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游记> 伊川行【1】

伊川行【1】  作者:读书人

发表时间: 2016-11-27 字数:7798字 阅读: 932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初冬的一天,有幸与菲萝萝、长歌采薇、九皋之巅等文友同行,前去伊川万安山参拜范园。车行洛栾快速,平稳而快捷。从车窗望去,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南湖如镜,九皋雄峙,田湖紫烟,伊水拖蓝,自然风光挟带着古今人文
 

    

初冬的一天,有幸与菲萝萝、长歌采薇、九皋之巅等文友同行,前去伊川万安山参拜范园。车行洛栾快速,平稳而快捷。从车窗望去,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南湖如镜,九皋雄峙,田湖紫烟,伊水拖蓝,自然风光挟带着古今人文,闪烁而来。

1409887982808029375.jpg


在伊川文友带领下,当终于站在彭婆镇许营村的后面时,猛然发现蓝天之下,空旷的坡场上站立着一尊洁白色的塑像,面如满月,慈眉善目,峨冠朝服,书卷在握。没想到著名的范仲淹竟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了。 

抬头凝视着这后来人凭想象塑造的形象,最先从脑海深处闪现出的是那篇名作《岳阳楼记》以及其中的千古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登上塑像下的台阶,台阶后面那个翠柏苍苍的院子就是范园了。院子与塑像隔着一条小沟,一座水泥桥连接着彼此,小桥的左右白杨树的叶子正黄,微风吹拂,摇摇曳曳,桥下一汪小潭,落叶点点,倒影曈曈,这不正是范老先生《苏幕遮·怀旧》的物象再现吗?于是那眼前的一切都诗意起来。

园子的大门单檐庑殿结构,小巧古朴,不事张扬。两位老人默默地坐在大门里外,不用说是守墓的范姓后裔。

轻轻地移动脚步,走进园子,又是几级台阶上去,平台上一座石牌坊迎面矗立,四柱三门冲天式,结构简朴沉稳,中间门额上雕刻“高山仰止” ,左右石柱上一幅对联:“嵩少青山高道德,涧瀍碧水洁苹蘩”,恰切地赞扬了范仲淹的高行大德。然而细细看来,牌坊的右半边包括中门门额,明显是近年修配的。修配是一种反省,也是一种补偿。非常年代,我们总忍不住头脑发热,在理想的摧枯拉朽中,把一些传统文化也弄得面目全非。历史思想的觉悟,可喜可贺,然而这种举动在某些地方还是被政绩工程掩盖了。好在范园的牌坊得到了修复,尽管右边的对联,雕刻了两次显得有点重影,阅读起来有点困难,但也无疑给后世留下了明确的时代痕迹,不至于将来考证起来,众口纷纭莫衷一是。辨识字迹的同时,在左柱上发现一个小小的落款——知汝州事秦耀名题。(回来百度一下,耀名并不耀名,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平政绩) 


     

 

与牌坊对应的是祠堂,也是一个小院落。它的右边高高矗立着《褒贤之碑》,碑楼浑厚,碑体阔大,外面用玻璃遮罩,由于反光,看了半天才看出欧阳修撰几个字,但碑体仿佛是拓片制成,既然是褒贤之碑,也一定是为范老先生歌功颂德的。奈何字迹斑驳,时间短暂,没有看出具体内容。
和它相邻还有一通小一点的碑碣,为清乾隆二十二年立,也看不清楚。 祠堂左边同样有两通清代大碑,也同样看不明白。倒是碑体上有着许多人为的敲击痕迹,那一定是非常年代的留痕。岁月留痕人留恨,世事总有可恨人哪!
 


