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作者:李科敏

发表时间: 2012-12-15 字数:3391字 阅读: 205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青田小组没有忘记参观他们崇拜的马可波罗的故居,这是一栋此处风景独好的三层小楼,毫不起眼,马可•波罗跟着家庭在此地居住多年,站在古老陈旧的房间之中,可以感受到这位与中国有缘的旅行家当年的生活环境。据介绍,马可•波罗的父兄是跑国际单帮的商人,曾多次穿梭往返于远东和欧洲之间,对马可•波罗有着潜移默化言传身教的影响,使其向往神秘的东方,在故居展出不少马可•波罗当年远行的油画和路线图。
  第二天,大伙到萨格勒布郊外的景点公园去兜风,这里花态柳情,山容水意,别是一种趣味。布里俄尼国家公园有大片森林,杉木标云柯而扶疏,笔直的松柏林荫大道,千年的橡树和橄榄树,世界罕见。鹿麂和羚羊成群结队,在草地上游荡,一派自然景象。公园的人文历史遗迹枚不胜举,如古罗马宫殿遗址,罗斯卡别墅和人工湖;罗马时代的军事要塞和拜占庭时期的军营;奥匈时期的碉堡和军事基地,不一而足。在该处还发现了恐龙的化石,成了欧洲人的骄傲。萨格勒布高尔夫球场就设立在公园之中,供达官贵人们消遣娱乐。
  国家公园包括了克罗地亚的韦莱比特山脉,春山澹冶而如笑,这里古木婆娑,草香泉渍,淙淙之声,有着许多供游客参观的岩洞,悬崖和瀑布,有傲松生于高山之阿,可谓“上有万仞之高,下有不测之深;上为甘露所沾,下为渊泉所润”。由于珍贵的动植物资源,韦莱比特山脉是世界生物圈保护区。这里有奇特的地貌和地球上最深的壕沟,即闻名于世的鲁特纳•亚玛壕沟。登上帕克莱尼采峡谷嶷如断山的峭壁,是登山运动员表现征服欲的荣耀。
  百无聊赖的青年人,去看了一场电影,是南斯拉夫反法西斯的经典内容,类似中国家喻户晓的“桥”,是当地的语言,一句都听不懂,还是十分过瘾。出国以来第一次看电影,没有中国的,南斯拉夫的也行,有似曾相识的温馨。回到新区的旅店已是近黄昏,服务台送来一封没有落款的信件,这可是大伙溜溜儿等了许久的通知,打开一看,上面写着,“计划临时变更,请到卢布尔雅那会面。”信签下面注明那里的一家旅馆的地址。
  小组成员刚才还绷紧的心弦暂时松懈下来,至少没有即时摸黑泅水渡海的危险,但是楼上另一只靴子迟早要落地,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一时半会还离不开南斯拉夫,看来是与此地有缘。别管它那么多,吃好饭洗好澡,大家重新聚在一个房间,一边玩起扑克,一边互相调侃,“没有007的天赋,也有007的心理素质。”
  打开欧洲地图看,南斯拉夫最富庶的联邦斯洛文尼亚,西邻另一侧是意大利的亚得里亚海,东南部比邻克罗地亚,东面和匈牙利接壤,北面是奥地利。莫非要从那里下海?反正目标地意大利是越来越近了,为了达到目的,大伙儿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勇往直前。
  到了斯洛文尼亚,大伙不禁为它的美丽所倾倒。山光水色,晃漾夺目,其一半的面积被森林覆盖。阿尔卑斯山脉延续到境内,千峰拔地,万笏朝天,最高峰是著名的特里格拉夫山峰,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采,“日上正赤如丹,下有红光动摇承之”,景色极其壮丽。闻名中欧的特里格湖,奔来眼底,湖光献碧,须眉形影,如落镜中。站在这里,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尘嚣缰锁,此人情所常厌也,然则林泉之志,烟霞之侣,梦寐以求而往往不可得也,如今得来却是全不费工夫。人们到了此地,方信凡夫俗子,不须羽化亦登仙。
  斯洛文尼亚是个袖珍瑞士,卢布尔雅那是这个加盟共和国的首都。它坐落于蓝色的萨瓦河上游,和四面环山的盆地之中,常年有雾,有小雾都伦敦之称。人口才二十多万,和青田县城差不多。公元前一世纪罗马人建城,因为靠近西欧,虽然几易其主,包括奥斯曼帝国,历史上多数时间是在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势力范围之内,中世纪斯洛文尼亚是奥匈帝国哈布斯堡王朝治下的领地,拿破仑时代斯洛文尼亚曾成为法国的一行省。二次战时斯洛文尼亚让德意轴心国吞并,战后归南斯拉夫联邦。
