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担山梦(2)

担山梦(2)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3-04-03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20393  阅读: 5439  评论:0条 推荐:4星

   
  
  38、外景,山沟,夜色
  一簇人影说这话,从远处走过来,碎乱的脚步声很大。
  两只狗汪汪着在前面跑。
  牛翠女从另一边跑过来,老远就喊着(惊慌地):凤妮!你爹没事吧?
  那边人簇里传出高豹子声音:没事!没事!山神爷保护着哩!好好的。
  人群走近,看见高虎子挑着担子。
  高山凤哭泣着:我爹他,他掉到沟崖了。
  牛翠女惊慌着扑过去,从高山凤手里要过手电筒,在高豹子身上脸上照着看。
  点灯光照在高豹子脸上,露出血道子。
  牛翠女扑上去抱住高豹子,“哇”地一声嚎哭起来。
  
  39、内景,高豹子家内屋,灯光下
  高豹子靠在床上,高山凤正在往他脸上和胳膊上、腿上敷药,包扎。
  牛翠女在一边帮着擦血迹,眼里噙着泪。
  高豹子疼的咧嘴:哎哟哟!轻点!你不会轻点擦。
  牛翠女:不让你受点疼,你就没记性。
  牛翠女埋怨着:咋说你都不听,你看吓人不吓人!不吃点亏你就不相信。
  高豹子:我相信啥?相信没事。这不是囫囵囵回来了。
  牛翠女:摔伤成这样子了,还囫囵呢?差一点命就带不回来啦。
  高豹子:担山人,受这点伤能叫伤?不过划烂点浮皮子,值顾大惊小怪。
  牛翠女:半夜三更了还回不来,你说俺惊怕不惊怕?要是遇上了野猪,看不把你给活咬死?
  高豹子笑笑:哼!野猪它敢咬我?我是老豹子,是野兽王,它野猪看见我,还不得屁滚尿流跑。
  牛翠女瞪瞪他:你这人就是死臭犟。反正那地方以后咱不再去了,就是再挣钱,咱也不冒那风险,那是提溜着命进山的,让一家人都为你提留着心。
  高豹子微笑笑:其实真不用担心的,那地方并不像传说的那样怕人。
  (叠影出虎口崖的画面,高豹子画外音)那山崖上满是树丛,只要把人和扁担篓子绑在一起,绑紧,就是掉下去,也掉不了多远就挂住了,根本不危险。
  
  40、外景,虎口崖,日景
  (闪回)筐篓的绳子挂在树枝上,高豹子紧紧抱着扁担,身子拌在另一个筐篓上。
  高豹子身子悬空,在悬崖上吊着,两条腿在石坎上弹蹬。
  高豹子终于蹬住石坎,抱紧树杈,慢慢钻进一蓬树冠里。
  高豹子靠在一丛大树冠里,用衣服擦了擦腿上、手臂上划破的血,靠着树冠休息。
  高豹子将吊着的两个筐篓慢慢拉进树冠后面。
  高豹子仰脸看看头顶,离路沿有三四仗高,有树丛能攀爬上去。
  高豹子仰着脸(忧愁的表情)自语:这人倒是好上去,可这篓子咋弄上去呢?
  高豹子看见不远处有个石壕子,长着一丛老藤条。
  高豹子脸露喜色,自语:好!真是天助我,有这丛老葛条就能把篓子弄上去了。
  高豹子攀住树丛,蹬着石坎,慢慢沿到藤条处,在一个石凹站稳身子。
  高豹子掀掉一块石片,用石刀子砸断几根长葛条,扯住长藤又攀回来。
  高豹子将拧成两根长绳。又把筐篓从扁担上解下来,用藤条分别系住篓绳。
  高豹子把藤条一头系在腰里,攀着树丛,蹬着石坎,慢慢往上爬。
  他终于爬到路沿,爬上小路。
  高豹子躺在路上躺了一会,坐起来,看看日头,已经快压山了。
  高豹子爬起,把藤条先绑在一个树桩上,然后蹬着树桩,慢慢拉筐篓。
  筐篓拌着树丛和石坎,磕磕绊绊着往上移动。
  
  41、内景,高豹子家,灯光下
  高豹子:那地方我过多少次了,都顺顺利利的。唉!今天是该出事了。
  牛翠女:久过河总有湿回脚的。一百回顺利,也搁不住出一回事啊。
  高豹子:今天主要是我太不长眼,太不操心,咋会踩住条蛇。
  牛翠女:哎哟,你碰上蛇拦路啦?怪不得沟口的老神仙今天碰见我,说你今年有灾症。光说你不信,你看准不准。
  高山凤:他又来干啥?以后你不要让他往咱家来。大骗子!编瞎话糊弄人。
  牛翠女:人家编啥瞎话?这灾症不是已经出来了。
  高豹子(惊异地):他见你真这样说了?
  牛翠女:这我还会编?要不是人家给消了消灾,还不定会出啥大事哩。
  高豹子忙问:他还说啥了?
  牛翠女:还说你今年运气不顺,让你别往老险处去。你可真是得注意点,别再往那老虎崖去了。
  高豹子叹口气:唉!我能不想躲在家里享享清福,睡睡懒觉。可咱不是得给娃儿攒学费吗。等龙蛋儿考上了大学,我就再不去那儿担山了。
  高山凤鼻子一鼽:哼!是命关紧还是他上学关紧?那臭龙蛋根本就不理解你。
  高豹子:他理解不理解是他的事,我供他上大学是我的责任。
  高山凤:你这是出力不讨好,那死龙蛋子根本就不是上大学的料。
  高豹子:为啥不是上大学料?他既然命里是条龙,肯定就是上大学料!只要用劲供,哪有考不上大学的事。
  高山凤:爹!我真是想不通。他干啥不能挣钱,你为啥非得让他上大学。
  高豹子:咱不是光为了挣钱,咱上大学是为了拿到金钥匙,为咱们山里人打开藏宝库,那是争荣耀,是为咱老高家光耀宗祖。
  高山凤:哼!那你就等着让臭龙蛋给你光耀宗祖吧!
  牛翠女:好啦好啦!不争了。能考上大学是他的福气,考不上是他没那命。
  高山凤:哼!就凭他臭龙蛋那死样子,他要能考上大学,鸡都该尿了。
  高豹子气恼:臭嘴!该考试啦你净说些不吉祥话。以后不准再骂他臭龙蛋!
  高山凤:我就是臭嘴!我就是骂臭龙蛋!臭龙蛋!臭龙蛋!
  高豹子气得大瞪眼:丧门星!家门都让你给骂臊气了。
  高山凤:他才丧门星哩!要不是他臭龙蛋,你也不会摔成这样。
  牛翠女:凤妮!不准再说了。去!把饭端来吧,让你爹吃吃饭早点歇。
  你也去吧,再炒点大豆和玉米花,明天我给龙蛋儿少去。
  牛翠女:你还要去呀?不再去吧!你身上伤者,脸还肿着,安生在家歇两天吧,哪里也要去啦。
  高豹子:娃儿明天就考试啦,我不去看看?不去我能放下心。
  牛翠女:你真是瞎为他操心,他考上就考上了,你去学校能帮他啥忙?
  高豹子:帮不上忙也得去,不去我膺记!我得去给娃儿送些吃的。
  高山凤狠狠道:你为了你那金豆娃儿,命都不要了?
  高豹子:娃儿就是金豆,娃儿的前途就是比我的命关紧。
  高山凤气愤地:活该!受症活该!愿意受症!该受症!
  牛翠女喝道:凤妮!你说啥话!
  高山凤:我就说啦!受症活该!
  高山凤气呼呼走了出去。
  
