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担山梦(5)

担山梦(5)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3-04-03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15684  阅读: 5330  评论:1条 推荐:4星

   124、外景,老神仙家院子,日景
  老神仙正在院子里练健身操。
  高豹子夹着东西走进来:哎哟!正练拳呀。
  老神仙连忙停住:哎哟,亲家来了!块块!进屋里说话。
  
  125、内景,老神仙家客厅,日景
  老神仙热情着将高豹子让进客厅里,拉高豹子坐在沙发上,热情这让茶让果。
  高豹子客气着:不用不用!嫂子呢?
  老神仙:还在娃儿那里看摊嘛!大兰今天也派去了。唉!咱这真是太缺人手啊!镇上一大摊子,家里一小摊子,顾住这顾不住那,拉的是筛子簸箩乱动弹。
  高豹子:主要是你们生意铺得太大了。
  老神仙:其实我也不想铺这么大,可娃儿们有雄心,总想当个大老板,一个劲往大处折腾。你是不太了解呀,这娃儿现在比我可出息多了,天南海北都有朋友。这朋友嘛还都是大玩家,大人物。有几十亿的大老板,也有省长市长中央首长的,像这县长、局长一类,就放不再眼里。我看这娃子心胸是越来越高了。
  老神仙说着给高豹子冲了杯茶,递到高豹子跟前,说:亲家,你尝尝这茶,能吓你一跳。你知道这是啥茶吗?这就是专门给中央首长喝的那种龙井茶。是娃儿在北京的一个朋友专门从京城捎给我的。那家伙可是几百亿的大老板呀!生意都做到亚非拉美带欧洲了。神通大着哩,连中央的大人物给他都有关系。哎,咱不说他们了,你来肯定是有事吧?
  高豹子:还是娃儿去复习的事,听说还怪不好去哩,我想让你去给大兰她表舅再说说。
  老神仙:是啊是啊!这事我知道的清清楚楚。现在这家长都想让娃儿们上大学,考不上都想去复习,竞争的确实太厉害。这分数高的都还得掏高价,分数低的话,是根本就不让去。
  高豹子忧愁起来:那你说,这还有说头没有了?
  老神仙沉思了会,说:说头倒是还有说头,不过,我觉得咱不必要去上高价。我这两天又细细给娃儿掐了掐八字,还又摇了摇卦。这娃儿的卦变了,还不是上大学的命。他的福气转到事业上了。我认真琢磨了几天,这事业是啥东西呢?后来我才想到是雕刻,我那天去看过娃儿的根雕,觉得他的前途肯定就在雕刻上。
  高豹子认真听着,一惊一诧的。
  高豹子听完,摇摇头说:你以前老说他是上大学命,这命咋能来回变呢?
  老神仙皱着眉:也觉得奇怪,是不是我以前给算错了?想想不会呀?可他确实是真变化了。你说这怪不怪?我现在还真是吃摸不透了。
  高豹子忽然笑笑:我说你也不用再吃摸了。这事我也知道不好办,你肯定是怕作难,怕是面子,故意推我的吧?
  老神仙笑笑:哎呀,你要是这么说,可冤枉我了。这是咱们自己娃儿,我能怕作难吗?你说吧,要是真想去,非去不可,再作难我都得给你办成。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打电话。
  
  126、内景,老神仙里屋,日景
  老神仙走进内屋,关上门,拨通了电话。
  老神仙对着电话,捂住嘴,小声地:喂!那事还安原来说的办。这两天我们去找你,你还安原来说的,只管说就是了……好好、好、好。就按你说的。
  老神仙放下电话,走出去。
  
