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游记> 西藏日记(二)

西藏日记(二)  作者:山坳蛙鸣

发表时间: 2016-09-25 字数:5458字 阅读: 187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2015.9.20-21 晴
 

 

西藏日记(二)

 

早上起来,个个面带喜色,又是生龙活虎的样子。看来昨夜都好觉!

调侃着从此一定要相信科学,针到病除,还有高原反应如同尿急只能憋着的感觉,只要找个拐角释了重责,那顿觉身轻如燕啊!

于是又蠢蠢欲动,不能辜负高原上的分秒吧!先总结。来拉萨当天坐出租,开车的藏族小伙在机场高速上飞车,还把左脚抬起来搭到车门上,很是心惊胆战啊!昨日去纳木错,开车的60岁4个孩子的次仁什么兄,一路电话不停和超车两不误,想来后怕,说不定昨日高原反应还是晕车原因呢!两位和拉萨街头的出租车司机的共同点是都喜欢放着藏族音乐——很大的音响!会议全票通过:租车!

一番讨价还价。拉萨没有全国性租车公司,我们还给营业执照等等都拍了照,一辆丰田雅阁就在我们弟兄熟练的掌握中了。目标日喀则。导航声音悦耳,还有灿烂的阳光和轻柔的风。天高川阔,好不快活!

去日喀则,就不必说   寺了。我们半夜才赶到,早上又急急返回。只在寺门口照了两张到此一游,进寺门偷偷拍了两张僧人刚起床,不知准备集体做什么事情的生活照。     ——-寺庙是庄严肃穆神圣的,只可惜我们才疏学浅,境界有限,只能有缘下次了。但我们也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一定要心存善念,多做好事!

不必说路途遥远还有限速。那两个检查站之间的区间限速,还有部分路段几百米远就设置的我们戏称为黑匣子落地监控,把喜欢开快车的哥们管理成温顺的牦牛。眼看天色已晚,只能不慌不忙。

也不必说寸草不生的山,深深的陡峭的峡谷,河对面山坡上却莫名其妙地一条窄窄的山路,不知是不是愚公老人家在此隐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上,一头牦牛步伐坚定地走在大路上,目光也坚毅。几十里路没有人烟,天已黄昏,一辆摩托载着一人,慢悠悠地过来,师傅在摩托上也侧坐的样子,明显保留了小时候骑马的驾驶习惯。雪山边缘半坡上一小小的民居,门口没有三尺平,周围只有山石伴。这些都新奇,本想采访探究,想想没一个懂藏语的,只好罢了。

这些只引了我们几句玩笑耳。而以下是要好好记录的。

 

两过羊湖


两过羊湖并不是因为羊湖不要钱,事实上第一次我们还糊里糊涂地买了票呢!

第一次过羊湖是正午时分。我们的车刚爬完一条狭窄的、弯急的、坡陡的盘山公路。虽然山坡下藏族村庄周围油菜花、玉米、青稞同绘美景令人称奇,虽然一位哥们半山腰还即兴在车里对我们逐个采访,我心里还是很紧张的,山上无一棵树,路边也多处无墩!

但刚上山顶,刚下车却倏地呆住了。没有预兆,没有准备,就在前面山谷里。静静的、温润的、满满的,就是蓝色的宝玉,就是圣洁的心。没有树影,似乎也没有山影、没有云影,就是处子袒露的胸怀。看不到首尾,湖两边是柔柔的山,含情脉脉的样子。山就是水的情郎,厚实、温存、坦荡。水就是山的姑娘,纯洁、多情、依偎。右侧远处是雪山,也为之动容,慈祥而肃穆。对面湖边小山坳里,十几户人家,门前淡黄色的一片应该是青稞。没有进出村子的大路,湖边也没有船,于是这湖、这山、这人家都是世外的了。所有人都只顾按快门了,甚至都屏住了呼吸,仿佛害怕这美景会飞了,会跑了。有藏民拉着藏獒找游人合影,那藏獒也静静的。太阳很毒,但有清风入怀,大家都没有介意。

第二次过羊湖是天意吧。去日喀则本可以不走回头路。羊湖在南线,北线有318国道。我们下山到了湖边,却被告知因为修路,6小时内不能通行,只好返回走北线去。

如果说第一次过羊湖如遇了仙女,那第二次过羊湖就如遇到了才女。你在茫茫人海中,或是在网上不经意间认识了她,看着她的精致和素雅,看着她的纯净和柔情,一步步走向她,也一步步将她放在心里。

