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新诗 > 现代诗> 一枚老柿子(组诗)

一枚老柿子(组诗)  作者:木子桥

发表时间: 2016-10-19 字数:11784字 阅读: 13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和芦苇比试白发》盐霜染白了你的北风你一直举一面自己的旗白到脏,白到破碎父母坟头的经幡曾是晃眼的白如今,随着岁月也荒掉了没有人再听到那白里滴出的哭声芦苇不断地白,白到无,白到飞风一直都在,从不为谁
 

《我和芦苇比试白发》

 

盐霜染白了你的北风

你一直举一面自己的旗

白到脏,白到破碎

父母坟头的经幡曾是晃眼的白

如今,随着岁月也荒掉了

没有人再听到那白里滴出的哭声

 

芦苇不断地白,白到无,白到飞

风一直都在,从不为谁指指点点

故乡的人就这样老掉了

年轻的人就这样搬走了

我的头发已是花白,白得已经回不到黑

我不知道,这白的思绪在故土之上再飘多久

但我知道,我这株倔强的芦苇

就是春风来了,也绿不起来

 

《一枚老柿子》

             

老家的柿子悬在秋风里,不是风景

而是我们兄弟姊妹碰面的议题

父亲不在后,我们谁都不去碰它

只议议,想它的甜,生怕其中的一枚

会滴出父亲生前的愁和泪

 

风停时,柿子是幸运的

风起时,它们老得就快,往事也是这样老的

轻轻的,我们宽恕了这个世界和自己

父亲成了我的背影,上帝成了父亲的背影

时光在我这边,永恒在父亲那边

 

其实,风一吹就吹亮了秋

一枚霜针刺红秋柿轻而易举

父亲走后,一些事远了,另一些事开始近

一枚不落的老柿子,刚好挂起悠悠的过往

不掉,像举着一面小小的旗

 

《诗的一生》

 

那时,为争论一句诗面红耳耻

草在我们身下疯长,像爱

脚下的石子踢翻一枚又一枚

 

如今,你已经不再意我的诗里面

是不是还有一朵花,凄凄地开向你

 

等我们老了,围着火炉谈诗,你的面色

会不会诧异于写给别人的情诗

 

再等我先你而去

你可否把我的诗一一点燃

在我的坟头照一下来回

 

《诗意华山湖》

 

汤汤毗水坐在马仁陂,目光苍茫

四面山围,竟成摇篮

闲时,北山摘几朵云

在湖水里洗洗,天蓝云白不梦非幻

四时有花的笑声,被飞鱼衔在口中

倒悬的山影,披些烟雨

水汽氤氲出仙声梵音,吹响奶奶庙檐的铜铃

 

那年月召信臣一梦成就了一条湖

村姑田氏广施恩德,被敬为神灵

他们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安祥

足以让我嗅出湖之前程

柳雨又明,桃烟复连

如今崭新的华山水库,铿锵坚定

山拉着水,风拽着泉

云雾与天水密语,给我一次次清澈

 

山头的风车照影,收藏人间大智

一个个高耸入云,摆出地圆天方

渔人合不拢嘴,收获着生活的希望

晚归的牧者,身着彩霞

背后万顷良田,诺诺连声

数万枝光,与碧波温存

时光的碎片正逾越旷川,说道潋滟风情

 

两千年的马仁陂,丝质的水

叠加了数不尽的雨、泉和梦

两岸雕花,河水亮剑

她的每一道波印着天空的颜色

她的每一个呼吸与我的父母一脉相承

不然,我们的土地不会丰饶润泽

我们的乡亲不会幸福健壮

我也不会对湖水一而再平添眷恋

 

《风车在对风说事》

 

他们一字排列,对风说事

旋转的速率完全决定于风的模样

大块头的风车收起了孤独和思念

在别人面前只有刀锋的骨感

若出鞘的剑,指向天地,打磨人间

这就是泌阳北山一道新的景观

让人再次想到节奏和美

想到风这个人间不灭的物种

不停地点亮人性

北山之下草木葱郁,他们眼里的风车是一棵大树

永不懈怠,永不停息

转来了朝霞,转来了夕晖,转来了阴晴圆缺

风车不问归期,一万次地行走

将一轮轮时光高高旋起,又轻轻放下

 

《一棵老树站在这里》

 

 

我从不把老树看作外乡人

它站在时光的深处,手伸向虚空

伸向田园、房屋和草木

鸡鸭牛羊都归于一家

它在信任中活命

有邻居真好

他们相识已久,彼此善待,取暖

叶落于根,根执意收藏四面八方的嗓音

 

它站在这里,光阴已老

远去的不追。朝霞和夕阳,雨露和冰霜

皆是生命里的分秒,低调且平和

恨和爱爬成体内的湖泊

涌去涌来,平衡着生态

它站在这里,谈花开和潮来

心如奔马,我平生都无法抵达

 

它站在这里,将云朵别在发间

牵挂着乡亲的飞翔

“它的魂灵与你无拘无束地嬉戏”

它替你吃灰,也吃着荣耀

它替你坚定地握住失去

直到枯竭成泥,也要握住

一绺撕扯不清的乡愁


编辑点评:
对《一枚老柿子(组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