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四 7

四 7  作者:黄辉鸿

发表时间: 2016-10-21 字数:16311字 阅读: 2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7


春莹又趴在桌子上了。

原本以为,昨天她的精神是如此的饱满,今天也定能延续昨天的良好状态的,可没想到,早上,她一来办公室,又趴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了。

“春莹,你人又不舒服了?”国敏问她。

“是呀,今天又这样了,连坐的力气也没了。”声音仿佛从泥土里渗出来的。

“不想请假,好好休养?”国敏继续问道。

“不用,稍微趴下就行了。”

国敏看了我一下,就没再说什么了。

中午,春莹不在办公室,应该是在教室里。她的桌头,堆放着学生的练习本。

我心里一动,就悄悄走过去,翻开这些本子看了起来。哇,里面的勾勾圈圈依旧是那样的引人入胜——学生的作业她都按时改完了,而且批改得非常的细心。真是难为她了!她整天病怏怏的,有时动都动不了,却能坚持把作业改掉,并且改得这么认真!期末将至,我真担心她会落下学生的作业,想不到她会完成得如此的完美!

“她是坐在学生的身边,一个一个批改的。”雪舞后来是这样告诉我的。

“不会累吗?你看她的身上,似乎连一丝的力气都没了!”我难以置信。

“累呀!但她忍住了。她说现在病怏怏的,已经拖学生的后腿了,作业再不好好改,真不知道学生的成绩会掉成怎么样了。”

“那备课呢?”

“备课?她跟我说,每天晚上在床上躺到12点,等迷迷糊糊的劲过了,就起身靠在床头,再在床上支起一张椅子,将就着在椅子上备课。写到了两三点,实在受不了了,就又躺下来。现在,她已经把该备的内容都备完了!”

“是么!”我心潮起伏着。

“不过,其他的材料,像班主任手册,读书摘记,她好像都没做完。她说,这些东西,她实在是有心无力,没法完成了,就让中心校的人来扣分算了。但是和学生的成绩有关的,她都已经竭力完成了。”

“哦!”我想了下,说,“没事!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我来帮忙完成吧!”

“真的?”雪舞张大了嘴巴。

“怎么,你认为不值得帮忙么?”我看出了她的眼神,故意问她。

“不是,是太崇拜你了!你真是太好了!”雪舞笑道。

我们从春莹抽屉里整理出了剩下来该完成的东西,我用袋子装了起来,放进了我的抽屉。这些东西,要是让新老师来做,没十天半个月拿不下来,但对我这样的老手来说,几天时间足矣。

就这样,日历悄悄翻过了对我来说颇为苦闷的四五月分,前路渺茫的六月分不经意地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有人说,时间像一缕清风,吹过你的脸庞,想触摸它时,它却已经吹走;时间像时钟运转的滴答声,你听得见它,却留不住它。还有人说,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时间如泼出的水,如离膛的弹。当然,还有很多很多的比喻。这些说法只是在证明一个问题——时间真的是过得太快了。是呀,步履匆匆的时光老人,他是那样的严厉,又是那样的勤奋,从来不会在你身边停下前行的步伐,哪怕一刻也不行。这不,六一儿童节刚过没几天,端午节又到了,一个学期又快过去了。屈指算来,再过半个多月,期末考试就要到了,我们嘴中念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呢”。这时候,也是大家最忙的时间段,教材基本教完了,期末复习即将开始,全乡的期末大检查也快到了。每个人都恨不得把时间掰开来用。

这一两天,春莹的精神状态比以前好些了,虽然不能说是精神昂扬,容光焕发,但已能正常地走走说说笑笑了,前些天那惨白的脸蛋,也微微漾起了一些红润。

午饭前,我把已经弄好的和春莹有关的期末检查材料偷偷地放进春莹的抽屉。

刚起身,春莹正走了进来。她看到我从她的位置走出来,稍微愣了下。

“想偷东西?”她侧着脑袋,翘着嘴唇,既疑惑又调皮地看着我。

“本来想看看有没值钱的东西的,结果让我大失所望,我只能空手而归了。”我故意摇了下头,装作满脸失望的样子。

她笑笑,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拉开了抽屉。

“什么东东?”她忙打开我放进去的一打材料。

“啊!”她惊呼道,“你全帮我搞定了!”

