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八 不是晚娘

八 不是晚娘  作者:何老才

发表时间: 2016-12-17 字数:3184字 阅读: 18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薛仪最近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心,人生中很多应该避开,或者应该错开而来的不幸,竟然一股脑的全部到齐了。本来无法生育的孟庭伟,奇迹般的被治好了,她却因为前几年的不够检点,而丧失了再做母亲的资格。一夜之间孟庭伟一贯低声下气的作风,荡然无存,从他的眼神中薛仪知道他们已经完了。公公婆婆知道了以后,大喜之下对她和女儿果然也是另眼相看,尤其是瑶瑶,从公主仿佛变成了童养媳。连日来她似乎才真正读懂人心,感觉到了寄人篱下般的凄惨。杜琪打来电话的时候,她刚刚办完离婚手续,在市区一栋老旧的居民楼中租下一套房子,正陆续的置办了些生活用品。她虽不甘心就此结束漫步青春的生活,暂时而言,却也想休整一段时间。当初,为着孟庭伟的不能生育,她几乎是拼了命般的把瑶瑶争抢到自己身边,如今生活巨变,虽然手头上还有一些闲钱,但是对亲生女儿以后的人生之路却没有一丝头绪。杜琪的电话及时提醒了她,立刻决定让女儿认祖归宗。女人把善变的优势,往往应用在对自己不利的情势之下,如果理解为弱势群体的一种自我保护,也未尝不可。古往今来,毕竟没有多少女人会被载入史册,成为左右历史的巨擘,而名垂青史的女人,闪光点常常可悲又可恨,如此,后来的很多大男人在点评历史事故的时候,往往注重始作俑者是男是女。左右历史的是男人,而左右男人心的经常是善变女人。

  薛仪想抛弃女儿的想法,自然不能明说,让孩子认祖归宗虽然只是借口,却能骗的很多人高兴。她想着美味的晚饭,一个人的大床,寂静的早晨,舒服的懒觉,漫长的青春期,生活的主动权仍在她手中,而且不必再顾及不相干的人莫名其妙的心情而为所欲为,一念及此,对自己在孟家生活了几年,却没有及时把握其他的机会,而悔恨不已。生活的变故会让男人成熟或颓废,会让女人坚强或堕落,而其中的区别往往取决于变故的频率,和发生的时机。

  薛仪出现在杜老太太眼前的模样,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能够理解,杜琪以前的审美怎会如此怪异。李理猜想杜琪当年,肯定是在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候碰到了薛仪,干柴烈火加上晚熟。李丽些许的吃惊过后,甚至又羡慕起薛仪的大胆。杨还还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看她带着长相和杜琪有几分相像的瑶瑶,不禁有些心惊肉跳。杜老太太看到孙女的兴奋,或多或少被一种莫名的羞愤所掩盖。薛仪雪白的颈子下,裸露着深深的乳沟,黑色长筒袜包裹着匀称的双腿,虽然浓妆艳抹的脸庞不怎么招人,但总体的效果却透着不一般。众人惊诧的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理了理头发笑吟吟的对老太太说:“大娘,您的身体一向可好,呦,这是杜琪的孩子吗?”

  杜老太太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把缘缘递给了杨还还,招呼孙女到身边来,瑶瑶竟然还记得她,撒开薛仪的手腾腾的跑了过来,扑在老太太怀里。虽然还没有叫她奶奶,却已经很让老太太高兴。杨还还已渐渐明白了这个女人的身份,想抱着缘缘躲开,李理看她要走叫道:“小舅妈,你去做饭呐。”

  杨还还不敢答应,瞪着他只想着赶紧离开,薛仪看着她尴尬不禁得意起来笑着对她说:“这位妹妹好年轻呦,你先别忙,我是来送瑶瑶的,还得麻烦你给杜琪带个话。”

  杨还还躲不掉,只好又坐下问她什么事。

  “你告诉杜琪我和姓孟的离了,”薛仪说到这故意停了下来,目光巡视了一周接着说:“你告诉他,瑶瑶我没办法再带着了,但她毕竟是杜家的后,找个时间把瑶瑶的户口办了。”

  “这事还是你自己告诉他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们俩之间的事, 我不在中间传话。”杨还还说完后总觉得别扭,看到老太太和瑶瑶慢慢亲近起来,越发的感到尴尬,仿佛她才是多余的。

  薛仪今天本来是要给自己找点自信的,但看到杨还还年轻,漂亮,身材也不输于自己,想到杜琪过的挺好,仿佛受了打击,故意不接杨还还的话茬说:“杜琪怎么又生了个女孩,什么时候再生一个啊。”

