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 2013-02-22 字数:3231字 阅读: 205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因为德里斯佛特觉得,没有一个文学家是从大学文学系“教”出来的,因此“教授”称谓也就显得可笑。德里斯佛特说上课时候,他和学生就像乱糟糟咖啡茶座的常客,侃大山,磕瓜子,干什么的都有,而且来去自由。德里斯佛特的打扮倒是很修边幅,笔挺的西服,蓄着浓密的大胡子。
  火车继续前进,看到两个罕见的中国人,苏珊娜和德里斯佛特表现出孩子般的好奇,很快大家成了朋友。苏珊娜邀请大家到餐车打茶围,欧洲人认为咖啡厅是以文会友的最佳场所。坐在白色的餐桌边,看着窗外如同画卷展示的风景,别有一番情趣。
  当我们问到东欧和西欧的异同,德里斯佛特首先发话:“我的中国朋友,要知道,尽管东西欧社会制度不同,但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思想一脉相承,在我们东欧同样得以保存。什么是实在的呢?是甲形态还是乙形态?根据实证主义哲学,这是没有意义的问题。因为不存在独立于模型以外实在性的检验,或者说什么是人类社会的真谛是没有意义的,”
  “社会学不同理论的描述往往是等效的,我们能有不同的对于人类社会模式的描述,这些理论都能预言同样的观察,甚至于不能讲一种描述比另外一种描述更实在,只不过是有时候更适合某种特定情形而已。生活在其中的世界中,对其人们自以为一清二楚,然而我们或许只不过是:篝火前盘腿而坐的我们在洞穴墙上的投影而已。”
  德里斯佛特继续说下去,“人文主义的精髓就是,提倡人与人之间的容忍、无暴力,人与人之间相处最重要的原则是思想自由。”他告诉我们,在东欧,划时代的四大作家莎士比亚,荷马、但丁、歌德的作品家喻户晓,无论人类社会如何演变,她的根络是相同的,没有例外。不过德里斯佛特认为,人文主义既然提倡发扬人的个性,就自然追求现世幸福和人间欢乐,西欧富裕的物质生活,成了东欧的一面镜子,刺激着人们的欲望和神经。冷战时期东西欧实际上是进行一场的马拉松竞赛,最终定见分晓。
  应苏珊娜请求,列车员过来帮我们打开餐桌边的窗户,顿时间随风潜入春。六月的欧洲气候宜人,窗户外的山川植被,万紫千红,不禁得之唐诗新编:窗外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异渎。欧洲人喝咖啡上瘾,苏珊娜说她也并非例外。她喝了一杯卡布基诺,果然来了状态,开始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来谈论我们的问题,“你们一定知道欧共体,实际上我们东欧也有类似的经济合作组织,就是经互会。经互会和欧共体,都以经济区域整合为目标,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应该承认欧共体运作的比较成功。”
  八十年代国际品牌尚未登陆中国,不要说是县城,即使大都市的人们也没有那样的见识。开饭店的老张无疑土得掉渣,来自意大利的黄先生就大不相同。佛罗伦萨为基地的制作商们,对各种名牌极尽抄袭模仿之能事,惟妙惟肖,在那里的作坊打拼多年的黄先生,自然深谙此道。他虽然是个半文盲,不过对欧洲尤其是意大利品牌如数家珍,品牌的认知度非同凡响。磨难长见识,出身草根的黄先生绝对称得上是自学成才的专家。在这些初来咋到的新华侨面前,黄先生显得学识渊博,老马识途。
  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吃饱穿暖就行,衣着随便将就,从不并且无从讲究,毫无时装创意设计概念,这可是当今社会妇孺皆知的生活元素。生平第一次进入高尚典雅的欧洲服装世界,看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色服饰,和身边过往的珠光宝气的时髦男女,就像进入大观园的刘姥姥,青田小组的年轻人还真有点手足无措。
  名牌服装做工一丝不苟,用料考究,衣里面料同色,而且里料直接织有注册品牌标志。所有钮扣、拉链等配件,均有商标标志。年轻人可是大开眼界。二十年后重逢,已经成了意大利制衣华商的小甑告诉我,她的第一次职业启蒙受教,就是来自于这次卢布尔雅那的购物经历。
  按照女士优先的原则,大伙来到女装区,黄先生给小甑选择了CHLOE简洁不失华丽的衬衣,营造曲线感的Missoni针织套衫,香奈尔(Chanel)高雅舒适的风衣和休闲裤,以及Ferragamo华贵的手工皮鞋,还给她配上瓦伦蒂诺(Valentino)典雅的鞣制手袋和纪梵希(Givenchy)化妆品套合,顿时间小甑从一个青田黄毛丫头,变成艳丽夺目的千金大小姐,柔媚优雅,浑身散发出婉约成熟的气质。
