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频道 > 电影剧本 > 担山梦(1)

担山梦(1)  作者:吴瑞民

发表时间: 2013-04-03  分类:电影剧本  字数:16265  阅读: 5212  评论:1条 推荐:4星

   
  
  电影剧本(120分钟)
  担山梦
  吴瑞民
  
  1、外景,熊耳山区远景,日景
  镜头摇过崇山峻岭,万木葱茏。远山云雾缭绕,乱峰漂浮。
  日头缓缓升起,悬在山峦上空,山麓间霞光万道。
  近处,一道逶迤连绵的峻岭上,露出一条漫长的缠山小路。
  有汉子苍凉、粗犷的吼唱声在峰峦间响起——
  熊耳山哟!高又险哦!
  九十九道沟哟,八十八道坎哟!
  出沟喽——山阻挡哦!
  过山喽——沟隔断哦!
  脚板板磨着喔山里人苦哇!
  肩膀膀挑着喔岁月的难哟!
  大山里宝库哟一座座啊!
  找不到钥匙啊咱干瞪眼哟!
  担山人流汗哦不流泪哪!
  养活群儿女哟心里头甜哪……
  吼唱声中,一担山汉子挑着两个空筐篓,渐渐从山垭那边露出来。
  汉子五六十岁,白布衫,花白头发,他就是故事的主人公——担山汉高豹子。
  高豹子吼着“过山瑶”,大步流星着,上岭,下岭……
  吼声和身影在树丛中的小路上时隐时现。
  
  音乐起。
  推出字幕:担山梦
  
  (字幕落,淡入山麓画面。)
  
  2、外景,一处偏僻山村,日景
  一个山坳,里面零星着一片房舍,有条山路通向山村。
  山村四五户,土瓦房,没有院墙,门墙空地上对着大垛干树枝。
  高豹子沿着岭坡小路走下来,向村子走去。
  路边的石坎上,到处靠满了沤栗木棍子,上面生满一朵朵黑木耳。
  村里,到处是山核桃树。
  高豹子仰脸看着核桃树,看着看着,那核桃树上就幻化出一颗颗桃核雕刻。
  高豹子脸上浮出微笑。
  高豹子自语:想不到这山核桃也成宝贝了,还能雕人娃娃,买大钱。
  
  3、外景,一户人家,日景
  一户人家的屋前,一位花白头发的山里妇女麦嫂正在剥花生。
  麦嫂身边放着花生篮子,一小孩趴在篮子上,拿着花生往口里塞着咬。
  看见高豹子走来,麦嫂笑吟吟着喊:又上来啦!
  高豹子也笑着答:上来啦!
  高豹子走过去,站在麦嫂面前:下这场雨真是耽误事,少跑两趟。
  麦嫂:蚰子也还歇歇“啊”哩,你就不敢歇两天,猛雨三场哩。
  高豹子:只要能上来山,下我也不怕。淋淋雨正好凉快。
  麦嫂把身边一个小凳子朝高豹子递了递。
  麦嫂:坐下歇会儿吧。这山核桃多着哩,一时半霎你能挑完?
  高豹子放下筐篓,坐到小凳上。
  麦嫂把花生篮子挪了挪,让高豹子吃,扭着头问:路上滑不滑?
  高豹子:来时还有点滑。今天日头好,回去时肯定就不滑啦。
  麦嫂:我说你这老汉,急猴样,再歇两天,身上会歇出毛缨?
  高豹子从篮子里抓了把花生,一边剥着吃着说:老想歇歇,可歇不成啊!事逼着哩。
  麦嫂:又是为你那娃儿考大学吧!
  高豹子:是啊,我那娃儿马上就要考上大学了。上一年大学得好多钱哩,我得抓紧给他攒足,攒宽绰些,不能让娃儿受症。
  麦嫂:唉,你这老汉可真是铁了心。我说你那娃儿想吃心,你也会扒出来让他吃。
  高豹子笑笑:你不知我那娃儿啊,可不是凡人,算卦人都说他是咱山里的一条金龙,将来上了大学,就能得到金钥匙,为咱们山里人打开藏宝库,让咱们都过上好日子,这多光宗耀祖啊!你说我能不铁了心供他。
  麦嫂露出羡慕的样子:哎哟!那你这老汉命可真是好啊!能养出这么个有出息娃儿,你将来可是大荣耀啊,清跟着娃儿享福了。
  高豹子满脸高兴:享福是肯定了。等我娃儿上满了大学,拿了金钥匙,我就再也不来担山了。
  麦嫂:不担山你着急。你娃儿当了龙,还得娶龙媳妇,盖龙房子哩,你还歇不着。
  高豹子嘿嘿笑:你算把我这一肚子肠子肝肺都看透了。
  麦嫂舞扎着手:我说大兄弟,你就是这出力命,流汗命。你娃儿就是当了龙王爷,你还照样是你的担山命。
  麦嫂站起来拍拍手:走吧,给你装货去。你这老汉,就是有福你也不会享。
  高豹子站起来,笑着:会享!会享!
  