  杨还还羞红了脸急忙说:“这个孩子不是杜琪的,你不要乱说。”李理和李丽对望了一眼,都在奇怪杨还还怎么在薛仪面前变得这么软弱。杜老太太听到这儿心下明白了几分,冷冷的对薛仪说:“我们杜家人丁兴旺,倒是你老大不小的又离了婚,瑶瑶跟着你我们还不放心呢,送回来正好,我会跟小琪说,你走吧。”

  薛仪装作没听见仍对杨还还说:“原来你也是二婚啊,想想杜琪也不是什么有出息的人,你们倒也般配,我先走了,让他给我打电话。”

  来的时候没有人迎接,走的时候自然更没有人相送,瑶瑶看到薛仪的背影想追上去,又舍不得杜老太太,只是奇怪刚刚说的来找爸爸,怎么却来到了这里。薛仪走出去了很远,却迟迟没有听到她所期望的瑶瑶的呼唤,临上车终于放弃时才明白,今日之行很失败,但随即又释然,对下一步的人生充满了信心。

  通常,女人容易在爱情中受伤,而男人总伤在爱情圆满之后,所以我们在看别人的爱情故事时,大多止于圆满。这之前不论是男女受伤的情节或细节,都能在人群中找到共鸣,因为有许多人抱着或解恨,或庆幸,或幻想,或嫉妒,总之是复杂多变,甚至是难以言说的情感,去和故事里的某一人物做着空灵的沟通,交流。未圆满之前的爱是普通人一生也不会,甚至不愿醒的梦。

  薛仪走后杨还还一直躲在店里面,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想了很多,直到此时她才认真的审视和杜琪的感情,看上去顺理成章的一切,原来都是急促成事,杜琪甚至从来没有对自己真正表白过,如今她却被人误会成了二婚而且带个孩子。小玉究竟和杜琪是什么样的关系,她也没有认真追查过,今天两个人神秘的一起出去,究竟去干什么她一无所知。而杜老太太对薛仪说的那句话,似乎有什么深意,表面上是在为她解围,结果却把她套了进去,让薛仪误会更深。虽然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输于薛仪,而且实际的情况是她现今住在这个家里,但瑶瑶的到来令她感到不安,照目前的情形观察,如果真的和杜琪结婚的话,瑶瑶便要在她的眼前长大成人,直至出嫁。但她从没有想过如何去做一个后妈,即使和杜琪是热烈的相爱,没有一丝一毫的思想准备,直接从新婚的新娘子,变成令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后妈,即便想起来都会使杨还还不寒而栗。

  在细细的琢磨了几遍薛仪到来后的情景,杨还还慢慢发现,杜老太太事先肯定已经知道薛仪会来,而且必定是通过的杜琪,唯独把她蒙在鼓里。想到这,她不禁开始担忧自己目前的处境,即使做最好的猜想,今天不过是杜琪娘俩想见一见瑶瑶,但为什么要瞒着她,难道她连这种人之常情的事情都不能理解吗?杨还还迟迟不敢对自己做的种种猜想下结论,她的顾虑实在太多了,而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为她出出主意的人。

  杜老太太在薛仪走后,一直在想如何向杨还还解释这突然发生的一切,但她总在感觉自己已经老了,对新来的这个尚且陌生的女孩,她几乎没有什么把握去说清楚,仿佛她已经陷入了一个迷魂阵,被一个个比她年轻几十岁的小孩子玩弄着。深痛的力不从心狠狠的伤着她,虽然她很想去和杨还还聊几句,哪怕是安排李丽去劝说一番也是好的,但她的胆怯牵绊了她,一直等到杜琪回来,还是什么也没有做。

  李丽在听到杜琪的汽车声响之前,一直躲在店里的一个角落里偷偷的紧张着,时不时偷看兀自出神的杨还还,有时还要替她难过一会。虽然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可爱的小表妹了,此时却是强忍着不出去,远远地躲在角落里,在心理上陪着看上去无比失落的现任小舅妈。她也曾偷偷的发短信给李理,询问姥姥那边的情况,而没心没肺的李理,却只顾着和姨弟郭来喜胡天黑地的海吹,哪有心思理会在他看来毫不关己的闲事。整个下午,李丽只在去厕所的时候偷偷去看老太太,缘缘和瑶瑶在沙发上正玩得开心,老太太自顾自的出神,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这让她放心不少,也就没说什么,又回去继续在心理上陪着杨还还。


编辑点评:
对《八 不是晚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