  42、内景,学生宿舍,夜景
  宿舍里静悄悄的,灯已熄灭。
  高山龙趴在被卷上,床头放着个小聚光灯。
  高山龙不是在做题,他正对着聚光灯,专心雕刻着木娃娃。
  对床一同学迷迷糊糊说:山龙蛋,你不让人睡了,明天要考试哩。
  高山龙灭掉聚光灯。
  宿舍一片黑暗,寂静中响起呼噜声。
  
  43、内景,高豹子家,黎明
  窗口透出亮光,高豹子坐起身,拉亮电灯,开始穿衣服。
  牛翠女折起身,拉拉他,问:你干啥呀?
  高豹子:进城呀!不是给你说过了,陪娃儿考试哩。
  牛翠女:不去吧不去吧!都伤成这样子了,还去啥去?
  高豹子:这算啥伤?不碍事。一想到娃儿上大学,我这浑身都是劲。
  高豹子笑笑:我还真是有劲。这就是干部们常说的,叫精神力量吧。
  牛翠女嘟哝一句:你大字不识,去不是也是聋子耳朵——摆饰。
  高豹子:摆饰我也得去摆饰一次,我得去为娃儿助助威,加加油,鼓鼓气。
  牛翠女:你助威不是瞎助威!又不是去打架。
  高豹子:这就跟打架差不多,有老人在场,娃儿就气势壮。
  牛翠女:那你非得去?
  高豹子:非得去!
  牛翠女:不去不行?
  高豹子:不去我就丢魂了。
  牛翠女:那我起来给你烧碗鸡蛋茶。
  牛翠女说着,翻身起床,走了出去。
  
  44、外景,某县级高中,日景
  镜头闪过校园花坛、教学楼和高考的大幅横额。
  校园外边的大操场上坐满了前来陪考的学生家长,身边放着各种各样的提包和食品袋子,闹闹攘攘。
  高豹子也坐在操场的边沿,焦急的等待着,盼望着。
  一处处庄严肃穆的高考教室。走廊里走动着监考和服务的老师,气氛庄严肃穆。
  
  45、外景,山凹田野,日景
  牛翠女和高山凤担着两担粪走进地里。
  高山凤撂下担子就躺在地上:哎!累死了!累死了!
  牛翠女放下担子,把粪土往地里散着,把四筐粪土撒完后,拿起锄头刨起来。
  牛翠女看看躺着的高山凤,喊道:凤妮,睡着啦?快起来,种棉花啦。
  高山凤不情愿着站起来,两人开始往地里播起种子。
  牛翠女仰脸看看日头,忽然问:凤儿,你说龙蛋儿现在是不是正在考试呀?
  高山凤:肯定正在考试。
  牛翠女停住干活,说:那我得给他祷告祷告,让他考顺当些。
  牛翠女扔下工具,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小声祈祷起来:老天保佑,让俺孩娃平平安安考上大学吧!老天爷啊!我给你磕头啦!
  牛翠女磕起头,头磕在田垄上,非常虔诚的样子。
  牛翠女直起身时,额头上沾满了土粒。
  高山凤看着她笑。扇着草帽说:妈!你啃土坷垃呀?看你的脸,都磕到粪上了。
  牛翠女抹抹脸,笑了。
  高山凤:妈,这地里有没神,你磕头神能知道?
  牛翠女:神是到处都有的,在哪儿磕头他都能看见。
  高山凤:那你们还到处垒山神庙干啥?
  牛翠女:那是给神盖房子里,让他住在庙里更灵验。
  高山凤指了指远处:妈,那石崖上不是垒有山神棚,你赶紧去那里磕个头吧!
  牛翠女喜悦地:对呀!我咋没想起来。我这就去磕头。
  牛翠女扔下工具,匆匆走了几步,扭回头:哎呀!我得洗洗手。
  牛翠女拐回来,从筐篓上取下水瓶,倒着水洗了洗手,用毛巾擦擦。
  牛翠女懊悔道:哎呀,在家你咋不早说哩,咱连香火也没带。
  牛翠女往地边匆匆走去。
  高山凤看着她吃吃笑。
  牛翠女扭过头:死妮子,不准笑!让神听见就不愿意了。
  