  4、内景,某教室,日景
  一双手在捏一个橡皮泥娃娃。
  镜头放大,是在一个课桌的抽屉里。一张脸正埋在抽屉口。
  抽屉里摆满了捏成各种形态的橡皮泥娃娃。
  镜头拉开,是一座教室。女老师正在课堂上解着一道方程题。
  下面有五十来个学生,都仰着脸听讲。
  只有一个十分瘦弱的学生头抵在课桌下面。
  这就是高豹子的儿子,高三学生高山龙,小名山龙蛋。
  一只手摆弄着刚捏成泥娃娃,一双大眼睛在瞪着,噗噗的笑。
  同桌的白胖女同学大兰低头看了眼,往高山龙头上拍了下:吃呱呱鸡蛋了?
  高山龙赶紧用本子把橡皮泥娃娃盖住,头仰起来,看着黑板。
  大兰拉拉他:哎!刚才笑啥哩?你又捏我了吧?
  高山龙:没有。我捏老师的。
  大兰:哎,拿出来让我看看。
  一双手将一个橡皮泥娃娃递到另一只手里。
  一双大眼睛盯着泥娃娃,一张脸低侵着,咯咯笑。
  
  5、外景,一处陡坡,日景
  高豹子担着两筐满满的山货包,在山路上吃力地走着。
  这是一处很陡的坡凹,一条羊肠小路在坡凹里盘旋而上。
  日头当头照着,山坡懒洋洋的很寂静,只有知了的嚎叫声。
  高豹子大张嘴喘气,脸色通红,大汗淋漓,疲惫不堪的样子。
  上到半坡时,高豹子放下担子,扶着扁担喘了一阵。
  高豹子从篓中拿出个水瓶,咕咚咕咚喝了一阵。
  高豹子仰脸往山顶看去,山顶还很高,路还很陡,又弯腰挑起担子行走。
  拐上一个坡弯,高豹子走不动了。撂下担子,又拿出瓶子喝了几口,摇摇,把瓶子喝了个底朝天,扔下瓶子,躺在地上呼哧大喘。
  
  6、外景,山坳间田野、日景
  一个人躺在地上喘着气,正用草帽扇着风,身边扔着空水瓶。
  镜头拉近,是一个山村姑娘。
  一妇女画外音:起来吧!歇时候不小了。
  姑娘站起来,伸伸懒腰。这是一位二十出头,模样俊俏健壮的山村姑娘。
  这姑娘便是高豹子女儿高山凤。
  一位五十多岁的山村妇女正用锄头在扒这地垄,她就是高豹子妻子牛翠女。
  这是一处山坳洼地,刚刨过的松软的地垄间,牛翠女和高山凤正在点种棉花。
  牛翠女直起身子,仰起满面汗水的脸,往天上看看日头,用毛巾擦着汗。
  牛翠女:凤妮,你说咱今年种这棉花是不是太晚了,龙蛋要是去上大学,能不能跟上带新被子呀?
  高山凤拄着锄把,用草帽扇着风说:妈,我说你也别瞎操心了。臭龙蛋他根本就考不上大学。
  牛翠女吃惊地看着她:你这闺女,咋说着晦气话?明天你弟弟就要考试了,你还咒他。
  高山凤:我不是咒他,是看不惯你们。整天就知道让他上大学,他是那料吗?
  牛翠女:这山里娃儿就不能上大学啦?山沟里还出山凤凰哩。
  高山凤:你觉得你娃子就是山凤凰啦?哼!山野鸡也不是。
  牛翠女:你爹让沟口的老神仙看过相了,咱龙蛋儿是注定的大学生,富贵命。
  高山凤:你们别听那喷壶蛋晕你们了,那臭龙蛋整天就知道旋那些木娃娃,他就不看书能考上大学?
  牛翠女:只要他命好,就一定能考上大学。人家算他命中就是条龙,能得到金钥匙,为咱们山里人打开藏宝库,让咱山里人都过上好日子。
  高山凤讥讽说:那你就让他上大学当龙去吧!你给他多缝些被子好让他垫龙窝。
  牛翠女:可是他秋天就要开学了,我是担心跟不上娃儿拿新棉花被子。到大学还背个旧被子,不光是受冷冻,还让人家看不起咱山里人。
  高山凤嘲笑的样子:这有啥好担心的,秋天不冷,咱去买个花毛毯,这等到了冬天,咱就有新被子了,你和我爹就坐火车给他送去,也看看大城市,回来满道川夸耀夸耀。
  牛翠女高兴地:对呀!你说这还真是好主意。到时候就让你爹领着俺去,也荣耀荣耀。
  往远处眺望着,脸上露出喜悦和渴盼的表情。
  镜头摇过山坳坡岭,山坳中到处忙碌着点种的山民。
  