我没有说话,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她满眼感动地看着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谢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我正担心这些东西呢!雪舞上次跟我说起,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我随便说说的吗?”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这得付出多少的劳动量呀?”她的眼眶里有些发红。

“我有的是时间。再说,有些东西,我抄写得马马虎虎的,能省则省,能略则略,偷工减料,粗制滥造,可比不上你们。希望你不要介意!”

“哎!这些东西,我十多天都弄不完呀,不说了,不说了!”她叹了口气,目光转向了窗外。停了下,她缓缓地说:“你对我的好,我会永远记着的!”

我本来想说些客套话的,但春莹说的这句像是告别的话,忽地像一根长针,深深地戳进我的心胸,让我突然之间感到了莫名的辛酸和伤感,而且,这些感觉越来越强,越来越烈,瞬间就充溢着我的全身。我就像刚挨了一记闷棍,有些发傻地靠在椅背上,嘴巴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吃过饭,我那波浪滔天似的心情依旧没有平静下来。我感到非常的迷惘和无助。贫寒的家境,繁琐的家事,让我觉得生活就像寒冷的冬天,寒风猎猎,肃杀悲苦。但是,当我像冰一样冷得发硬时,活泼可爱的春莹却蓦然闯进了我的世界。春莹的到来,给我苦闷的生活带来了春天般的丝丝暖意。我发现,生活中不再只有孤寂,只有辛酸,还有不断腾起的缕缕暖流,还有如破土的小芽一样不断生成的念想。然而,正当我在暖洋洋的太阳下前行,等待着真正冬雪消融、春暖花开的消息时,春莹,这个在我心中如维纳斯女神一样的春莹,却被另一些人强行带走了,而且越走越远,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心中刚刚燃起的温暖生命的星星之火,又被无边的暴风骤雪给湮灭了……我的心,疼呀!

我在操场上闲逛着。今天的太阳像火球一样挂在空中,那毒辣的光焰源源不断地喷射着大地,在操场上走了几步就感到浑身火热、大汗淋漓。但我不想停下脚步,这种炙热的刺痛感反而让我苦闷不堪的心平缓了些许。

突然,校门口响起了几个学生的争吵声。我抬头看了一下,哟,几个学生吵架了。农村的孩子,野性十足,有时一言不合,就会动手动脚。果然,有两个人推搡起来了,紧接着,他们抱在了一起,摔在门口的马路上,翻滚了起来。

我走了过去。

“干什么?”我大声呵斥。

这两个缠斗在一起的学生马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粉尘,有些惊慌地看着我。

“哪个班的?为什么打架?”我继续喝到。

“他一直喊我爸爸的名字,还给我爸取了个难听的外号。”一个瘦高个指着另个又矮又壮的学生,眼角向下垂着,嘴巴微咧,一副随时要大哭的表情。

我虎着脸,紧紧盯着那个矮的学生。那个学生看了我一眼,马上转过了头,看向了远方的田野。

“哪个班的?”我问那个矮学生。

“五年级的。”他似乎有些不服气。

这时,林坤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庆理?”林坤认出了这个矮学生,“你怎么又打架了?”

这个叫庆理的学生,继续看着远方,没有回答。

“放学后,我去你家,跟你爸说,看你爸怎么收拾你!”林坤似乎很了解他家的境况。

庆理的眼睛眨了一下,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惧之情在脸上一闪而过。他看着林坤,小声说:“老师,我错了!”