  46、内景,某考场,日景
  某高考教室内,里面坐满正在紧张高考的学生。
  讲台站着一监考老师,另一老师在过道走动着。
  高山龙正在漫不经心地答写着卷子。
  高山龙忽然咬住笔杆,皱起眉头,对着卷子发起楞来。
  一只手不停地从口袋里掏出炒大豆咀嚼着,脸上露出美滋滋的微笑。
  特写:显出卷子上答得空白很多。
  监考老师沿过道走到跟前站住,低头往卷子上看了看,眉头皱了皱,摇摇头走开。
  监考老师走到后面,又转过来,看见高山龙不停地从口袋里往外掏东西吃,就站到他身边,说:考场上不许吃东西。
  高山龙仰起脸对老师笑了笑,把炒大豆装进口袋里。
  监考老师又向后面走去。时间不多了,抓紧答题。
  教室里一片刷刷的写字声。
  高山龙将卷子翻得哗哗响,匆匆写了几下,又咬住了笔杆。
  高山龙瞪着卷子,卷子上浮幻出一个个雕刻的木娃娃,木娃娃忽然变成一张张嘲笑的娃娃脸。耳边响起木娃娃哈哈哈的嘲笑声。
  高山龙脸上浮出微笑,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47、外景,操场一角,日景
  高豹子坐在土坎上,看看天,日头已经中天。
  高豹子从身边的提兜里掏出块干粮,慢慢嚼起来。
  高豹子眼前幻觉出他们一家人送娃儿高山龙去上大学的幻影……
  幻觉出他背了被子,送高山龙走进大学校园的情景……
  高豹子脸上浮出幸福的微笑表情。
  
  48、内景,考场,日景
  高山龙咬着笔杆,正对着卷子发呆。
  卷子上浮出高豹子担山的情景……
  浮现出高豹子满是汗水的黑红的脊梁,汗珠一颗颗冒出来,滚着,流着……
  高山龙心声:父亲今天专门从老深山来陪我,他对我上大学是满怀了希望,大学梦已经成了父亲人生的唯一希望,成了他精神的支柱。可我肯定考不上,父亲会多么痛苦啊。我担心他会一蹶不振,甚至丧失掉生活信心,他会生病,会再也站不起来了。我该怎么办呢?我得想想办法,骗过父亲,不能让父亲失掉希望,失掉信心,失掉精神支撑。可又能想什么办法呢?
  高山龙呆着呆着,听到老师说:还有最后半个小时,同学们要掌握好时间。
  高山龙忽然一阵眩晕,哐当一声,连凳子歪倒地上。
  同学们纷纷扭头瞅看,立刻有人喊:是山龙蛋!山龙蛋晕倒啦!
  考场立刻骚动起来。
  两位监考老师赶忙跑过来,将高山龙扶起来,为他擦脸,喂水。
  一位监考老师急忙跑到教室门口喊:快喊医生,有学生晕倒了!
  走廊外又慌慌跑进来两位服务人员,手忙脚乱着将高山龙抬出教室。
  
  49、外景,考场外走廊,日景
  高山龙被服务老师抬到走廊上,掐人中、喷水急救。
  接着,执勤保安、服务医生都纷纷跑来。
  高山龙面色苍白,咬着牙,闭着眼,仍处于昏迷状态。
  服务医生慌忙掏出听诊器听了听,给高山龙打了一针强心针。
  医生说:赶快送卫生室抢救。
  两位服务老师和保安,背扶起高山龙,匆匆跑过走廊,跑下楼梯,跑过校院,向拐弯处跑去。
  
  50、外景,操场、日景
  人群隐约看到这一情景,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站起来。
  高豹子忽然看见人群都站了起来:哎哟,可下课了!
  高豹子也急忙掂起提兜站起来,随众人涌向考区门口。
  保卫人员拦住路口不让进校区。
  人群都仰头点脚,一幅焦急的样子探看着,议论声杂乱。
  高豹子焦急乱问:哎哎,咋不让进哩?不是下课了?
  有人说:没下课,是有人晕倒考场了。
  高豹子急问:哎哎,是谁晕倒了?哪个考场的?
  那人说:不知道!刚抬过去。
  有人惋惜说:这一晕倒,这考大学就算不说事了。
  高豹子感叹:哎!这是谁家的学生,这么臊气。
  有人说:今天就晕倒三个了。
  又有人说:唉,天气太热,一紧张就容易晕倒。
  都议论着:这高考真是让孩子们受症,家长也跟着紧张。
  高豹子喊着:问问保安,到底是谁晕倒了!快问问!
  没人搭理。
  高豹子急忙即到前面,扒着设置的防护栏喊:保安!保安!晕倒的人叫啥?
  保安甲走过来说:正抢救哩!我们也不知道。
  高豹子喊着:那你们去问问!快跑去问问嘛!
  
  51、外景,校园,日景
  下课铃惊动着肃静的校园。
  高考的学生们乱纷纷涌出考场,议论着从走廊涌向楼梯,涌进校院。
  高豹子激动地喊着:放学啦!可放学啦!
  防护栏移开,学生家长们蜂拥进校园。
  校园里乱吵吵一片。各个家长都在呼喊着、挤攘着,寻找自己的学生。
  高豹子也挤在人群中,眼睛紧盯着考试的单面楼,看着一个个学生从楼上下来。
  考试楼渐渐安静,没有同学出来了。只剩下老师们在整理考卷。
  院子里找着学生的家长们,渐渐都领着学生离开。
  高豹子:哎,龙蛋子呢?这龙蛋子咋没见出来呢?
  高豹子匆匆往考试楼上跑去。
  
  52、内外景,考场楼,日景
  高豹子在走廊上寻找着,来到高山龙的第三十九考场。
  高豹子扒着教室门往里探着身子瞅,教室里空荡荡的。
  有保安在走廊巡视,喊着:干啥?你干啥哩?
  高豹子忙笑着:我寻找学生!
  保安:你上考场寻找啥学生!学生都下去完了。
  高豹子:可俺那娃儿还没见下去呀!
  保安撵着:没看见到别处找。快下去!快下去!
  
  53、外景,校园里,日景
  校园里、操场上、食堂、饭店、小卖铺,到处拥挤着学生和家长,都在关切着询问和吃东西,喝饮料。
  高豹子提着提包,擦着汗,掂着饮料,到处跑着,各个地方都探着看,就是不见高山龙的影子。
  忽然,女同学大兰和两个男同学走过来,看见了高豹子。
  大兰对男同学指了指高豹子:那是山龙蛋他父亲,肯定是在找山龙蛋哩。
  三个同学跑向高豹子。
  大兰气喘呼呼着:高叔叔,你还不知道吧?你家高山龙晕倒了,正在卫生室抢救哩。
  高豹子一愣,身子摇晃了几下,跌倒地上。
  大兰等连忙蹲下拉他,扶他。
  大兰惊叫:高叔叔,高叔叔,你怎么啦?
  高豹子醒过来,坐在地上哭起来:娃啊!我的娃啊!
  人群马上围过来。
  大兰忙拉他:大叔,你别这样,这是学校。
  高豹子忙用衣襟擦擦泪,急切地问:他啥样?你们见到他没有。
  大兰:我们刚去看过出来,没啥危险了,就是思想太紧张,休克了。
  高豹子爬起来,跌跌撞撞着往前跑去……
  大兰喊着撵过去。
  
