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 猫殇

猫殇  作者:angles

发表时间: 2008-11-06  分类:  字数:2818  阅读: 1809  评论:0条 推荐:0星

 猫殇
我一直否认这个事实----我的猫死了.
是在一个秋天的清晨,没有预示的告诉我的猫死了,她已经生活在我身边九年,我抚摩着她的头,替她理顺乱糟糟的头发,她睡在猩红的地毯上.阳光直射进来,空气里充满了灰尘和死亡的气息,我只是蹲在地上,一遍一遍的揉着她的额头,她的鼻子象一块冰刺激着我的皮肤,她冷了.她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在厚实的皮毛下结结实实的被死亡召唤镀上了一层睡意.好久的一觉,她一直保持着仰躺的姿势,血白的皮肤吹散了风的去向,我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的模糊,以至于我看不清她的心里......
九年前的某一天,她踮着步子来我脚下蹭我的裤腿,我在看一本书入神的没有发现她的到来,她得寸进尺的跳到我怀里,稚嫩的爪子有力的抓住我的衬衫毫不客气的留下她的足迹,几朵梅花重叠在我身上,我没有拭去在九年中我陪她度过了很多个月圆之夜. 她在我手里贪婪的吃着月饼,我措意的怀疑是否是天上的仙子不经意地轮回到我的生活,过度了我的童年,少年,我以为她会舍不得我.我经常早出晚归去念书,回来时候在火炉的一角寻找她的身影,伏在墙角上她的温度让整个冬天开始变的温暖,我的目光重新回到她熟悉的身子时,我的直觉一直在否认这个事实,她睡了好久,清晨的雾从山的一边弥散到遥远的天际,她的眼睛一直没睁开过,原来她是不懒的或许是她真的累了,我们彼此了解了很多个日夜,不知道多少个清晨我被她的爪子拍醒,那双粉红色的梅花依然盛开在九年里的每一寸光阴里,我无法抹去的是自己心里那株不畏风寒的梅树根枝蔓延在我身上九年的扎根结枝,花开花落的季节我竟忘了她的生命.我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生命比她长好多,我忽然记起某一天的黄昏似乎预示了今天的到来,当天空逐渐装饰出晚霞的时候,她慢慢的渡向我书房前的一潭清水,我惊诧她的举动.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毫无畏惧的接近水,她的思绪回到了初来的那个秋天,她的目光落在一片枯黄的叶子上,她伏下身小心翼翼的用脚试了下水,然后触电般的缩回来.我木然的看着这一切,刚才的一刹那,我在她眼里看到一丝惊慌,然而很快的回复了平静,退到石墩低下头喝水,我一直认为她不是在舔是在喝,她的头埋的好低,我放下笔的时候她开始有爪子在抹胡须上的水珠.我窗台上的茶几被我移开是为了她方便进来喝水.....
午后的阳光懒懒的铺在人们心里,这个假期已经是她的生命进入尾声的时候了,而我竟毫无知晓的抱着她放在我书桌的南方,她倦着自己的双手柔若无骨的搂在一起,象一个虔诚的教士向神圣的远方朝拜,安详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停下手中的笔,如果是以前我现在是无法安宁的,她觉的她身边的所有东西包括我都是她的猎物,不知疲倦的嬉闹着,持续了八年之后当我再次挠她雪白的脖子逗她玩的样子再也看不见她灵巧的身子,她枕着我的手腕开始她的梦,我一直企图闯进她的梦境想知道她的一切,可惜却是徒劳...她的脸庞在阳光下平静着,然后就在我企图去认知她的梦时,秋天已经逝去了,没来的急顾上她的生命,她白缎般的懒懒地睡在我心里的某一个角落,着个季节,她缺席了一个冬天,我知道她一个人会孤单,天好冷,夜无声无息的来了,黑暗侵袭了我的双眼,我的目光回到了九年前那个秋天的晚上,她的双瞳象两颗宝石椹蓝的闪动在黑夜之中,我呆在窗角看她的眼睛,我呆滞的目光曝露在她的注视下,忘记了时间的流失,那是个月圆的夜晚,天空上只有一张月亮,她的影子修长敏捷,在月光下无所谓的行走.
