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征文 > 魅力白河征文> 登 龙 池 墁

登 龙 池 墁  作者:周明海

发表时间: 2016-12-11 字数:5964字 阅读: 459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山顶地势平坦,漫无边际称为墁,龙池墁的名字大约也是由此而来。对于龙池墁的向往,不是一天两天了,倒不是因为它风景美丽,在我心中,她属于一块圣地,是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山、嵩县的泰山。闻听有人想登此山,我即速报名参加。2016年3月11日下午5时,我与丁建智、时修礼、王晓丽4人从县城出发,6时30分到达车村镇天桥沟洛阳白云山自驾游营地,饭后宿此。12日早4时30分,加之洛阳、车村3位同行共7人乘车前往白河镇上云岩寺,6时到达,即行登山。

龙池墁在《山海经》中称猛山,位于白河镇境内,地处北纬33°34′~33°54′,东经111°47′~112°15′,属伏牛山系,是世界地质公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以古老原始、潭瀑幽美、山势峻峭、瀑流湍猛、奇峰林立而闻名,主峰海拔2211.6米,峰顶有一水池,称为龙池,常年有水。龙池墁西连“中国最美的地方白云山”,东邻中原独秀石人山,南接国家森林公园宝天墁,为伏牛山4大名山、72墁之首,是长江、黄河、淮河三大流域的分水岭,其水域分别注入伊河、汝河及南阳母亲河—白河,也是我国南北气候—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的标志地带,更是处于秦岭—淮河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为保护生态环境,龙池墁属于限制开发带,又深藏在伏牛山腹地,一直未被世人涉足,至今仍保留着古老原始、美丽自然的风貌,具雅、险、秀、幽、奇之特点,神秘莫测,被称为“中原绿色心脏”,明代兵部郎中乔缙赞曰:“颉颃泰华,睥睨衡霍”,是中原地区目前保留的最后一块原始景观。

伏牛山山名及龙池墁地名由来,与唐代著名僧人自在禅师降服野牛紧密相连。自在禅师本是南方人,他学道既成,欲栖名山,请求恩师指点。恩师说了一句禅语:逢牛则止。自在禅师便由南向北,一路来到野牛岭,只见几名猎人从山上下来,一边走一边敲锣。他询问如何进山,猎人劝他一人不可前行,岭上有一头凶猛的野牛,过路行人不知被吃掉多少,猎人三五成群敲锣壮胆才敢走过。自在禅师想起恩师的话,不听他人劝告,径直上了野牛岭,岭上古木参天,藤萝缠绕,阴森可怖。正走间,忽听一声吼叫,一头野牛猛地蹿了出来,当它的犄角快要顶到自在禅师时,突然温顺地卧在禅师身旁,因自在禅师在此降伏野牛,故800里绵延山脉,就被人们称为伏牛山。

自在禅师骑上牛背说道:若到吾刹即止。这野牛倒也听话,下了山岭,沿着白河边的小路向大山深处走去。来到今下寺村,野牛停了下来,自在禅师却说:此地虽佳,甚狭,更进之。野牛就乖乖地继续往前走。走到今上寺村又止,自在禅师从牛背上下来,环顾四周,风景优美,恍若仙境,说道:可矣。正要招呼野牛卧下休息,忽见野牛化为一龙,腾空而起,潜入山顶水池之中。自在禅师才知是神龙为他引路,向山顶的水池走去,数米外就感到寒气逼人,只见池中有一牛首鳞身之龙出没,就把这个水池称为龙池,此山峰为伏牛山主峰,就叫龙池墁。自在禅师即在龙池墁山脚下修庙建寺,聚众讲经,开创了一代名寺云岩寺。

