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听涛阁侍草记

听涛阁侍草记  作者:听涛阁主

发表时间: 2016-11-30 字数:1001字 阅读: 838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5星

 

  余宅素陋,且居闹市,晨昏驳杂,自幼渐习。然主人尚静,雅好笔翰,遂化潘天寿大师书斋“听天阁”之名,参以明末清初书坛巨臂王铎“书画之事须于深山松涛云影中挥洒,方为快意”之句,即名曰“听涛阁”。以期闹中取静之意。

  日夕起居,丹青之暇,颇好花木,以得山林之趣也。洛窑新烧黛奁,实以德亭细叶绿蕙;宜兴紫砂方觚,辄置纸房茅沟朱兰;移岳母吊兰五株,分置圆几之上,方窗之侧;迁外婆玉簪两丛,一厝玄关照壁,一厝黑檀矮墩;更置虎兰、迎春、鸭掌者,罗列其间。曦光入窗,玉影婆娑,每每品茗其畔,不觉袖底生香,人面俱绿,俯仰之间,倦意全释。

  或有问余曰,何故吝啬至此,皆移取他人花木,亦为区区绿蕙,竟拔山涉水,栎棘丛中寻觅?殊不知花店遍街,蕙草满市?余笑而释曰:移取即为掾请,以结良缘。自觅者,更为延揽高士,且兰自是花中君子,岂可屈就?侍草以庄敬,更况人伦乎?问者自以薄义,羞愧不语,连声以是。

psb_副本.jpg


  自甲午仲秋立爨以来,余与妻雅悉心照料,取岩土于县署后山之刘家岭上,凡三次;拾白石于伊水之湄,八里滩外。碎秋叶,着麦秸,参果壳,伴黄沙,因形赋盆,依性覆土,终得天光地水垂护,凡两载许,亦可蔚然可观矣。每日晨起时分,必提琉璃花浇细察偃仰之态,燥润之容,妻初甚不解,后渐以为常。

  余常与友人道,凡睹物必思人也。观上水石上金丝荷叶宛若灵芝之形,即念及学古轩主匀我之慷慨;察绿蕙于黛奁之内奕奕生姿,辄叹洛窑山人、天禄庄主烧坯之难,创业维艰。

  张岱《陶庵梦忆》有言:“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今余侍草成癖,视草如知己,或亦可为至情至真者欤?

  丙申小雪节后,听涛阁杨磊遣兴。


编辑点评:
对《听涛阁侍草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