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四 3

四 3  作者:黄辉鸿

发表时间: 2016-10-21 字数:17278字 阅读: 12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3

不行!再无端地等下去,春莹肯定会被人抢走的,那我就生不如死了。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得采取行动了,而且刻不容缓。——我的心突然恐慌起来,就像漂在汹涌的巨浪中的小舟,起伏不定,焦灼难耐——怎么办?当务之急,是得马上找到春莹,把我对她的满腔感情,如实相告吧。如果她对我有意,愿和我携手一生、双宿双飞,那我将用我坚强的臂膀,当她厚实的肉墙,坚实的肉盾,和她共沐风雨,同挡寒流,承担一切可能受到的伤害和打击。我要挽着她的手,和她爸爸妈妈讲清楚,我不想让她这么痛苦下去,我要娶她,我要一辈子为她当牛做马,供其驱策。如果她要天上的星星,我就会竖起云梯,往天上爬去,哪怕摘不到,也要抓几朵云下来。如果她要海里的鲨鱼,我愿潜入深海,赤手搏鲨,哪怕粉身碎骨,也义无反顾。只要她快乐,我就感到幸福,即使再辛苦,我也无怨无悔。虽然我现在穷点,但我能通过我辛勤的奋斗,来改变贫困的现状,我会让她无忧无虑地生活着,而且过得有滋有味、幸福美满的。当然,如果她对我无意,只想和我保持着普通的同事关系,那也没什么,我终于能看清楚我和她之间的距离,明确了我在她身边的角色定位,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胡思乱想、自作多情了。但无论如何,我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干等着,这对我来说是种巨大的煎熬。与其这样煎熬下去,还不如快刀斩乱麻,是生是死,就一刀解决。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能让我如此的坚决。主意已定,我下了楼,推出自行车,也没和妈妈说一声,就踏着朦胧的夜色,往球山镇里骑去。我得马上找到春莹,迟一点都不行。我好像站在了正熊熊燃烧的巨大的熔炉旁,那难以名状的炽热感觉推着我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

雪舞会带着春莹去哪里呢?球山不是个大镇,两个女孩子夜间出来,不可能老在街上逛的,这样也不安全。今天的春莹心情异常的不好,她也不可能会拖着虚弱无力的步伐去购物买东西的。唯一的去处就是小吃店了。在小吃店里边,她们吃点东西聊聊天,女孩子们那极度纠结难受的心才能得到片刻的缓解。对,就是小吃店。

想到这里,我十分的兴奋。球山镇的小吃店不是很多,都集中在球山广场的周围以及建新路上,这些地方我来过多次,如果仔细找找,应该能找到她们。

我拼命地踩着自行车。晚上决定着我们的终身大事——成与不成在此一举。此时的心,又激动,又焦急,但没有了以前的紧张。

到了球山镇,我放慢了速度。我想慢慢地寻找,最好是她们在吃东西的时候,我找到她们,这样我可以坐在春莹旁边,好好地和她聊一聊。

找呀找,忽然,我看到一家馄饨店门口聚集了好多人,这些人边议论边往往里面指指点点。接着,店里传出了争吵的声音。

出什么情况了?春莹她们不会在里边吧?

出于好奇,我停下了车,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可到了店门口,眼前的一幕让我大吃一惊——只见那个自称是春莹男朋友的人,站在门前,手指着一张桌子,正大声地说着什么。

“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纳闷。

“你现在就要跟我讲清楚,为什么我每次去你家,你都躲着我?我到底哪里让你看着不顺眼?你是不是看上别的什么人了?你不讲清楚,今天就不要出这个门了!”那个男的气呼呼地说。

“你说够了没?你还嫌不够丢人吗?这里那么多人看着,你觉得有意思不?你不走,我们走。”里面那张桌子旁的一个女孩子站了起来。

我仔细一看,天,这不是春莹吗?

