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50章

《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50章  作者:不是看客

发表时间: 2012-08-08 字数:6376字 阅读: 14365次 评论:21条 推荐星级:4星

冯瑶琴说:“唉,现在的娱乐圈简直就是个大酱缸。” 付教授一拍手:“不错。其实,比娱乐圈更脏的地方有的是。”
   冯瑶琴感觉有点乏,躺在椅子里眯了眼假寐。
  手机响了,冯瑶琴睁开眼,是付教授放在茶几上的手机。
  “小冯,是我的电话吗?”付教授在洗澡间里问。
  “是的。”冯瑶琴说。
  “吱呀”一声洗澡间的门开了,付教授光着膀子裹着浴巾跑过来,“把手机递给我。”
  冯瑶琴有点害羞,将脸扭过一边:“你自己拿吧。”
  “好好,我自己拿。”付教授已经来到茶几跟前,一伸手,身上裹着的浴巾“倏”的滑落,付教授赤裸裸的站在冯瑶琴跟前。
  “你怎么能……”冯瑶琴将脸捂住,“快点裹上。”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付教授重又将浴巾裹好,坐在椅子里接电话。
  接完电话,付教授没有再起来,他抽出一支烟,“啪”一声点燃。
  “小冯啊,能不能给我捏几下?我的颈椎……”付教授用手拍拍后颈。
  冯瑶琴扭着脸:“我不会。”
  “不会没啥,来,给我捏几下。”付教授看着冯瑶琴的脸。
  “付教授,我不是那样的人,请你……”
  付教授呵呵笑道:“我是教授,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嘛。”
  “你去穿上衣服吧,再这样我一分钟也不在这里坐,马上就走。”冯瑶琴沉着脸。
  “这样挺好嘛!好好,既然这么说,等我抽完这支烟好不好?”付教授点着头,蜷起一条腿将脚搁在了椅子上。
  “小冯啊,刚才在电梯里你说还没有男朋友,可是真的?”付教授吐了一口烟。
  “怎么说呢?只是在谈,还没有定。”冯瑶琴理了一下鬓发。
  “在哪里?干什么的啊?”
  “我们大学的同学,没等毕业就入伍了,现在正在某个防空旅服役,我爸我妈都不太满意……我们就没有继续。”
  “哦,当兵的啊!知道你爸妈为啥不满意吗?”
  “说是两地生活不方便。”
  “这还不是主要的。”付教授坐起来,“最主要的还是从安全考虑的,当兵是干啥的?随时都要准备开赴战场的。尽管现在是和平年代但军人仍然时时刻刻有生命之虞。”
  冯瑶琴低着头:“我倒没想这么多——我就想现在交通这么发达两地生活有什么不方便?再说了我总觉的仗是打不起来的,中国不是要韬光养晦一百年不动摇吗?”
  “你们年轻人总是想的简单而且浪漫,交通再发达也是没法弥补两地分居的不方便的,仗打不起来也不意味着军人太平无事,中国和平崛起不要战争但不能保证别人不把战争强加给你啊。比如南海撞机事件,还有再往前一些的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挨炸事件不都是别人强加给中国的吗?中国不都死了人吗?”
  冯瑶琴没有说话。
  付教授将搁在椅子上的腿竖起来,胳膊肘支在膝盖上:“你知道吗?这中国的韬光养晦不客气的说就是自个糊弄自个的。比如南海撞机事件,人们总对王伟为什么不跳伞感到不解,前不久我在内参上面看到有文章说王伟的飞机上当时根本就没携带降落伞,你要他往哪里跳?文章还说另一架飞机上不光没有降落伞连弹药都没携带。这不是胡闹吗?美国人多聪明,早看出这点来了,不光没逃跑反而大摇大摆的跟过来降落到咱们的军用机场上了,根本就不是主流媒体上吹的给俘虏过来的。你看看,这样的战备能打仗吗?”