  54、内景,学校卫生室、日景
  高山龙躺在卫生室病床上正在输液。医生正在给他听诊,量血压。
  高豹子跟随着大兰和两个男同学,慌张跑进来。
  高豹子扑到床边,抓住高山龙的手,老泪纵横:娃啊!你怎么样了?啊啊啊!
  高豹子说着便嚎啕起来。高山龙也滚出泪水。
  医生吆喝道:别哭!你没看正检查哩。冷静点!
  大兰忙给医生介绍说:大夫:这就是高山龙的父亲。
  校医取下听诊器和血压器,对高豹子说:你不要紧张。没啥大事情。
  高豹子焦急地问:大夫,他到底患的是啥病?严重不严重?
  医生:也没啥病,主要是贫血。加上精神紧张,血压猛然降低,造成眩晕休克。”
  高豹子一听,懊悔不跌说:娃啊!都怪爹!太不关心你了啊!爹太不萦心啦!爹早点就没想起来给你补补身子。
  高豹子眼前浮出那个葫芦包窝,一个个葫芦包蛹从窝里爬出来,晃着,晃着……
  高豹子忽然往自己脸上打起巴掌。边打边哭:爹太不中用啦!爹咋没把那葫芦包蛹给摘下来,爹后悔死了啊!
  大兰等连忙拉住劝说:大叔,你别这样!这是卫生室!
  
  55、内景,高豹子家,日景
  正房里摆放着牌位和遗像,牛翠女正在摆供、烧香。
  牛翠女上过香,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祷告:爹、爷、列祖列宗们!保佑龙蛋儿顺顺利利考上大学吧!我给你们磕头了……
  牛翠女磕头的背影。
  
  56、内景,学校卫生室,日景
  高山龙还在输液,大兰他们已经离去。
  高豹子不停地擦泪,拉着高山龙:娃啊!你赶紧好吧!爹还盼着你考上大学哩。
  高山龙懊悔地噙着泪说:爹!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啊!等我输了这液,就能去考试。
  高豹子又扭头问医生:大夫,这娃儿下午会不会耽误考试啊?
  医生:人都病成这样了,还怎么能让他参加考试!
  高山龙猛然拉住医生,扑通就给医生跪下了,哀求道:大夫啊!你得救救我娃儿啊!
  医生连忙拉他:起来起来!你这是干啥?我不是正在给他治疗吗。
  高豹子:那你给他抓紧治,让他赶紧好。
  医生生气说:我不正抓紧治吗!这治病那能像吹唐人?说好就好了?
  预备铃声忽然响起,高豹子脸上紧张起来。
  高豹子忽然拉住高山龙:娃啊!你振作振作,爹被你去考场!
  高山龙猛然睁大眼睛,挣扎着要拔针头。
  医生慌忙扑上去按住:“别动别动!快躺下!”
  高山龙舞扎着胳膊,挣扎着喊:“我要考试——我没事!我得去考试——”
  医生紧紧按住他,吆喝道:不行!我是医生,我必须对病人负责任!
  高豹子又跪下了,拉住医生哀求:大夫:我求求你啦!让我背娃儿去考试吧!
  医生愤怒地推了把高豹子:这老汉你给我出去!是人命关紧还是考试关紧?
  高豹子哀求道:都关紧!都很关紧啊!这娃儿可是我的精神柱子啊!大夫!他要考不上大学,我这精气神就跨啦啊!
  医生:跨了也不行!别再耽误我治疗了。你给我出去!
  上课铃声惊响起来。
  高豹子嚎啕一声,忽然晕倒在地上……
  医生赶紧叫喊着,手忙脚乱着抢救……
  
  57、内景,高豹子家,日景
  高豹子躺在床上,头上盖着湿毛巾,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镜头拉开,是高豹子家。
  牛翠女正端着碗坐在床边,给高豹子喂饭。高豹子闭着眼不理。
  牛粗女噙着泪:他爹!你不敢这样子呀!你都两天没吃东西啦。你这样下去,你就彻底跨啦呀!
  高豹子仍闭着眼,不吭声。
  牛翠女用袖子擦擦泪:他爹!你睁睁眼吧!他考不上是他的命!咱们心尽到了,娃儿他不埋怨你。娃儿还年轻,以后肯定还有别的出路。你可是咱家的顶梁柱啊!你要是垮了,娃儿以后可就彻底没指望啦呀!
  高豹子眼眶里滚出泪水,忽然啊啊哭起来,边哭边往脸上打。
  高豹子:我后悔!我后悔啊!我早就该给娃儿补补身子了!我咋不被葫芦包给蜇死哩!
  屋外传来老神仙喊声:豹子兄弟!我参观娃儿的根雕来了。
  牛翠女连忙迎出去。
  
  58、外景,校园,日景
  一批批学生扛着背包走出校门。
  
  59、内景,学校宿舍,日景
  高山龙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眼里滚着泪。
  镜头拉开,是学校宿舍。同学们已经离去,床位上空荡荡的。
  大兰掂了食品走进来,拍拍床铺:喂!别再难过了,起来到外面走走吧?
  高山龙睁开眼,擦了下眼睛,扭过脸看着大兰。
  大兰把食品袋递到床上:给,吃点东西吧。
  高山龙摇摇头:我不饿,什么也不想吃。
  大兰:你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快起来吃点吧。要不你会生病的。
  高山龙有气无力地:你别再管我了。你也该回家了,你早点回吧。
  大兰:那你怎么办?就这么躺着?
  高山龙:我想再呆两天,我现在不敢回去。我害怕看见父亲,我没勇气见他啊!
  大兰:那你也得回去呀?总不能老躺在这里,早晚也得回去看看。
  大兰:唉!大叔回去也不知怎么样了?你难道就不惦记了?
  高山龙:我都不敢想象我爹回去会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敢想象我回去了,爹看见我又会是什么样子。我一闭上眼,眼前都是我爹那伤心的样子。现在还不知道我妈会什么样呢。
  大兰:我打电话给我爸说了,让他过去开导开导。
  高山龙:唉!我没想到我爹会伤心那个样子,我没想到会对他打击这么大,我担心他一到家就会病倒了。
  大兰:那你更得振作起来啊!你要再振作不起来,大叔会更伤心,更挺不起来了。
  高山龙:唉!我现在啥都不敢去想,我心里疼得厉害。
  大兰拉拉高山龙:起来吧。起来吃点东西,振作振作,咱们回家。
  大兰使劲拉起高山龙:走!到操场上活动活动,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办法。
  高山龙难过着坐起来,慢慢趴下床铺。
  大兰掂了食品袋子,拉住他往外走去。
  