  7、内景,某教室,日景
  高山龙仍低着头在捏橡皮泥娃娃。
  下课铃响。
  起立——
  高山龙慌忙站起。
  女老师:这是最后一堂高考模拟课了,希望同学们记住刚才的模拟题,一定要冷静思考,平静心态,从容答题。
  女老师鞠躬:同学们再见!
  学生齐声:老师再见!
  女老师拿起教案,走出课堂。
  学生们纷纷离座,教室里乱哄哄。
  高山龙从口袋掏出一个小木雕,举在桌子下端详。
  特写:一个女学生模样的木娃娃,梳着小辫子。
  高山龙看着噗噗笑。
  大兰推他一下:还笑哩,下课了。让我看看,也替你笑笑。
  高山龙将木娃娃举起来,对着大兰卖弄了一下。
  高山龙嬉笑着:给看看,像谁?笑笑吧。
  大兰抢过去,审视着:呀!是我!咯咯……
  大兰朝高山龙捶了一拳:臭龙蛋,你啥时候偷着雕我了?
  大兰抓起木雕往口袋装。高山龙欲夺。大兰挤过去,笑着跑开。
  大兰回头做个鬼脸:嘎嘎嘎,送给我纪念了。
  大兰跑到两个女同学面前,举着木雕卖弄:嘿嘿,看我的模特。
  女同学抢夺着观赏。叫着:呀,真是大兰。看你这头发!真是像!
  女同学们都围过去,喊着:举高点,举高点,让我们也看看!
  木雕被高高举到头顶。
  有人叫着:像麦香!我看像麦香!
  男同学们也纷纷围到女同学外围,乱喊着:递过来!递过来!让我们也看看!替你们分析分析,到底像谁?
  女同学喊着:反正是女生!给你们男生不沾边!
  大兰一把抢过木雕:不让看了!这是珍藏品。
  大兰咯咯笑着跑出教室。
  
  8、外景,山弯小路,日景
  高豹子坐起来,捶捶腰腿,又拿起瓶子摇摇。站起来扭身四处瞅着,是在寻找水。
  高豹子看见一个石片的石凹里有点水,赶紧跑过去,趴在石片上,嘴伸进石凹里。
  石凹里水很浅,一个舌头在舔着,显出很口渴的样子。
  高豹子又捡起一片带水的落叶,送到口里吱吱着吮吸。
  高豹子看看日头,又看看山顶,咬牙又挑起担子。
  高豹子大喘气,上到坡顶不远处,看到一处阴沟壕。扔下担子跑过去。
  阴壕里有个小石坑,汪着一片积水。
  高豹子急扑过去,一骨碌,身子爬在阴壕里,一张脸猛地侵进了石坑里。
  一个嘴巴在积水里咕嘟咕嘟猛喝。
  高豹子抬起头,脸上淌着水珠。
  高豹子大松口气,自语:老天爷照顾,灌这一肚子水,就能坚持到山顶了。
  高豹子又撩水洗脸,脸上惊愣,眼睛直直看着水坑。
  积水中飘满了小虫子,尾巴一厥一厥着游,密密的一层。
  高豹子对着水坑“哇哇”呕吐起来。
  
  9、内景,某男生宿舍,日景
  八个床位的宿舍,床头放有简易桌。
  几个同学放了书本,从桌子里拿了大瓷碗,笑闹着往外走。
  高山龙背着书包走进宿舍。
  男生甲往他肩上捶了下:山龙蛋,你还没送我留念哩,晚上得给我一个。
  高山龙:给!下午都给你们。
  男生乙推了男生甲一下:人家是送女生哩,你是女生?
  男生甲笑着说:哎!山龙蛋,你给我雕的留念可别送给女生啊!
  男生乙捶他一下:美吧你!想让谁留念你呀?
  男生甲(美滋滋的):谁咱都想让留念,谁想留念咱都让留念。
  男生乙:老南瓜想留念你,送给她吧!
  男生们哄笑着离去。高山龙也扔下书包,拿了碗碟撵出去。
  
  10、外景,山垭,日景
  高豹子担着筐篓吃力地爬上山垭,撂下担子,躺倒地上大喘气。
  高豹子坐起,大张口,自语:这渴着比饿着都难受。不行!我得去找点水喝。
  高豹子站起,从篓中拿出瓶子,到沟崖找水。
  高豹子拿着水瓶,来到一处阴坡山崖。猛然飞来两个大马蜂,蜇在他脸上。
  高豹子往脸上一拍,打死了一只,落在地上。眼前又飞来几只大马蜂,围住他嗡嗡乱飞。
  高豹子仰脸一看,山崖树丛中有个很大的葫芦包窝。大马蜂爬了一层。
  高豹子连忙退到远处:妈的!这里还藏这么大一个葫芦包窝。这葫芦包蛹肯定不少,我看看能不能把它给砸下来。
  高豹子藏在远处树丛里,用石块远远地朝葫芦包窝砸了几下,大马蜂四散着哄哄乱飞。
  有一群迎着石头飞来。高豹子惊慌着:妈的,他发现我了。
  高豹子钻进树丛下面,包头逃跑。
  高豹子跑了一段,扭头看看,没有了大马蜂。
  高豹子钻出树丛,远远望了望:奶奶的,还怪厉害哩。今天不惹你了,等再遇上下大雨了,我把你摘下来,把你的小蛹娃儿炒成肉,炖成汤,让我娃儿好好补养补养,考个好大学。
  高豹子看着嘿嘿笑了笑:老子先记住这笔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高豹子遗憾着走开,向山垭走去。
  
