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6-10-25 字数:2356字 阅读: 41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叶子边墩地边叨唠女儿,你就晕吧!爱有什么用,没房没钱,将来有你哭的时候!我当初算,算,又来了,怨妇一个!女儿甩着酒红色长发,拎着包往门口走。嗨叶子冲着女儿两条白皙的长腿,张了张嘴把冲到嘴边的话又吞了
 

叶子边墩地边叨唠女儿,你就晕吧!爱有什么用,没房没钱,将来有你哭的时候!我当初......

算,算,又来了,怨妇一个!女儿甩着酒红色长发,拎着包往门口走。

嗨......叶子冲着女儿两条白皙的长腿,张了张嘴把冲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女儿长得像老公,身材好,眉眼俊秀。

叶子和老公年轻时在一个车间上班。

那时她刚初中毕业,刚恢复工作的爸,托老战友把她安排进了工厂。那时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在外面插队,她一个人跑里跑外的照顾住院的爸。是因为寂寞无助,是因为老公帅气俊朗,她才投入到老公的怀抱。

那时老公是欢快明亮的,她也很快乐。爸说: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朴实,能吃苦。

叶子常跟女儿叨唠,不能找出身低微的人。你看你爸,没教养,不上进,混了一辈子才混成个班长。班长还没当几天,就下岗,待业,最后买断工龄,仨瓜俩枣地打发了。混到老,没房,住丈母娘家;没工作,开个破车在学校门口趴黑活,连我出门都绕着走。

女儿翻眼噘嘴:找什么样的?找富二代?

叶子说:那到不必,最少也要门当户对。像我们家,你舅舅们,刚恢复高考就上了名牌大学,做学问的做学问,出国的出国,娶的媳妇都是高干子女。就说我吧,好赖也在大学里混饭吃。

女儿反击:你还不是我姥爷给调到大学的。你老说我爸灰头土脸的没人样,我爸还不是你给挤兑的。

每到这时,叶子就没话了。

是啊,老公的怂头耷脑,兴许和她的成天叨唠吵闹有关。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想起自己这一辈子就来气。她要是嫁个高干子女或嫁个高知家庭出身的儿子,也会像儿时的伙伴们一样在美国或英国或加拿大定居了。

叶子咬牙跺脚的告诫女儿,选择男人一定要冷静,要像姥姥学。

叶子望了一眼书房,书房的门敞开着,妈正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前。

叶子知道,妈在翻看那本相册。自从爸去世,13年来妈每天都要翻看那本相册。妈看相册,主要是看那四枚印着兰草图案的邮票。

妈看邮票时眼神迷离,闪着泪光,手在邮票上反复摩擦。

叶子想,那几枚邮票一定是爸送给妈的定情物。妈是在想爸呢。

叶子很羡慕爸和妈的婚姻,妈嫁爸时,20岁,刚从医专毕业分到校医务室工作。爸34岁,是学校的党委书记兼校长,行政12级;妻子在抗美援朝战场牺牲了,留下三个儿子。

妈和爸一辈子没红过脸,爸很爱妈,因为妈姓叶,所以爸给她起名叫叶子;妈也很爱爸,虽然妈很少笑,但从未跟爸争执过,不像她和老公说不说就吵。

叶子总想起小时候,那时候她是这所大学里的公主,住大房子,坐轿车,妈领着她走在校园里,谁见着都要摸摸她的脸蛋夸上几句。

妈这一辈子很风光,退休前是这所大学的副校长(主管后勤)。

叶子站到妈身旁时,妈正在看那四枚邮票。妈没抬头,问:你知道这邮票是谁送的吗?

叶子笑着:知道,爸呗。

妈抬起头,眼睛明亮:不对,是你卓叔。

叶子惊讶:卓叔?王阿姨的老公?

妈看向窗外:是的,我和你卓叔是同学。他爱好集邮,那天旁晚,他把我约到翠微湖畔,送给了我这4枚邮票。他说我就像这邮票上的兰草,淡雅脱俗。邮票4枚一套,他买了两套,一套送我,一套他留。那晚......没过几天,副书记代表组织找我谈话,要我嫁给你爸。

叶子问:你就答应了?

妈说:我出身不好,能不答应吗?唉,那个年代啊!妈的眼睛湿了:我现在总想,要是不嫁给你爸会是什么样子呢?和你卓叔结婚,为吃住奔忙,打打闹闹一辈子。唉,能打闹也是一种幸福啊!

叶子感到一阵冰凉,彻骨的凉。


编辑点评:
对《门当户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