  60、内景,高豹子家,日景
  老神仙掂了东西笑着进到屋里。
  牛翠女:你看你,真狂外哩。来看可来看了,还掂这些东西干啥?
  老神仙:我这是专门来看望豹子兄弟的,听说这两天病了?
  牛翠女:你来的正好,你得好好开导开导他。
  高豹子慢慢坐起来,靠在床头。
  老神仙坐到跟前,用手在高豹子脸上抹了抹,又对着高豹子脸端详了一阵,接着拉起他手看了看,猛然往他肩上捶了下。哈哈笑。
  老神仙:装啥病哩!屁病没有!起来吧!你这气色正旺哩,不出二年,保准叫你双喜临门。
  高豹子脸上有了喜色:唉!娃儿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老神仙:听大兰打电话说了。没事,这叫贵人作难。我又给娃儿细细掐了掐八字,主要是今年贵人还没到,来就到明年了。
  高豹子猛然坐起来,急切地问:你说,明年娃儿就能遇到贵人相助了?
  老神仙:能!明年一准能!这是命中注定的。
  高豹子:那你说他以后能上大学?
  老神仙:能!保准能!该考上一定能考上。只要下劲供,上大学只是早晚问题。
  牛翠女疑惑:可他已经毕业不上学了,以后还怎么上大学?
  老神仙:咋不上学?不是还有复读班吗?让娃儿接着就复习,别耽误功课。
  高豹子高兴地:对呀!我咋没想道这。对!让娃儿接着学。我还担山供他。
  老神仙拍拍他:这就对了!你振作起来,重新攒劲!劲鼓足点!净等着明年接喜报了。
  牛翠女问:那你家大兰今年考得怎样?
  老神仙:她脑子笨,不像龙蛋儿灵性,肯定也考不上,我都给她下死命令啦,让她接着复习。
  牛翠女:那好啊!到时候你给学校说说,就让他们都去复习。
  老神仙:那肯定!我肯定得去说说。
  牛翠女又央求说:神仙哥,你再给娃儿摇摇卦,看明年能不能顺利?
  老神仙眉飞色舞说:顺利!明年一百个顺利。在家我就给娃儿先摇过卦了,卦卦都是上上签,时运旺着哩。
  老神仙又锤了高豹子一下!起来吧!陪我好好参观参观娃儿的雕刻。
  
  61、外景,校园操场,日景
  高山龙和大兰低着头,垂头丧气地漫步。
  大兰:你不要太悲观了,其实我也没考好,要不咱们接着复习吧!
  高山龙摇摇头:我不能再复习了,上学是对我父亲的欺骗,其实我根本就没学习,就没打算上大学。
  大兰:我也是。我脑子都老油条了,根本就不是上大学的料。可我老爸还非让考大学,考不上他誓不罢休,说复习三年也得考上。我一听,头懵地都发胀了。
  高山龙:我爹也是一样。咱们山里人有句俗话,叫:十年寒窗啃干馍,为了不做庄稼活。老辈人都是这观念。
  大兰:这是旧观念,过去不兴打工,咱们农村要考不上大学,就进不了城市,只能回去修地球。
  高山龙:修地球怎么了?咱们祖祖辈辈都是修地球人,咱们庄稼人的孩子还不想做庄稼,将来那庄稼让谁做呀?
  大兰:那你真想回去做庄稼呀?
  高山龙:我开玩笑哩,我肯定不会回咱山沟里做庄稼,我想出去找个雕刻厂打工。
  大兰:咱们想到一块了,我也想出去打工。咱们一起去吧,你去雕刻厂,我去工艺店,你雕,我卖。等咱们技术学精通了,也自己开个工艺店。
  高山龙高兴起来:好啊!那咱们可说定了,都得坚决点。
  大兰:只要你坚决,我肯定坚决。
  高山龙:好!那咱们就回家。
  
  62、外景,高豹子家院内,日景
  高豹子和牛翠女领着老神仙在院子里看着根雕。老神仙边看边赞赏。
  老神仙在一个大根雕前站住,弯腰蹲下,用手来回摆弄着审视:不错不错!有灵性,这娃子真有灵性呀!
  高豹子也自豪说:要说灵性,这娃儿还道真是有点灵性,可就是不把这灵性务到课本上,一放假就跑到山上去刨这些树疙瘩。
  老神仙:这叫劳逸结合。这有灵性的娃儿,就不能让他整天闷着头,该让娃儿出去换换脑子,那就得换换脑子。要不他咋会有恁灵性哩。
  牛翠女:你也别给他打圆场了。啥出去换脑子?就是个贪玩。不务正业!
  老神仙蹲着,扭头仰脸说:这可不叫不务正业呀!这叫创造事业,还能锻炼想象力。
  高豹子:你说他旋这些东西,将来会不会成点气候?
  老神仙:这你不用担心,将来肯定会成气候。咱山里首先占这条件,只要他务到这上面,肯钻研,凭这娃儿的灵性,将来还成大气候哩。
  牛翠女:这只能是作为玩啥。你说散散心倒还可以,要是务到这上面,考不上大学他能成啥气候?将来不变成了二流子。你说整天削这些沤疙瘩,这啥用处?
  老神仙站起来,对着牛翠女:这你可就白脖子了,这叫工艺,是一门雕刻艺术。外面大城市里可时兴这了。
  牛翠女:可咱们不是大城市。住在咱山旮旯里,摆一院子这东西,是能当饭吃呀?还是能当房子住?
  老神仙笑笑:能!你说这都能!将来手艺学精通了,那可是值大钱的。也给你盖座楼瓦雪片,让你天天都吃香喝辣。
  牛翠女笑笑:我可没那福分。他要真能好好学个木匠,也算学一门手艺。
  老神仙:木匠算啥手艺?那是粗活。这雕刻才是正儿八经手艺。
  老神仙拍拍手上的灰土,离开根雕:走,领我再看看他屋里的。
  牛翠女嘟囔说:屋里才多呢,满当当的,都快进不去人了。
  
