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担山梦(4)

担山梦(4)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3-04-03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9818  阅读: 4829  评论:0条 推荐:4星

   110、内景,高豹子家,夜景
  屋里灯光昏暗。牛翠女和高山龙都站在屋子里。
  高豹子靠在床上,一白胡子老汉正在为他敷消毒药。
  这老汉便是山村里的老中医。
  老中医边涂抹边说:你可真胆大,赶去惹“葫芦包”。这家伙可比野马蜂厉害的多了,被它菇卵住,你跑都跑不离。这夏天还是葫芦包旺季,你衣服又薄,没啥遮拦,你这不是寻着受症哩。
  高豹子:我想着刚下过雨,它们翅膀湿着,它们飞不起来。没想到那家伙这么厉害。
  老中医:这葫芦包可不像野马蜂,它蜇人狠着哩。轻则头脸肿胀,数日难消;重则毒散全身,浑身青肿;一旦毒液入内,会嘴唇发紫,高烧发病。
  牛翠女紧张着表情问:他中这毒气怕人不怕人?
  老中医:毒气是不轻啊!好在他当时就抹了解毒草药,毒气还没有入内。
  高豹子:幸亏我用篓子盖着,它干菇卵进去,没蜇住脸。
  牛翠女:没蜇住脸?那你脸上是咋肿了?
  高豹子笑笑:不知咋着从篓子下面进去了两三个,主要是我手在外面,干急拍不成它。
  老中医抹好药,擦着手说:幸亏你还懂两下子,那葫芦包是光知道去头脸上菇卵,要不是用篓子盖住头,那中毒可就深了。
  高山凤端了中药汤进来,递过去,高豹子端起药汤喝了。
  老中医说:好啦!这碗解毒药一喝,慢慢就没事了。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歇吧。
  牛翠女:你先别慌,我给你打碗茶喝喝再走。
  老中医:不用啦!不用啦!刚喝过饭。
  高豹子:那让凤妮送送你。凤妮,把电灯打上,送送老中医。
  高山龙:让我去吧!我去送。
  高豹子:让你姐去送,你就在家看书。
  老中医:送啥送?谁也不用送!我老熟路啦,还能摸丢?
  老中医说着出了屋。
  牛翠女喊着:别慌嘛,这黑灯瞎火的。凤妮,赶紧去。
  高山凤打起手电,往高山龙头上咣了一下。
  高山凤咬着牙:唉哟!我真想咣死你!非让你把咱爹给折磨死哩。
  高豹子:干啥你?快去。
  高山凤打着手电走出门。
  牛翠女喊着:把老中医送到家啊!
  
  111、外景,山沟公路,夜景
  手灯光圈摇晃着人影和狗。
  高山凤和老中医在公路上走着。
  老中医:你爹为了你兄弟上大学,可真是尽心尽意。
  高山凤:要不是为他,我爹也不用整天起五更搭黄昏去担山。
  老中医:俗话说,老人心,贱如狗。这句话真没假说。
  高山凤:可龙蛋这没良心贼,还不下劲学习。我真想一棍子把他敲死。
  老中医:哎哟,这你可不敢呀!这可是你爹的心肝眼,宝贝疙瘩呀!
  高山凤:宝贝个屁,养个狗也知道点好歹。是不是呀花花宝贝。
  狗撒着欢,汪汪叫了两声。
  
  112、内景,高山龙屋,夜
  高山龙正在打电话: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行,不见不散。
  
  113、内景,高豹子屋,夜景
  高豹子靠在床上,高山龙进来。
  高山龙:爹,大兰刚才打电话说,复习班开始了,明天报名,我想到学校问问情况。
  高豹子高兴地:好啊!那你明天早点去,别耽误了。
  高山龙:听说人家规定有条件,我没考好,恐怕还不一定能去哩。
  高豹子问:分数下来了?
  高山龙:分数还没下来,不过答案公布了,明天都去估分,填报志愿的。
  高豹子:那你就多估计点,先去复习着再说。
  高山龙:我就考了一门,怎么多估?到时候分数不够,还要退回来的。
  高豹子:你那是有病耽误了,你给人家好好解释解释,真不让去咱再想办法。
  高山龙:那我明天去看看情况再说吧。如果分数低,肯定要掏很多钱的。
  高豹子:只要让去,掏再多钱咱都掏。爹就是卖血也要供你。
  高山龙呆住了。
  高豹子看了看他,说:中了,你回屋念书去吧。
  
