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古代廉政名典

古代廉政名典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6-11-18 字数:2634字 阅读: 295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前言:常有朋友向我向索要关于廉政的历史典故,就想不如弄个辑子,如有需求者发个链接过去,彼此省事。古代清官及廉政故事可谓不胜枚举,今仅择其经典而富哲理,能引人深思而非泛泛之说教者收之。所有典故,学《格
 

  前言:因好读史,常有朋友向我向索要关于廉政的历史典故,就想不如弄个辑子,如有需求者发个链接过去,彼此省事。古代清官及廉政故事可谓不胜枚举,今仅择其经典而富哲理,能引人深思而非泛泛之说教者收之。所有典故,学《格言》以四字名题,引用原文并加译白话。原典寓言已深,足以使人心领神会,故不妄加点评。此文会不断更新,有需者尽管拿去。



  一、杨震“四知”

  【原文】杨震字伯起,弘农华阴人也。震少好学,明经博览,无不穷究。诸儒为之语曰:“关西孔子杨伯起。” 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举茂才,四迁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当之郡,道经昌邑,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谒见,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震曰:“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密曰:“暮夜无知者。”震曰:“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密愧而出。后转涿郡太守。性公廉,不受私谒。子孙常蔬食步行,故旧长者或欲令为开产业,震不肯,曰:“使后世称为清白吏子孙,以此遗之,不亦厚乎!”(《资治通鉴》)

  

  东汉人杨震是个颇得民心的清官。他做过荆州刺史,后调任为东莱太守。在去东莱上任的时候,路过昌邑。昌邑县令王密是他在荆州刺史任内荐举的官员,听到杨震到来,晚上悄悄去拜访杨震,并带十斤黄金作为礼物。王密送这样的重礼,一是对杨震过去的荐举表示感谢,二是想通过贿赂请这位老上司以后再多加关照。可是杨震当场拒绝了这份礼物,说:“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王密以为杨震假装客气,便说:“幕夜无知者。”意思是说晚上又有谁能知道呢?杨震立即生气了,说:“天知、神知、你知、我知,怎说无知?”王密十分羞愧,只得带着礼物,狼狈而回。

  

  

  二、子罕辞宝

  【原文】宋人或得玉,献诸子罕。子罕弗受。献玉者曰:“以示玉人,玉人以为宝也,故敢献之。”子罕曰:“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 (《左传 襄公十五年》)

  

  春秋时,宋国有个人得到一块玉石,将它献给掌管工程的大臣子罕。子罕不肯接受。献玉石的人说:我曾经把这块玉石拿给玉工鉴定过,他认为这是一块宝玉,因此我才敢献给您。”子罕说:“我把不贪图财物的这种操守当作是宝物,你把玉石作为宝物。如果你把宝玉送给了我,我们两人都丧失了宝物;还不如我们都保有各自的宝物。”

  

  

  三、公休拒鱼

  【原文】公仪休者,鲁博士也。以高弟为鲁相。奉法循理。无所变更,百官自正。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受大者不得取小。客有遗相鱼者,相不受。客曰:“闻君嗜鱼,遗君鱼,何故不受也?”相曰:“以嗜鱼,故不受也。今为相,能自给鱼;今受鱼而免,谁复给我鱼者?吾故不受也。”食茹而美,拔其园葵而弃之。见其家织布好,而疾出其家妇,燔其机,云“欲令农士工女安所雠其货乎”?(《史记 循吏列传第五十九》)

  

  公仪休,是春秋时期鲁国的博士。由于才学优异做了鲁国宰相。他非常喜欢吃鲤鱼,有人就送鲤鱼给他,他拒而不收。人家就问原因,公仪休说:“正因为我喜欢吃鱼,所以才不能收你的鱼。我现在做宰相,买得起鱼,自己可以买鱼来吃。如果我收了你的鱼,却而被免去宰相之职,那我还能再吃得到鱼吗?因此,我绝不能收你送的鱼。”

  

  

  四、公私分“明”

  【原文】李京兆诸父中,有一人尝为博守者,不得其名,其人极廉介。一日,迓监司于城门,吏报酉时,守急命闭关。已而使者至,不得入,相与语于门隙。使者请入见,曰:“法当闭钥,不敢启关。”请以诘朝事迎。又京递至,发缄视之。中有家问,即令灭宫烛,取私烛阅书。阅毕,命秉官烛如初。当时遂有“闭关迎使者,灭烛看家书”之句。廉白之节,昔人所高,矫枉太过,则其弊遂至于此。(宋 周紫芝《竹坡诗话》)

  

  北宋时期有位州官,为人极其廉洁。一天晚上,有人从京城送来一封上司的来信。他猜想这一定是朝廷有什么重要指示,马上命令公差点上蜡烛阅读。谁知读了一半,他又命令把官家的蜡烛吹灭,把自己买来的蜡烛点上,继续往下看。公差很纳闷,难道官家买的蜡烛不及他自己出钱买的亮吗?后来才知道,那封信有小半是关于他留在京城家属的情况,他认为这是私事,不能点官家的蜡烛。在有些人看来,为了半封家书,竟然换烛再读,实在有点“小题大做”。但正是这样的小事,却更能从细节上表现出一个人的品质,更足以让当今存在公“话”私打、公车私用、公请私吃、公费私游等等凡此种种揩公家油的一些领导干部汗颜。

  

  

  五、新鞋踩泥

  【原文】余始释褐,观政都台。时台长仪封王公廷相,道艺纯备,为时名臣。每对其乡诸进士曰:“初入仕路,宜审交游,若张某,可与为友。”稍稍闻于余。值移疾请假,公遣御史来视,且曰:“此非诸进士埒。”余感公识别于俦伍中,不可无谢,假满,谒公私第。公延入,坐语之曰:“昨雨后出街衢,一舆人蹑新履,自灰厂历长安街,皆择地而蹈,兢兢恐污其履,转入京城,渐多泥泞,偶一沾濡,列不复顾惜。居身之道,亦犹是耳。傥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余退而佩服公言,终身不敢忘。(明 张瀚《松窗梦语》)

  

  《松窗梦语》的作者张瀚初任御史时,曾去参见都台长官王延相。王延相没有大谈为官之道,只给张瀚讲述了自己的一次乘轿见闻:一天,乘轿进城,路遇大雨。一轿夫脚穿新鞋,从灰厂到长安街,小心翼翼择地而行,生怕弄脏了新鞋。进城后,路面泥泞渐多,轿夫一不小心,踩入泥水坑中,由此便高一脚低一脚地随意踩去,不复顾惜了……王延相说:“为官之道,亦犹是耳,倘一失足,将无所不至矣?!”张瀚听了这个“新鞋踩泥”的故事后,“退而佩服公言,终生不敢忘”。此后多年,他严谨从政,廉洁为官,后来升任被称为“朝中第一官”的吏部尚书,建树颇多,名留青史。

  


编辑点评:
对《古代廉政名典》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