  当然男士们也不能被忽视,在系列男装专柜,黄先生给小林挑选了古奇(GUCCI)套装,剪裁新颖,时尚不失高雅,略带点大户人家少爷的羁傲不驯。小肖则穿上了Bally的外套,领带搭配得有画龙点睛的效果,隽永耐看,很有绅士气派。除此以外,黄先生给两位年轻先生配了Burberry的皮带和皮鞋,瞬间两位青田小伙子成了欧洲摩登少年。人靠衣装,美靠亮装,归置归置就行,当穿著焕然一新的新华侨站在镜子前面,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能想象里面光鲜靓丽的红男绿女就是自己。
  回到旅馆房间,张先生在墙上悬挂了一张欧洲地图,像个大战在即的前敌指挥官,黄先生开始对大伙解释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八十年代铁幕后面的东欧,基本没有非法移民的困扰,边防主要以冷战思维作为指导思想。利用东欧作为进军西欧跳板,鲜有人知,这样的绝招,无疑是青田华侨的一大发明。
  “按照中国古代治国之论,治理国家分上中下三策。上策是道法自然,无为而治;中策纲目并举,有为而治:下策是劳师天下,夺民而治。天下之事朝廷有可管者,有不可管者。可管者不管则乱,不可管者而管则锢。政者之道,就在于顺其自然,顺势而为。如果政府管了商人的事,与民争利,就违背了经济的自然之道。”
  苏珊娜要了一杯白水,继续说,“西欧经济腾飞,对那边的工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二战以后,西方垄断资本利用高新技术和对发展中国家的扩张,使蛋糕越做越大,资本、劳工和社会三方都能从中分享红利,西方劳工也是既得的食利者,劳资之间的社会契约为建立福利国家创造了条件。同时,也使劳资关系从对抗时期转变到合作、谈判和协商一致的时期。工运普遍认为已经找到了一条无需经过阶级对抗,就可以公平地分配社会财富的道路,也就助长了劳工运动的非政治化、非激进化和工运的官僚化。”
  她做了停顿,从一包从北欧带来的女性香烟,抽出一支,德里斯佛特打亮火机,很绅士地给她点上。苏珊娜深深吸了一口,优雅的吐出烟圈,“而我们东欧则是另一道风景线,由于是集权的计划经济,企业几乎都是国营。在这种状况下,劳工和企业的抗争,并非劳资纠纷,而是针对政府的抗争。对工资待遇等问题的反应,只能是国家和政府的行为。因此,东欧的工运一开始不可避免地成为政治运动,如波兰团结工会。”
  “顺便谈谈教会,”苏珊娜接着说,“即使在欧洲,天主教会的力量也是不可小觑。这里的教堂比你们那儿的庙宇多的去了,善男信女占人口的大多数,牧灵有教化的妙用,但是作为意识形态,和斯大林主义是必然的天敌。天主教信仰有深刻的历史渊源,任何社会体制都无法忽略宗教的存在,在欧洲尤其是如此。”
  随即我们请教他们,在东欧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的定义及其社会角色。德里斯佛特把这个话题接了过去,他说如果让他回答,会感到很有趣,“关于知识分子的内涵,在我们这里的主流看法是:以脑力劳动为职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群体,是中产阶级的主体,也就是说,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可以几乎划等号。贵国也是这样定义的吗?”
  大成回答:“古人言‘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抱负是要以天下为己任,进退荣辱不敢忘忧君国,针砭时弊,对道德、社会各方面具有深刻的责任感。”德里斯佛特高兴地说,“看起来,在东西方的语境中,知识分子的传统几乎一致。值得庆幸的是,东欧已经出现了以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中产阶级,而且对于公共利益的一切问题,抱有深切的关注,觉得有义务对一切问题找出逻辑的解答,也就是哲学的批判。中产阶级的出现和壮大,对东欧的社会发展是有深远意义。”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四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