顺着山路往上走,有着稀稀拉拉的几户人家,分布在银杏树林中,银杏树都已经古老到没有人能知道它们的确切年龄,只知道最年轻的身躯已经是一人不能搂抱。山崖下、密林中,寺庙遗存随处可见,那一处处残垣断壁在默默地讲述着遥远远而离奇的往事,让人们品觅历史的沧桑与变迁。正走间,建智用手指告诉我,半山坡的梯田地里,既是云岩寺遗址,靠在梯田磷上的就是我多少年前在县志看到的明代石碑。建智原为县宗教局局长,对嵩县寺庙颇有研究,在任期间,组织人员编写《嵩县寺庙大观》一书,主持召开云岩寺佛教文化研讨会,全国著名佛学大家到会,提交了一批高质量的研究论文。顾不得天色昏暗,我独自一人前去查看,到达石碑处,不得不使我产生敬畏与遐想。

云岩寺,分为上云岩寺和下云岩寺,僧人最多时达3000人,僧兵数千,其中下云岩寺为上云岩寺的接待寺院。据传,在龙池墁山附近有8个火场,专门用来火化死亡僧人,“烧人场”村名由此而来,可见当时规模是何等宏大。云岩寺曾与白马寺、少林寺、灵山寺并称“中原四大寺院”,明朝时,寺中僧兵曾和少林寺僧兵一起参加抗击倭寇战斗,立下赫赫战功。

明末,李自成农民军数次在伏牛山与追剿的官军激战,缺衣少粮的农民军,把规模宏大寺院积存的粮食财物等,做为洗劫对象,与寺院僧兵发生激战。初战失利,农民军从南召调集力量前后夹击,最终僧兵战败,连同寺院一同化为灰烬,同时,伏牛山的其它寺院也都受到重创,使曾经繁盛千年的伏牛山佛教几乎覆灭,在此我匆忙照相后离开。

沿山民开垦的贫瘠土地边沿走过,进沟不久,即遇一大石,名晒金石,面积约10余平方米,石上光滑平整。据传,云岩寺兴盛时期的一天中午,一位村民下山经过晒金石时,天气突变暴雨即将来临,见一僧人正在收晾晒的玉米,慌忙帮助收拾,临行之时,僧人抓了一把递给村民作为报酬,村民心想,玉米有什么稀罕,家里多的是,予以拒绝。回到家中,发觉鞋内有异物,倒出看时是颗金豆,才知僧人晒的不是玉米而是金豆。

再往前行,渐渐离开了人工开路的痕迹,进入原始林海。山路崎岖,山高路险,脚步凌乱。漫长的爬山路,让人走得极累极艰辛,险要之处,不由自主的揪住前面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棵弱小的、连自己都认为不能承受重量的小草,也依然忍不住去拉它借力,急促的喘息声几乎让我听不到周围的声音,沟深林密,植被覆盖率很高。艰难行走3个小时,遇一木梯,是山民在悬崖边装立的,大约有三层楼高,颇为壮观,胆大的兴奋不已,争先上梯,我不由得抓起相机拍照留影,顺着木梯往上爬,看手抓的地方,往下,看脚踩的地方,不敢四顾。继续前行,有一石洞,洞内又一木梯,沿木梯向上,出口极狭,勉强能通过一人,卸包方能爬出。出洞右上为一观景台,三三两两的松树,分布在视线可见范围之内,它们是守卫大山的哨兵,忠诚、不知疲倦。站在台上,心旷神怡,忘却了烦恼,如入仙境中。

艰难的行程继续着,天空还不时飘起了雪花,时遇积雪。路,上上下下,曲曲折折,险象环生。翻过一岭又一岭,岭岭相连,爬上一峰又一峰,一峰高过一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几经跋涉,12点50分,正在渺茫爬行时,拉在后面拍照的建智高喊,“到了”!大家举目远眺,山洼处的庙宇近在眼前,此时兴奋之情,难以言表,我们终于登上了龙池墁。眼前的龙池墁,与想象中相差甚远,隐约中的龙池墁,山顶平坦,龙池就在山巅,庙在顶峰,然则,龙池及庙宇就在山洼处。山顶下方不远处有一水池,约2~3平方米大小,呈不规则的圆形,池中水可见底,池边杂草丛生,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池。据传龙池里的水久旱不落,久涝不升,皆因池下有七个大洞连接大海。此话未必当真,但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一个小小水潭,能保持常年有水,实属不易,有些传奇也不为过。水池边有一龙王庙,庙很小,也就一米来高,里面的龙王塑像虽是素色,倒也须发俱全,栩栩如生,传闻此龙王很有灵性,每逢天旱,山下人皆来求雨,总是有求必应,极是灵验。如此有灵气的龙王却委屈在这么狭小的住所,是因为在墁顶高处另有一座庙宇,海拔2012米,里面供奉着玉皇大帝。玉皇大帝身披彩衣,坐在高大的殿堂里,威严地注视着芸芸众生,也顺便监视着老龙王,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山坡,视野极其开阔。在玉皇庙旁有两块石刻虽不完整,但雕刻精美,说明原来玉皇庙的规模一定不小,估计当时非常繁盛,不同于一般的庙宇。试想在遥远的历史上,龙池墁一定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

