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我的老师

我的老师  作者:港河渡

发表时间: 2016-10-04 字数:2810字 阅读: 295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我的老师港河渡2016103我高中前的读书生活是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完成的,那时小升初、初中升高中都不需要考试,全部直升,虽然也有推荐评议过程,但没有什么淘汰指标。高中毕业后除少数同学可能有参军、招工或推荐
 


 

我高中前的读书生活是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完成的,那时小升初、初中升高中都不需要考试,全部直升,虽然也有推荐评议过程,但没有什么淘汰指标。高中毕业后除少数同学可能有参军、招工或推荐上大学的机会,绝大多数回家务农。既然前途已经划定,努力失去意义,读书也只是一个过程而已。但我却是读书较为认真的一位,理由很简单,就是觉得父母亲辛苦挣来的学费,不努力学习不就是白费了吗?

在我接触过的老师中,有两位的印象最深刻,一位是我初中的数学老师,说是初中,实际上是由高小升格而成的农中,就读的也仅为附近几个村庄的儿童,老师多为民办教师,主要来源于一些毕业回乡的高中生,每月10多元的工资,外加大队的工分补助,总收入比纯粹务农的同龄人略高,体力劳动强度则明显较轻。我要说的数学老师是个高中肄业生,当时是正式民办教师,并担任农中的校长。那时没有教学辅助资料,教材内容也很简单,每节课程内容后面的练习题,老师选择一些作为作业布置,其他的题目则不作要求。我用工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买一些5分钱一张的白纸,订成课外作业本,将书上的题目全部做一遍,遇到解不了的,就去请教老师,有些题目老师也一时解不出,就会略带困窘地说:“我明天再告诉你好吧”,我就知道今天晚上他又要花时间解题了,但老师毕竟是老师,次日一般都能告诉我答案。每每如此,便不再觉得为难,反而增进了师生之间的教学乐趣。老师在课堂也常以此为例,鼓励其他同学要认真读书。老师当时还凝练出读书格言:“读书学习,贵在认真坚持;认真坚持,关键在自觉。”

另一位则是我高中的数学老师,那时的高中是由公社政府所在地的初中升格形成的,除部分民办教师外,多数老师都具有师范学院或师范学校的学历,统称为公办教师,他们的工资收入较高,那些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属于高收入群体,我们同学都暗暗羡慕他们的生活水平,一般老百姓除过年过节外很少买猪肉,即使过年过节也喜欢买肥肉,而他们不但可随时吃猪肉,而且喜欢净瘦肉。我要说的的数学老师年龄不大,夫妻俩都是师范本科毕业的,可能是因为恋爱或下农村支教的缘故,分配到公社中学任教。我那时是班级学习委员,因为收发作业的缘故与老师较为熟悉,但并不存在什么交往,因为我们生活在富裕和贫穷的两个世界里。真正的接触是在我高中毕业回乡第2年,那是我担任生产队会计。一天,有人带信说,高中的数学老师有事找我。我到学校才知道,因为教学内容改革,其中有一部分要讲授生产队年终分配方案的编制,听说我正担任生产队会计,就让我帮忙讲授这部分内容,我也就享受了一个星期的教师待遇,每天早出晚归,中午在教工食堂与老师们一起就餐,餐费当然由请我帮忙的老师付账。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大约一年多以后,我又得到老师要我见面的消息,我认为又是去代课,见面以后才知道是关于高考改革的消息。老师担心我家太偏僻,消息闭塞。他说:“你知道这个消息吗?”我说:“听到一些传说,但不可能是真的。”他说:“不,这是真事。”我说:“就是真事,考试还不是形式,最后还不是开后门!”他说:“不关是不是开后门,有机会考试,你都要参加,今年考期太近了,复习时间短,估计不一定能考取,但参加一次积累经验,明年就有希望。学校正举办考前复习班,你要参加,如果没有钱交费,我替你出。”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父母以外的关爱,当时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

那年的高考一共举行了两次,得到确切的高考改革消息到第一次考试的时间仅一个月左右,系统深入复习是不可能了,感谢我初中以来将教材上题目全部做一遍的习惯,高中毕业后曾有几次想将这些课外作业本扔掉,但作为对读书时光的纪念,一直吊在房梁下。这些作业高考复习时竟派上了用场,使我在短期内重拾记忆。初试是在公社中学举行的,老师们参加了考务活动。考生们几乎都是抱着将信将疑的心态参加考试的,走出考场也就散了。但依然心存一丝希望,不时打听考试结果。我去老师处了解考试情况时,最终结果还没有公布,但阅卷已经结束了,他告诉我:“听说你所在的考场只有一个人通过了考试,估计你通过的可能性很小。”我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还是失落了好一段时间。一天,突然有消息说我通过了初试,那个考场唯一通过的人就是我,要我到公社礼堂填写报考志愿。那天天上飘着雪花,寒风虽然刺骨,但心里还是有喜悦的暖意。我们公社共有200多个考生中有20多人通过了第一次考试,获得了填报自愿和第二次考试的资格,此时距离第二次考试的只有约两周时间了。第二次考试在县城中学举行,我的心中没有任何成功的期待,只觉得能有机会参加真正的大学入学考试,此生已属幸运。考试在寒冷的冬日结束,转眼到了下一年的春季,那是3月初的一天,正在生产队干活的我得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通知书在公社邮局耽搁了几天,我得到时距离报道时间已不足3天了。在急忙办完粮油户口等手续后,没有来得及与老师道别就赶赴学校报道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一年我们公社仅我一人考取,真是命运的垂青!好容易等到暑假,当我返回高中校园,去向老师致谢的时候,老师已经调回远方的家乡,高考期间的一别竟成惘然!而我初中的数学老师,也因为原来农中的裁撤而调往他乡。多年以后,我得知他平安退休,在一次出行途中偶然摔倒安然离世。而那位曾给予我关爱的高中老师,却再无消息。但我一直祝愿并坚信,善有善报,好人一生平安!


编辑点评:
对《我的老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