  114、外景,山村路口,日景
  沿沟的公路两边布满树丛。
  高山龙挎着书包走过来,站在路边焦急地张望。
  忽然,树丛中传出画外音:嘎嘎!还真像去赶考啊!
  高山龙扭过头,大兰从树丛里咯咯笑着跑出来。
  高山龙一脸兴奋迎上去:大兰,你早就来了?
  大兰挎起书包,嘴一噘:揉死吧!俺都在这儿守株待兔,逮你老半天了。
  大兰急切地:哎,你爹同意了吗?
  高山龙:没有。他非逼我复习,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嘛。
  大兰叹口气,失望地蹲到路边。
  高山龙又反问:你呢?抗战胜利啦?
  大兰撅着嘴:没有!给你一模样。我都差点被老爸关了禁闭。
  大兰拧着身子:哎呀!那可怎么办哩?咱们今天还进不进城呀?
  高山龙:进!咱先去填填招工表,把名先报上再说。
  大兰仰着脸:这不行吧!要是报上名,还得签合同哩。到时候家里硬拦住不让去,哭哩闹哩,咱怎么收场呀?还有违约金哩。
  高大龙拉起大兰:走吧!咱们先不填表,先去看看情况再商量吧。
  高山龙从书本里掏出两个根雕动物:给,送给你。
  大兰拿住品尝着:哟!真漂亮。你真舍得送给我了?
  高山龙:就是专门给你雕的。不过,我得讲点条件。
  大兰:啥条件?(神秘地)哎!不会是让我答应嫁给你吧?
  高山龙害羞地:我癞蛤蟆哪敢吃天鹅肉呀?
  大兰羞怩地:那我就让你吃吃看。
  大兰抱住高山龙,脸对到他嘴上:吃吧!你吃吧!看香不香?
  高山龙连忙羞涩着躲闪:哎哟,熏死我了。你擦的啥香粉?把我都香晕了。
  高山龙连忙扭头看看四周。
  大兰娇笑笑:胆小鬼。这山旮旯哪有人呀?说吧,啥事?
  高山龙:暂时保密,等看了情况,回来再说。
  大兰撒娇:不行!现在就说。我现在就想知道。
  高山龙迟疑着。
  大兰扭身走了:不听了!不想说算了,回来也不用说。
  高山龙连忙撵上:说!我说。我爹不是逼我复习吗,你帮我编编瞎话。
  大兰:编啥瞎话?你说吧!编瞎话咱可会。
  高山龙:就说学校有规定,分数低不让去。
  大兰扑哧笑了:这还用编。人家就有规定嘛,低分肯定不让去。去也是高价。
  高山龙:可高价我爹也非让去。只能说高价也不让去。
  大兰:分数差距太大,肯定高价也不好去。
  高山龙:我爹肯定会找你爸,去学校找你大舅开后门。你得先给你爸做做工作,就说给我又算了算卦,就说我是雕刻命,这辈子没有上大学命,只有学雕刻才有大前途。
  大兰:那你爹能相信吗?他要不甘心怎么办?
  高山龙:我爹最相信你爸算的卦了,只要你爸这么一说,我爹肯定相信。
  大兰:那我帮你说通了,我怎么办呀?
  高山龙:你就接着抗战到底嘛!
  大兰:你想得美!让我孤军奋战呀?
  高山龙:我在后方给你供应弹药。
  大兰嗔怪的:不行!你得赤膊上阵哩。
  高山龙:好好!上阵就上阵,光膀子两肋插刀。
  大兰嬉笑着蹦起来,抱住高山龙脖子,在他脸上吻了下。娇气道:这还像个男人。
  大兰挽住高山龙胳膊,亲昵着往远处走去,背影越走越远,渐渐隐没在坡湾里。
  