  127、内景,老神仙家客厅,日景
  老神仙笑着走出来,坐在沙发上。
  高豹子急切地:咋说了?有没有余地?
  老神仙:哼!他还推误哩,我把电话都给摔了。他不想亲戚了他再不办。咱们啥亲戚?他给咱是啥关系你想想?哼!我要强不住他这帽,我就不当他姐夫了。你放心吧!这事我给他下死命令了。他就是再作难,也得让咱娃儿去。只要他敢开一个后门,就首先是咱娃儿。
  高豹子激动地:哎哟,那真是太难为人家了。这我咋感激你哩?
  老神仙:这你不就外气了?啥有儿女亲家近?你的事比我的事我都萦心。
  高豹子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团包裹,放在茶几上,说:你看,我来也没给你捎啥东西。
  老神仙:还捎啥东西?咱家啥都不缺,那吃的东西吃不完,喝的东西喝不完,这奶呀饮料呀这些东西,整箱整箱都放过期了,大箱子得往河沟里仍。你说我一个老汉家能吃多少?可这娃儿他太孝顺,非得大箱子往家里送,这不是浪费吗?
  高豹子嘿嘿笑笑:我知道你啥都有,所以我就没给你带任啥东西。这是闺女专门给你和福娃绣的小东西,绣的也不好,不过,这是闺女的一点心意罢了。
  老神仙连忙站起来,展开包裹,是一副床围和一摞绣花鞋垫。
  老神仙品赏着:哎呀!好!这东西真好!这闺女可真是手巧啊!这绣的多好啊!比上店摆的都好。
  高豹子:你太夸奖她了,这也不是啥主贵的,只要你不嫌弃就好。
  老神仙高兴地:这咋能嫌弃?这多主贵哩!这可比啥都金贵。你说说,咱家里缺啥东西?就缺这东西,就缺娃儿们能心心相印。
  老神仙连忙把茶杯递到高豹子手里:来来!喝一口!喝一口尝尝。我敢强定,喝一口你就能精神大振。
  高豹子抿了口。
  老神仙忙问:啥样?不是一般茶吧?
  高豹子不好意思笑笑:我从来没喝过茶,也不知道茶都是啥味道。
  老神仙:哎!你们生活水平太低了,让闺女也跟着受可怜,我这心里头呀不好过呀。我真想赶紧把闺女娶过来,让闺女也天天喝些保养品,也享享福,也到处风光风光。你是不知道啊,福娃这娃儿可是越闹腾越大了。那城里的镇上的漂亮姑娘们,整天围着他转,可我就是不愿意。这不是正和咱凤妮搞着对象哩?咱不能眼花缭乱。除了咱凤妮,我谁都不愿意。这事你回去可得再好好劝说劝说,该做主大人还得做主,早点把婚事给定住,让凤妮去店里守着他,咱就不怕他再眼花了,别人想插脚也插不进去。
  高豹子:那是那是。我回去就再劝说劝说。哎,你说娃儿去复习的事,咱用不用去给人家亲自见见面?
  老神仙:要说不去也中,不过要是去去会更好些。你要是不放心,那咱就去去。
  高豹子:那就去去吧?你说,咱啥时候去。
  老神仙:要说现在是正定人哩,越早越好。
  高豹子:那咱们明天就去。哎,咱去给人家少点啥东西好呢?
  老神仙:啥也不用拿,人家大校长哩,缺啥?
  高豹子:那咱能空叉手,叉着腰去?
  老神仙:那就拿点咱山坡的玉米糁,还有咱山凹的老蔓菁。
  高豹子:这……太寒酸了吧?
  老神仙:不寒酸你得有哩。这就中!就这东西他们城里人还稀罕点。
  高豹子:那中,那我就回去准备。
  
  129、外景,高豹子家大门口,清晨
  高豹子挑了一个袋子和一捆干蔓菁走出大门,走进村子的林荫里。
  
  130、内景,高山龙屋,日景
  高山龙在打电话:喂,大兰,你到底是怎么给你爸说的?
  大兰画外音:我说了,我就按咱们计划的说了啊!出什么事了?
  高山龙电话:我爹今天去学校了,肯定是去找你舅了。
  大兰画外音:那我现在就给我舅打电话,让他推辞掉。
  
  131、内景,副校长家客厅,日景
  高豹子、老神仙和副校长正坐在客厅沙发上。高豹子给他俩点了烟。
  副校长吐口烟:哎,娃儿这事真是难办呀!
  老神仙嘿嘿笑:看,不难办了会来找你?找你就是难办。
  副校长:这真难为死神仙了。我给校长和副校长们挨门磕头作揖,谁都不点头,没一个爽爽快快的。
  高豹子犯起愁来:我也知道这事不好说,不过你还得接着说呀!
  副校长:说,我能不说吗?我姐夫给我下了死命令,还不敢怠慢?
  老神仙自豪地:这你敢怠慢?这是俺们亲家呀!
  副校长:要不是这我能去给他们磕头作揖?还得请他们吃了顿饭,就这还推三磨四。
  高豹子:哎哟,还让你请人家吃饭啦?
  副校长:哎,现在办屁大点事都得先来顿饭,不请饭就没法往一块坐,这成见面礼了。
  老神仙奸笑笑:你想着求人就恁好求?光磨磨嘴皮子就行了?只要吃顿饭能办成,就不错了。
  高豹子:那你请客花了多少钱?我得给你。
  副校长:说哪里话。这客是我自己请的,还能让亲家你再给我饭钱。
  老神仙:对对,咱这以后不都是亲戚了?帮点忙那是他应尽的义务。
  高豹子千恩万谢的样子:那得谢谢你啊!还让你又破费。
  老神仙:嘿!谁叫他给咱们是亲戚哩?咱给他下的是死命令,只要他把事情办成,咱不管他破费不破费。
  副校长:对对!能给亲戚们办成点事,是荣幸,再破费都高兴。
  高豹子急切地:那你说,这事有希望了?
  副校长:有希望了。总算勉强给定住了。
  高豹子激动地:哎呀!这我咋感激你哩?你可是娃儿的大恩人啊!
  副校长:恩人不敢当!我还正惭愧哩。这定住是定住了,可这学费嘛,还稍微有点高。
  高豹子:这我知道,肯定得高。那到底得掏多少钱?
  副校长:按规定,像他这成绩,最低得交一万五。
  老神仙:得这么多啊!哎,你能不能说说再少点?咱这亲家可是困难户,那担山挣的可都是血汗钱,不容易啊!
  副校长:说了。我能不说吗?我千说万说,总算去了个大零头,交一万块钱。如果同意,下礼拜就可以让娃儿来了。
  高豹子:行,行,那我回去就准备准备。
  老神仙:哎,你能不能再说说,把大头也给免了?
  副校长无奈地:不可能了,这就已经最破例了。你知道学校有学校的规定,咱不想上,人家还不想接哩。
  高豹子:对对,咱不能得寸进尺。这已经是很照顾了,就是一万五咱也得上呀。
  副校长拍拍老神仙:你过来一下。
  两人相跟着走进了另一屋子。
  