  11、远景,一处山庄,日景
  一道宽阔的山沟,布满小树丛的山坡,沟底哗哗流淌的清溪。
  一条简易公路绕在沟边的半山坡上,蜿蜒着通往山里。
  牛翠女和高山凤挑着水桶,扛着锄头,顺着简易公路走过来。
  两人沿公路拐向一处山弯,湾子的一个山凹里,一片葱茏的树林,飘绕着炊烟。
  远远可以看出这里是一个山村。
  一条小路从简易公路叉开。
  他们拐上小路,穿过沟滩的简易桥,走向村口的一个空场。
  空场上堆着一堆堆麦秸垛,有孩子们在空场中嬉闹。
  牛翠女喊着:毛蛋!小妮!别疯了,该回去吃饭了。
  两人走过空场,空场那面是片稀疏的竹林。
  两人绕过竹林,露出一条村道,树荫掩映中,露出十余座小瓦房。
  两人在村道走着看着,每户人家都是土坯院墙,大门前有片空地,拴有牛或者羊。
  村子比较宁静,零星有鸡鸣声、犬吠声、羊咩声,一派深山村景象。
  
  12、外景,一处院落,傍晚
  一座院落。
  木棍扎起的篱笆院墙,上面爬满瓜藤。
  篱笆外面堆着一堆干树梢子,还放着一溜子干树疙瘩。
  这就是高豹子家。
  一只狗汪汪叫着迎接出来,往高山凤腿上扑抓着。
  高山凤用脚踢了下:滚!我都快饿死了还闹。
  牛翠女和高山凤扛着农具走进院子。
  院里摆放满了各种象形的树根木雕。
  三间瓦屋,两间厦子屋和一间灶房。
  拐角处有个猪圈和鸡窝。
  有鸡群在院子里刨食,见他们进来,都仰起头看着,扑腾着翅膀围过来。
  
  13、内景,校园食堂,日景
  简易的大食堂里摆着吃饭桌凳,围满了闹闹嚷嚷吃饭的学生。
  高山龙坐在一个偏僻角落,没有吃菜。
  大兰端了饭菜走过来,坐到高山龙身边。
  大兰:你怎么还不吃菜?马上就高考了,小心再血压低晕倒。
  高山龙看看大兰的菜,玩笑说:你咋还敢吃肉?就不怕血压高晕倒了?
  大兰捶他一下:你是不是嫉妒我太胖了。哎,给你均点吧?
  大兰说着把菜推到高山龙跟前:你吃吧,帮我减减肥。
  高山龙又把菜推过去:不敢!你想让我也高血压呀?我可不上当。
  大兰娇怩的呶呶嘴:不吃拉倒。当你的干驴棍吧。
  
  14、外景,高豹子家,日景
  厨房外竖着个山泉引流的水龙头,高山凤正坐在厨房口洗衣服。
  高山凤边洗边哼唱着:清凌凌的水来蓝莹莹的天,小芹我洗衣服来到了河边……
  一只狗卧在她身边摇着尾巴听她唱,尾巴甩到了高山凤低侵的脸上。
  高山凤往狗身上亲昵着拍一下:你是激动啥哩?让你给我摇尾巴伴舞呀?
  
  15、内景,厨房内,傍晚
  牛翠女系着围腰,正在灶房烧柴火烙馍。
  柴禾从锅灶里掉出来,掉到地上,引燃了锅灶下面的树梢子。
  牛翠女发现,慌忙从水缸里舀了一水瓢水,泼洒在柴禾上。
  灶房里顿时黑烟滚滚,牛翠女被烟火呛得咳嗽起来。
  牛翠女将烙成的馍放在擀面桌上,这是一种又厚又大的山里锅盔。
  牛翠女将冒着热气的锅盔切成六牙,摞起来。
  
  16、外景,山间小路,日景
  烈日当空。山麓葱茏。
  一个挑着筐篓的身影从山麓远处渐渐走来。
  身影渐近,是高豹子,脸上通红,汗水流淌,粗声大喘。
  高豹子:奶奶的,这天厉害呀!真要晒焦皮了。
  高豹子担山的背影又走向远处,渐渐消失在山林里。
  
  17、外景,院子里,傍晚
  高山凤洗好衣服,站起来伸伸腰。
  狗也站起来,跟着她伸懒腰。
  高山凤朝狗身上踢了一下,骂道:滚过去!狗模人样。
  狗汪汪着蹦跳,往高山凤腿上扑抓。
  高山凤端起盆子走到院子中间,把衣盆放到两棵树扯着的葛条绳下面,把衣服一件件往葛条绳上搭着晾晒。
  牛翠女端了食盆从灶房出来。
  高山凤:妈,饭中没有?快饿死了。
  牛翠女:中了中了。赶快收拾收拾去吃饭吧。
  牛翠女端着盆子走进一角的猪圈喂猪。
  高山凤搭完衣服,擦擦手,跑进灶房。
  