“雪舞,我们走,我不想再跟他理论下去了。”春莹拉起坐在她旁边的雪舞,就往外走。

“不行,今天不把话讲明白,谁也别离开这里。”那个男的双手一伸,把她们拦在了里面。

“要吵回去吵!在这里闹嚷嚷的,像什么样子?我可丢不起这个人。”春莹说着,委屈地哭了起来,“我家就在附近,你这样闹着,我以后怎么去做人呀?快放我们出去!你不能这样不讲理的。”

“反正我已经够丢人了,再丢点人我也无所谓!”男的嚷道。

“你……”春莹双唇颤动着,气得说不出话来。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从她的眼眶里落下来。

我总算明白了一些了。这个混蛋,真是死皮赖脸,肯定是晚上又来纠缠春莹,春莹不理他,他就来闹事了。想到此,我不禁火冒三丈——王八蛋,真是欺人太甚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欺负春莹,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咬着牙,右脚往后使劲地一蹬,就往那个男的身上撞了过去。此时的我,除了愤怒,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那男的一个趔趄,往旁边退了好几步。

我站稳了身子,又猛地向他扑了过去,把他死死地顶在墙角。

“你……你干什么?”男的对我吼道。

“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干嘛要欺负春莹?春莹喜欢谁讨厌谁,和你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再在这里胡闹,我宰了你!”我不知道哪来的胆量和豪气,竟能在又胖又壮的男人前如此的不要命。

“你怎么来了?”对我的突然出现,春莹似乎没反应过来,有些发傻地站在了门边。

“我拦住他,你们快走!”我朝春莹她们喊。

“哦!”春莹如梦方醒,马上拉着雪舞跌跌撞撞往外面跑去。

“我明白了。怪不得春莹平时不理我,原来是你从中作梗呀!”男的眼睛睁得圆圆的。

“像你这么讨厌的,谁会看得上你呀!不要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我还是死死地卡着他,不让他起来。

那个男的被我压得动弹不得,又气又急:“你……你想找死!”

“你才找死呢!”我喘着粗气,不敢多说话。

他挣扎了一会,一只手慢慢松开,在身上找什么东西。忽然,他掏出来一把小刀来。

“你想干嘛?”我大吃一惊。

他狞笑了起来:“凭你也要多管闲事!是你自找的!”说完,他抓起刀往我身上捅来。

“啊——”我撕心裂肺地叫了起来……

“阿辉,阿辉,怎么回事?”睡在后面的妈妈喊道。

我跳了起来。

呀,原来是一场梦呀!

“阿辉,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妈妈好像起床了。

“没事,妈,我做了个恶梦。”我清醒了许多。

“哦,听你叫得这么大声,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吓我一大跳!”妈妈又躺下了床。

“你睡吧,没事,就一个梦而已!”我说着,也躺了下来。

这个梦的过程好清晰呀,就好像真的刚发生过一样。看来白天想得太多了,连晚上睡梦都不能消停。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可白天春莹的话就像沙子一样不断地流进我的头脑,而且越流越多,越流越乱,把我的整个脑壳都塞满了。

接下去我该怎么办呢?我能把春莹从她父母身边拉过来吗?有什么特别好的法子没呢?我的脑子逐渐兴奋起来,而且越来越亢奋,就像一个开始旋转的陀螺,在外力的作用下,越转越快,根本没办法停下来。躺了一会儿,我发现实在睡不着,就坐了起来,靠在床沿上。

明天如果春莹还是这么精神萎靡,我该怎么安慰她呢?对,就问她需不需要我帮什么忙,看她怎么回答。这个“帮忙”的含义,实在是太清楚了。如果需要帮忙,那她叫我帮的内容就是我接下来行进的方向了。是呀,这个安慰太重要了,它像一条线,连接着春莹下面的表态,直接决定着我下面走的每一步。我发现自己找到了一条捷径,一条直达目的地的捷径。这条路,不用我绕来绕去,拐弯抹角,省却了许多的挣扎和疑虑。我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就好像被人拉紧的弹簧,突然间减弱了外力的作用,瞬间回到了原来的富有弹力的绵软状态。

我又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虽然脑子里还是有许多杂乱的东西在飘来飘去,但显然没有刚才的僵硬与亢奋。慢慢地,慢慢地,我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进了薄薄的不是很完整的窗帘布。我看了下手表,哇,快七点半了。我一骨碌爬了起来,穿好了衣服,跑下了楼。

“妈妈,我要迟到了,你怎么不叫我呀?”我叫了起来。

妈妈正在吃粥,看着我急匆匆的样子,说:“你昨晚做了恶梦,肯定没睡好,我看你早上睡得那么香,就没叫你了。迟点就迟点吧,偶尔一次,什么关系呀?”