  132、内景,副校长内屋,日景
  老神仙跟着副校长走进屋里。
  副校长:哎,姐夫,金钗的事还说不说啦?
  老神仙:说!金钗的事一定得说。你不知道,那东西主贵着哩,万一能弄到,那可是比人参、灵芝都金贵。
  副校长:那金钗到底如何珍贵?
  老神仙:这金钗可是伏牛山的圣物呀!伏牛山有三宝,金钗、石豆、过桥草。这石豆和过桥草都是清热解毒的凉药,唯独这金钗是多性能药,是奇药。
  副校长:你说说,它到底奇在哪里?
  老神仙:这东西还真怪,用开水泡喝它是热性,能大补壮阳;用温水泡喝它成了平性,能补肾暖脾;用冷水泡服它又变为凉性,能败火清肺。特别对经常熬夜,糖尿病,癌症等,那效果相当显著。连《本草纲目》都说它补五脏虚劳赢瘦,强阳益精,久服能厚肠胃,长肌肉,逐邪热痱气,定神除惊,补肾益力,轻身延年。所以,它被中国道家列为“九大仙草”之首,它和天山雪莲、长白老参、昆仑虫草一样,被称为当地圣物。
  副校长:那一定很稀少吧?
  老神仙:稀少!肯定很稀缺啦!这东西特别怪,特别神,它生长的条件也特别出奇。
  副校长:哎,你说说它出奇在哪里?
  老神仙:一是它得生长在石片上,不长在石片上就不珍贵。可石片上又没养分,它得靠吸收飞鼠的粪便来滋养它。所以,有金钗的地方必须得有飞鼠,有飞鼠的地方必须是悬崖峭壁。再说那飞鼠也奇怪,别的不吃,专吃金钗。都说那飞鼠是“吃金拉银”,那金钗是“吃银生金”,它们互相依存,组成了食物链。所以,金钗的学名叫石斛,那飞鼠的粪便叫五灵脂,成了名贵中药。
  副校长惊奇地:哎哟,这就是神奇呀?
  老神仙:更神奇的还不是这哩。那金钗一方面喜阴怕晒,它只能生长在阴坡的峭壁上,还得藏在石坎崖下面的湿阴处,一整天都不能见到一点阳光。可另一方面呢,这金钗还必须得吸收阳光。这即怕阳光还得要阳光,你说这该咋办?所以呀,它生长的山崖绝壁下面,必须得有个大水潭,也就是说它生长的山崖必须是临潭的山崖,让它依靠山崖下面那水潭中的太阳反射,来采光、吸光。这金钗的生长可谓采天地之灵气,取日月之精华呀。所以,金钗只能长在临水山崖百米左右的石坎子下面,不见天,只见水。你想想那稀缺不稀缺?所以,人们都把它看做是仙草,神草。
  副校长唏嘘着:神草!的确是神草啊!那你到底见过金钗没有?
  老神仙笑笑:我啥稀奇东西没见过?不仅见过,还喝过呢。
  副校长:那它长得啥模样?
  老神仙:金钗有多种,唯生在石上者为最佳,叫石斛。它五月生苗,七月开花,八月采茎,十月结实。其花色白微带紫红,其根细长色黄似金。细若草,柔而韧,折之如肉,其茎加工后细长分节,蝎子尾巴一般,又酷似古代仕女发髻上的钗子,加上它金光闪闪,所以叫金钗。《本草纲目》载:金钗茎状如金钗之股,故有金钗。
  副校长吃惊地:哎哟,你可真是博学多识啊!那你说,老高他能弄下吗?
  老神仙:应该能弄下。他经常往老深山里钻,听说他年轻时还打过金钗,肯定知道哪里有。
  副校长:那好!出去就这么说吧。
  