  18、内景,厨房,日景
  高山凤跑进厨房,看见一摞锅盔,眉开眼笑:呀!改善生活啦!
  高山凤抓起一块锅盔啃起来。
  牛翠女端着食盆走进来,喊道:哎呀,死妮子,你咋可吃起来啦!
  高山凤嘴里含着馍:都饿死了,还不让吃?还等谁哩?
  牛翠女:这锅盔是给龙蛋烙的。明天他要考试了,你爹说去给他陪考哩。
  高山凤惊奇地:我爹还去陪考哩?我爹他又不识字?他去起啥作用?
  牛翠女:你爹不是膺记吗?
  高山凤牢骚说:该考上不去也照样考上。考不上他去也是瞎操心。
  牛翠女:当老人都是贱心嘛!帮不上忙总是尽尽心意。
  高山凤啪地把馍摔在擀面桌上:不吃啦!捎给你们宝贝疙瘩儿子吃吧。
  
  19、外景,路边山弯,日景
  高豹子挑着担子走过来。
  山崖上有股清泉流着。
  高豹子走到山泉跟前,高兴地:奶奶的,可遇上刘秀扳倒井了。
  高豹子扔下担子,爬上去,用嘴对着山泉咕嘟咕嘟喝起来。
  高豹子直起身子,抹把嘴:美!真美!这泉水真叫凉甜解渴。
  高豹子又脱掉布衫,撩着泉水洗了脸,洗了身子。
  高豹子又脱掉鞋子,洗了洗脚。从提兜里拿出水瓶灌了一瓶水。
  高豹子喘息一下,光着脚坐在鞋上,从腰里掏出旱烟袋,噗噗着吸了袋烟,磕磕烟灰。
  高豹子从身边的提兜里掏出干馍,就这水瓶吃起来。
  高豹子边吃边叫:山神爷真照顾啊!有这泉水就馍,比吃三八场都滋味。
  
  20、内景,某学生宿舍,日景
  床铺是上下钢丝床。八个床位。床头有铁架子,放着箱子。
  几个男学生都靠在卷起的被子上看书。
  高山龙爬上上铺,打开床头铁架上的大木箱,露出一箱子黄栌柴短木棍和木雕娃娃。
  高山龙拿出一根短木棍,坐在床上,低着头,用小雕刀在聚精会神雕刻起来。
  
  21、外景,一段平缓的林间山路,日景
  山麓间响着粗犷的过山谣——
  走大山喽——挑山货哦!
  为了娃儿哦——考大学哟!
  挺腰杆哟——甩胳膊哟!
  浑身冒汗哟——乐呵呵喽!
  担山汉哟——真快活喔!
  漫山遍野哟——吼山歌喽!
  吼起山歌哟——不觉累噢!
  挑不下山坡哦——我不歇脚噢……
  高豹子挑着筐篓走过来。
  高豹子大甩着胳膊,忽闪着胆子,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高豹子边走边兴奋地吼着过山谣,背影渐渐远去,隐进丛林中。
  
  22、内景,某学生宿舍,日景
  宿舍的学生们都在床上看书或写作业。
  高山龙还在雕刻着木雕娃娃。
  预备铃声传来。
  学生们纷纷起床,收拾书本,走出宿舍。
  男生甲拍拍上铺:走吧,雕刻家,最后一课了,打扫卫生。
  男生甲说着也走了出去。
  高山龙举起木雕端详了一下,笑笑,将木娃娃仍在床上,收起雕刀放进木箱里。
  木箱里一边堆满了木娃娃。
  高山龙看了看,将木娃娃一个个拿出来,举到脸前端详一下,放到床上。
  高山龙从书包里掏出书本,放在床铺上,又把一堆木雕一个个装进书包里。
  
  23、外景,盘山小路,日景
  一段险峻山岭间,一条陡峭的绕山小路。
  上面是山崖,下面是陡坡。路在山弯盘绕。
  高豹子挑着筐篓走过来。
  白布衫开着怀,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流淌着汗水。
  高豹子撩起衣襟擦了下脸,向前面不远处道陡崖看了下,露出微笑。
  高豹子自语道:山神爷一路保佑,过了这虎口崖,就能平安到家了。明儿个就去看娃儿考大学啦。
  
  24、外景,某高中校园,日景
  一派忙碌景象。
  学生们在打扫卫生,洒扫院子。
  老师们在悬挂横幅,张贴标语,书写板报栏,更换报栏、宣传栏,张贴高考事项等。
  后勤人员在修理水电,伙房里忙忙碌碌,正在搬下蔬菜。
  教学楼走廊上,拉桌搬凳,人来人往。
  
