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老家情结

老家情结  作者:双鱼座的姑娘

发表时间: 2016-12-12 字数:1954字 阅读: 26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103311cpp2xfvkwmpk6rxg.jpg

  舅舅家最小的表弟结婚,我和老公孩子回去庆贺,只有一下午时间,到舅舅家跟亲人们坐下聊聊天,说说话,转眼已到下午四点多,由于惦念着家里前两天刚收的花生,就和老妈商量跟我们一起回老家一趟。

  于是,驱车几里地,走过乡道回到阔别已久的家。走到村口,曾经窄窄的泥土路不见了,白白的水泥路显得格外宽阔,路两旁,曾经的田地变成了几排整整齐齐的新农村新式洋房,看上去漂亮极了,不过浮在眼前的似乎多了些陌生感,全然不是印象老家的样子。老妈是经常回来的,跟我一一说着都是谁家的新房。

  记得三年前,身体发疾,需要做个小手术,心里充满恐惧和不安!恰逢老爸老妈在老家,就一心想赶在手术前回家一趟,坐在公交车上,司机师傅可以准确的叫出来车上每个人的名字,车上的每个人也都认识,也是金秋收获季,每个人都议论着和分享着自个买的东西(有收秋的农具,有些是小孩儿秋季添的衣服,还有给家里孩子带的好吃的零食……不胜枚举),期间有人打电话让司机师傅捎个馍,买点菜之类的,心里很是赞叹司机师傅一一应承并记下来,回来路上,又和人一起同行,公交车所经之地,有人递过来新掰的玉米棒,或者是田间地头的几把新鲜蔬菜,司机师傅也都接下……这样的情景对于一直在外“漂”着的我来说,真是无比惊喜和亲切,我想这大概就是人世间最朴素的乡情吧!

  还是上小学的时候,每每最怕下雨天。记忆中,老家的路在雨天总是泥泞不堪,老爸给我买的胶鞋大而肥,记得每次雨天,都要用瘦弱的小身板带动着脚上那双不合脚的沉而笨的胶鞋,会把两只脚在这黄胶泥里拽地生疼,为此还跟老妈赌气,光着脚丫上过几次学……小小的年纪,学会了期许,“多希望什么时候能把泥路变成沙子路,就好了……”(那时对水泥路还没有印象),就在去年,弟带着一行人回去规划设计村里的路,我们还一起忆起这段印象中“痛苦”的时光。
其实,很多事情是有转机的,就在我为走泥路哭过几次后,偶然发现发小巧丽的鞋尽管旧但合脚,这个发现在那个小小年纪比吃了蜜还甜,我俩悄悄商量,以后每每下雨,总会跑到她家把她合脚的胶鞋换上,让她穿上在当时还挺“时髦”的那双大而肥的乳白色的胶鞋!多少年过去,现在的我依然不太喜欢雨天,想来应该与这段记忆有关,不过,如若不然,我怎么会有关这段“路”的至深印象?!

  路过麦场,眼前不觉又浮现出曾经玩耍嘻戏打闹的情景。小时候最喜欢过的季节是夏季。因为这个忙碌的季节,小小村落里总会充盈着小商小贩的叫卖声,有卖番茄,蔬菜,也有挑着各种小玩意儿的货郎担……这可高兴坏了我们这帮熊孩子们,大人们在田间地头忙碌,也经不起我们撒娇耗时,于是,往往应允着我们的各种要求。我和弟弟就得到过这样的好处,只要远远地听到货郎摇晃着拨浪鼓的声音,就像有了默契一样,俩人同时站在老妈跟前“哭”或“闹”,这招总是最凑效,总能淘来点小钱儿,买到心仪的零食——有时是一小包瓜子,有时是裹着包装纸的五分钱一块儿的糖果……然后,在小伙伴面前或炫耀着吃着嚼着,这些个快乐的时光……天热的傍晚,麦场就成了我们的乐园,大人们在麦场收着晾晒的麦子,小孩们总是在整过的平整的场地上跑着跳着疯玩着,丢沙包,或者是跳皮筋,踢瓦片,有时是“机器灵,砍大刀……”,游戏里我们有自己的朋友、哥们和“帮派”,那时候总能感觉到“江湖义气”充斥着的巨大吸引力……晚上,大人们总是会拿着用芦苇做成的席,铺在麦场上,三五个人聚在一起,聊聊天,说说“瞎话”(讲故事),每到这时,总是我最喜欢的事儿,凑在大人跟前儿,听着久远的古老的充满神秘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拉荆笆》和《后娘》,同情故事里的老人或者小孩儿,总是在故事里走不出来,大些时候会明白那些故事都是假的,但我知道,正是这些假的“故事”教了我最正确的“三观”……现在麦场不见了,换来的是一排排整齐的房子,各家各户即使在农忙也不用在麦场里晒麦子了,但我相信,那些向善的东西还在,最朴素的美还在传承………

  夜半醒来写下这些话,不觉天又东方发白了,关于老家,可能有永远说不完的话和回忆不完的往事,这些事儿一件件像幻灯片一样浮现在眼前,告诉我,那便是“童年”。

  诗人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睛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我相信,对于老家,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情结!


编辑点评:
对《老家情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