  115、内景,工艺公司招工办,日景
  某办公室,门口贴着“招工报名处”。
  大兰挽着高山龙走过来,仰脸看了看,走进屋里。
  两间办公室,前面一间有两张报名桌,竖着“工艺品营业员招工处”。
  桌前围着一堆报名和填表的男女青年。
  桌子里面,两个穿着公司服装的姑娘正在操作电脑。
  大兰:哎哟!可这么多人了。咱们报不上了吧?
  高山龙:这是招营业员的,没有雕刻工。
  大兰:你看,里面还有。走,那儿人少,咱到里面看看。
  里面也是两张桌子,一张桌前围着三个姑娘。
  一中年妇女正在桌子后面看刺绣品。
  姑娘们很熟的样子,在前面相攀着,叽叽喳喳,扭扭捏捏。
  靠窗口一张桌上,写着“招收雕刻技术工”。
  桌子里面,坐着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正在看资料。
  桌前很冷清。
  大兰指着:那不是!雕刻工在那儿呢。
  高山龙和大兰走进里屋,来到窗口桌子前。
  中年男人抬起头,看看他们问:你们是来报名的吧?
  大兰拉拉高山龙,说:他报的。
  高山龙点点头。
  中年男人:你以前学过这没有?带没带样品?
  高山龙:带了。
  高山龙低头取下书包,从包里往外掏样品。
  大兰连忙把给她的木雕也拿了出来,递给中年男人:师傅,这也是他雕的。
  高山龙将木雕一件件摆到桌上。
  中年男人一个个拿起来品赏着:不错!不错!
  大兰扭头跑到另一桌前,看见桌上摆放着“招收十字绣工”。
  大兰观看了一会桌上的刺绣样品,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
  大兰拉拉一姑娘:哎,这是你们绣的?
  那姑娘点点头。
  大兰惊叹着:哎呀!你们可真巧呀!绣的这么漂亮。
  姑娘羞涩着:俺绣的不好,俺凤妮姐绣的才好哩。
  大兰瞪着眼看她:你凤妮姐?你也有凤妮姐呀?
  姑娘点点头:是俺表姐,俺大舅家的,俺就是跟她学的。
  大兰自豪说:俺也有个凤妮姐,也会绣花。
  大兰忽然拍下手:对啦!我得回去给凤妮姐说说,让她也来报报名。
  
  116、外景,山路上,日景
  高豹子正挑着担子在山路上走着,甩着胳膊小跑步,脸上喜蜜蜜的,嘴里还哼唱着:
  孩娃今个去报考啊,
  喜得我老汉是一路跑啊。
  不停唱来不歇脚呀,
  赶紧回家听那喜讯报啊……
  
  117、内景,招工办公室,日景
  靠窗口桌上,中年男人还在品赏着,正举着雕刻与高山龙交谈着。
  高山龙不停地点着头。
  大兰挽着高山龙胳膊,依偎着站在桌前看着,洋洋得意的样子。
  大兰:师傅,雕的不错吧?
  中年男人:不错不错!这年轻人能雕刻到这水平,太难得了。
  大兰:这么说,他通过了?
  中年男人:肯定能通过。你先填个表吧。
  中年男人从里面取出张招工表递到桌上。
  高山龙趴在桌上填了表,递过去。
  中年男人收起表,说:记住,下礼拜三到这里面试。把雕具带上,现场表演。
  高山龙:记住了。哎,师傅,到时候我能不能见见我说那位大师傅呀?
  中年男人:能!肯定能,到时候他还要到山里考察资源,我给你介绍介绍。
  高山龙激动得跳起来:太好了!那太好了!谢谢师傅啊!
  中年男人问:哎!小伙子,到时候你能不能给他当向导啊?
  高山龙激动地:能!保证能!我一陪到底。
  中年男人高兴说:那咱们可说定了,你回去做做准备,考虑考虑都上哪儿。
  高山龙:别处我没去过,俺们那大山里我可熟悉了。
  中年男人:那就这么定了,有情况我给你打电话联系。把东西收起来吧。
  高山龙:师傅,你要不嫌瞎,就留给你做个纪念吧?
  中年男人:这可不行!这都是你辛苦雕的,我可说啥也不能留。
  高山龙:那师傅你随便挑一件吧,咱们有缘,留个纪念吧。
  中年男人:那好吧!留之不忍,却之不恭。
  中年男人就挑了件小的。说:好了!谢谢你啦小伙子。
  高山龙装起木雕,握手告别。
  大兰激动地:哎!请客吧你。
  高山龙:请客!今中午我请你去吃……哎,你想吃啥呀?
  大兰发愁的:我啥也不想吃了。你定住了,可我怎么办呀?
  高山龙:干脆你也报名吧。咱破釜沉舟了!
  大兰:那你可得支持我呀!咱们可是风雨同舟的。
  高山龙:好吧,让我咋支持?你就说吧?
  大兰挽住他,扭捏一下:赤膊上阵呀!
  高山龙:好!赤膊上阵就赤膊上阵。
  