  63、外景,校门口,日景
  高山龙和大兰扛着背包走过来。
  高山龙站在校门口,看着“陆浑县第一高中”的牌子,依依不舍的样子。
  大兰拉拉他:走吧!咱们先车站,把东西寄存到那里,我先领你去看一家根艺店。
  高山龙:县城的根雕厂我都去过多次了。
  大兰:这一家是新开业的,你肯定没去过。那店里全是精品,保准让你大开眼界。
  大兰向着校门微笑着摆摆手,做了个手吻动作:拜拜!亲爱的母校,再见啦!
  高山龙看着她笑笑,也朝着校门恭恭敬敬敬了个礼,深深鞠了一躬,随大兰高兴着远去。
  
  64、外景,高豹子院内,日景
  老木匠跟着牛翠女往厦房走去。
  高豹子边走边叹:哎!我就怕这娃子迷上邪了,将来考不上大学,二五两耽,连个媳妇也说不下。
  老神仙:说不下好啊!把我家大兰嫁过来,咱们亲上加亲。
  牛翠女在老神仙身上拍了一下:你可说好啦啊!不能蜷舌头。
  老神仙笑着:金口玉言!金口玉言!
  牛翠女推开门,三个人进屋。
  
  65、外景,县城大街、日景
  高山龙和大兰在街道上走着。
  大兰:走吧,我领你去看一家根雕店。
  前面不远处搭着个大彩虹门,一片热闹的音乐声。
  大兰拉着高山龙跑过去。
  
  66、外景,一高楼前,日景
  六层工艺大厦上插满彩旗,楼前挂满“热烈祝贺陆浑县旅游工艺大厦开业”横幅。
  整个街道上空,挂满祝贺横幅、彩带和塑料小彩旗。
  门前空场上锣鼓喧天,军号欢奏,举着红花、彩带和花环的秧歌队变来扭去。
  街道上人山人海,到处散发着彩色传单。
  大兰拉着敏娃挤进人群中。
  大兰欢笑着争抢传单,然后一脸兴奋着递给敏娃看,既高兴又亲密的样子。
  
  68、外景,工艺大厦前、日景
  人圈中间,站着一排斜披红带的礼仪小姐,胸戴红花的领导,正拉着一条绾了花结的红绸带,在举行剪彩仪式。
  大兰拉敏娃挤在人圈里面。
  忽然,响起一阵猛烈的掌声和鞭炮声。
  人群潮水般拥挤过去,大兰拉敏娃挤在里面,挤得满面通红。
  揭牌仪式开始。
  公司经理站在一边,帮着县长将牌子上的红布揭掉,露出绾着大红花的牌子。
  全场响起一片热烈掌声。大兰欢笑着狂拍。
  接着,锣鼓、鞭炮又震响起来。大兰赶紧捂起耳朵,把脸藏进高山龙怀里。
  
  69、内景,屋内,昏暗的灯光
  屋里光线昏暗,牛翠女拉亮电灯。
  屋里有个木架子,架子上一格一格,摆满了小件雕刻,上面几层净是各种形状的小人娃娃,下面几层是各种狗、猫、牛、羊的造型。
  老神仙吃惊地:呀!这屋里真成百宝库啦!珍贵!珍贵啊!
  老神仙一件一件拿起来品玩着,嘴里不停的赞叹着:天才!天才呀!这娃儿真是个天生的才料啊!你看这造型的想象力,连我这老神仙都五体佩服,都得刮目相看。
  
  70、外景,工艺店大门口,日景
  人群拥挤着向上店走去。
  大兰拉住高山龙,嬉笑着挤进人流,向店内拥去。
  
  71、内景,工艺大厦根艺店,日景
  根艺店里摆满各种精美的根雕,琳琅满目。
  参观的人群拥挤着走动。
  高山龙和大兰工艺品柜台前游动着,参观着。
  两人在大型根雕前一件件观赏着。
  远处,一片大的人物造型雕像吸引了大兰。
  大兰拉拉高山龙,指着尖叫:呀!你看那边,那么多雕像。
  高山龙看过去,看见摆了一大片大木雕人物。
  高山龙:走,到那边看去。
  二人拉着手,高兴地跑过去。
  
  72、内景,高豹子家,灯光下
  老神仙从架子上拿起一个木雕娃娃,举在灯泡下面。
  这是一个担山汉的造型,一张脸正细细品赏着:妙!太妙了!真是近墨者黑啊!
  牛翠女和高豹子也仰脸看着。
  牛翠女:我咋看不出来,这妙到哪了?你给我讲讲。
  老神仙:你看这担山汉的造型,艰辛中含着雄健。还有这面部表情,痛苦中透着刚毅。真是太逼真了,都有动感了。
  
  73、内景,工艺店一角,灯光下
  高山龙和大兰在造型前认真品赏着,抚摸着。
  大兰抚摸着,满了笑容:真漂亮啊!
  高山龙也激动都赞不绝口:太神奇了!太逼真了!妙手!真是妙手啊!
  大兰又拉着高山龙:你看这个,女神。是不是嫦娥啊!
  高山龙走过去,认真端详着,说:不是嫦娥,像是洛神。
  大兰翻着商标牌看了看:呀!真是洛神,你太聪明了。
  高山龙:不是聪明,我在书上见过这造型。
  大兰:呀,你猜,卖多少钱?买三十八万哩!太天价了吧?
  高山龙:主要是这木质好,造型又是天然的,像这类自然生长的造型比较稀缺。
  大兰:那咱们大山里能找到这类树根嘛?
  高山龙:有是肯定有,不过都长在悬崖峭壁上,很难发现。就是遇到了,也很难刨下来。
  大兰高兴地:只要有,就能找到。等回去了,你领着我,咱们就去山里找吧?
  高山龙也激动了:好!说定了。
  大兰:说定了。
  
