流传的故事也就是程门立雪、丁郎蛋、屏风庄等。记得站在那些遗迹前,只是读读那简略的碑文,看看周边的荒草,心情就像眼前的环境,有点荒芜。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二程的学术理念有了一些了解,知道他们是宋代了不起的哲学家、教育家、理学的奠基者,也便有了一点同乡的自豪感。

  近年来,随着文化产业的兴起,二程和史上许许多多名人一样,成了一张文化名片,原本历史遗留的一些古迹,也便成了地方上对外宣传的资本,二程故里、二程园,现今分属两地管辖,各自都在做着相关的文章。这样的竞争好处是,文化繁荣,以史为镜。

  走进广场,青石铺就的地面,平整洁净,新立的“程林”牌楼稳稳站立,三门四柱冲天格式上完全是故里牌楼的再版,只是程林二字是否贴切,不敢妄加评论。

  牌楼进去迎面是一个圆坛,楼坛之间左拐有着宽阔的通道,两边新做的石象生高大气派,栩栩如生。通道尽头是享殿。享殿门上落锁,没有上前看个究竟,它的东边是一个小院落,那才是过去的二程词(如今叫作三程词),这里同样紧锁大门,电话联系才有一个自称是程氏28代孙的人过来开门,走进小院,三间上屋里端坐程氏父子三人的塑像,头戴平天冠,身着衮服,面容祥和,一脸正气。肃立在他们面前,我们四人深深地举了三个躬,算是带去故里人的一点问候。

  享殿和祠堂后边,才是三程的墓地,慢慢地走了过去,发现碑楼修葺一新,而且右边又多了几幢碑碣,那是近年在程道兴先生资助下又扩建的内容。道兴先生作为程氏后裔,先后对故里和程园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后人一定会铭记他的历史功德。

  站在墓园翠柏之下,思绪飘了很远很远。二程生长于湖北,发迹于汴梁,退隐后长期讲学于洛阳,开宗立派,创立了理学思想,最后落根于伊水之滨,这是这方土地的大幸和福祉。尽管历史进程中,理学思想曾经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但毕竟社会在进步,作为传统文化的一个方面,还是放射出了它璀璨的光辉。二程在天有灵,应该心安神定了吧?也但愿后人不会再做出荒唐的事情来。

  从程园出来,几个人余兴未尽,直奔紫荆山去探访邵雍墓。几经问询,终于找到了。说是紫荆山其实也就是一片丘岭,对于我们见惯了山的人,这里实在没有显眼的风景。不过这可是善于易数的大家阴宅,建在这里,必有他的道理。

  对于他老人家,年幼时只知道是会算卦,而且极准的一个人,最熟悉的是他那首“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幼童启蒙诗。成人长大后,从书上了解得多了一些,知道他是北宋哲学家、易学家,有内圣外王之誉。一生不求功名,过着隐逸的生活。多次以种种理由推托朝廷征召。富弼、司马光、吕公著等达官贵人十分敬仰他,常与之饮酒作诗,并买园宅送他居住。他依此过着耕种自给的生活,名其居曰“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他勤于著书,著有《皇极经世》、《观物内外篇》、《渔樵问对》、《伊川击壤集》等书。

  在临近大路的平台上,有着一座三门四柱冲天式牌楼,系清乾隆十七年(1742)嵩县知县徐玑督工于旧坊遗址新修而成。中间门额雕刻“安乐佳城”字样。从其石质斑驳的外表看来,这个牌楼倒是像原物了。

  牌楼右边新塑邵夫子金身一尊,头戴儒冠,身着冕服,肩披杏黄斗篷,目视远方,若有所思。牌楼后边是简陋的山门, 阔一丈,两边刻清代学者赵诚所写对联一幅:“删后无诗啸月嘲风留击壤,画前有易蹑根探窟见先天。”横额为:“邵夫子墓”。

  进得山门,有卷棚式享堂3间,其实现在也是过屋,屋后几步就是邵先生墓冢,冢前墓碑上书“宋先儒康节邵夫子墓”九个大字。此外,邵雍墓还保留有明清民国时重修碑记三方,其中就有清代嵩县知县徐玑立的一通。由此看来,清乾隆年间,这里应在嵩县的版图之内。

  面对先知先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忽然记起荀子那句“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来。是呀,据说他老人家留下的梅花诗就是世事预言,可惜谁也读不懂,即使读懂了又能怎样,天自有道啊!人类的一切行为不能违反自然规律,否则,得到的将是严厉的惩罚!

  夕阳西下,几个人边走边梳理一下今天的行程,不禁哑然失笑,中国文学有四大名著,吸引、影响了多少辈人。哭哭笑笑,打打杀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文学就是人学”,话不虚也。而今天我们确是拜谒了伊水东西两岸的四大名墓,走近了唐宋,走近了那个时代的政治家、文学家、理学家、哲学家,虽然时间短暂,但从心灵深处受到了许多教益,故而也是一句话作结——不虚此行!

  有诗为证:  初冬相偕文化游,万安紫荆伊河收。

  范姚程邵煌煌业,地脉有幸掩风流。

  2016.11.2


  附邵雍梅花诗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湖山一梦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三百年来终一日,长天碧水叹弥弥。

  天地相乘数一原,忽逢甲子又兴元。年华二八乾坤改,看尽残花总不言。

  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立花春已非。

  胡儿骑马走长安,开辟中原海境宽。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汉中看。

  汉天一白汉江秋,憔悴黄花总带愁。吉曜半升箕斗隐,金乌起灭海山头。

  云雾苍茫各一天,可怜西北起烽烟。东来暴客西来盗,还有胡儿在眼前。

  如棋事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

  火龙蛰起燕门秋,原璧应难赵氏收。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需愁。

  数点梅花天地春,欲将剥复问前因。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


编辑点评:
对《伊川行【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