“错哪里了?”林坤严肃地问。

“不该给人取外号,不该叫人爸爸的名字,更不该打架。”虽说是认错了,但他的脸上还是露着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这些错要改吗?”林坤继续问道。

“要的,保证改掉,老师!”庆理说话的速度很快,显然是有口无心。

“走吧走吧!”林坤不耐烦地向他们挥挥手。这些学生就迅速地离开了。

“这个庆理,读书算读不起了,整天刁钻别人,还时不时地打架,就像个小地痞。不过,他很怕他爸爸。每次犯什么错误被他爸爸知道了,他爸爸就会往死里打他的。”林坤说着,擦了下额头的汗,然后站到了大门里面。大门上面的门檐,正好挡住了阳光。

“农村的家长,就知道打打打,除了打,什么都不会教。”我踱到了他的身边。

“今天好热呀!”林坤仰头看着天。天上没有一丝云,灰白灰白的,有些刺眼。

热,确实热,我发现我整个人都快湿透了。

“对了,春莹好像好事将近了吧?”林坤说道。

“春莹?你听到什么了?”我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我有个邻居,是在春莹家的纺纱厂里当工人的,她说,以前,为了这个男的,春莹几乎天天和家里人争吵,那个家呀,简直是闹得不可开交。现在呢,家里平静了好多,春莹似乎也顺从了父母之意,不再反抗了。这几天,那个男的都待在春莹家,好像和春莹妈妈商量接下来的事情了。春莹妈妈呀,是无时无刻不眉开眼笑,喜气洋洋的,逢人就说是女婿来了,那幸福的表情呀,呵呵,不用说话都让人看出来了。工人们都说,春莹她们应该快订婚了。”

“不会这么快吧!”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哑了,马上轻咳了一下。

“不知道,不过那些工人都这么说。”林坤又用手擦了擦汗,说:“这里太热了,我们上去吧。”

“好。”我们往办公室走去。

回到办公室,我觉得心里堵得慌,整个人十分焦躁,坐在椅子上根本安不下心来。看看正在批改作业的大家,我发现自己是那样的不自然。我担心我的神态言行会出卖我,就轻轻站起来,走到厨房,舀了一盆水,整个脸沉到了水里。一阵冰凉的感觉从脸部钻了进来。我抬起头,从架子上拿来条备用的布,拭去脸上、脖子上的汗和水。

我把布放进了盆里,长久地注视着镜子中的另一个自己。

我发现自己好傻呀!——我回忆了下近一年来的事情,突然非常地恨起了自己。一年来,我对春莹的关心和照顾,尽管是默默的,春莹肯定能察觉到,可她并不排斥,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对我也并不讨厌。而她对我的态度,若隐若现的,也有种幽幽的异于同事之间的关切和亲近,可我呢,竟然懦弱得不敢正视,还把所有一切都托付给了不讲信用的时间。时间呀,我万分尊敬和信任的时间,却完全辜负了我的重托,最后带给我的是彻底的失望啊!不对,是我该死,我不该对时间过分的信任,在这一年中,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我能主动地邀约春莹,我相信,事情至少不会这样的糟糕,说不定,走入她家和她妈妈谈婚论嫁的,就不是那个男的,而是我了。哎,我呀,是我自己没有好好地把握,才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局的。看来,春莹家的大门是关上了,关上了,再也打不开了!哎——

我挪到了桌子旁,颓唐地坐在椅子上。微微的凉风从窗口飘进来,熏得人有些晕乎乎的。第一节反正没课,我索性趴在桌上,闭起了眼睛。微风轻拂着我发烫的面庞,轻摇着我带着汗渍的头发,我感到全身软绵绵的。迷迷糊糊中,一年来的点点滴滴,竟然都浮进了我的脑海,似真似假,似梦似幻。我真想定格其中的某个画面,然后以那个画面为开端,重新来过。如果可以重来,我一定会听取经元的那些肺腑之言,主动地抓住可能出现的任何机会的。可我那不堪的家境呀!这才是一切一切的源头呀!这个,至少目前,我是根本无力改变的。如果真的可以重来,我敢主动地去追求春莹吗?我会吗?就算我追了,春莹妈妈会同意我们之间的事情吗?她会吗?