  74、内景,高豹子家屋内,日景
  老神仙将木雕放回架子上,拍着手上的灰尘:好!这娃子不简单,太不简单了。
  高豹子也高兴得笑容满面,说:这造型却是不错,让我都感到惊奇。
  牛翠女微笑笑:你们别再瞎夸奖他了,越夸他越走歪路。
  老神仙:哎,我给你说啊,这可不叫走邪路!将来这娃儿可真是会大出息的。
  牛翠女:考不上大学,他能出息个屁。我怕他迷上了这树疙瘩,再复习也钻不到书本里。
  老神仙摆摆手:这你不懂,聪明人是不用死读书的。别看摆弄这小木疙瘩,也是在锻炼智力,对提高智商有大益处。
  牛翠女咧咧嘴:你会糊弄人。他智力再聪明,不往书上用功,他能学习好?
  老神仙:这你不用担心,福相在他脸上长着哩,跑不了。
  牛翠女:我就担心这娃儿死犟,怕他不去复习。要不复习还考屁大学,将来还不是跟着他爹去担山。
  老神仙:这你请放一百条心啦。我敢下断语,他不会回来担山的。他要不闹大,你把我头扭八圈。
  老神仙放下根雕,拍拍手,点了支烟:好了,我该回去。你们清等着这娃儿大前途了。
  
  75、外景,工艺店门口,日景
  大兰和高山龙拉着手走出来。
  大兰自豪地:啥样?开眼界了吧?
  高山龙:真是行行出状元。有高手啊!
  高山龙仰头看着工艺店招牌,脸上露出羡慕的表情。
  大兰:怎么?你不想走了?留恋了吧?
  高山龙:我得打听打听这雕刻是何方高手雕的?去见见他。
  大兰:怎么?你想去拜师呀?
  高山龙:真是不登高山不知山之高,不见大海不知水之深啊!我还真得走出去,拜拜师,长长见识。
  大兰:那你就去他们厂里干,跟着人家当当徒弟,名师出高徒嘛。
  高山龙:对!这肯定是家大雕刻厂,我得打听打听,将来到这家雕刻厂打工。
  大兰拉住他:走!那咱现在就找他们公司问问。
  
  76、外景,高豹子家大门口,日景
  高豹子和牛翠女送老神仙走出来。
  老神仙扭回头:不管千说万说,还得好好供他念书。他有这天才,将来能上个雕刻大学,那可是大前途。
  高豹子点着头:那是那是,明天我就去担山,供娃儿去复习。
  老神仙:一定得供他上成大学。不愧我给他起这学名,让娃儿真正变成一条高山龙。
  牛翠女:起个高山龙就真能变成龙?他爹叫豹子,就真能吓跑野兽?这是迷信。
  高豹子笑笑:这不叫迷信,叫精神支柱。
  老神仙:对啦!人嘛,总得有点梦想,洋一点说叫有追求,年轻人叫远大理想。
  
  77、外景,山沟公路,日景
  太阳压山。
  一辆客车停下来。
  大兰和高山龙从车上跳下来。
  高山龙从车后铁梯爬上车顶行李架,掂了大兰的背包,攀着铁梯下来。
  大兰接住背包,背在肩上。
  大兰:咱可说定了,不能反悔。
  高山龙:只要你能坚定住,我肯定比你更坚定。
  大兰:对!咱们相互鼓舞,同舟共济,坚持抗战到底。
  大兰伸出手。
  高山龙:干啥呀?
  大兰笑笑:勾指头发誓呀?谁反悔谁是小狗。
  两人勾了下指头,以示发誓。
  高山龙跳上车,车开动,两人招手告别。
  
  78、内景,高豹子家,夜景
  高豹子靠在床上抽旱烟。牛翠女坐在床边。高山龙坐在凳子上。
  高山龙愧疚地:爹,我对不起你,你打我两下吧!
  高豹子:娃啊,这不怪你,该怪爹。是爹没有营养好你。
  高山龙:爹!以后我一定发奋努力,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高豹子高兴:这就对啦!爹盼的就是你这句话。只要不灰心,知道努力就行。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早晚咱非考上大学。
  高山龙愣住了。迟疑了一会,支支吾吾说:爹!我说的不是那意思。
  高豹子:那你说的啥意思?丧气了?
  高山龙:我想去打工。县里刚成立了一个旅游工艺品公司,今天刚开业。我和大兰去问了问,人家正招收人哩。我想去那里的根雕厂。大兰也要去,她去商店卖工艺品。
  父亲吃惊地问:你说啥呀?你想去根雕厂打工?你不上学啦?不行!
  
  79、内景,大兰家,夜景
  一个男人声音:不行!分数没有下来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安生生在家看书。
  镜头拉开,是大兰家客厅里。
  老神仙正坐在沙发上训斥大兰。
  老神仙:咱们家现在还不需要你去打工,需要的是成就一个大学生。
  大兰:你们需要我更需要,但我得能考上哩。
  老神仙:考不上就接着去复习。
  大兰:我不复习,我脑子都学成木疙瘩了。
  老神仙:学成石头疙瘩也得学习。
  大兰:再复习我也考不上。
  老神仙:考不上继续复习。明年不行后年再考。
  大兰:后年还考不上。
  老神仙:考不上只管复习,就是考个三年五年也得给我考上大学。
  大兰哭声丧气扭捏着:哎呀!你们非把我逼疯不行。我脑子都快爆炸了。
  大兰站起来,把手里的东西往茶几上一摔:我爆炸了!
  老神仙看着她,气得瞪眼:再爆炸我把你锁在屋里。
  大兰: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我要抗战到底。
  大兰说着,气呼呼进了屋里。
  老神仙气得呼呼喘,猛抽一口烟,呛了下,咳咳起来。
  