我没说话了。刷牙,洗脸,喝粥,速度十分的快。

“你昨天做什么梦呀?我都被你惊醒了。”三哥在隔壁的床上问道。

“瞎做的,大概电视看多了,梦到打架杀人了。”

我匆匆吃完粥,就往学校赶去。还好,早自学的铃声响起时,我刚好到校了。

走进办公室的门,猛然间,我看到每个人的桌上都放着一袋喜糖。

喜糖!这是……难道……春莹订婚了?我刹地有点晕头转向了。

“阿辉,今天怎么来得这么迟呀?”经元从教室里走了过来。他的五年级教室就挨着我们这个办公室。

“喜糖……谁……订婚了?”我说得都有些口吃了。

“林坤啊!没想到吧!你来得太迟了,没看到他刚才幸福的样子了。他把喜糖拿来后就回去了。走时跟校长说了,今天请假一天。校长已经批准了。”

“是么!”我的心活跃了起来,“这个林坤,平时都默不作声的,竟然一下子就订婚的。得叫他请客呀!”

“他说了,这几天没时间。五一假期中,他会请客的。”

“哦!”我想了想,忽然有种莫名的好笑。

“怎么样,羡慕吧!”经元看到了我嘴角边的笑容,说,“你自己呀,也该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是挺让人羡慕的!”我忽然想向经元问问,接下来该怎么办。“那你说,我该怎么想呢?有些东西,光想有什么用呢!”

经元看了我一下:“你……”

我紧盯着他,期待着他的下文。

“要是我呀,我会等春莹心情好些的时候,约她好好谈谈,看有没有什么机会。不过现在的事情比较复杂了,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总得试试吧,不试真的什么都没了。两人相处那么久了,总会有心有灵犀的地方吧。找个机会,相互沟通下。”经元说完,拍了拍我的肩膀,走进了他的班级。

“事情比较复杂了?”我愣了下。对呀,现在除了要过春莹这一关,还有她的爸爸妈妈,而她的爸爸妈妈则是更难翻越的高山呀!他们现在已经把那个男的看成自己未来既定的女婿了,他们的眼里,见不得任何人的插足的,除非这个人的各方面条件都比那个男的好。可是看看我,我拿什么来打动春莹的父母呀?跟那男的一比,我简直一无是处,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他就像只凤凰,而我就像只野鸡,如此云泥之别的差距,叫我怎么敢进入春莹父母的法眼之中呢!他们不笑掉大牙才怪!哎,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但愿事情没有我想的这么糟!

早自学下课了,我检查了一些学生的作业,就往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里非常的热闹。红云、国敏、经元和子元老师,他们交谈的声音都传到走廊上了。见我进来了,红云向我扔来了一粒糖,说:“每个人一粒,难得有这样的喜庆,大家都沾染下,以后的生活就能红红火火,喜气洋洋了。”

国敏说:“像我们这样的小学校,婚订大喜是很难碰到的。这次是林坤发喜糖了,那下次呢,下次该轮到谁了?”

大家都不吱声了。其实,在短暂的沉寂中,大家的心里都在猜想着国敏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偷偷瞄了下对面的春莹。今天她的气色好像还不错,脸上笑盈盈的。看来,昨天晚上,雪舞把她带出去逛街,真是起着立竿见影的效果了。

“大家先吃糖。嘴里甜蜜蜜的,心里也就会甜蜜蜜的,到时什么好事就都近了。”红云说着,剥去糖的外衣,塞进了嘴里。

“你不会暗示,你的好事将近了吧?”国敏边剥糖边说。

“我?”红云哈哈笑了一下,“我要是好事将近了,就马上请客了。我做事非常高调,不会像林坤他们一样,偷偷摸摸的。国敏,你帮我介绍一个,要是有成功的希望的,我立即请客。”

这么一说,国敏他们都笑了。

子元老师说:“你看阿辉怎么样?”