  冯瑶琴听得很认真。
  付教授又点上一支烟:“炸大使馆的事责任倒不全在美国,南斯拉夫打下美国一架F11,结果飞机的发动机很快就给中国派到南斯拉夫的谍报人员弄到大使馆来了。本来,美国担心发动机技术泄露在每台发动机上都安装有自爆装置的,但这架被击落的飞机发动机的自爆装置失灵了。可是聪明的美国人还有第二套预案,在发动机上装有一种特殊设置,这种特殊设置能发出一种无线电波,美国人很快就能探测到发动机的准确位置并在最短时间内将其销毁。所以,中国间谍将发动机藏进大使馆的地下室根本瞒不过美国人的眼睛,这才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炸了中国大使馆。好在中国的使馆炸了,发动机安然无恙,中国一方面大造舆论声势谴责美国暴行,一方面将发动机大卸八块偷运回国了。炸大使馆的事表面看中国吃了亏丢了面子,其实吃亏的是美国。”
  冯瑶琴一笑:“你说的这些就像是谍战电视连续剧里面的内容。”
  付教授也是一笑:“比你看到的电视连续剧惊险刺激多了。你还说仗打不起来呢,其实仗天天都在打,有的是能看得见的有的却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冯瑶琴又是一笑:“付教授也把这一段编成电视剧将来肯定火。”
  付教授眯着眼看一眼冯瑶琴:“我要是编成电视剧,剧中女一号绝对推荐你。”
  冯瑶琴不好意思的一笑:“我才不演电视剧,娱乐圈那么脏。”
  付教授歪着头:“娱乐圈脏要想进娱乐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进了娱乐圈要想走红的话更不容易。你得知道娱乐圈有潜规则之说,那些貌美如花女的演员为什么心甘情愿主动被那些猪头狗脸的制片人、导演潜?还不是为了借力上位快速走红?”
  冯瑶琴说:“唉,现在的娱乐圈简直就是个大酱缸。”
  付教授一拍手:“不错。其实,比娱乐圈更脏的地方有的是。”
  冯瑶琴微微一诧:“什么地方?”
  付教授身子往冯瑶琴那边一探:“官场啊!官场比娱乐圈还要脏。刚才你说感觉仗打不起来吗?你的感觉就不错。为什么?官场腐败、黑暗、脏啊!你看现在的官还有不贪的吗?还有不色的吗?地方官场如此,军界的官场也好不到哪里去,烂透了,早就烂透了。别管军界还是政界的官现在有几个正儿八经干人事的?更不要提打仗了。特别高层,子女、财富都在国外,基本上都在美国,你让他们跟美国打仗?除非他们的脑子进水了。各级各界官员们没心思干正事就有心思干坏事斜事,贪污了,泡女人了,一个比一个有想象力和创造性。当然了,在这方面他们也都有超强的战斗力。”付教授说到这里笑了笑。
  冯瑶琴脸一红。
  付教授接着:“前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六十多岁了还包养了至少五个情妇呢,可不是人老雄风在?最强的还是江西省原副省长吴志明,他搞了个五年计划,要在五年内至少睡一千个女人而且良家至少要占三分之一。就算他不吃回头草全是一夜情,五年一千个也平均不到两天就要睡一个女人啊。这还不包括他的二奶小三小蜜等等,吴志明的那根小鸡鸡可不是超级战斗鸡!”
  冯瑶琴把脸一扭:“这些男人真是能作腾。”
  付教授一笑:“把板子都打在男人身上也不公平。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没有女人的积极主动配合,比如所有的女人都像你小冯一洋洁身自好守身如玉,想必也出不来那么多色官。”
  冯瑶琴一笑:“女人那么干到底都是图个啥?”
  “她们当然有所图了。”付教授又点上一支烟,“就像刚才说的娱乐圈一样,女人主动向导演、制片人等投怀送抱为的是上位、走红、挣大钱。政界官场的女人主动向上司示爱送温柔也同样是为了上位,直白说就是为了官、为了钱、为了不劳而获享受荣华富贵。所以,我向来鄙视那些自以为了不起的当官的女人们,你们牛什么?你们简直连婊子都不如,再牛也不过一只开了屏的孔雀。”
  冯瑶琴问:“啥意思?”
  “啥意思啊?开屏的孔雀见过不?”