  118、外景,高豹子家,傍晚
  高豹子挑了担子回来,放在院子里。高山凤也背了背篓进来。
  牛翠女从灶房迎出来,高兴地:哎哟,今天还利索些,没搭个大黄昏。
  高豹子:娃儿今天去报复习班了,我膺记,路上赶得紧。
  牛翠女:以后就这时间回来就行。快洗洗,歇息一会,饭就中了。
  高豹子:龙蛋呢?回来没有?
  牛翠女高兴地:回来了。正在屋里看书呢。
  高豹子高兴:好!这就好!肯定是报上了。哈哈!开始下闷功啦!
  
  119、内景,高山龙屋内,傍晚
  高山龙正在屋里整理雕刻,门用木棍顶着。
  有推门声。高山龙警觉起来。
  传来高豹子声音:哟!门还顶着,真是下闷功了。
  高山龙连忙收拾好木雕,翻开书本。
  高豹子声音:蛋儿,门开开。
  高山龙赶紧拿着书本跑过去,取掉木棍,打开门。
  高山龙:爹,你担山可回来了。
  高豹子兴奋着:爹牵挂你上学的事,一路往家赶,上坡都没敢歇脚。
  高山龙难过地低下了头:爹,你坐床上,躺床上歇一会吧。
  高豹子:不用。一听说你去报名,爹一身都是精神气。
  高豹子笑着问:娃儿,报上了吧?
  高山龙低下头,吞吞吐吐:爹!我对不起你。
  高豹子一惊:怎么?没有报上?不会吧?
  高山龙诺诺说:学校规定了三六九条,我哪一条也够不上。
  高豹子仍满怀希望地:他不过是要高价吗?高价咱不怕!再高价咱也上。
  高山龙:还不是高价问题,人家是要质量。分数太差的,高价也不接受。
  高豹子失望起来:咱不是分数太差,咱是特殊情况。
  高山龙:人家不论啥情况,只按分数。
  高豹子:你没找老师说说,去讲讲情。
  高山龙:说了,学校说规定是硬的,口子不敢开,一开口子就堵不住了。
  高豹子:我就不信他硬成啥样?你只管安心学习,报名的事我去说。
  高山龙恳求说:爹!这事你不用再去说了。咱给校长没亲没故的,说了也没用。
  高豹子坚决地:咱没亲没故有人有亲有故。咱是特殊情况,我不相信会没说头。
  高山龙:爹,你真是别去乱托人了,强扭的瓜不甜,我不想去扫脸面。
  高豹子:咱不是去强扭他瓜,咱是去讲道理。咱不偷不抢的,咱是去上学,有啥扫脸面?
  高山龙不吭声了,低着头,一副丧气的样子。
  高豹子:你别发愁。这是不再让你出头,爹去办。爹就是给人跪下,也得让你报上名。
  