  25、外景,虎口崖,日景
  一段险崖峭壁,小路很窄,像飘带悬在峭壁上。
  小路穿过一处弯石嘴,石嘴不高,挑担须弯腰通过。
  石嘴中路更险要,路下是悬崖,崖上密布小树丛。称老虎嘴。
  高豹子放下担子,将篓绳牢牢绑在扁担上。
  高豹子站在老虎嘴边:老虎神,张大口啊!过人啦,多保佑喽!
  高豹子祷告罢,弯腰挑起担子,小心翼翼着钻进老虎嘴。
  高豹子侧着身子,慢慢往前挪步,前后两个筐子擦着崖壁。
  高豹子边挪步,边祷告着:老虎神保佑啊!等我娃儿考上大学,我来给你送个大猪头。
  前面路上横着条青蛇。
  高豹子嘴里还在祷告着,并没看见路上的蛇。
  高豹子低头看着脚下的悬崖,边挪步边嘟哝着祷告:平安下山啦!平安回家喽!
  一双黄球鞋在仄楞的石片上一下一下横着往前挪着。
  黄球鞋慢慢接近青蛇,青蛇仍没爬动。
  一只黄球鞋踩在青蛇身上。
  青蛇猛弹,身子盘起,蛇头高扬。蛇尾甩在一条腿上。
  高豹子低头看见,脸上一惊。身子一个趔趄。
  嘭一声,筐篓碰在石坎上,晃荡一下。
  高豹子身子歪倒,一只脚滑出路面。
  一声惊叫,高豹子翻倒崖下。
  筐篓滚向树丛,山货包散落山崖。
  有山货伴着碎石哗哗响着滚向崖底。
  一个筐篓挂在一棵斜树杈上,晃荡着……
  
  26、内景,某教室内,日景
  同学们正在打扫卫生,抹桌子、凳子,往课桌上粘贴考好标签。
  高山龙背着一个满鼓鼓的大书包走进来。
  男生甲喊着:大家静一静,高师傅发纪念品了。
  高山龙把大书包高举起来,喊道:三年同窗,情深意长,分别在即,难舍难忘。给大家送个留念吧!大家传着看,共同分辨,都说像谁就归谁。
  高山龙说着,从书包里抓出木娃娃,一个一个往人堆里扔。
  教室里乱喊乱抢乱夺,闹闹哄哄。
  抢到手的,都举到头顶观赏,教室上空,高举着一枚枚木雕娃娃。
  画外音:嘿嘿,这是谁呀?
  ——像我,你拿的是我的。
  ——嘿嘿……肉墩子。
  ——嘿嘿……大白菜。
  ——嘿嘿……细萝卜。
  ——嘿嘿……紫茄子。
  ——嘿嘿,红辣椒,红辣椒!快看红辣椒。
  
  ——给我,快给我。
  ——不给,我得留念哩。
  ——滚!谁让你留念我哩,快给我。
  ——给,你留念我的吧!交换着留念,相互都新鲜。
  ——滚爬一边。我才不留念你的,黑树皮,恶心。
  ——黑白搭配,天做一对。
  ——滚滚滚!你给老南瓜搭配吧。
  ——谁给他搭配,扔到尿池里。
  咯咯咯,嘎嘎嘎,教室里高兴成一团。
  
  27、外景,坡凹田野,日景
  牛翠女和高山凤正在浇水种棉花。
  水已浇完。高山凤举起水桶,将水倒干。
  高山凤:哎呀!终于完成任务了。
  高山凤扑通坐在地垄上。
  牛翠女又扒土盖了几下,直起腰擦汗。
  牛翠女看看天:凤儿,你再歇会儿,我先回去做饭了,你爹说今天早点回来哩。
  牛翠女挑起水桶欲走。
  高山凤也站起来,扛起两把锄头,准备放工。
  牛翠女:凤啊!你拐坡上再背捆柴禾吧?锄先扔地里。
  高山凤:还被柴禾呀!都使死了。
  牛翠女:不是顺路嘛!天还早着哩,你回去又没事,捎点是点。
  