直到后来的一天,我在她面前显的仓促不安时,才发现自己变的很脆弱.我的生活和理念没有迁就她的存在,就在我意识到她冷漠背后的原因时刻,已经晚了.
夜晚的梦带着她穿越时空回到了多年前我们一起的生活,而我却因为某些事情无法释怀,一直在心里挣扎着,想要回到现实可是沉醉在她的生活里的自己根本没有力气,当天空不再晴朗的时刻,我放任了我的梦境在我十八岁的午后和她死去的灵魂一起飘回了九年前的夜晚,那是我第一次认真地去看她的眼睛,棕黄色的眼球包裹着两粒葡萄籽一般的瞳子透着与生具来的灵气和妩媚,没有一丝杂质的眼神很快让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愚蠢,我放弃了和她的对视,她水灵的眼睛眯着享受夜晚给她带来的安全感.
往后的生活平静如水,家变的暖和起来,我似乎淡忘与她相处八年的时光,凝结在我内心深处的不舍被她的妩媚一下化来在她的目光里.
很长一段时间,我保持她以前的姿势倦缩在火炉的边上,我替她承受着三分之一的寒冷,我相信她能感觉我的体温,因为她还在我心里....
外面的路被风吹凉了,家里还是夏天的时候,我记忆里储存却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我的生活渐渐地变的离散,象一块盐溶进水里,化开后觉的咸得让人发苦,我颤抖着手点燃了第三支烟,劣质的烟味刺激着我的眼睛,我在她面前,泪流不止地祈祷她的灵魂能象随着烟雾一样飘风在天堂的游乐场里。幸福,从一开始就眷顾着我我和她之间的点滴,我无法想象再留下她的身影后我会不会觉的孤单,会不会觉的生命缺失了一道色彩,她的梦境和我八年前年轻气盛的理想太格格不入了,我无力挽回她的生命,在下雨的那刻,注定了她梦中的大海要决堤,她无暇顾及自己,让九年在这个家里积蓄的苦水全部注入我心里,淹没了我身上的梅花,载着我的童年,少年光阴在水流淌向河道随波逐流,颠沛不已的过自己现在的生活。我吐了口烟让所有心里的忧伤化成了眼前的烟雾,想让她带着去见我猛中的天使,请她解开萦绕在我生命中的烦恼,包括她项上的枷锁......这是我最后的请求,你能答应吗?不要计较在稻草丛里追逐受伤的往事,忘记在你睡觉时候拨你的胡须的那只手,因为它的主人累了。
希望代替了渴望那刻,希望已经成为了永远的回忆。她的目光柔和的像远方的云朵,南方的天空在我疲惫的心里布满了阴云,我跌入了她的陷阱,从一开始我就迷路在她的生活里,所有的心情都跟着她的眼神喜怒无常地陪伴着我和她之间的日子。三千二百八十个夜晚的梦趁了一个谜,我一直在找一把能解开他的钥匙,直到她死去的那一刻,我还是没能找到它,残存在回忆如潮水般的涌上来,或许她已经不记得我了,在她生命即将逝去的那一段日子了,她的陌生让我害怕,她总是在很晚的时候,静静的伏在院子里的一角,杂草淹没了她的身子,她在她自己的森林里漫无目的的行走,很轻很钱的脚步,她好象真的累了,他的警惕并没有发现我的注视隐藏在窗台后面,她俯下身去咬一根狗尾草,嚼着用手拨开,月光下她的身影孤单的在草跺里边的模糊,我无意地从梦中醒来,发现了她的秘密,而她毫不知情。我支起身子找了一根烟打起精神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然而她却再没有任何动作,轻轻地唤了一声甩过尾巴回到了我书房睡下了,我揉揉发酸的眼睛,狠狠地抽完最后一口烟,把烟蒂弹出窗外,象一颗流星坠落燃尽了光芒在大地上完成了他的沉沦,我开了台灯,趴在桌上写字,她的影子浮现在我的笔端....
编辑点评:
对《猫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