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产科医生2》第二十章

《产科医生2》第二十章  作者:小猪笨笨

发表时间: 2016-11-26 字数:45467字 阅读: 44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第二十章

 

林娜回到家里,睡觉前,她见赵新若有所思。就问:“赵大院长,咱俩现在成三江市的明星了。你怎么闷闷不乐呀?”

赵新没有吱声。

“你在想哪位美女呀?”

赵新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伊利莎娜的八床。”

“你想她干嘛?”

“我当初应该听你的劝,去伊利莎娜作手术。如果我和曲院长都参加手术,起码有50%成功的概率。”

“你就是一根筋。”

“你说的对,我有时候一根筋,太倔了。”赵新一边反省,一边说:“如果能够再来一次,我一定会参加八床的手术。我还会要求咱妈再请一个新生儿外科大夫。这样,EXIT手术就有六七成把握了。”

林娜说道:“现在知道错了,以后不要太倔了,多听老婆的话。”

 “本来八床的子宫和孩子都有可能保住的,都怪我太固执。”

“你当时是附属医院的麻醉师。那台手术是伊利莎娜的。你有权利拒绝去外院作手术。你没有任何过错。用不着自责。”

“我当时一心想着让患者去第一产科。来附属医院,成功的把握有99%。但是没想到……”

“没想到我妈比你更固执。”

“她叫姚春燕吧。”

“你记的这么清楚。你现在搂着自己的老婆,却惦记着别人的媳妇。你再想她,我可吃醋了。”林娜风趣的说。

“姚春燕现在没了子宫,不能生育。不知道,她和丈夫过的咋样?”

“睡觉吧,不要想她了。”林娜搂着赵新,把他按倒在床上。

 

第二天,赵新父母向林娜介绍了很多家规。林娜私下对赵新说:“你家管的太严了,有那么多家规。”

“能习惯吗?”

“没问题,当初我爸爸对我管的也是特别严。”

“那就好。”

林娜又说:“在洛阳为产妇接生这事情,对伊利莎娜来说,比做100次广告效果更好。这是活广告。”

赵新说:“你不是说过,在医院,好好工作,下班之后,好好生活吗?怎么也在旅游的时候,给人接生呀?”

林娜阴阳怪气的说:“君子救急不救贫——这是孔圣人的教诲。”

赵新摇头晃脑道:“孺子可教。”

“以后伊利莎娜不要再找广告公司了。我们就通过媒体、记者和网民,让他们给我们作宣传。不但更能赢得患者的家属的信任。还更省钱。”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只做‘活广告’。每年能省下上百万的广告费。”

“对了,你真的随车带了医疗急救包?”

“是呀,以前魏主任要求过。不但可以给人接生。遇到别人的其他意外伤害。也可以做简单处理呀。”

“赵新呐——I 服了 YOU。”

赵新问:“你说话声音有点问题,是不是感冒了。”

“好像有一点儿。”

林娜又说:“对了,我好几天没来例假了。”

“几天?”

“已经过一个星期了,还是没来。会不会怀孕了?”

“不会吧,这么高效?”

“明天测一下。”

 

第二天下班后,林娜用验孕纸一测。真的怀孕了。她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赵新。赵新难以置信,有点兴奋,问道:“你说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男孩儿呀。早就找人看过了。我第一胎男孩儿。第二胎儿女孩儿。咱们是儿女双全。”

“准不准?”

“准确率100%。我的很多亲戚都是让王阿姨看的,没有一个出错的。”

赵新又说:“产科医生,现在成了孕妇。角色转换了。”

“你说咱孩子以后叫什么名字?”

“让咱爸帮他起名字吧!咱爸有学问。”

“是你爸,还是我爸。”

“当然是林院长了,真正的国学大师。”

 

林院长携蒋院长、李院长,宴请苏红、林娜、赵新、曲晋明等伊利莎娜的领导。

林院长说:“娜娜是我女儿,赵新是我女婿,曲院长是娜娜的干爹。都是一家人。我就开门见山了。”

林娜说:“爸,你有什么事情,私下跟我和赵新说就可以了。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这件事情是附属医院和伊利莎娜医院之间的公事,所以,需要我们两家医院的高层领导一起商议。”