  “没见过真的。”
  付教授呵呵一笑:“这开了屏的孔雀啊,在前面看非常美丽,但绕到身后看就是个肮脏不堪的大屁股了。”
  付教授说着站了起来,一转身,向上一掀裹着的浴巾,屁股露出半个:“看见没,就是这样子的。”
  冯瑶琴一扭脸:“快去穿衣服去,你都抽了三支烟了。”
  付教授呵呵笑了两声重又坐下:“三支烟了我也没变成野兽吧?我告诉你,小冯,人最重要的是保持纯洁高尚的心灵,行为如何倒不必太过追究苛求。你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像大学里面的艺术学院,裸体模特多了去了,肮脏吗?一点也不肮脏啊。”
  “我总感觉在那么多人跟前一丝不挂的站着坐着躺着的够难为情的。”冯瑶琴说。
  “我可不是一丝不挂的。”付教授又呵呵笑了两声,“我们教育界相较于娱乐界、政界,纯洁度根本就没有可比性。虽然有人说我们什么白天是教授晚上是野兽,但这野兽也只到晚上才是,哪像那些当官的?他们根本就不是人。再说了,我们做教授的即使是野兽也是文明的野兽,你说对不对?比如我现在,是不是就挺文明?咱们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也快一个小时了,咱们不是相安无事吗?我不敢跟当年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比,但我敢保证直到现在我的心里一点不健康的东西都没有。”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刚一进到房间里来我还真吓得要命呢。”冯瑶琴吐了一口气。
  付教授笑道:“这就对了嘛。咱们接着聊。我想起来在网上看到的笑话来了,说是人大要修改婚姻法,结果工作人员不小心出了错,将‘一夫一妻制’中的‘夫’打成‘天’变成‘一天一妻制’了,第二天拿到大会上审议,差一点没把代表们笑死。”
  冯瑶琴笑道:“这样一改倒是适合吴志明了。”
  付教授笑道:“我正要说这句话呢。还有一个笑话,说是中国贪官这么多,怎么治也治不绝。有人出了个妙招,只许太监做官,只要那个零件不缺的,无论男女都不能做官。”
  冯瑶琴摇摇头:“不懂,这样就能治住贪官?”
  付教授笑道:“我看是行。让太监做官,一可以彻底根除官二代,二可以确保官员不再玩女人,三可以最大限度的杜绝一些做管人的念想。你该读过《笑傲江湖》,《葵花宝典》为什么少有人练?就是因为第一句是这么写的: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冯瑶琴摇摇头:“这只是理论上的,事实不一定好操作。真有这样的规定的话,相信社会上假太监又遍地都是了。”
  付教授呵呵笑道:“这个我倒没想到,你还真行,了解中国的国情。给你这么一说,什么方法也制不住贪官了。”
  “治住治不住咱也不操这么多心,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冯瑶琴说着从包里拿出小镜子照了一照,“我的天,我的脸这么红啊!”
  “这才叫美人颜色。”付教授盯着冯瑶琴的脸。
  “我洗洗脸去。”冯瑶琴站起来,走进洗手间。
  冯瑶琴再从洗手间出来,手里拿着几件衣裳:“只是乱扔,换上吧,等会子他们进来是啥样子?人家会怎么想?”
  付教授笑道:“他们不会来的,他们都在忙着呢……看见怎么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只要自身清白,污水往你身上泼也泼不进啊。你先放那里吧,我再抽支烟。”
  “不要再抽了,我都给你熏死了。”冯瑶琴将付教授拿在手里的烟夺过来放在了茶几上。
  “不抽就不抽。”付教授又将一只腿拿起来放在了椅子上,浴巾顺着竖起的大腿一下滑落到大腿根。
  付教授两手拍着裸着的大腿:“真有过夏天的感觉。”
  “我有点口渴,我烧壶水去。”冯瑶琴说。
  “烧什么水?”付教授从包里拿出一瓶水,“给,这还是从省城带来的呢。”
  冯瑶琴接过去,一气喝了五六口。
  冯瑶琴将瓶子放下,付教授看着瓶子,突然问:“小冯,乌鸦喝水的故事你可知道?”
  冯瑶琴抹了一下嘴:“知道。”
  “你来说说这则寓言寓意何在?”
  “这不是很简单吗?说明乌鸦是有智慧的。”
  “什么智慧?”