到了玉皇大帝庙宇,大家稍作休息,便堆起了篝火,时修礼带领部分人员烧水做饭,修礼现为嵩县气象局局长,喜欢爬山,外出食宿设施齐全。水烧开后,大家有带馍的、方便面的、火腿肠的、鸡蛋的,统统拿了出来,在谈笑风生中吃了午饭,上山的疲劳暂时忘在脑后。此时,洛阳3位驴友风尘仆仆上山,他们虔诚的在玉皇大帝面前烧香供奉,稍作停留,便又匆忙下山。2个小时后,我们一行合影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庙宇,返回下山。

下山途经山峦处,建智带我们走了捷径路,但路更加险峻、风景少。漫长的下山路比上山更加艰辛,石头上布满了青苔,被覆盖在厚厚的落叶下,踩上去软软的、滑滑的,忽然松动的石头会吓你一跳,让你的腿不受控制地瞬时落下去。稍做休息,就会感到酸困疼痛,膝盖也因承受重量而颤抖起来,不敢久停,一路连滚带爬,3个小时后终于到了山下上云岩寺村。顾不得歇息,我对云岩寺遗址进行详细查看。

云岩寺始建于唐自在禅师,历经战火毁坏与重修,明清时期达到鼎盛,成为800里伏牛佛国中心,是佛教文化的圣地。清末伏牛山区有72墁、84庵,而云岩寺为众寺之首。庵与寺随,至今寺院遗址一处连着一处。寺院的庙产范围东至南召县桥端镇的野牛岭,西至龙峪湾的鸡角尖(也称鸡角墁),南至内乡县宝天墁,北至车村镇两河口。云岩寺的千年银杏树,同样是无言的历史见证,上寺、下寺两个村今存千年银杏200多棵。下寺村的一颗银杏树龄为1266年,该树栽于公元750年,即唐朝天宝年间,可见云岩寺年代之久远。

在上寺村的一处河沟里,一块巨石正面贴着山坡。巨石下能钻进一个人,可以看到巨石上的字迹,其中最大的字是“伏牛山云岩禅寺”7个楷体字。石上还有一段碑文和“大明洪武十三年制”几个小字,说明了刻字的年代是1380年。洪武二十四年(1391),云岩寺进行了一次大修,此后便迎来了寺院的鼎盛时期。到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这里已是“大雄巍峨,左伽蓝,右禅堂,钟阁在前,左藏乘居殿,后铅松茂卉,凌云蔽日”。当时,众多信徒在云岩寺附近的山坡上修建寺庙,远远望去像片片云霞飘落在山上。讲经之时,“钟鼓齐音,殿堂伦奂,香烟缭绕”,足见当时香火之盛。直到20世纪50年代,这儿的沟沟岔岔里仍是庙宇相连,一派壮观景象。山门前有4棵大柏树,每棵树上吊挂一口大钟。大钟高2米,每个重达1800公斤。把钟放在地上,里面可围坐4个人打牌,在云岩寺大门前悬挂了千余年,钟声传出10余里。据传,清朝末年的一天深夜,其中两口大钟不翼而飞,一口钟飞得早,到南召县钟店村落地,钟店村名由此而来,另一口钟起飞晚,刚飞到下寺,听见雄鸡报晓,便坠落下来摔碎了,至今村民还常在地里挖到钟的碎片。