“爸,有什么,只管说。”赵新也说。

“这件事是由李院长经办的。”林院长看了一眼李院长。

李院长说:“赵新原本就是我们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麻醉师,被借调到了伊利莎娜医院。现在我院麻醉科的徐主任刚刚退休,我们希望赵新能够回来。担任麻醉科主任。”

“林守礼,你干什么呀?现在娜娜可是伊利莎娜的董事长。你怎么能挖你女儿的墙角。”苏红很是气愤。

“三江医科大学和附属医院培养了赵新。是伊利莎娜挖了附属医院的墙角吧。”

“你!”苏红瞪着林院长,气不打一出来。

“爸,可不是我们挖了附属医院的墙角,是赵新自愿去伊利莎娜的。”

“附属医院全省第一,人才济济,少一个两个人无所谓。我们伊利莎娜是民营医院,人才匮乏。”曲院长说:“我还是希望赵新能留在伊利莎娜。”

“爸,咱们医院麻醉科不是还有林副主任吗?可以把林主任扶正呀。”

“赵新不但学历比林主任高,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都胜过林主任,还更年轻。”李院长说:“我们附属医院明年会晋升第三批主管副院长,我们一致推荐赵新。”

苏红不解的问:“主管副院长?”

蒋正说:“就是主管本科室工作的副院长。”

“哦。就是给了副院长待遇的科室主任。”苏红讽刺道:“堂堂全省第一的附属医院,居然会忽悠人。”

蒋院长说:“我们征求过林副主任的意见,他也希望赵新回来做麻醉科主任。他愿意做赵新的助手。”

赵新一直在沉思中,一言不发。

“三位领导,你们附属医院那么多优秀的麻醉师,不缺赵新一个吧。给伊利莎娜一点生存空间,好吗?”苏红说。

林院长说:“现在伊利莎娜麻醉科的主任,业务能力也很强,可以独当一面了。伊利莎娜也没让赵新从事麻醉工作,而是管理工作。”

“爸,以前伊利莎娜存在很多问题,赵新担任院长之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现在医院焕然一新。伊利莎娜真的离不开赵新。”

“还是让赵新自己做决定吧。”

赵新思索了半天,说道:“伊利莎娜有规定,就是第一大股东不得担任院领导的职务。”

“你又不是股东,我才是大股东。”林娜说。

“但我们是夫妻呀。”

“你不要一根筋好不好,现在伊利莎娜每一个医护人员,都尊重你,信任你。”

林院长说:“赵新,我们附属医院马上要做全国首例换头手术,由我担任主刀。主麻醉师,我打算让你担任。”

“全国首例换头手术?”

“当然,是给猴子换头。”蒋院长补充道:“林业局已经批准,给我们两只猕猴。”

“赵新,你想参与这台手术吗?”

“当然想了。”

“赵新,为了参加全国首例换头手术,你就要抛弃伊利莎娜,真没良心。”林娜说。

“我刚才已经说了,你是伊利莎娜的大股东,我是你的丈夫。我自己定的规矩,必须遵守。”

“你又不是大股东。当然可以担任了。”

“你放心吧,我离开伊利莎娜后,可以让曲院长担任大院长呀。”

“赵新,我还是做我的副院长和产科主任。专心管好产科,带好徒弟,为伊利莎娜培养人才。管理的工作,还是给别人吧。”

“等我物色到合适的人选后,完成了交接,再离开伊利莎娜。”

林院长说:“我们已经帮你物色了一个合适的人选。”

“谁?”林娜问。

“我们伊利莎娜的事情,不敢劳驾林大院长费心。”苏红说。

“林院长,是谁呀?”赵新问。

“附属医院前常务副院长孙文山。”

“孙院长,确实是一个合适的人选。”赵新自言自语道。

“孙院长确实不错。不过他的专业是内科呀。伊利莎娜可是妇产医院”苏红说。

“妈,让孙院长来伊利莎娜,只让他负责管理。”赵新说。

“孙院长确实是合适的人选。”曲晋明也应道。

赵新说:“孙院长会同意吗?”

林院长说:“我询问了他,他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拒绝。他是否去伊利莎娜,要看赵新和林娜的态度。”

曲晋明说:“其实,赵新来伊利莎娜的大半年,已经初步建立了一套全新的管理制度。即使赵新走了,但他建立的制度还在。孙院长来了以后,完全能把制度完善和巩固的。”

“我也相信,伊利莎娜会越来越好的。”赵新又说:“孙院长做院长后,我做好交接工作。前三个月,每个星期只去附属医院一两天,可以吗?”