  133、内景,副校长家客厅,日景
  老神仙和副校长从屋里出来。
  老神仙高兴说:亲家,请客吧!又有喜事了。
  高豹子兴奋地:喜事?啥喜事?
  老神仙眉飞色舞说:你常年跑山,肯定知道哪里有金钗吧?
  高豹子也兴奋起来,说:这我倒还真知道点,小时候我跟着老人们去打过金钗。不过这几十年我都没再去过。
  老神仙兴奋地:那就好!太好了。只要你打过金钗就好办。我给你说吧,那校长的父亲急需要找金钗哩,如果咱要能给他采点金钗,咱娃儿的学费就可以全免了。他替咱们交。
  高豹子:哎哟,学费咱还得自己交。这是人情,人家帮了咱,咱就得帮帮人家。
  副校长:这已经说好了,咱不再交。校长这人很直正,咱要交了,他还如何收咱金钗?
  高豹子:那好吧,那我回去就去找老中医,让他帮着我去采。
  老神仙:你找老中医干啥?咱不能让他去。一是他年岁大了,爬山危险。更主要是他中医,他要一知道,以后就没咱们采的机会了。
  高豹子:可这打金钗不是一个人的事,得两三个人配合哩。
  副校长:这采点金钗还得那么多人呀?
  高豹子:人少了采不成。那金钗都长在悬崖峭壁上,先得有人腰里系上绳子,吊到悬崖上去采吧?那金钗都藏在石坎沿下面,去采的人看不见它,还得有个人站在对面山上,用望远镜瞅着,摆动小旗指挥;再得有个人活动绳子,还得有人“招蒿”,就是望风,看守那飞鼠。那飞鼠可厉害了,稍不小心,就会伤人。
  副校长:你说那飞鼠到底是什么东西?
  高豹子:那飞鼠就是一种专门看守金钗的神兽。他有爪能跑,有翅能飞,个子有一二十斤种,身子和尾巴各有半米多长。它尾巴又粗又长,飞行时当方向舵,遇到刮风下雨时,它就将尾巴举起来当伞,盖在身上挡风遮雨。它的四个爪子中间长有脚蹼,能在悬崖上滑翔飞行,能飞千巴来米。
  副校长惊奇地:这东西就是神奇呀?又是走兽,还是飞禽,还知道看守金钗。
  高豹子:它是金钗的卫士。它就卧在金钗附近的石缝里,专门保护金钗不被人挖走,也不让其它动物靠近。只要看见有东西靠近,它就扑上去又抓又咬。它的牙齿还特别锋利,只要看见有绳索挂在石壁上,那飞鼠就会迅速扑上去,用锋牙利齿咬断绳索。打钗人稍有松懈,非死即伤。
  副校长吃惊的:那采金钗可太危险了。
  高豹子笑笑:只要防备着,其实也不危险。你想,人多聪明呀?干啥都有啥办法。就像过去打仗一样,敌人有枪,咱就得弄个盾,让他戳不住。打金钗人为了防飞鼠,就往头上套个竹篓子,防住它往脸上扑抓。还要在绳索上穿上一截截竹筒,飞鼠一咬,那竹筒就呼啦啦转动,飞鼠也就干急咬不住了。
  副校长:呀哟,那就是得去不少人哩,人多势众嘛。
  老神仙拍拍胸腹:那我给你去。我去用望远镜给站哨,给你挥红旗,当指挥。
  副校长:那我也去,我得去长长见识。我带个司机,再领两个娃子们去当打手,咱多拿些八响雷,看见它飞出来就咚咚嘣它。
  高豹子:就那光咱们去也不中。必须得有个懂行人,主要是得先观察山水形势、风向、日照等条件,来判断出哪个悬崖上可能长有金钗。
  老神仙:那你过去打过金钗那地方,现在还会有不会?
  高豹子:有!肯定还有。它是年年采,年年生。
  老神仙:那还让他去干啥?
  高豹子:主要是去个有经验人,能壮壮胆。况且,这多年我都没去过了,连它长在哪处石崖下我都记不清了。
  老神仙:咱山里能有几处这种怪地方。你说这是在哪里?
  高豹子:就在咱后山老母猪崖那半悬崖上,光那里我知道就长有好几处金柴。
  老神仙:老母猪崖?哎哟,听说那条沟山势不开,那悬崖的石窟胧里,到处都住有蟒蛇,凶兽,听说还有精怪哩。
  副校长:哎哟,那可太危险了,采不到就算了吧!咱尽量不去冒危险。
  高豹子拍拍胸腹:没事,哪有传说的啥山势不开,根本没那事。蛇,倒是真有,是有金钗的地方都有蛇。那猛兽其实是我说的飞鼠。
  老神仙:那你说,咱们啥时候去。
  高豹子:后天吧。明天我得预备预备,把绳索再好好整治整治。
  老神仙:那中。那就这么说定了。
  高豹子:这进山得起大五更,校长你要想去,就得提前过去,住到山里,还得弄双球鞋。
  老神仙:那是那是,让他们住到我家里。
  
  134、内景,工艺公司招工处,日景
  屋里闹嚷嚷的。
  大兰正陪着高山凤在十字绣招工处报名。
  中年妇女在看她们的刺绣样品。
  
  大兰:师傅,不错吧?我姐可是经常绣的。
  中年妇女:不错!好啦。你可以填表了。
  中年妇女递过招工表。
  大兰高兴地接过表:谢谢师傅啦。
  大兰笑着递给高山凤。
  两人趴在桌上填起来。
  