在云岩寺流传着一个犁地出锅的故事,说明了云岩寺规模之大。解放初期,上寺村有一个名叫张中安的人,一次他在云岩寺大殿遗址东边犁地,犁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住,牛拉不动了。张中安以为是块石头,想把它扒出来。谁知扒开一看,发现是口大锅,把牛、犁和人都装了进去。他一时好奇,就回家拿工具,想把锅扒出来,看看究竟有多大。等他回来时,锅却不见了。传说虽然神秘,但云岩寺确有一口大锅,做一锅饭够800人吃一顿。既然有这么多和尚吃饭,寺院之大也就不言而喻了。

云岩寺有3处塔林,分别为上塔林、中塔林和下塔林。中塔林有自在禅师的舍利塔,上塔林有数十座塔,主塔是千佛塔。千佛塔高约6米,塔底直径约3米,塔身镶嵌1000尊小佛像,故名千佛塔。距千佛塔10米远,有一个“大肚子”样式的皇姑塔,“大肚子”中部有一个圆孔,直径约0.3米,内有一尊菩萨像。皇姑塔两侧还有两座低塔,当地人称丫环塔。村民曾在皇姑塔顶部发现一个瓷碗,碗的外面绘的是九龙图,里面全是血红色的小字。还有人在另一座塔顶的石盒中发现一部古书,纸页因风化已经不能翻动,但没有虫蛀痕迹。后来,发现书中夹有不少银杏叶,才知道银杏叶能防蛀。下塔林和中塔林毁坏较早,上塔林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破坏了一部分,还剩有二三十座塔。数年前,一位村民在建房屋时,发现塔林就在房后不远处,感到晦气,就把塔林中的塔一座座扒掉,其中包括那座珍贵的千佛塔。千佛塔南侧有一座砖塔,高约4米。塔根部有一通汉白玉石碑,碑高不足1米,上刻一首字谜:“塔前塔后,塔左塔右,银子三斗六,留下六升盖庙,剩下你拿走。”人们根据字谜推断,云岩寺附近的地下可能藏有金银珠宝。

上寺村河边有一块巨石,上面有字迹,我们走上去看了许久,才认清一个“界”字。据说巨石原在山坡上立着,刻有很多字,是藏宝之处的谜底。曾有一个南方人,把这些看似毫不关联的字仔细拼凑,费尽心机忙活了一个多月,眼看就要把藏宝的禅语解开,这时他感到实在太累、太饿了,就先回去吃饭。万万没有料到,吃完饭后高高兴兴地回来时,巨石却翻到河里去了。他长叹一声,知道命中不该发此大财,只好抱憾而归。

云岩寺繁荣了数百年,被李自成农民军毁坏,清初庙宇有所恢复,僧人陆续归庙,创造了二次辉煌。清朝后期,社会动荡,伏牛山地区盗匪活动频繁,清政府把伏牛山区当作心腹之患,地方官府更是敌视。乱世之中,邪教的滋生和匪徒的肆虐,让云岩寺雪上加霜,僧侣四散逃避,加局了云岩寺的衰落。解放后,历经大跃进、十年浩劫,留存下来的古寺庙、古塔、壁画、塑像等,被当作封建迷信拆掉、砸碎、毁灭,连铁铸的罗汉、铁碑以及大钟等都被炼成了钢铁,想到此,不由人唏嘘不已。我们一行离开上寺已是晚上6点30分,行车到天桥沟用晚餐,饭后未作停留,即开始返回县城,到达县城已是夜里10时,结束了此行。

龙池墁一行,收获匪浅:云岩寺、龙池墁虽然都在本县境域,过去只是到了下寺,在志书、有关文章看到了不少云岩寺记载,但很肤浅,这次亲临其境,有了进一步的了解。登上龙池墁,也算是得到了锻炼,到家3天后,腿脚还是酸困,可知爬山是多么的艰辛,没有毅力及信念,恐怕是很难上去的。


编辑点评:
对《登 龙 池 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