“当然可以。”林院长很爽快。

赵新思索了一下,又补充道:“之后三个月,我每周还要去伊利莎娜两三天,可以吗?”

“没问题。”

赵新说:“半年之后,伊利莎娜的各项制度基本上能够完善。孙院长对伊利莎娜也熟悉了,算是完美交接了。我也就放心了。”

林娜却不依不挠:“你们三位领导知道吗?现在伊利莎娜的医护人员对赵新是多么的信任。还有病人,一半都是冲着赵新来的。”

蒋院长道:“赵新对伊利莎娜的贡献,确实有目共睹。”

林娜灵机一动,问:“爸,我想,以后让赵新做伊利莎娜的名誉院长,每个星期,他要来伊利莎娜一天。这样也好给患者和家属交代。”

曲晋明也说:“林院长,现在很多孕妇和家属,来伊利莎娜生孩子,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赵新和娜娜的签名合影。”

三位院长商量了一下。李院长说:“没问题,赵新对伊利莎娜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他做这个名誉院长,是应该的。赵新以后每星期在附属医院四天就可以了,剩下的一天留给伊利莎娜吧。”

“李院长真是慷慨,谢谢你了。”林娜高兴的说。

“还有一点要求:附属医院挖走了我们的院长,希望以后附属医院允许伊利莎娜的医生到你们那里进修。”

“这个没问题。”

 “爸,我还有一个要求。”

“娜娜,你可别得寸进尺了”

“这是最后一个要求,就是让贾主任来我们伊利莎娜,担任副院长和计划生育科主任。”

“贾主任。”

李院长说:“贾主任,可是全省计划生育科的NO1呀。”

“李院长,贾主任虽然是全省第一,但工作无非是做人流、结扎、上环。计划生育科有八九个个医生,水平都不亚于贾主任。”

“恩,说的也是。”

“用赵新,换你们一个贾主任。你们不亏。”

“那贾主任同意吗?”

“他同意。”

三位院长商议了一下,答应了这个要求。

林娜说:“好,那贾主任来伊利莎娜,附属医院要积极配合。”

“好,但是这顿饭要你请。”林院长说。

“不是你们附属医院请客吗?”

蒋院长说:“我们请客,本来是要把赵新挖回来,但你提了那么多条件,我们亏大了。你们得了那么大的便宜,还不应该请客吗?”

“好,没问题。”

 

林娜与赵新商议,挖贾主任来伊利莎娜之事。

赵新思索了一下,说:“我们伊利莎娜医院要新建一个计划生育科,贾主任一个人,是不是有点独木难支呀。”

“我们再从附属医院计生科,挖一个年轻的主治医师。可以给她一个计生科副主任的职务。”

“你心中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林娜道:“有一个合适的,附属医院计生科的季冬梅,硕士,主治医,今年32岁,可以让她做伊利莎娜计生科副主任,她也是贾主任的徒弟。”

“她肯来吗?”

“很可能会来,她丈夫前年车祸去世,一个人养一大家子。还要还房贷款。在附属医院她没有任何领导职务。来这里作副主任,工资是原来的三倍,还有安家费和股份,她能不来吗?”

“附属医院会不会不放人?”

“这个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林娜、赵新和曲院长邀请贾天舒和季冬梅。赵新开出条件:“贾主任3%的股份。我们医院会新建一个计划生育科,由贾主任担任主任兼副院长。工资是你以目前的三倍。还有安家费。”

“恩,好。”贾天舒应道。

然后林娜说:“季冬梅做计生科副主任,工资是你目前三倍。还有安家费和1%的股份。晋升副高级职称后,股份增加到2%。”

季冬梅也同意来伊利莎娜。

 

林娜看到林院长给她的微信留言:手术之后,去他办公室一趟。林娜做完手术,轻声哼着歌,来到林院长办公室,她刚推个门缝,就看到有几个人。又赶紧关上。重新敲门:“咚咚咚。请问林院长在吗?”