祠堂正屋里,范文正公金身端坐在案台之上,相帽朝服,手持书卷,肩披斗篷,目视前方。头顶上一块金字黑底的匾额,上书行楷“以道自任”,那是清光绪皇帝的题赠。左右房间案台之上高悬的“先忧后乐”“心存天下”匾额均为后人所书。左右山墙上分别悬挂《岳阳楼记》《政在顺民心赋》,左边单间悬挂几个版面,内容是范公生平,经历,政绩等等。

 

        


在伊川文友带领下,当终于站在彭婆镇许营村的后面时,猛然发现蓝天之下,空旷的坡场上站立着一尊洁白色的塑像,面如满月,慈眉善目,峨冠朝服,书卷在握。没想到著名的范仲淹竟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了。 

抬头凝视着这后来人凭想象塑造的形象,最先从脑海深处闪现出的是那篇名作《岳阳楼记》以及其中的千古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登上塑像下的台阶,台阶后面那个翠柏苍苍的院子就是范园了。院子与塑像隔着一条小沟,一座水泥桥连接着彼此,小桥的左右白杨树的叶子正黄,微风吹拂,摇摇曳曳,桥下一汪小潭,落叶点点,倒影曈曈,这不正是范老先生《苏幕遮·怀旧》的物象再现吗?于是那眼前的一切都诗意起来。

园子的大门单檐庑殿结构,小巧古朴,不事张扬。两位老人默默地坐在大门里外,不用说是守墓的范姓后裔。

轻轻地移动脚步,走进园子,又是几级台阶上去,平台上一座石牌坊迎面矗立,四柱三门冲天式,结构简朴沉稳,中间门额上雕刻“高山仰止” ,左右石柱上一幅对联:“嵩少青山高道德,涧瀍碧水洁苹蘩”,恰切地赞扬了范仲淹的高行大德。然而细细看来,牌坊的右半边包括中门门额,明显是近年修配的。修配是一种反省,也是一种补偿。非常年代,我们总忍不住头脑发热,在理想的摧枯拉朽中,把一些传统文化也弄得面目全非。历史思想的觉悟,可喜可贺,然而这种举动在某些地方还是被政绩工程掩盖了。好在范园的牌坊得到了修复,尽管右边的对联,雕刻了两次显得有点重影,阅读起来有点困难,但也无疑给后世留下了明确的时代痕迹,不至于将来考证起来,众口纷纭莫衷一是。辨识字迹的同时,在左柱上发现一个小小的落款——知汝州事秦耀名题。(回来百度一下,耀名并不耀名,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生平政绩) 


 


祠堂后边才是范公墓地,碑文直书“宋参知政事范文正公墓” ,为清雍正年间所立。其左后为范公长子纯祐与范公母秦国太夫人墓,碑楼大小与范公碑楼相仿佛,从水平位置看,母居中间,范公居前,儿子最上。完全不像民间墓葬排列方式,三苏坟的倾斜排列说是扶长背幼,这又该叫作什么名堂?(归来后九皋之巅撰文说是“扶子背孙”)


怀着崇敬的心情,逐个墓碑看去,范公之胸怀、范母之懿德、范纯祐之忠孝无不使人肃然起敬。此时此刻,陵园静寂,翠柏默立,身边的一切仿佛都沉浸在深深的悼念之中。


走出范园,原野上麦苗青青,晚秋的些许迹象还顽强在树梢、田埂、村落,雾霾依然在远处徘徊,扫视四野,苍苍茫茫,心头升起“碧云天,黄叶地……波上寒烟翠”的词句,权且把雾霾当作寒烟吧,给自己弄点诗意出来也是一种心境啊!


8.jpg

       

无意之间,看到东南不远的地方一个不小的园子,从格局上看,也仿佛是一个陵园所在,询问伊川文友,说是唐代名相姚崇的墓地。姚崇(651年-721年),唐代著名政治家,文武双全,历经高宗、武则天、中宗、睿宗、玄宗五个皇帝,三次拜为宰相。


唐玄宗亲政后,姚崇又被任命兵部尚书、同平章事,进拜中书令,封梁国公。他提出十事要说,实行新政,辅佐唐玄宗开创开元盛世,被称为救时宰相。 姚崇执政三年,与房玄龄、杜如晦、宋璟并称唐朝四大贤相。


听说是姚崇墓地,而且又近在咫尺,没有不去探看的理由,移步前往,数分钟即到陵园门外,可惜看守人不在,从外观上看,设施簇新,不知道里边是否有些古迹,听文友讲说一番新修陵园的故事,怅然离开。
 

2016.11.27 

       


编辑点评:
对《伊川行【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