其时我们的车刚从雪山脚下的峡谷出来,挡风玻璃上还有刚才遭遇的那阵小雨的痕迹,出了一个已经忘记名字的集镇或者是县城,就看到了一片水。监测站就在山脚下岸边。转过一小弯,山间一大片水,不会是羊湖吧?我嘀咕但无人回答。山稳稳地进入水中间,水静静地绕在山脚前。无波无浪。天阴着,而湖却仍然明亮着,稍远处有小小的涟漪。近岸好,金黄的、紫的、蓝的小花,有一色的一小片一小片,也有随心所欲地星星点点,但不拥挤,保持着清清白白的距离。每一朵花就更显眉清目秀,更显清纯脱俗。水草也是,自顾自的绿着,好像也不想长大,不想吵杂,静静地看着脚下水里的影子。还有两匹马,不慌不忙地吃着草,尾巴都懒得摇一下,也不叫,也像山一样,也像草一样。公路就在湖边十来米,因着地形,灵活地弯曲着。雨也是,想来就在玻璃上招呼一下,想走拧身就跑了。湖对面有村庄,也像山一样,也像草一样,清清楚楚,没有树木遮掩,远远地和我们打招呼,我们心里也说你好再见。然而路却不想善罢甘休,下了小坡就带我们过桥找村庄了,村头竖着牌子,这在西藏很难得。几片油葵金黄着,一片青稞地,有五六个农人正忙着收割,好像还在田里脱粒,这算是近日见到的最大规模的田间劳动场面了。地边就是胡,不需要过度,稳稳当当的。湖是随意的,山是随意的,人于是也随意着。湖无堤,路就像山的胳膊拥抱着湖,不远不近的跟着,按湖的意思高低曲折着。几乎没有桥,没有涵洞。两边山缓,脚下路缓,但前面不远处路跑到哪儿去了却并不知道。如此转悠好久,过一村一桥之后,就好像往来的方向转了。过桥没走几十米大家就相视一笑,有辆显然是本地的车辆不急不缓的从与桥平行的土路上抄近道过去了。再走,路又靠近湖了些,湖面渐宽。天阴着,湖水略显青白色。有时某山沟里闪过去小小的玛尼堆,有时落下来不大不小的雨点。但是没有雾,没有羁绊的意思。车上的音乐轻轻的,我们也是,想说的时候说两句,也轻轻的,也有了绅士的气质了。路边几户人家,眼尖的看了,居然还在刚进湖边的村子,不由惊叹了!这么长时间在一个村子里打转,这村子可真有福气!想着,就到了昨天掉头的地方。

 

雅鲁藏布江的云和月

 

到了西藏,你一定会看云的。

西藏的天,仿佛就是一张纯净的、澄澈的蓝色的画布,而大朵大朵的白云,就是画布上印着的花。

西藏的山大、河大、天大,那云也大,而更可贵的是那云不着急,就那样静静地在天上和你对望,有时如柔软的绒绒的大宠物狗,有时如一队俯视地面的大天鹅。云和天也一样,也是纤尘不染。就是云的影子也是,清清楚楚的边界和形状。

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些,我说的雅鲁藏布江的云是傍晚的云。其时,我们刚到江边的一个不记得名字的镇上。夕阳已经落山,天色已暗,商铺里都亮起了灯。这时候,前面不远处雅鲁藏布江上空铺起了潮水般的云。我下车,疾步去了镇后面江上的一座大桥。云层是如此之厚,如此之阔,让人都喘不过气来。但奇妙的是,云只在中间,留了天留了地留了江。天是淡蓝色的,还有微微的红晕,云层的上沿有一处竟然是火红色,云层偏下边还有小小的月牙形的火红,就像藏不住的一锭金。近处的山是黑的,只有轮廓。远处的山却是亮的,有着柔美的曲线。桥下宽阔的江水泛着银色的光,也亮亮的。头顶上空淡蓝色的天空透明的样子,也亮亮的。两边黑魆魆的山夹着,中间远处深浅的黑灰交织的云。江无声,云也无声,也没有风。我忽然之间找不到自己了。在这波澜壮阔的天地之间,整个身体仿佛都变成了一粒尘埃,一滴水,不,就和这微凉的空气一样。我找不到自己,却又似乎只余下了自己。没有喧嚣,似乎都没有任何声音。但却没有孤独,没有恐慌。我就这样静静地漂浮在江上的暮色中,眼睛竟然有些湿润。

西藏之行,最遗憾的是没能拍摄到一张星空。去之前,没做其他功课,却向朋友请教一首在高原上看星星的现代诗,那是几年前央视某个诗歌朗诵节目听过的,只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搞清楚。我一直认为,城市的夜空远不如山野的。山野的星星和月亮没有浮尘和灯光的遮蔽,更加新鲜,更加水灵,更加生动,而雅鲁藏布江的月亮星星更好。因为她们似乎就在连绵的山顶上,更亲近些,更随和些。其时天已全黑,我似乎刚从雅鲁藏布江的云里出来,我们不急不缓地奔驰在山谷之中。忽然之间,就感觉到了满世界的清辉。顺着车窗望去,半个月亮爬上来了,皎洁的月亮。世界瞬间就生动了,就温暖了。但接着就是惊奇了,伴在她周围的还有五六颗星星,就像她带的小宠物,嫦娥带的一群玉兔,这月亮就不再高冷,但却又添了从容高贵的气质。然而这还不算奇,奇的是月亮和这几颗星星嵌在一大朵云里,但这云没有丝毫遮掩星月光辉的意思,反倒是星月照亮了它。这云就只有一条丝线围着的轮廓了,就仿佛云是月的花轿,是月的香车。星星很多,高原就是它们的家吧。星星也很亮,家乡的夜空,星星好像镶嵌在黑灰色的幕布上,而高原不是,那幕布是亮灰色的,就不显那么深邃和遥远,倒像是晚上天花板上的灯,倒像是阳光下春野里到处的小野花。高原上很少有灯火,没有犬吠之声,但显得明亮、显得静谧。我想照相,打开车窗,月光带着夜风还有寒意蜂拥而入,大家都扭头来看我,我只好悻悻地关了玻璃,谢绝了高原的盛邀,一边骂自己叶公好龙。好不容易避开道旁树的干扰,隔着玻璃拍了两张,却发现月亮变成了一根熔断的金属,只好痒痒的删了,没有能够带回来。

也终于没有像那位诗人,躺在地上,仰望着高原上的星星喃喃自语。

应该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

编辑点评:
对《西藏日记(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