  135、内景,雕刻面试现场,日景
  屋里做了不少人,一人抱着一个木雕在聚精会神地雕刻着。
  高山龙坐正在一边快速雕刻着。
  一位老师傅走到他跟前,站住,观看着,露出满意的微笑。
  老师傅:小伙子干几年了?
  高山龙抬起头:笑笑,十来年了。我家就住在山里,从小就喜欢这。
  老师傅吃惊地:你就是高山龙呀?听说让你当向导哩,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呀。
  高山龙连忙站起来握手。
  老师傅握着手说:我见过你雕的样品了,雕的不错。以后好好干,你很有发展前途。
  高山龙:师傅,明天你去山上考察不去。
  老师傅:去!我跟你们一块去。趁着这机会,再出去卖卖老。这腿越来越不灵活了,再不爬回山,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
  
  136、外景,山路上,日景
  高山龙、大兰和高山凤正背着挎包,高高兴兴地走着。
  大兰蹦蹦跳跳着,打打闹闹地走着,显得特别高兴。
  大兰和高山龙击掌,扭捏着嬉笑。
  大兰又和高山凤嬉笑击掌。
  三个人都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137、外景,高豹子家,日景
  地上放着一大盘子绳索和一大堆竹筒子。
  高豹子正在往绳索上套着一节节竹筒。
  牛翠女走过来:你不去不行?该掏钱咱掏钱就是了,你非得去哩?
  高豹子:不去哪能行?咱欠人家情呀!人情会是钱能还上的?
  牛翠女:那你可得千万小心啊。那打金钗可不是闹着玩哩。
  高豹子:没事,我过去都打过。
  牛翠女:都说那母猪崖山势不开,住有精怪哩,人进去就迷路了。
  高豹子:那是过去人烟稀少,狼虫虎豹多,人迷信。现在到处都成人群了,各山都是放炮修路嘣石头,轰隆轰隆乱响,啥精怪也给它早吓跑了。山势再不开也给它嘣开了。
  牛翠女:最好你不要往险处去,老险处让年轻人去,娃儿们手脚利索。
  高豹子:这会能让娃儿们去吊崖头。吓也把他们给吓掉魂了。
  牛翠女:那你可谨慎点,小心着那神兽,别不当心让它扑住你。
  高豹子:那都是传说,哪有啥神兽。就是有也他也不敢飞出来。这回去人多着哩。至少也会去五六个,人多气壮,还拿着八响雷咚咚放,声势浩大着哩,啥神兽也把它惊跑了。你今黑多烙点干粮,让我背上就行了。
  
  138、外景,山路,日景
  清晨,山间小路上。
  高豹子、老神仙、老中医、副校长和三个年轻人,背着挎包,饮料绳索,用具等,在山路上闹闹嚷嚷的走着。
  年轻人背着东西,兴奋着跑在前面,不停地朝着沟崖啊哦啊喔叫。
  
  139、外景,另一山路,日景
  险崖绝壁。
  噢噢声在山崖间传响……
  镜头渐渐拉开——是考察队。
  高山龙领着一群专家,扛着背包、摄像机等,在半山崖间小路上走着。
  老年人仰望着,惊叹着……
  年轻人惊叫着,呼喊着……
  
  140、外景,母猪岭,日景
  深山老沟,到处悬崖峭壁,山势险峻。
  嗷嗷声在峭壁间飘荡,山崖的回应声四起。
  镜头拉开,是挖金钗人群进了深山。
  年轻人惊呼惊叫,噢噢不断。
  老神仙高声喊着:娃儿们,都听着啊!进了山里只兴“喂喂”叫,可不准相互喊名字啊!
  有年轻人高声问:为啥不能喊名字?
  老神仙:这是进山的常识!那老沟崖上背阴,到处都藏有精怪,一喊名字,就被它把魂给吸走了。
  年轻人嗷嗷乱笑:我们背真些八响雷干啥?正想崩精怪哩!就怕碰不上!
  老神仙:哎!我可给你们说正经的,进到山里啥胡话都不能说。你们可别不当成回事啊!到时候出问题就来不及了。
  