“请进。”

林娜走进办公室,除了林院长,还有李院长、蒋院长和计生科的蔡主任。

“林医生,坐吧。”

林娜做下后,林院长说:“林医生,贾主任去伊利莎娜之后,原计生科的蔡副主任会被扶正。”

林娜正视着蔡主任,一本正经的说:“恭喜蔡主任晋升计划生育科主任。”

然后又对爸爸说:“林院长,如果没什么事儿,我走了。”林娜想溜之大吉。

林娜刚起身,林院长道:“坐下,事情还没说完。”

林娜眼珠一转,知道下面没好事儿。只得嘟着小嘴,重新坐下。

李院长说:“林董,当时我们附属医院和你们伊利莎娜已经谈好的。用赵新换贾天书,双方都积极配合,不设阻碍。”

“恩,对。”林娜应道:“不过,用赵新换贾天书,我们伊利莎娜亏大了。”

林院长说:“因为你们吃亏,才让赵新半年内,做好交接。即使半年之后,赵新依然做伊利莎娜的名誉院长。每周去工作一天。”

蒋院长接着说:“这样子就公平了。”

林院长又说:“并且,赵新的档案还在附属医院。理论上,他还是附属医院的麻醉科副主任。贾天书和赵新两个,都是我们附属医院的人。”

林娜扫了一眼三位院长,说道:“你们三位领导说完了。下面该蔡主任了。”林娜又看着蔡主任。

蔡主任道:“林董,当初你们说好了。用赵新换贾天书。可伊利莎娜又挖了季冬梅。这算你们违约吧!”

“我们可没有挖季冬梅,要么是贾主任把她带走的。要么是她自己愿意去伊利莎娜的。我堂堂伊利莎娜的董事长,怎么能失信于人,怎么能违约呐!”林娜强词夺理:“做人要讲诚信,这是孔圣人的教诲,也林院长的教诲。”

蔡主任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坚决不放人。”

“怪不得附属医院人事科卡住季冬梅的档案。原来蔡大主任是幕后黑手呀!”林娜看着蔡主任。

闻得此言,林院长说:“林医生,不要放肆。”

听到爸爸的批评,林娜把头缩了起来。偷偷瞄了林守礼一眼。

“赶快给蔡主任道歉!”

林娜看着蔡主任,轻声说:“蔡主任,对不起。季冬梅真的是自己想去伊利莎娜的。我们真没有挖她。”

蔡主任庆幸林院长重回附属医院,否则没人能镇住林娜这个小妖精。

“各位领导,现在是市场经济,跳槽是很正常的。你留住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呀。”

蔡主任终于发话:“即使同意季冬梅辞职,她也要支付巨额违约金。”

“好,说的好。支付违约金。”林娜应道。

李院长说:“林董,我们附属医院的承诺是,贾主任去伊利莎娜,我们不设障碍,积极配合,不用负担违约金。季冬梅承担违约金,合情合理。”

“好,季冬梅承担违约金,合情合理。蔡主任,你也这么认为吗?”林娜问道。

“恩。”蔡主任点点头。

“蒋院长,林院长,你们也这么认为吗?”

“恩。”两位领导点点头。

林娜继续问道:“蔡主任,季冬梅是你的好姐妹吗?”

“当然是了。”

“你们计生科如果想留下她,为什么不晋升她为副主任?”

“她学历还可以,但职称太低,才中级。”

“现在不行,那以后有没有可能。”

“我明年打算提名谢医生担任副主任,她是副高级职称。”

“那你就是不肯帮她了。”

“不是我不肯帮她,我俩虽然私交不错。但我总不能胡来吧。”

“就是说,你虽然想帮她。但又要公私分明。所以无能为力。”

“对。”

“季冬梅的老公出车祸,不在了。她现在一个人又要养活孩子,还要还房贷。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

“她经济负担这么重,你有没有帮过她。替她还房贷?”

“我也有自己的家庭呀。我自己也有孩子要养,房贷要还呀!”

“娜娜,你这是道德绑架。”

“爸,我这不是道德绑架。我只问蔡主任有没有帮季冬梅还房贷。我只是问一问,可没让她替别人还房贷。”林娜又说:“现在,伊利莎娜让她做计生科副主任,工资是以前的三倍。算不算帮她?”

蔡主任无话可说。

“还有股份,现在是1%。以后晋升副高级职称。就是2%的股份。伊利莎娜让季冬梅做股东,做老板。我们有没有帮她?”

林娜没完没了:“而你蔡主任,一是卡住档案不放人,二是要人家承担巨额违约金。你有没有帮她?”

