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新诗 > 散章> 雪在烧

雪在烧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08-11-04 字数:1225字 阅读: 3785次 评论:4条 推荐星级:3星

   一
  咳嗽发烧发烧咳嗽
  反反复复持持续续
  这样的情况发生在
  肺炎肠炎住院六天出院后
  我开始不懂医理了
  医生一再说是感冒
  这感冒为何如此顽固
  顿顿要用退烧药来维持体温
  我开始闭眼不想药理了
  不敢思考异丙嗪用于止咳
  对中枢神经和肾脏的毒副作用
  孩子昏沉闹人瘦了一轮
  大人也昏沉跟着瘦了一轮
  
  一岁零两个月的孩子
  已经会反抗强烈的反抗
  喂药时需要我和她妈妈
  一个抱身子一个握手脚
  然后一勺一勺地灌下去
  我们已经掌握了规律
  灌前两勺的时候孩子会呕吐
  那怕是糖水或白开水
  于是我们就等她大口大口地呕吐
  直到搜肠刮肚再无可吐
  然后再把药灌进去
  吐出的药还要补上
  
  二
  
  在医院住的几天
  孩子轻得象张白纸
  轮状病毒肠炎
  过去我只是在课堂上学到过
  水样泻蛋花样泻
  就是个壮汉也会被击跨
  何况只是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每天五瓶液体
  我发呆地看着它们点点滴入
  那昏睡的瘦弱的小身体
  没有特效药只能等病程过去
  我的心底在脆弱地祁祷
  
  头上静脉针输了三天跑针
  孩子的颧骨处肌肉开始水肿
  护士拔针让我用棉签摁压血管
  竟在脸上摁出了一个深坑
  换个额头上方的针位
  输了三天后额头又鼓起了水肿包
  
  三
  
  入院时交了几百然后慌慌张张
  做各项检查有必要的没必要的
  医生很快警告说钱已用光
  再不交钱就开不了药
  这些钱是我们手头现在仅有的积蓄了
  做了一年房奴
  早已被剥削的皮包骨头
  于是借钱吧
  钱这东西娘希匹的确能难倒英雄汉
  
  四
  
  我总感觉孩子的这场灾难
  象是那个无形者的惩罚
  为我曾说的那些不恰当的话
  母亲纠正过我两次
  说我不该说孩子体重老沉
  不该说孩子身体老好从未进过诊所
  乡间很忌讳这个
  话说满要遭暗鬼反感或妒忌
  这些日子的忙碌焦急
  我的精神已经沦陷
编辑点评:
对《雪在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