  十九世纪初奥、俄、普、法、英等国在此举行“神圣同盟”会议,这个打败拿破仑后的缔约,目的是维护封建君主政体,反对法国大革命在欧洲所传播的自由理念,可见历史上斯洛文尼亚地区的保守势力之强大,九十年代南联盟瓦解时期,斯洛文尼亚率先独立也就不奇怪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经济上的富裕,人均GDP远超其他五个南斯拉夫加盟共和国,和西欧的西班牙葡萄牙不相上下。卢布尔雅那是最早在街道上安装公共供暖设备的欧洲城市,冬天街道的冰雪迅速消融,可见其富足的程度。
  铁托逝世十年以后,斯洛文尼亚进行全民公决,绝大多数赞成独立,西方世界当然乐观其成。中央政府派兵镇压,但是大势已去。随着始作俑者的斯洛文尼亚,其他加盟共和国相继独立,而且还引发了北约干预的波黑和科索沃战争,南斯拉夫彻底解体。社稷和百姓家庭一样,如果撇开外界的因素不说,穷则分,富则合,前者以苏联和南斯拉夫为鉴,后者则以西欧共同体为例。当然这是后话了。
  到了卢布尔雅那,青田小组按图索骥找到旅馆,不料房间已经有人给开好了,并且给他们预定了当地的旅游项目,不露面的接应者还留了纸条,让客人放松游览本地风光,也不枉此地一游。
  第二天他们坐上卢布尔雅那旅行社的大巴,成了地道的国际观光客。先来到第一旅游景点皮兰城,是一座中世纪的小城市,人口不满五千,类似青田一个小镇。过去皮兰市曾经属于意大利威尼斯,长达半个世纪,到处是威尼斯风情的古建筑,人们也都讲意大利语,如果不说,外国游客真以为是来到意大利。鸡肠般弯曲狭小的街巷九九八十一条,多如牛毛,鳞次栉比的商铺和民房,千百年依旧不变。皮兰市有个小海湾,和克罗地亚隔海相望。
  毋庸置疑,此地的移民大多数来自第三世界。虽然地球上贫穷落后的国家各异,五花八门,但凡在那样的社会生活过的人们,都曾有过一种身陷“无物之阵”的感受:一片无序的乱象,令人绝望,处处是无形的壁,就像那种随时让人撞得鼻青眼肿的“鬼打墙”似的。林耐太太告诉我们,她从越南来到瑞典,就像天亮了一般,原先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荡然无存。
  以宽广的胸怀善待移民,对各种文化的兼收并蓄,是一个多元社会成其大业的重要因素,泰山不择土壤,故能成其大,大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也就是这个意思。一个国家对待外国公民尚且如此,那么对待自己的国民就不言而喻了。北欧国家没有城乡户口区别,没有进城谋生的民工(包括外国民工)一说,没有第三世界比比皆是的,边缘化的城市贫民窟,更不用说在港台司空见惯的,以三六九等定贵贱的社会心理。
  林耐太太告诉我们,中国华侨在瑞典不多,而且历史也不长,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过着小康的生活。和海外其他地方一样,瑞典华侨大多经营中国饭店。中国饭店遍布地球的每个角落,何止千千万万,如此有文化底蕴的,世界公认的饮食文化,却输给了西方世界麦当劳之类。从来没有也未曾打算形成世界连锁企业,或许和中国人家族式封建管理模式,食品非标准化无法复制以及无休止的窝里斗有关,无奈合了梁启超的话“然终不免一盘散沙之诮者,则以无合群之德故也。”
  在社稷的内部,中国的文化并非一味温良恭俭让,特殊历史时期中人性的异化就是太多的例子。一朝跑到海外,原先觉悟很高,习惯于高调的人们,就像是变了脸似的,成了惟利是图,为五斗米折腰的小业主。原先的信仰和理想灰飞烟灭,荡然无存,居然如此不堪一击,令人匪夷所思,这也许应了那句话,越是强调过的东西,越是摒弃得一干二净。
  当然,和“对内部”相比较,而“对外部”的中国文化较为内敛,没有了咄咄逼人的攻击性。华侨与侨居国社会的格格不入,究其原因更多的是生活风俗上的差异,而不是价值观念上的冲突。文化上显得封闭保守的华侨族群,好像患上自闭症,边缘化于主流社会,若即若离。尤其是第一代第一线移民,几乎不参加任何公共的社团活动,人们的精神世界显得苍白枯萎,十分可怜。
  下午在东道主的陪同下,我们游历了著名港口城市哥德堡。哥德堡位于西海岸卡特加特海峡,是瑞典最大的出海口,作为整个北欧的要冲之地,哥德堡海港通往世界各地的航线多达四百多条,每年进出港船只达数万艘。二十多公里长的船坞,是北欧的汉堡和鹿特丹。在这里可以看到著名企业沃尔沃和爱立信的身影。
编辑点评:
对《第六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