 “你们刚才都说:让季冬梅承担违约金,合情合理。她家庭条件那么困难,你还是她的好姐妹。你的情在哪儿?附属医院的情在哪儿?”

蔡主任辩解道:“我们都是按医院规定来的。”

“就按医院规定来吧。你蔡主任和计生科,还有院领导和附属医院。都是无情无义。”

“蔡主任,有句话我不想说,说出来太伤人了。放不放人,你看着办吧!”说完,林娜起身就走。

四人面面相觑,蔡主任说:“林院长,明明是伊利莎娜失信违约。让林娜一说,我们倒成坏人了。”

林院长也无可奈何,他看了一眼李院长。李院长道:“真是伶牙俐齿。”李院长说完,看了一眼蒋院长。

蒋院长轻叹道:“林董事长舌战群儒,厉害!”

林院长道:“巧言令色!”

三人走出办公室。蔡主任问:“两位领导,季冬梅家庭条件不好。让她承担三分之一的违约金吧。”

李院长说:“你看着办吧!”

蒋院长也说:“你是她的直接领导,具体让她承担多少违约金,你说了算。”

“恩。”蔡主任点点头。

蒋院长一边走,一边问:“蔡主任,领教了吧。这个小妖精,不好对付呀!”

蔡主任轻叹一声:“嗨,如果不是林院长在,她就放大招了。”

 

在附属医院开会,讨论全国首例换头手术的人选任命。

林院长宣布:“本次换头手术,由我担任主刀。蒋院长担任助手。主麻醉科由赵新担任。”

有人问:“林院长,赵新现在的身份。究竟是伊利莎娜的院长,还是我院的麻醉科主任?”

李院长说:“赵新去伊利莎娜,只是借调。他的档案还在我院。他还是我院麻醉科的副主任。并且,他马上就会辞去伊利莎娜院长的职务,来我们附属医院担任麻醉科主任。”

“哦。”

“赵新要回来了。”

“林院长挖了自己女儿的墙角。”有人小声嘀咕。

 

在伊利莎娜医院,赵新向孙院长介绍医院的情况。并称自己半年内,会协助孙院长。半年后,就会重新回到附属医院。

孙院长、曲院长、赵新一起,参加了伊利莎娜计划生育科的科室会议。赵新说:“咱们医院的计生科刚刚成立。医院会投入大量资金,为计生科做广告宣传。”

赵新说:“广告的代言人,就是贾主任。不,是贾院长。”

贾天舒说:“多谢院领导的支持。”

 

附属医院做全国首例换头手术,李厅长在医院领导的陪同下观摩手术。主刀医生是林娜的父亲,主麻醉师是林娜的丈夫。以伊利莎娜董事长身份参与观摩的林娜倍感荣耀。

换头手术取得成功,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举办了新闻发布会。林院长和赵新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伊利莎娜医院也借机大肆宣传:本院的院长赵新博士,是全国首例换头手术的主麻醉师。另外,还大肆宣传伊利莎娜计划生育科的贾天舒主任,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计生科主任。全省的NO_1!

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医生看到了广告宣传之后,纷纷问林娜说:“伊利莎娜好牛呀。曲院长被你们挖去了,贾主任也被你们挖去了。”

林娜得意洋洋的。

 

附属医院召开会议,脑外科的罗主任问道:“蒋院长,我院的全国首例换头手术是给猴子换头。将来是否会给人换头?你有没有打算成立换头手术的课题组?”

林院长说:“时间、财力、人力都是有限的。我们一定要把有限的时间和资金用在有用的地方。比如说胸腔镜技术。如果推广到全省之后,每年会有上千个患者受益。”

“对对。”“胸腔镜微创技术,意义重大呀。”

“那我问你们:换头手术,全国每年会有多少人受益呢?”