  28、外景,坡崖,日景
  高山凤挑着桶和牛翠女一路走到坡崖处。
  牛翠女接过担子:你去吧,累了就少背点,早点回去。
  高山凤沿着小路向坡上走去。
  
  29、外景,高豹子家,日景
  日头已快压山。
  牛翠女挑着水桶回来,把水桶放到院子里。
  牛翠女又走出来,到大门外柴火堆上折树梢子。
  一老六十多岁的儒雅老汉背个挎包,从村子后面走过来。
  老汉还没到跟前就大声喊:老亲家,是掐柴禾烧汤吧?
  牛翠女抬起头,看见是沟口的风水先生,人称老神仙。他是大兰的父亲。
  牛翠女直起身子,手里还拿着树枝说:哟!老神仙,你啥时候过来啦?
  老神仙:来半天了。栓娃家想收拾房子,让我来给他看看宅基。
  牛翠女:老神仙,你可真是百事通啊!你咋啥都会。
  老神仙(自豪的):这就叫博学多识,见多识广。不是我对你妹子吹里,在咱这条沟里,还没有一家不请过我的。说媳妇请,嫁闺女请,看坟地请,盖房子请,老人有病请,孩子起名请,连上学考学也去请。你说我忙不忙?整天忙得滴流转。谁家有啥情况我都先知道。
  牛翠女一边折着树梢一边与老木匠说话:哎哟,你可真是大本事呀!比村长都吃香。
  老神仙:不光吃香,还喝辣哩。连乡长、副乡长们看见我都往酒店拉,吓得我都不敢往镇街上多转遛。哎,凤妮呢?在家不在?福财给她捎了副镯子。
  牛翠女:凤妮又山上砍柴禾了,还没回来哩。
  老神仙:唉!这闺女排排场场的,又懂事又有文化,窝在山里可真是屈才了。得给闺女想个出路,干部们叫光明前途。
  牛翠女笑了:咱老百姓家,四门不出,能想个啥出路?
  老神仙:光凭你肯定是不中。关键是得我出头。
  牛翠女:这哪能麻烦你呢?
  老神仙:咱们马上就亲戚了,还分啥你我。我给乡长都打过招呼啦,等咱凤儿一嫁过去,就让闺女到乡里那计划生育干专干,和福财在一起,还能帮着照护照护门市。
  牛翠女:这倒是好!可就怕妮儿没那福分。这闺女气死人,咋说劝就是不吐话。
  老神仙:娃儿们小,没受过苦,思想上还是太天真,心胸过高。虽说咱福财腿有些毛病,可那不碍啥事。你想想,婚姻这事谁占全?
  牛翠女:那是那是,咱庄稼人,心胸太高了不行。
  老神仙:这你算说对了。娃儿们不知道世道深浅,还得靠你们拿主意。将来这是过日子的,能过上稳当日子,能享福,才是最实际。
  老神仙顿了顿,拍着胸脯说:不是我吹哩,像咱家这日子,你扳着指头算算,咱一道沟能挑出几家?
  牛翠女:那是那是。你们那正儿八经是铁疙瘩日子。等他爹回来,我们在说劝说劝她。
  老神仙说:那你做饭吧,不耽误你事了。
  老神仙走了几步,又站在树疙瘩前,观赏了一会,说:哎哟,又弄真些疙瘩。这娃儿有心胸,改日我得专门来参观参观。
  牛翠女:啥心胸,气死人!回来一眼书都不看,就知道摆弄这些树疙瘩。我看考大学也熬煎。
  老神仙:这你放心,清准备着掏学费了。我给俺那校长亲戚都交待好了,只要上线,就肯定让他考上好大学。
  牛翠女:那太好了。娃儿们的事都让你费心。
  老神仙:看看,说到哪儿了?咱自己娃儿的事,我不管谁管。好啦!我回去啦。
  老神仙走了几步,又扭回头说:哎!大妹子!豹子回来你给他说,不要让他老往老虎口那边跑。我观过他面相,今年还有些小灾症。那条路太危险,还是平安要紧。
  牛翠女一惊:那你咋不早点给他说哩?
  老神仙笑笑:没事。你不用怕,我已经替他破过灾啦,没啥大妨碍。
  牛翠女:那可真是感谢你啦!
  老神仙:反正我心是尽到了,感谢不感谢,就看你们了。
  牛翠女看着老神仙走远,抱起柴禾走进院子。
  
  30、外景,高豹子家,傍晚
  夕阳落山,天色灰暗。
  高山凤背了一大捆树梢子走过来,扔在篱笆墙外面的柴禾堆上。
  高山凤弯腰用毛巾在身上、头上甩打了一遍,擦着汗向院子走去。
  高山凤走进院子,端了脸盆,在饮水管子里接了水,洗了毛巾擦脸。
  牛翠女从灶房出来,仰起头看看天。
  高山凤擦着脸问:妈,做了啥饭?中没中,我都快饿晕了。
  牛翠女说:糊涂面条。先等一会,你爹还没回来哩。
  牛翠女又看看天,埋怨说:还说明天有事,早点回来的,这天都黑了还到不到家。
  高山凤:你不知我爹是老贪鬼,他长有夜眼,他要能早点回来才怪哩。
  牛翠女瞪她一眼:说话没大没小。你去灶火再烧点茶,我到村口瞅瞅你爹去。
  牛翠女走到门口,又扭回头说:要不,饿了你先舀着喝吧。
  牛翠女走出篱笆门,向村外走去。
  高山凤进灶房,端了饭碗出来,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喝饭。
  
  31、外景,村外空场,黄昏
  山沟中暮色笼罩,不时有村人赶集或赶山回来。
  牛翠女站在空场上瞭望着,一副焦急的样子。
  有人影从远处挑了担子走过来。
  牛翠女自语道:这死犟筋!再说都记不住,回回都得贪黑。
  人影走近,并不是高豹子,是高豹子的弟弟高虎子。
  牛翠女喊问:虎子,你也担山啦?碰见你哥没有?
  高虎子:没有。我没去远处,就到里面小寨沟收了点药材。
  高虎子走到场边,站住问:嫂子,我哥又去老虎口那边了吧。
  牛翠女:不让他去非要去,一去都是搭黄昏。这刚下罢雨,恐怕路上也不会老好走。
  高虎子欲走,说:嫂子你也回去吧,不用等了。今黑有月亮,我哥肯定想着多挑点,他不会回来太早。
  牛翠女埋怨道:好贪黑!咋说都不听,挑东西总是狠载货,那山里的东西能挑完?
  高虎子笑笑:我哥也是有泪流不出呀!想供个大学生,就不是容易的。
  两人说这话,绕过竹林,向村里走去。
  