  80、内景,高豹子家,夜景
  一阵咳嗽。
  镜头拉开,是高豹子。他正咳着,脸上憋得通红,呼呼喘,屋子里沉闷起来。
  沉静了一会,高豹子缓了语气说:蛋娃呀!你好好思想思想,你要不上大学,一辈子窝在山里能有啥出息?你就打算当一辈子木匠了?那打工能打一辈子?
  牛翠女:你爹说的对呀!安心念书吧。大兰她不过是瞎说说,她爹能让她去?
  高山龙低着头,默了一会儿,又支吾说:你们不理解。根雕可不是木匠,这是一项艺术,将来学精通了,干好了是很有发展前途的。
  高豹子眼一瞪:前途个屁!现在那外面都是骗人哩。干再好也是临时工。那厂子一散,你还得回来担山。
  高山龙解释说:这是公家组织的,还要签合同交保险哩。我们看过传单了,不骗人。
  高豹子瞪着眼说:公家?公家才骗人哩!那签合同都是捣人哩。再说,干木匠活可是出大力活。就你这瘦干鸡的样子,一天干不到头就得晕倒几回,啥钱也不是胡挣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去给我复习考学,那才是根本,上大学那才叫前途。
  高山龙咬着嘴唇,呆呆着楞了一阵,忽然,扑通给父亲跪下了,说:爹,我真是不去复习了。我根本学不进去,再复习也考不上。
  父亲用眼袋照照高山龙头上咣的敲了下,厉声说:起来!没囊气的东西!考不上就只管复习,只管考!总有一天能考上的。
  高山龙没起来,仍跪在地上哀求:爹!你别逼我了,我不去复习。我考不上大学的,我从来就没打算考上大学。
  高豹子生气极了,又狠狠敲了他一下:爬起来!考不上也得去复习!没打算就打算打算!你明天就开始复习。不准再摸一下树疙瘩。
  高山龙仍跪着,沉默不语,眼里滚出泪水,一幅委屈难言的样子。
  高豹子看看他,长长叹了口气,用埋怨的语气说:唉!你这娃子咋会连一点志气都没有!你要考不上大学,如何能拿到金钥匙?我出力流汗供你算白供了,我这汗流到污泥坑了。
  高山龙又跪着哀求:爹!我不是没志气,我是不愿意考上大学啊!你担山这么辛苦,你是在用血汗供我上学的,我要考上了大学,你不知还得再担多少年山!我不忍心啊!你都六十多了啊!我不能让你再去狠命担山了。我努力学根雕,就是想学一门挣钱手艺,好早点帮帮你,让你不再担山。爹!我给你磕头啦!
  高豹子听到这,愣了下,忽然爬到床边,抱住高山龙的头呜咽起来。
  牛翠女也不停地擦起眼泪。
  高豹子哽咽说:娃啊!爹知道你心思了。你晕倒就是为了不想考上大学。可你不该这样想啊!爹是担山汉啊,担山汉哪有不艰难的。只要你能老老实实考上大学,爹担山也有劲啊!爹就是把汗挤干挤净,挤成一缕皮也高兴啊!
  高豹子把高山龙拉起来,用衣袖抹着泪说:娃呀,这回爹不埋怨你了,没考不好那是天意。只要你肯再去复习,再考不上爹也不埋怨你了。只要你复习着,爹就有了精神支柱。爹保证不让你再受一点症。爹就是砸锅卖铁,扒房子卖梁,也要供你背粮食。爹去给你掏葫芦包窝补补身子,爹明天就去把它摘回来,就是把爹这眼睛蜇瞎了,爹也高兴啊!
  牛翠女也擦着泪说:娃啊!听你爹话!咱不去打工了,安生生在家看书,也别在弄树疙瘩了,等开学了就去复习,好好考上大学,那个金钥匙回来,为咱们山里人打开藏宝库,给你爹也争个光荣。记住啊!别让你爹精神气垮了。
  高山龙难过地点点头,泪水又滚出来,流到脸上。
  高豹子:好啦,你到外面看书去吧。
  
  81、内景,高豹子家正间,灯光下
  正间屋顶吊着小灯泡,摆着一张小方桌。
  牛翠女:就在正间学吧,我们陪着你。
  高山凤笑着:不是陪,是监视你。
  高山龙翻翻眼,拿了书趴在小桌上看起来。
  牛翠女在做鞋,说:娘做这鞋虽然不好看,可耐穿。等你上了大学,也给你买双皮鞋穿。
  高山凤在绣着鞋垫说:山龙蛋,你要不好好学可真没良心,光花鞋垫我就给你扎十几双了。床围都给你绣三个了,但等你考上大学送你哩。
  高豹子在屋里喊:你们别说话,说话影响他学习。凤儿,你过来,给我揉揉膀背。
  高山凤走进屋里。
  高豹子:蛋儿,你也别趁灯了,回你屋看书去吧!
  牛翠女拍拍高山龙:听你爹话啊!到你屋里可别再削那树疙瘩啊!
  高山龙点点头,拿起书默默走了出去。
  高豹子大声说:我给你们说说,以后龙蛋要学习了,学习很伤身子,家里有啥好的,要先尽着娃儿吃,粮食要尽着他背。家里以后多省俭点,咱们想吃好的,等龙蛋儿考上学了再吃。咱咋吃都行。
  
  82、内景,高山龙屋,灯光下
  高山龙躺靠在床上,床头亮着台灯,他把书对在灯光下,看着书本发呆。
  眼前不断闪出小时候上学的情景——
  ——黎明,母亲掂着灯笼送他上学,他走了很远,扭头看见母亲还站在坡沿。
  ——夜,他放学回来,父亲掂着灯笼站在坡垭上接他。
  ——大雨天,母亲把雨伞和雨鞋送到学校。
  ——上初中,父亲挑了柴禾、粮食和被子,送到学里。
  ——父亲为他垒了小锅台,教他做饭,浓烟呛得父亲直咳嗽,烟出两眼泪。
  ——大雪天,父亲背着一袋粮食在山路上送他上学。
  高山龙忽然扔掉书,踢啦上鞋,推开门走出去。
  
  82、外景,高豹子家院里,夜景
  高山龙站到院子里,仰望着天空。
  天空阴沉沉的,远处又闪电。
  空中响起大兰的咯咯笑声:龙蛋,咱们一块去打工吧?你去雕刻厂,我去卖工艺品……
  大兰的画外音:咱们要坚持抗战,谁反悔谁是小狗……
  眼前浮现出他与大兰勾指头的叠影……
  天空又响起高豹子的画外音:娃呀!只要你能考上大学,爹就是把汗挤干挤净,挤成一缕皮也高兴啊!
  高豹子画外音:娃啊!你上着学是爹的一股精神气啊!你不上了,爹的精神气就抽掉了,爹也就唿塌一声垮了啊!
  高豹子画外音:爹就是扒房子卖梁,也要供你背粮食。爹去给你掏葫芦包窝补养,就是把眼睛蜇瞎了,爹也高兴啊!
  高山龙忽然抱住脑袋,爬在一棵树干上呜咽起来。
  
  

编辑点评:
对《担山梦(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