  120、内景,大兰家,夜景
  大兰家院里,大兰和老神仙在院子里乘凉。
  老神仙躺在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手里扇着芭蕉扇,嘴里哼着小曲儿:
  小松鼠呀跳山岩,
  手里摇着个芭蕉扇啊!
  走一走啊扇一扇呀,
  今个咋会真热这天……
  大兰:爸!我给你说的你记住没有?
  老神仙:记住了!记住了!按你说的就是了。
  老神仙又哼起小曲来:
  月亮走那个俺也走啊!
  跟着月亮赶牲口啊!
  一赶赶到那石榴沟呀,
  爬到树上就摘石榴啊!
  石榴还没摘到手啊!
  碰见了一个俏妞妞啊!
  甜咀儿把俺呀亲一口哟,
  俺脸都羞成了红石榴啊……
  大兰瞪瞪眼:爸!你就不会唱点正经的。
  老神仙:哎,这叫唱小曲儿,你不懂。去去!回屋看书去。
  大兰手机响起来。大兰拿起电话:喂!……啊!啊!我正给我爸说着呢。
  老神仙扭着头问:谁给你打的电话?
  大兰:高龙蛋。高龙蛋又问哩。
  大兰说着走到了黑影里。
  
  121、内景,高山龙屋,夜景
  高大龙正在打电话:估计我爹明天就会去找你爸。他是铁了心啦,说给人家下跪也要让我去复习。
  大兰的画外音:那你给他说今天报名的事没有?
  高大龙:没有,我没敢说。唉,早知道会这样,我还不如不晕倒。
  大兰的声音:你老实交代,你是故意装晕的。
  高山龙笑笑:也算是吧。不过,我不晕也考不上,我就没打算考上,我不想让我爹拼命去担山,再供我去上大学了。
  大兰画外音:哎哟,那你也不能装晕倒啊!把人都吓死了。
  高山龙:要是不晕倒,考得太瞎,我爹还不骂我不用功。谁会知道又弄巧成拙,被他抓住复习理由了。
  大兰的声音:活该。谁让你耍鬼点子哩。
  高山龙叹口气:唉!要不是我爹到学校看着我考试,我也不会那么大压力。我也是被他们逼上了梁山啊!
  高山龙:不管咋说,咱们可是同一战壕的战友,你可得先给我赤膊上阵一回。
  
  122、外景,大兰家院内,夜景
  老神仙正扇着扇子,哼着小曲儿晃悠。
  大兰从黑影走过来:爸!我说那你可膺记着啊!
  老神仙:膺记着哩。哎,你是不是跟那娃儿谈上恋爱了?
  大兰:啥谈恋爱。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老神仙:你和他同一战壕?啥战壕?
  大兰:不给你说。这是俺俩的秘密。
  老神仙:哎,我给你说啊,你可不能跟那娃儿谈恋爱啊!
  大兰:凭啥呀?为啥不能谈?
  老神仙:他姐正和你哥搞着对象哩。
  大兰:他能搞对象,我为啥就不能谈恋爱了?
  老神仙:啥事得先来后到,先大后小。你哥正危机哩,你再搅和进去,你哥的对象还怎么搞?
  大兰笑笑:我说老爸呀!你别光想着吃天鹅肉了。人家凤妮那是一道沟的漂亮旦,人家能看上我哥吗?
  老神仙:嘿!咱不就是想说个漂亮的。你咋知道人家看不上?
  大兰:就我哥那条件?人家能看上才怪哩。
  老神仙:现在可是他求咱。可不是咱去求他。
  大兰:你可别落井下石啊,我给你说,强扭的瓜不甜。
  老神仙:我怎么叫落井下石?我是让他们情心愿意嫁给咱。反正,你不能去搅和。
  大兰:我怎么搅和他了?恋爱自由嘛,他谈他的,我谈我的,我愿意跟谁谈就跟谁谈。
  老神仙:你翻天啦!不上大学你谁也不能谈。
  大兰:我要一辈子考不上大学,我就不嫁人了?
  老神仙:想嫁人就给我考上大学。你要再搅和,这事我可就不管了。
  大兰抱住老神仙脖子,撒娇道:哎哟老爸!我开玩笑哩!我哪和他谈恋爱呀!
  老神仙:不谈就好!不谈就好!回屋看书吧。
  