  32、外景,高豹子家,黄昏
  高山凤正在石桌上吃饭。牛翠女走进院子。
  高山凤抬起头问:我爹还没回来?
  牛翠女:没有。凤妮,先不吃吧,你把篓子背上,到路上接接你爹去吧!
  高山凤直起身子,举着碗说:别人都笑话我爹老贪,他也真是贪。回回都得去接他。
  牛翠女感叹:你爹他是可怜呀!全村人谁也没他肯出力,没他狠载货。
  高山凤狠狠的:都是被臭龙蛋给逼的。非让他上啥大学,要不是为他上大学,我爹也不会天天上老虎口,操心挂肚的。
  牛翠女:不再说啦。赶紧去吧,早点回来。
  高山凤进屋拿出手电灯。拿起院子里的背篓,跨在肩上,欲走。
  高山凤扭头乱瞅,喊着:花花!花花!
  牛翠女说:会是跑出去啦!你去把你婶子家狗领上。
  高山凤:不用啦。不会有多远了。
  牛翠女:你等等,给你爹捎点干粮,再捎点水。
  牛翠女慌慌跑进灶房,拿了干粮袋子和水瓶出来,递给高山凤。
  牛翠女又叮嘱说:记住,路上别磨蹭,接着了早点回来啊!
  高山凤:嘟噜子臣!接着了能不回来?
  高山凤背起背篓走出大门,走进暮色里。
  
  33、外景,学校,夜景
  学校里灯火辉煌。
  教学楼里一片读书声。
  一处路灯下,坐着个学生,正埋着头,很用功的样子。
  镜头拉近,是高山龙。他不是在学习,是在专心致志雕刻木娃娃。
  下课铃响。有学生闹嚷嚷着走出教室。
  高山龙将木娃娃举到头顶,对着灯光端详着,脸上露出微笑。
  高山龙站起来,提起地上放着的书包,将雕刀和木娃娃装进书包,向宿舍方向走去。
  
  34、外景,高豹子相邻院落,黑夜
  夜色中的院落,一片寂静。
  急促的敲门声。很冷惊人。
  院子里的狗汪汪叫。
  牛翠女惊慌的声音:虎子!虎子!你快起来!
  屋里灯光亮起,透出窗户。
  窗口传出高虎子惊慌的声音:嫂子,出啥事啦?
  牛翠女:你哥他到现在还没回来。我让凤妮去接他了,也没回来。这都小半夜了啊!我越想越害怕。
  吱咛一声,屋门打开,高虎子披着衣服出来。
  牛翠女(带着哭腔):今后晌沟口的老神仙路过这,说你哥今年会有灾症,让他多注意点,别往老险处去。这你哥现在不回来,我这心里头就一直嗵嗵跳,总有点不详的感觉。
  高虎子宽慰说:你别听他瞎胡说,他的话能信?是咱凤妮相不中他拐子娃儿,他恼恨咱,故意咒咱,吓唬咱哩。
  牛翠女:我也是这么想,可我还担心凤妮,也不知接住他没有?这黑更半夜的,山里黑咕隆咚,娃儿要是再遇上点啥……
  牛翠女说着就哽咽起来。
  高虎子边穿布衫边说:嫂子你别害怕,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就去接他们。
  高虎子进屋,打着手电灯出来。
  高虎子的女人柿花也跟着跑了出来,惊恐着表情问:你说凤妮也去啦?也没回来?
  牛翠女抹着泪:可不是嘛!我都后悔死了,我咋不自己去哩,我去也不真膺记。
  牛翠女说着又哽咽起来。
  高虎子生气说:你是哭啥哩?不过是收货耽误了事,估计就快回来了。走吧!别再嘟噜嘴了。
  高虎子快步走出院子,牛翠女慌慌张张跟在后面跑。狗也汪汪着撵出来。
  高虎子扭头:嫂子你不用去,你回去吧!肯定没事。我哥是老担山了,不用老往不好处想。
  牛翠女:那你快点去吧!你一定找着他们,快点回来啊!
  一道手电光柱伴着人影和狗,摇晃着向远处离去。
  
  35、内景,高豹子家上屋,灯光下
  正间屋里,亮着瓦数很低的电灯,光线昏黄。
  牛翠女跪在桌子前面磕头祷告的背影。
  桌子上燃着香火,桌子上放着祖宗牌位和遗像,桌子上方的墙上贴着神像。
  牛翠女颤抖的祷告声:神仙保佑!祖宗保佑!保佑他爹平安无事,护着他早点回来。
  
  36、内景,某宿舍,夜景
  电棒亮着,同学们都爬在床上看书,抄写着。
  高山龙却没看书,仍在雕刻着。
  熄灯铃响。
  宿舍里一片收拾东西的声音。
  同学们纷纷上厕所。
  电棒熄灭。
  高山龙在床头亮起了聚光灯。
  都嘲笑说:雕刻家,准备开夜车呀?
  
  37、外景,村外山路上,黑夜
  天空闪烁着星光,有朦胧的月色。
  月色下站着一个黑影,旁边站着一条狗。
  黑影是牛翠女,正双手合十,嘴里嘟嘟囔囔祷告着:山神爷保佑,山神爷保佑啊……
  忽然,狗汪汪两声,嗖地向远处窜去。
  牛翠女也跟着跑去。

编辑点评:
对《担山梦(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