  141、外景,某山崖,日景
  高山龙正引导专家们站在山崖下,仰头观看着山崖上,惊叹声乱叫。
  山崖上,镜头摇过一个个古柏奇根。
  
  142、外景,母猪崖,日景
  远镜头:
  一处峡谷绝壁,下面是山溪深潭。有山鹰在盘旋。
  八响雷声在山崖上不时咚咚响着,禽鸟惊飞,山鹰高翔。
  山崖顶上站着副校长等人,副校长正紧张观察着。
  年轻人正拿着八响雷热闹着,往山崖燃放着,嗷嗷叫着。
  一根套满竹筒子的绳索吊在悬崖峭壁上,摇摆着,竹筒子哗啦响着。
  高豹子正腰系绳子,头戴竹篓,腿缠绷带,手戴手套,握着小铁铲子,寻找着。
  峡谷对面石崖上,站着老神仙、老中医和一个年轻人。
  老中医正用望远镜观察着,指挥着:往左!再往左!再往下。
  老中医正手摇小红旗,上下左右摆动着。
  小伙子也手拿八响雷,朝着对面崖上不时燃放着。
  山崖石坎下:
  高豹子荡到一处石坎,发现金钗。
  金钗特写:一大片金碧叶子,一丛丛茂盛在石坎下面的石槽间。
  高豹子惊喜:奶奶地,可找到你啦!山神爷保佑啊!没有白来!
  高豹子高喊着:找到啦!找到啦!不少呀!
  崖顶,崖下,一片呼叫。
  高豹子连忙用铁铲挖起来,一棵棵挖出,装进腰间的提兜里。
  有两条青蛇从上下窜过来,正向着高豹子探头。
  高豹子刚挖完金钗,正要离开,仰脸看到头顶举着蛇头,大惊。
  高豹子举起铲子,正赶打头顶崖上的蛇头。
  另一条蛇从一边猛窜过去,缠在了高豹子腿上。
  头顶的蛇也扑下,爬在了他头顶的篓子上。
  高豹子惊叫:快啦绳子!
  忽然,山崖石缝中,有飞鼠飞出,在山崖树丛间滑翔。
  惊叫声,吆喝声猛起,淹没了高豹子的呼叫声。
  八响雷一阵猛烈,咚咚声震荡山谷。
  对面山崖:
  望远镜中看到了蛇。
  老中医忽然变色,大喊:快拉绳!
  老中医对着老神仙:快摆旗!快吹哨子!让他们拉绳!快拉绳子!
  老中医的惊叫声,哨子声,被八响雷声盖住……
  
  143、外景,某山崖,日景
  山崖下站着考察队人群,一个个仰头望上面观望着。
  高山龙正攀爬在半山崖上,用小铁镐在刨挖着。
  一个像龙一般的古柏疙瘩,在岩石缝间曲曲弯弯盘旋而下。
  碎石哗啦啦着往下滚落,树根渐渐被刨下来。
  下面喊着:掉了!掉了!小心点!
  树根向下滑落,撞翻了高山龙。
  树根伴着高山龙向下掉落。
  人群惊叫。
  高山龙手抱树杈,吊在崖壁上。
  老专家擦汗:哎哟,好险呀!要不是年轻利索,就出事了。
  
  144、外景,村口,傍晚
  牛翠女站在村口半坡瞭望着……
  日头渐渐落山。
  天色渐渐昏暗。
  一弯新月挂上远天。
  牛翠女焦急的样子,远处还不见人影。
  高虎子上气不接下气跑来,喊着:婶子,不好了!我哥他……他出事了。
  牛翠女大惊:你慢慢说,你快点说,到底出啥事了。
  高虎子喘着气,断断续续地:我刚才担山回来,搭后沟坡上路过时,看见公路上停着一辆面包车,一群人从车里出来,背着个人,簇拥着往老中医家跑。老中医也跟在后面跑。
  牛翠女惊慌问:那背着的人是你哥?
  高虎子:可不是嘛!开始我还意为是谁病了。等下到了村边,我看见人一问,原来是豹子哥。我就赶紧跑到老中医家看,才知道是被蛇咬了,我就赶紧跑回来喊你。
  牛翠女“妈呀”一声,当即吓瘫倒地上。
  高虎子赶紧爬到地上给她掐人中,摇晃着喊:嫂子!嫂子!快醒醒!
  高虎子背起牛翠女往村里跑去。
  
  145、外景,某山村,傍晚
  高山龙领着考察队,抬着龙形树根走过来,远远看见几户人家,有炊烟升起。
  高山龙对老专家指着说:这是我婶子的娘家,咱们就住这里吧,明天好接着往后沟看。
  老专家:这村子就两三户人家?
  高山龙:就两三家,实际上就一家,分了三家。
  人群走进村里,都好奇着瞅看,石头片垒砌的房屋,也没院墙,院里简陋。
  老专家感叹:这真是深山背后啊。
  有人说:这标准是“白云生处有人家”。
  高山龙:乡里本来让他们迁到山外的,房子都盖好了,可动员了几次,乡干部腿都跑瘦了,可他们拖死买活,就是不出去。
  老专家:安贫乐土,穷家难舍啊!这就是山里人的观念。
  他们来到一处房舍前,有妇女从屋里迎出来。
  妇女惊喜:哎哟!龙蛋来了。你咋跑这儿来了?
  