“阿辉?”红云怔了下,她没想到子元老师会拿我和她开玩笑,但马上又笑了起来,“他……他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他!”

这次,我也被她讲笑起来了。这个红云,真能回答。

没一下子,上课的铃响了。大家又拿起了教辅材料,纷纷上课去了。

中午吃饭时,因为批评了几个学生,我来得比较晚。厨房里,雪舞和春莹还在慢慢地吃着,其他的人都已经走了。

我忙打了一碗饭,坐在了春莹的旁边。

“今天的状态比昨天好多了。”我说。

“你想让我每天都像昨天一样绝望吗?”春莹带着顽皮的表情看着我。

“哪儿的话呀?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我来不及吞下口中的饭,“看到你今天这样,我很高兴呀!”

春莹笑了:“谢谢你呀!也谢谢你们昨天能听我的诉苦,让我把心中的苦闷都倒出来,心里舒畅多了。”

“这说明你的自我调节能力很强。要是我遇到一些纠结的事,我会难受好长时间的。”

“那还得感谢雪舞,没有她陪我散心,陪我说话,我也不可能调节得这么快。雪舞昨晚说得对,天不会塌下来的,我有的是时间,这也是我最锋利的武器。”

“我没做多少事情。你想开点,就什么事都没了。”雪舞说道。

我想了下,问:“那……那需要我……帮什么吗?”

“谢谢你了,暂时还没有!”春莹放下了筷子,右手托着腮帮,“目前,我就耗着,我看他们能怎么着。”

晕死!春莹难道没听懂我的话外之音?难道有雪舞在,有些话她不好说,还是……

我巴了口饭。

“昨天晚上,你们去哪了?”

“我们——去哪儿?”春莹一下子没明白我的意思。

“是呀,昨天晚上没在家吧?”

“昨天你在街上看到我们了?”雪舞喊了起来。

“不是……我有些担心春莹,就打电话过去问下。她妈说你过来带她走了。我又打电话去你家,你爸说你们逛街去了。

“怪不得,我昨天一回家,我爸跟我说有个同事找我,原来是你呀!”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想不到,你对同事挺关心的呀!这样的领导,真好!”雪舞露齿一笑,丹凤眼的眼角现出了几根细线,好像桃花的花蕊。

我没有说话,继续吃我的饭。

“吃饱了,我要去改作业咯。你们继续聊吧。阿辉,你再接着开导开导春莹,让她把以前的不快全然忘掉。”雪舞说完,站了起来,把碗筷放到了洗碗槽里,然后走了出去。

“昨天回去,没有再和爸爸妈妈闹矛盾吧?”我吃了一口饭,问道。

“没。这些天,就昨天最安静了。我爸我妈好像也知道我的心思了,他们现在也不想过分地刺激我。”

“哦!”

“反正,我不管他们了。他们想怎么样,那是他们的事,只要我不点头,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先耗一段时间再说。”

“对的!”我又吃了一口饭。

“不过,我的事,累得大家都操心了!”

“只要你能脱离苦海,操点心算什么呀!”停了下,我又说,“现在,有需要我做点什么吗?只要能帮的,做什么都可以!”

春莹似乎听懂了什么:“谢谢你了,目前没什么了。如果……算了,谢谢你了!”

“如果什么?”我宛如抓到了一根稻草。

“算了!等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会叫上你这个大领导的。”

“哦!”看来,我还是没抓到任何的稻草,“要是需要的话,你吱一声,还是那句话,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最后的这句话虽然有一定的玩笑成分,却间接表达出了我想讲而不敢直接讲的意思。我不知道,春莹到底有没有听懂我话中所含的那层意思。但愿她听懂了!


编辑点评:
对《四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