  冯瑶琴摇摇头:“说不上来。”
  付教授一笑:“你想想,乌鸦怎么喝到水的?往里面填的石块对不对?这往里面填石块其实就是借助石块把瓶子里的水位抬上来对不对?”
  冯瑶琴连着点了两下头。
  付教授接着:“这则寓言其寓意所在是要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学会借力来达到自己的目标啊。”
  冯瑶琴又一点头:“还是付教授讲的深刻。对,就是这样。”
  付教授又拍了一下大腿:“说起这个借力,刚才咱们提到的官场、娱乐场的那些破事说白了全是借力,对不?”
  冯瑶琴一点头。
  “所以,小冯,真正的聪明人不一定是天下脑瓜最管用的人而是最会借力的人,你说对不对?”
  冯瑶琴想了想:“有道理。”
  付教授看看天花板:“老百姓常说你就是条龙能吸多少水?又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其实体现的也是这个道理,要善于借力。你可能有过这样的经历,自己想干成什么事一点门路都没有,但是如果找到一个关键的人帮一把办事就非常轻而易举。”
  冯瑶琴想都没想:“不错。有过这样的经历。”
  “这就对了。”付教授仰脸笑起来,“一个人一生中肯定会遇到很多麻烦,有的简直就是解不开的疙瘩。但是,关键时候如果能得到必要的帮助一切就迎刃而解。小冯啊,能不能想明白这个事?”
  冯瑶琴笑道:“这事好明白,可是这力不好借的。”
  “如果你能信得过我,也许将来我能给你提供些帮助的。”付教授看着冯瑶琴。
  “那敢情好。往后肯定有不少麻烦付教授的地方。”冯瑶琴略显激动。
  付教授打开挎包,他从里面拿出一张银行卡:“给。”
  冯瑶琴一脸迷惑:“你这是……”
  “这是我今天作报告的酬金,壹万元整。我知道你需要,拿着吧。”付教授一脸带笑。
  冯瑶琴摇摇头:“不不不不……”
  “拿着吧,算我借你的,有了就还,没有就算。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
  “不不不不……”冯瑶琴头摇得像拨浪鼓。
  “看看,刚才不还说什么都明白了呢,这又不明白了?”付教授将银行卡又往冯瑶琴那边送了送。
  “拿着走吧,现在就走,你不是早就想去医院吗?怎么?对我不放心?”付教授呵呵笑了两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您是好人。”冯瑶琴急忙说。
  付教授站起来,走进冯瑶琴,轻轻拍了一下冯瑶琴的肩:“乖,拿着吧。如果还有困难给我打电话,我能帮你的话将尽量……”
  冯瑶琴眼睛里泛出泪花来:“付教授,我谢谢你,说真话我真需要钱,一直到现在我脑子里都在转悠着打哪里去借钱。”
  付教授将银行卡塞进冯瑶琴的小包里:“这趟来我没带钱,如果需要就对我说,三万五万没问题。走吧,你赶紧去医院吧。我自己休息一会。”
  冯瑶琴向付教授鞠了个躬:“谢谢,谢谢。等我妈出了院我就还你。”
  付教授又拍了一下冯瑶琴的肩:“那就快去吧。”
  冯瑶琴挎上小包:“你赶紧穿上衣服吧,着了凉。”
  “哎……呦……”
  冯瑶琴正要开门出去,听见身后付教授呻吟了一声,急忙转回来:“付教授,你怎么了?”
  付教授拿手拍着后颈,一脸痛苦的表情:“没什么,就是颈椎的问题。”
  “你坐好,我给你捏捏。”冯瑶琴将小包放下。
  “不要不要,你去吧,我自己来。”付教授往外推冯瑶琴,“我这样子……”
  冯瑶琴劲挺大:“这样子怎么了?你趴床上吧,那样可能舒服些。”
  “你心真好,真是个好女孩。”付教授站起来,浴巾又一次滑落地板上。
  冯瑶琴一笑:“你也是个好人——我拾,你上床上趴着吧。”
  付教授一把抱起冯瑶琴将她按在床上,嘴狠狠地印在冯瑶琴的嘴上:“我当然是个好人。”
  冯瑶琴眼睛一闭:“你……我……不要……”
编辑点评:
对《《官场流行绿帽子》【下部】第50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