“没人会换头吧?”“要换头的人,百年不遇。”

“对,换头手术虽然高大上。但却无用。我们绝不能把有限的时间和金钱,浪费在没用的地方。”

“林院长说的对。”“林院长太务实了。”“是呀,需要换头的人,百年不出一个。”

 “我院作了全国首例猴子换头手术,只花费了少量的资金和时间。就取得了巨大的广告效果。我院在全国的知名度和声誉大幅度提高。”林院长补充道:“民营医院花大量的资金找广告公司作广告,效果还不好。我们只花了少量的资金,大量媒体和记者都替我们做宣传。”

“原来林院长作全国首例猕猴换头手术,是为了给我们附属医院作广告宣传呀。”

“太高明了。这就是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高的收益。”

“我院虽然不会成立换头手术的课题组。但我会作一些技术和知识的储备。”

“对对。”

又有人问:“林院长,听说一年后,俄罗斯有个患者,要作换头手术。”

“我听说,意大利的一家医疗机构有意请林院长作主刀。”

“林院长,有没有这回事?”

林院长答道:“确实有这个意向,但能否合作成功,手术是否推迟,都未可知。我态度很明确,我的研究成果,可以与意大利的医学机构共享。但我们附属医院不会出一分钱。”

“是呀,我院的医学研究经费也不宽裕。”

林院长又说:“换头手术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既不能增加医院的利润,也不能造福广大患者。”

“林院长太务实了。”“林院长说的对呀。”

 

在伊利莎娜医院,赵新协助孙院长了解医院。以尽快的完成交接工作。

赵新下班后,联系上林娜、何晶和肖程,再次看望曲兰。

看望完曲兰之后,林娜对赵新说:“我想我妈了,想回家住几天。”

“好,我送你回家。”

 

赵新回到自己家里,赵母问他林娜为什么没回来,赵新说她回娘家了。赵母对赵新说:“小新,这个星期天我们就把买房子的手续办了,现房,很方便的。”

赵新说:“妈,二三百万的房子就可以。没必要买一千多万的。太贵了。”

赵母说:“傻孩子,你还不了解林娜吗?”

“当然了解。”

“你应该知道,林娜眼光高。不如她的人,她都看不起。”

“没看不起人。她对您老人家多么尊重呀。”

“她尊重我,只是因为我是你妈妈。那只是表面。她骨子里尊重我吗?”

“当然尊重了。”

“我给她买800万的豪车,她不要。我就给她买1200万的房子。她就打心眼里尊重我了。”

“林娜没那么势利。”

“我知道,我儿媳妇这不是势力。而是眼光高。学历没她高的,她看不起;能力不如她的,她看不起;家境不如她的,她也看不起。”

“妈,作为婆婆,不应该在儿子面前说媳妇的坏话。”赵新有点不乐意。

“我是讨论婆媳相处之道:婆媳相处,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赵母接着说:“现在你赵新,学历比她高。能力比她强。家境也丝毫不比她差。只有这样,她才会真正的尊重我。才不会出现大的矛盾。家庭才能和睦。”

此时,赵新也觉得母亲说的有几分道理,不由的点点头。

 

在苏虹家,苏虹再向林娜传授儿媳之道。苏虹说:“你和赵新是真心相爱。真心相爱不等于家庭就和睦,不等于婚姻就幸福。”

林娜问:“妈,那怎么才能家庭和睦,婚姻幸福。”

“决定性因素是婆媳关系。一定要把你婆婆搞定。”

“妈,你放心吧。婆婆对我特别好,对我这个媳妇特别满意。”

“那么自信?”

“当然了,当时婆婆生病住院,我天天伺候服侍。就已经俘获了她的心。”

“不可得意忘形。”

“你看,结婚前,就非要给我买兰博基尼。我不要,就给我买一千多万的别墅。我推都推不掉。”林娜接着说:“她如果对我这个媳妇不满意,会这么大方吗?”

“是呀,看来,赵新家境丝毫不比咱家差呀。”

“那当然,我的老公,完美无缺。”

此时林娜的电话响起,林娜接起电话。电话那头问:“是娜娜吧?”

林娜听出了是婆婆的声音,应道:“妈,是我。”

“你今天下班没有回家?”

“我下班后看了一个朋友,然后就回我娘家了。是赵新送我回来的。”

“好,保重身体呀。”

“好。”

“娜娜,给你买的房子你看过了吗?”

“赵新带我去看了。”

“满意吗?”

“哪儿都好,就有一点不满意。太贵了。”

“只有好房子,才配得上我媳妇。”

听到这里,林娜对苏虹做了一个鬼脸。

赵母继续说:“这个星期天,咱们就一块儿去办买房手续。”

“这个星期天?”

“对,到时候再联系,让赵新去接你。”

“好。”

 

编辑点评:
对《《产科医生2》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