  123、内景,高豹子上屋,夜景
  外屋:
  高山凤正在屋子里绣鞋垫,里屋传来高豹子喊声:凤妮,你过来一下。
  高山凤放下鞋垫跑进去。
  里屋:
  高豹子靠在床上,吸着旱烟。高山凤撩开门帘走进来。
  高豹子坐起来,亲切地:凤儿,你把凳子搬过来,坐到床边。
  高山凤惊奇地看了看他,搬了高凳子,坐在高豹子身边。
  高山凤神秘的样子,问:爹!啥事呀?怪神秘的。
  高豹子嘿嘿笑着:也没啥事。嘿嘿……
  高山凤迷瞪:爹,你说啥事就说吧,光嘿嘿啥哩。
  高豹子又嘿嘿着:凤啊!你给龙蛋绣的鞋垫不少了吧?
  高山凤:十多双了,就等着他上大学拿哩。
  高豹子一副讨好的表情:凤啊!爹想给你商量件事。你看合适不合适?
  高山凤看着爹的神情,笑了:爹,你今天怎么了?想说什么话只管说吧,是不是你想穿一双。
  高豹子笑笑:那都是些花垫子,我能穿?
  高山凤:那你问那垫子干啥?
  高豹子吞吞吐吐地:我明天想去……去沟口你神仙伯家转一圈,说说龙蛋去复习的事。
  高山凤:你去就去吧,问鞋垫干啥?
  高豹子:我想……我想给他家捎几双。
  高山凤:你去问龙蛋的事,给人家捎鞋垫干啥?不拿吧!大白天的给人家送些鞋垫,人家还想着咱是犯神经了?
  高豹子:可不拿鞋垫咱又能拿点啥?咱是去求人家给说事哩,总不能空着手去呀?总得有点心意。可咱家没啥人家稀罕的。我想来想去,还是拿这东西好。
  高山凤:这好啥好?你以为人家会稀罕你几双烂鞋垫?
  高豹子嘿嘿着:稀罕!他肯定稀罕!他家娃儿不是还膺记着要说你哩,爹就说是你给他娃儿绣的,他肯定稀罕得宝贝蛋一样。
  高山凤生气地:爹!你咋能这样做?我不是给你说多少次了,我不同意!他们家条件再好,我也不去高攀。我是嫁人哩,不是嫁给他家做生意哩。
  高豹子:这爹都知道,爹也不傻。可咱们眼下不是需要用人家吗?咱不给人家说点想头,人家能尽心给咱办事?爹是想,咱走一步推一步,先哄住他把龙蛋去复习的事说成,然后咱再慢慢想法子退掉他。
  高山凤:爹,你真直正的人,咋会想起用美人计了,这是臊我脸啊!这鞋垫我不能送给他。让他穿在脚上到处炫耀,以后我去镇上还咋见人?
  高豹子显得很羞涩,脸都涨红了:唉!爹也是没奈何啊!你知道求人低三分啊!咱这是去讨好人家哩。
  高山凤:讨好也不能拿我的心意去讨好。这是我绣给龙蛋的心意,拿去让他穿在脚底下,我想起来恶心。
  高豹子尴尬地:这不是为了你兄弟有前途吗?这么好的鞋垫,现在还舍不得让龙蛋穿,等他考上大学了,你再给你绣也还跟得上。
  高山凤沉默着,低着头不吭声。
  高豹子:就这吧闺女!算爹求你了,为了你兄弟上学,你受点委屈算了。反正你也不给他见面,只装不知道。
  高山凤仍低着头,一声不吭。
  高豹子摆摆手:你去吧!去好好包裹包裹,明天我不去担山啦,我去说龙蛋的事。
  高山凤猛地站起,脸上委屈着表情,一声没吭,扭身气呼呼走了。
  高豹子唉了一声,闭上眼,躺倒床上。
  
  
编辑点评:
对《担山梦(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