  146、外景,山沟小路,暮色中
  一道手灯光摇晃着,脚步声急促。
  有狗汪汪叫着。
  几个人影打了电灯,往后沟跑着。
  
  147、内景,老中医家,黄昏
  高豹子靠在床上,老中医正在给他拔毒,擦药。
  屋里围了很多人,都在担心着,焦急不安……
  副校长忧愁的样子:早知道有这么冒险,说啥也不采这金钗了。
  老神仙搓着手:哎!真臊气!我也没想到这打金钗会这么危险。
  高虎子、牛翠女和高山凤跑进来。
  牛翠女惊慌叫着:啥样?啥样了?
  人们让开,牛翠女和高山凤跑到床边,高豹子正靠在床上,腿上黑青,肿得很粗。
  老中医正在为他敷药。
  牛翠女扑倒床上,抱着高豹子腿,“哇”的一声嚎啕起来。
  老中医连忙拉开她手:别动别动!冷静点冷静点。刚敷上药。
  高豹子摆手把她止住:你哭啥哩?这有多大事?过一会就能回去了。
  牛翠女急问老中医:这毒散没散?还不会入内吧?
  老中医:在山上我就给他吸过毒,抹过解毒草了。刚才我已经又拔过毒了,身上已经没多少毒了。你放心,我这药是专治蛇咬的,今黑过一夜,肿就消净了。过一会就可以让车把他送回去了。
  高山凤扶住牛翠女坐到了凳子上。
  牛翠女还在抹着泪:哎哟!我魂都吓掉了。这过的是啥日子,天天提心吊胆。
  
  148、内景,某山民屋内,夜景
  考察队员坐了一屋子,正在热闹着吃饭,说着山里的事……
  高山龙坐在老专家身边,问:你觉得这里资源咋样?
  老专家:丰富!木质和形状也都不错,很有开发潜力。
  老专家把碗放到地上,说:将来我计划在山里建个分厂,让你来当厂长。
  高山龙高兴地:当厂长我可不行,我给厂里当采购向导,这一带我都很熟悉。
  老专家:你家里的根雕不少吧?
  高山龙:反正一两卡车拉不完,屋里,院里,连门前都是。
  老专家:那就太好了,明天回去,我拐你家里看看,先把你家里的全部收购了。
  高山龙激动起来:那太谢谢老师父了。这要是能买些钱,我爹就会支持我了。
  一老汉进来,送来一筐烙饼,举到每个人跟前:哎,都尝尝,这是山菜饼,你们都不会吃过。尝点新鲜。
  老专家对着他说:哎!老先生,等吃过饭了,你给大家讲讲你们山里的稀奇事吧?
  老汉:可中,稀奇事多着哩,石哼啦,夜惊啦,梦游啦,精怪叫魂啦,神鼠护金钗啦,山势不开啦……这山里的怪事多了,我正想请教你们哩。
  人群爆发出叫好声:好啊!今黑咱讲个通夜。
  老汉激动说:一会让孩子们给炒些核桃,花生,大豆,再炒些干毛栗子。只要你们不累,想听,我能给你们说三天三夜。
  屋里爆发出一阵叫好声。
  
  149、外景,高豹子家,夜景
  高虎子背着高豹子,高山凤打着手灯,牛翠女在一边扶着,一群人簇拥着,走进高豹子家院。
  高山凤跑到屋里拉亮电灯,人群涌进屋里。
  
  150、外景,某山村,夜景
  月光朦胧下,院子里坐着一大片人影。
  中间放着一片篮子,框子,盆子……
  人们正抓着里面的花生等在高兴地吃着,笑着……
  一妇女正在给他们砸着核桃。
  那老汉正在讲着打金钗:那金钗可是玉皇大帝种的仙草啊,喝了就会长生不老。玉皇大帝每年都要派很多天神下来,到个山崖上采挖金钗,回去开金钗宴,让老神仙们健身延寿。为了不让凡间人去偷它的金钗仙草,就派了神兽住在那金钗洞里保护。那神兽叫飞鼠,原本是王母娘娘身边的护卫,因偷吃了王母娘娘从宴会上拿回来的金钗,王母娘娘惩罚它,就把它从天宫打了下来,派到看守金钗。那飞厉害呀,尾巴一举,能当翅膀用,来回摇摆着飞。它只要看见有人去挖它金钗,就扑抓上去,破上命去保护仙草。人就拿铁铲子和他拼斗,它咬不住人时,就飞到高处咬绳子,把绳子咬断,多少打金钗的人都是被飞鼠咬断绳子,掉到了山崖下……
  
  151、外景,高豹子家,日景
  高虎子正和几个村民在抬大树疙瘩和大雕刻,往外面的车上装。
  高山龙、牛翠女正高兴地从屋里往外搬着小木雕。
  高山凤和大兰正抬着一纸箱小木雕笑着抬出来,抬着往车边抬。
  高豹子和老神仙站在一边观看着。
  老神仙:三四十万呀!让你担一辈子山也担不到个零头。
  高豹子激动着:做梦似的!我现在还感觉是在做梦。
  老神仙:这也算是梦,是咱们山里人都做的梦。你看这娃儿不是快成龙了,这就是金钥匙,这山里的宝库将来就凭靠他回来开库了。
  高豹子大悟道:哎哟!原来你的金钥匙就是这呀?你可真神呀!
  老神仙:你总算信了。我说这娃儿的卦变到雕刻上了,你非不信,这下相信了吧?
  高豹子:相信啦!你真正是神仙下凡啊!这以后,你说啥我都听了。
  老神仙:听着我保险没错,咱们要做亲家就做双门亲,让闺女娃儿双龙双凤,龙凤呈祥,都是大前途。将来咱四个老俩住到一处,咱住个金屋子。嘿嘿,你看享福不享福,咱山里人也会龙飞凤舞着荣耀啦。
  