风继续吹。我额前的头发不断地被向上撩起。

慢慢地,信马由缰的大脑开始平静下来,那些刺人心窝的画面也渐渐地淡化了,春莹的笑,春莹的恼,春莹的乐,春莹的嗔,在模糊的光影中逐渐消散了。

不久,操场上就响起了学生喧闹的声音。但隔着一扇门,那些声音不甚吵闹。我就迷迷糊糊地趴着,任外面争吵喧哗,游乐欢闹,皆与我毫无关系。

不知过了多久,上课的铃声响起来了。我也睁开了眼睛。小睡了下,虽然睡得不深,但感觉舒畅了些。原本粘在身上的汗珠,现在也都消失了——人精神了不少。

我继续在桌子上趴着。手表里的秒针在“滴滴答答”地走着。过了二十来分钟,我站起身,又舀了些水,把脸擦洗了下,就往楼上走去。

刚到办公室门口,只见一个矮壮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哦,是春莹的男朋友。他的腋下夹着个黑色的公文包,左手夹着根香烟,金黄的粗项链在他那肥硕的脖子上左右晃动着,像和尚项颈里挂着的佛珠。只是,他的脸色不大好看。看到我,他微微点了下头,就迈开大步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林坤正在写材料,他桌头的一本书上,躺着一根香烟——应该是春莹男朋友扔给他的吧!

“快坐下,有话跟你说!”林坤有些神秘地向我眨了眨眼。

“怎么了?”我狐疑在坐了下来。

“看到春莹的男朋友了吧?”林坤的眼角斜了下门口。

“嗯!怎么了?”

“他呀,刚才在这里是边诉苦边发脾气呢!”林坤笑道。

“怎么回事?”我更奇怪了。

“他过来的时候,春莹根本没理他,管自己去教室了。他在我们面前说,每次去春莹家,春莹都没给他好脸色,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如今就快谈婚论嫁了,可春莹对他还是爱理不理的。他说他深爱着春莹,春莹迟早也会深爱上他的。”说到这里,林坤停了下来,拿起书本上的香烟,在手里不停地摆弄着。

“哦,就这些事情呀,那你还说他发脾气了?”

林坤把手中的香烟丢在了桌子上。

“他呀,现在在疑神疑鬼呢!他说以前春莹对他是很热情的,近段时间突然冷漠了,肯定是我们学校有人捣蛋。要么是在春莹耳边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要么是和春莹勾搭上了。他说到了这个关键时候,捣蛋的人该适可而止了。呵呵,你说,他这样子说话,好笑不?”他脸上漏出了略带轻蔑的笑容。

“这个王八蛋!自己没本事,却在这里瞎猜疑!无能的王八蛋!”我咬着牙,一字一字慢慢说着。

“别激动别激动!”林坤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你情绪这么激动,我都不敢讲了。”

“没事,没事!”我尽量把情绪平静下来,“管它呢,关我们屁事!接着说。”

“他说,有人说些什么倒没什么关系,他的条件,他的地位,一般人根本抹黑不了什么,就怕有人跟春莹有那个——什么勾勾搭搭之类的。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看,好像我跟春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似的。办公室里没一个人理他。他就一直在春莹的座位上自言自语着,人都走光了,还讲个不停。这样啰嗦、小气又没用的的男人,真的少见。你幸亏没在这里,否则,他肯定会盯上你了。”

“哦,怪不得,刚才走廊上见到他时,他正黑着一张脸呢!这个混蛋!”我又声骂了下。

“幸亏我们都没对春莹怎么样,真的要是怎么样了,春莹这个男朋友呀,生气起来,说不定会做出些愚蠢的事情来呢。”

“嗬!”我不以为然地打了个哈哈,“他敢?”

“心眼小的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何况是男女之间的事呢!”林坤说着,又继续抄抄写写起来。

“要是真的把春莹从他手里夺过来了,哪怕像普希金一样,为情而死,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人活着,有时还不如死了痛快呢!”我暗暗地想。

是呀,要是能这样地幸福死去,真不愧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可惜呀,现在,我连这样死的机会都没了!


编辑点评:
对《四 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