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读书> 对相正兄两首诗的赏析

对相正兄两首诗的赏析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6-09-19 字数:13705字 阅读: 298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4星

清明作者:张相正  天气渐暖的时候  只有这个日子让我知道  偶尔流过脸颊的泪,还有些凉    就这样,我顺着记忆  仰望那更远的天  我发现,天际到大地的距离  和记忆一样,虚幻而长    这个节
 

清明  作者:张相正

  天气渐暖的时候 
  只有这个日子让我知道 
  偶尔流过脸颊的泪,还有些凉 
   
  就这样,我顺着记忆 
  仰望那更远的天 
  我发现,天际到大地的距离 
  和记忆一样,虚幻而长 
   
  这个节气,即使有雨 
  也总泛着清新和明亮 
  一些莫名而又触手可及的心绪 
  很容易地,就铺满眼前 
   
  微风吹来,麦苗青青 
  泥土湿湿的气息让我明白 
  从这天开始,我的任务 
  就是对你微笑,侍弄庄稼,迎接花开 
   
  2009.03.07. 



赏析:

  此诗结构层次清晰:首节写忽然落泪,泪落而吁天长叹,目、心因泪洗而愈发亮、清,于是看雨也清新,清新雨气扑心则心振作,于是完成了一个心绪的过程——这是一个有着中国传统文化涵养的文人的心绪飞快调适过程,转瞬之间心内花开花落,波澜不惊。这内容有儒,有道,有禅。同样是清明,同样是追思,同样落泪,这诗却不着一坟字,不着一哭字,不着一所思者名字,就已经将清明给人的感觉道尽,这中间有写作的技巧,但更多是作者的内涵与底韵决定的。 本诗的语言技巧也值得称道。首段泪的凉与天的暖的反衬,不动声色地把内心的痛表达的淋漓尽致。

  二段,酸泪流而仰天,人的习惯动作。泪眼看天看到什么呢,发现天际到大地的距离,虚幻而长,这是很真实的心理视觉描写。泪洗过眼后,视线转清晰,鼻翼酸后,鼻孔能吸到大口清新的空气,于是雨的清新,雨的明亮就出现了。有了这个过渡,最后一段最终完成了心理的调适。“微风吹来,麦苗青青/泥土湿湿的气息让我明白/从这天开始,我的任务/就是对你微笑,侍弄庄稼,迎接花开”。这样的诗,第一不单调,不是忘乎所以地一味追思痛哭。二是读来很美,无论语言还是语言构铸的意境,还是层次的递进,思想的波澜,都值得人品味。三是积极上进,尤其最后一节文字优美而深刻,与其在这天痛哭流涕,不如“对你微笑,侍弄庄稼,迎接花开”,这也是湿湿的泥土下那埋葬的人所希望我们的。

  孔子说,温柔敦厚,诗教也。一首诗如果语言结构无可挑剔,又表达出一种温柔敦厚的感情,那么,它就是成功的,值得读的诗。





故园芦苇  作者:张相正

   群居,在水一方 
  于是,水以拥抱的姿势节节洇入生命 
  亭亭相依,一望无际,蒹葭苍苍 
   
  风来沙沙,秋来茫茫 
  这种被风和雨诗意了的植物 
  经先民们一遍遍抚摸,吟唱 
  便葳蕤了纵横的阡陌,浪漫了上古诗册 
  且千年不衰,灿然疯长 
   
  而今,在故园,芦苇依然偏安山乡 
  尽管山重水复,尽管愁绪梦遥 
  倾听,何须皓首耳聪 
  合眼,已是遍地苍茫 
  一苇可航啊,从都市,到乡村 
  从青丝,到鬓霜 


赏析:

  这是一首写得非常完美的小诗。

  一是画面上的美。首段是静态的壮观。镜头上先是一片芦苇花,然后是被水洇着的芦苇杆,然而一个极大极壮观的芦苇海场面,芦苇“亭亭相依,一望无际,蒹葭苍苍”。一个“蒹葭苍苍”把人的思绪一下子拉长上千年。二段是声光的交溶,“风来沙沙,秋来茫茫”,有声音,有光感,有画面。“这种被风和雨诗意了的植物?,经先民们一遍遍抚摸,吟唱;便葳蕤了纵横的阡陌,浪漫了上古诗册”,这是承节上节的“蒹葭苍苍”,把人拉向了那浪漫诗意的中古。这里面的画是风雨诗意,声是先民们的吟唱,光是先民们抚摸后的光感,纵横的阡陌传递出的美感,上古诗册的灿然。可谓声光电画交溶,让人陶醉其中。

  至“且千年不衰,灿然疯长”一句,如一段音乐渐步向极致的高潮。气势全出来了,也把诗境从中古拉到了现实。到了第三节,寂然一声,回归画面的宁静,悠然几句,把人们引入更深一层的思绪,这思绪便是浓浓的家国乡愁,芦苇何在,古人何在,乡土何在,我又何在。“倾听,何须皓首耳聪;合眼,已是遍地苍茫。”这是千古文人之愁,也必然引起千古文人的通感和共鸣。一如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又如张若虚的“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最终一句“从青丝,到鬓霜”,可谓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给人以无限的感慨和回味。

  二是韵律上的美。方、苍、茫、长、乡、霜,整首诗一韵到底,用的是非常容易抒情的“ang”韵。李白用这个韵写过“窗前明月光”,苏轼用这个韵写过“十年生死两茫茫”,都是节奏韵律上非常美,非常抒情的诗。另外这诗在节奏上有个特点,每到韵脚处,往往以排比或对偶的句式出现,如:“亭亭相依,一望无际,蒹葭苍苍”“ 风来沙沙,秋来茫茫”“千年不衰,灿然疯长”“倾听,何须皓首耳聪;合眼,已是遍地苍茫”“从青丝,到鬓霜”,使本来容易拖音的“ang”韵,因前奏的重复,变得更加抒情,读来更加上口。



编辑点评:
对《对相正兄两首诗的赏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