  152、内景,高豹子屋,夜景
  高豹子靠在床头抽着烟,脸上笑眯眯的。
  高山凤正坐在屋里激动着数钱,身边放着一提包钞票。
  牛翠女:不数吧,不会差。就是差点,咱也不在乎啦。
  高豹子:明天把它存到镇上银行里,等过了秋罢,咱把它给村里捐些,把咱们山沟里的路再好好修修。
  高山凤:修路有公家哩,咱这点钱还得盖房子,买家具电器,还得让你们以后过好日子享福哩。
  高豹子:这钱可不能太自私。咱这钱都是从山上弄下来的,山神爷都记着帐哩,咱还得给山上还送一部分。光咱们私自去享福,让山神爷知道了,那会降罪咱哩。
  高山凤:你不当顾着迷信吧!知道你心里咋想哩。你还是想争面子,光宗耀祖哩。
  牛翠女:你这算说到你爹心思里了。你爹一辈子都想着让龙蛋儿给他争荣耀。
  高山凤:爹,这回你该答应让我和龙蛋去工艺厂了吧?
  高豹子叹口气:哎!这没让龙蛋儿考上大学,爹遗憾一辈子呀!算了,你们都长大了,我也管不住了。既然你们都想远走高飞,就离窝吧。以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天南海北随你闯荡去吧!不过,不管去了哪里,一定要好好干。干好了,干啥都能有前程。干不好,啥前途都没有。明天龙蛋儿回来,你们就走吧!只要过年都回来,亲戚家都转转就行了。
  高山凤:妈,你听我爹这话,还是为了荣耀呀!
  高豹子:嗨嗨!人活一辈子,出力流汗,拼命扒叉!都是为了争荣耀啊!
  
  153、外景,沟口公路边,日景
  高豹子一家和老神仙一家,嬉笑着站在路边等车。
  一辆客车开过来,停在路边。
  高山龙,高山凤,大兰背着行李上车。
  高豹子叮嘱说:蛋娃!我给你姐说了,不管外头工作在忙,放假不放假,过年下可都得回来呀!你们得去瞧亲戚啊!
  高山凤探出头,诡笑着:知道了,回来给你荣耀去。
  高豹子等都哈哈笑。
  客车离去。
  高豹子等人挥着手,望着客车慢慢消失到山湾里。
  
  154、外景,岔路口,日景
  老神仙拉起高豹子:走!今中午都到我家热闹热闹,一起吃顿饭庆贺庆贺。
  高豹子和牛翠女推辞着:不去了,我们回去都还有事哩。
  老神仙:啥事?有多少鸭子赶不到河里?到门上了,那能不打脚钱?
  牛翠女:院里还片片叉似的,得回去收拾收拾。
  老神仙:急着收拾那破院子干啥?那啥关紧?今天咱弟兄俩得好好喝几杯,这可是娃儿从美帝国捎回来的洋人酒。还是美帝总统喝的那种洋马头酒,几千块一瓶哩。
  高豹子:改日吧!改日我专门来喝。
  老神仙:嗨!急着回去干啥?还想着担山呀?我说这担山,你以后就算担到头了。真要闲着着急,咱兄弟俩就厮跟着到山里指挥刨树疙瘩。挑一个树疙瘩,能顶挑几十担山货。
  牛翠女:你会去大山里受那洋症,光跑你也跑不行。
  老神仙:我去!我能跑行。我得陪着兄弟去玩耍哩,只当去锻炼身体。
  
  155、远景,熊耳山麓,晨景
  峻岭连绵,云雾缭绕。
  峻岭上一条漫长的缠山小路蜿蜒着伸向远方。
  高豹子挑着两个大树疙瘩走在前面。
  老神仙挑着两个小树疙瘩,跟在后面小跑着,嬉笑着,得意洋洋的样子。
  老神仙:兄弟,接着吼歌呀!你吼我随,有人唱来有人和,把激情搞激动些。
  二人在山间小路上兴奋地走着唱着。
  山岭间飘荡着他们齐声吼唱的担山谣:
  熊耳山哟——云雾绕噢!
  弯弯的小路哟——缠山腰哦!
  山高路远哟行路难哪!
  野果子沤烂在山坳坳哦!
  皇天后土哟养万物哦!
  深山老林里藏满宝哦!
  熊耳山宝库哟一座座哦!
  开山的钥匙哟咱找到了噢!
  高豹子和老神仙的身影在山腰若隐若现着。
  吼唱声在崇山峻岭间久久回荡着,渐渐融入字幕。
  
  (剧终)

编辑点评:
对《担山梦(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