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致杏子(外二首)

致杏子(外二首)  作者:逍遥卧龙

发表时间: 2016-11-27 字数:4673字 阅读: 517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致杏子》(外二首)为了一片或更多银杏叶子你写信告诉我?你喜欢你充满深情地等候?期待在六月的许多个午后我找了很久但我明白这片干涸浮躁的土地怎会有对洁的银杏在阳光铺金下曳曳轻摇满枝的扇叶舞动在很多很多
 

2.jpg


《致杏子》(外二首)



为了一片或更多银杏叶子

你写信告诉我,你喜欢

你充满深情地等候、期待

在六月的许多个午后


我找了很久但我明白

这片干涸浮躁的土地怎会有对洁的银杏

在阳光铺金下曳曳轻摇满枝的扇叶

舞动在很多很多人的失神的眼睛里


我只好摘下紫荆叶

最嫩最绿最脉络清晰的几片

夹进信笺写上一首短诗留下气息

寄予远方的你,趴在窗前凝思的你


我以为这也是很美丽的一种呵

只不过过于平凡只不过不是银杏

不是你心中念叨的那个熟稔如故乡的词

不是你在某个夏夜看着就能忆起往昔的叶签


写满了纸的是我心里流淌的字句

可又有什么用呢

她们抵不过一片叶子

飘在空中落在地上没有人瞧反而被踩几脚


这就是人的悲哀

赋予物情且也要她或生或死

赋予物性且不要她夺了人的美

只是让她代替你或我的性情


因为一片或更多的银杏叶子

你没有再写信告诉我,你喜欢什么

你充满深情的等候、期待

消逝在七月或七月以后的每个午后



●格姆山女子


格姆山,那美丽的女子

阿鸽八斤哟围着篝火跳起舞

彩色的包头巾翩翩如蝶,一荡一荡

迷蒙谁的双眸


拒绝族里最好的吹笛人共吹月夜

窈窕、炽烈,待留山外来的我吗

千转百回眸里,你来不及叙述

谁的心碰撞谁的心燃亮的火花是怎样绽放


我回头,寻觅回应的一个神秘身影

阿鸽八斤哟深入瞳孔深处

在一条溪流边丰盛草地上对坐无语

最后竟要我去看看待嫁新娘的洞房


在红色的喜庆里,你拉起我的手说

走,带我与你一起走,在今夜

我犹豫的时候,你的足音远逝在我心的尽头

谁回头,顾及一个徜徉的灵魂灼烧在烛蕊


格姆山,你美丽的女子

阿鸽八斤哟化为一撮湿湿的红土

捧起,捧起,谁的手揪在胸口

一如你的吟歌回绕在山与山之间


红房虚设,我站在门外等谁

谁都不再回来

阿鸽八斤哟你的纤指不再抚醒叶的冬眠

如花的脸庞呵印在我心的底片


格姆山,是我带走你美丽的女子

阿鸽八斤哟我注定为你一生回来

回来,回来,回来

来到你明眸投注的格姆山



●打树墩


打树墩喽——

稚嫩的嗓子喊出一群幼稚的伙伴

挑起小担 拿上小锄

朝大山的最深处踏响童年的歌谣


沿着最熟悉的小径走近群山的胸膛

干枯疏松的树墩是胸中郁结的某一个悉怨

不会在春天冒出欢快的新芽

为脚下的土地缀上一点水份十足的鲜绿


举起小锄 用平生最大的力气打墩

我渴望我的竹编担中满满无空

我多想看到每一个树墩在灶中燃烧

每束火花都温暖映红我幼小的心


打树墩喽——

向着山谷一遍一遍又一遍地悠喝

鸟惊飞的时候 巢独自荡在轻风里

打墩的美音便开始阳光下的敲击


从这边山坡 到那边山坡

从这个树墩 到那个树墩

滴下的汗珠润泽着开蓝色花朵的小草

而风轻悄地走过  又快捷地回来


一摞一摞 摞满不大的竹担

太阳还热烈还没有匿藏在山的那一边时

我会采摘红如血珠的菝葜果作美食

或是与伙伴找一块松软的平地大侃野兔的逃亡情节


当黄昏里炊烟四起时 树墩正烈火焚身

烘暖了我记忆深处微冷的季节

而噼剥无休的火苗的窃语

是哪一座山拂过的哪一缕柔风呢



——逍遥卧龙,于默斋。写于汀江畔——

编辑点评:
对《致杏子(外二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